躺下艾灸穿内裤吗 强奷系列小说在线阅读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544 次 收藏

顾家,一直不向外界透露丁点消息的世家大族,一路上,楚语安面上表现的淡定,顾井白看她绞在一块的手,伸手过去握住她冰凉的手,

“顾太太,有我在。”

“嗯。”

车驶进山湖一带,几个身着重装的警卫拦车检查,在看到顾井白的脸后恭敬的弯腰让他进去。

连绵千里的高宅,楚语安眼里滑过几分诧异,从来没人会想到山湖一带,居然住着这么庞大的一个家族。大隐隐于市,山湖一带就位于市中心北部。

“恭迎少爷,少太太。”

整齐的一声称呼,楚语安耳根微红,顾井白关好车门,

“准备一套女装,送到房内。”

“是,少爷。”

楚语安尚不明所以,顾井白耐心解释道,

“这个家全靠我爷爷的秉性喜欢来设计,因为他老人家喜欢民国时期的服饰,所以统一上下都清一色那类服饰。”

穿过长廊,再拐角,过了一个院门,一栋古朴高大的别墅呈现在眼前,周遭种满了桃花树,光秃的树枝盖了一层厚厚的雪,门口守着两个女仆,别墅内是环形的楼梯,楼梯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羊绒毯,所有摆设高贵细致,楚语安轻叹了一声,

“顾先生我有点后悔嫁你了,你太暴发户了。”

顾井白手指微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

“顾太太,我不希望这样的话从你口中听到第二遍。”

“奥,知道了。”

楼上最大的一间房就是主卧房,顾井白脱下外套,解开里衣的纽扣,楚语安尴尬的避开眼开电视看,等他整理好着装,她在回头,眼里淌过一分惊艳,原本西装革履就是俊逸非凡,换上长衫,整个人都显得清尘脱俗,有种说不出的味道,那几朵红梅更是勾勒的妖艳无他。

“少爷,少太太的衣服拿来了。”

门外传来叩门声,

“嗯,送进来。”

月白色的裙装,楚语安看了顾井白一眼,

“你出去。”

“我刚才换衣服你不也没有出去,所以公平起见,我也不出去。”

女仆识趣的退出房间,楚语安怎么忘了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吸血资本家,思忖了一会,

“你背对着我。”

顾井白老实的背过身在床侧坐下,楚语安确认他看不见自己后,才放心的脱下衣服,玲珑的曲线在空气中暴露无遗,精致的蝴蝶骨,肌肤如象牙一般白。顾井白看着不远处一人高的长方形镜子反射出来的人影,眸色浓郁。

楚语安换好衣服,顾井白刚好起身,

“走吧,吃饭。吃饭过程中尽量不要说话,食不言寝不语,爷爷很看重这个。”

“嗯。”

楚语安总感觉那是一个比狼穴更可怕的地方。

宽敞的大堂,橡木桌上摆满了吃食,内设暖气,与外面的天寒地冻相比,里面温度很宜人,楚语安手心出了汗,不是被热的,而是紧张的,几乎从桌头坐到桌尾,二十几号人,此时此刻所有人目光都在她身上。

桌首坐着一个年过中旬的老人,白发苍苍,深沉似海的双眼却透着精明。再往下是一个中年人,看着和顾井白有些相像,楚语安暗自揣测前者是那个名声在外的顾井白爷爷,顾之城,而次位的是顾井白父亲,顾恒。按照这个推算,顾恒旁边的就是顾井白的母亲了,只是名字她并不知道。

“你就是楚语安?”

顾恒抬首,楚语安连忙叫了一声爸,顾恒面上神色莫名,话刚欲出口,顾井白已经开口,

“我已经和她做了结婚登记,以后她就是我的妻子。”

顾之城筷子颤了颤,脸上神色依旧,

“用餐。”

楚语安吃的很不是滋味,总感觉这一大家子人的气场压的她喘不过气,偶然一个夹菜,她看见了顾名风,一身黑色长衫,倒是秀气斯文了不少,没了平日的妖冶张扬,顾井白夹了一块肥肉到她碗里,楚语安扁了扁嘴,这厮是故意的,知道她在看别的男人故意夹她不喜欢的菜到她碗里。

一餐完毕,顾井白牵着她的手正准备走,身后一个雄浑老沉的声音响起,

“井白你留一下。”

顾井白看了眼楚语安,

“你先回房等我。”

“嗯好。”

楚语安怕和一些长辈走一起尴尬,特别挑了一条偏僻的路走,前面忽然出现一道黑色的人影,顾名风拦住她,笑若红梅,花开潋滟,

“我还是低估了你在我哥心中的地位,没想到他为了你肯先斩后奏,来反抗爷爷给他的婚配。”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自己不久后就会明白。”

顾名风斜斜靠近她,她五官姣好,有江南女子的温婉,细看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类型,楚语安后退了几步,

“顾二少请你自重。”

“我也没想对你干什么 只是好奇你哪来的魅力迷住我哥。”

说完,咳嗽了几声,外面的天气很冷,他惧冷也没浪费更多时间和她说下去,抱着暖炉转身走开了。

楚语安回到房里,躺倒在宽敞柔软的床上,心想如果日后天天吃饭都是这个样子,是不是得患上忧郁症。

不过晚饭倒是女仆送过来的,三四道菜然后一蛊米饭,再加上一份汤。

“顾井白呢?他怎么还没回来。”

“少爷他有事,好像被叫去和沐小姐见面了。”

“沐小姐?”

“没,没有,我多话了,沐小姐是少爷小时候的玩伴,少夫人你不用多想。”

楚语安半信半疑的点头,沐小姐是谁?她还没开门问,女仆已经急急离开了。楚语安心想着要不要去找顾井白,可这里宅院这么多,她怕走迷了路。

天色暗沉,楚语安无所事事,只好让德叔给她发些公司的事务让她打发打发时间。一直到晚上九点半,楚语安刚摘下听歌的耳机,门就被打开,下人神色着急的闯了进来。

“少太太,少太太,你快去看看少爷,他惹怒了爷爷,现在在受家法。”

“你说什么?”

下人连忙领着她往门外走,楚语安反复回想着下人刚刚的话,家法?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家法?

还没走近大堂,一声声鞭打的声音就传入耳膜,楚语安心尖微颤,她有点不敢向前迈步走去,生怕见到什么她不想见到的画面,雪花纷飞,顾井白跪在草蒲上,只穿了件单衣,皮肤被冻的发青发白,而顾之城手拿长鞭在鞭笞他的背,打出一道道淤青乃至流血的伤口,这么恶毒的家法,居然没有人上前阻拦,楚语安觉得心仿佛被什么给扯着,疼的难受。

又一鞭子落下,顾井白却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回头看去,楚语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拉住了顾之城握住长鞭的手,

“爷爷,现在是法制社会,你这样我可以告你实施家暴!”

顾之城把鞭子扔在地上,

“在我眼里,你还没进顾家的门!”

他说完愤愤离去,楚语安连忙去扶住顾井白,顾井白冷静的拿起一边的外套穿上,期间似乎扯到伤口,眉峰淡淡的皱起,

“顾太太,你不该来。”

“为什么?他这么打你,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反抗?”

顾井白不顾旁人目光把楚语安揽在怀里,低头轻轻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井白哥。”

一声呼唤小心翼翼的从人群里传来,楚语安回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五官清纯的女人,如果她猜的不错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位沐小姐。

顾井白抱着楚语安,淡然的回头,

“我再和你说一遍,我已经结婚了,你想知道的更明白一点吗?”

楚语安还不知道更明白一点是什么意思,顾井白已经低下头了吻住她的唇,良久才放开她,楚语安脸色微白,她刚刚尝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沐莳眼眶里凝了泪,转身跑走,不少下人连忙去追她,

“沐小姐!沐小姐!”

顾井白冷然的笑了一声,顾恒走到他面前,

“你顺爷爷心意娶他怎么了?不管是哪方面,她都是我们顾家公认的最好的儿媳妇,而且心思单纯不说对你也是一心一意。”

“爸,心思单纯就不会用爷爷来威胁我去见她。”

“就算是这样,她也是想见你而已,比起你现在娶的简直好上……”

顾恒察觉楚语安就在旁边,没有继续说下去,顾井白轻蔑的倪了他一眼,

“轮不到你来教管我,你现在应该好好操心我后妈肚子里的杂种。”

后妈?楚语安还没消化,顾井白已经拉着她走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