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坏种你轻点快给我弄破了 小说农村大炕乱睡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734 次 收藏

黎岁秋的小心脏都要被吓得掉出来了,眼神里充满着惊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见到她受委屈了,巫杰满是心疼,冲着御词千大喊道:“请你们出去,现在我不希望你们继续在这里。”

“巫杰,词千他也只不过是好意而已,你不要错怪他……”沈熙在一旁帮忙解释着说道。

他直接将头转过去,就连正眼都不想看多几眼,嫌弃地说道:“该看的已经看完了,现在请你们离开,要是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就让人把你们轰走了,到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在沈熙的推脱之下,御词千有些不舍地走出了病房。看见黎岁秋变得现在这个样子,沈熙不由得嘴角上扬,一想到她刚才的那副模样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转头看到她满面春风的样子,他缓缓的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刚刚都没见你这么高兴的模样。”

在她心里想着,反正现在的这个人已经不是跟她一直作对的黎岁秋,也没有必要这么提防着了,目前的这个眼中钉已经消除掉了,现在沈熙的敌人就只有御词千一个人了。

“反正现在跟你说已经无所谓了,她现在已经变回了那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再也不是我的对手了,对于我而言不是一件好事吗?”

为了试探她这番话的真假,御词千故意地说道:“你就怎么敢肯定刚刚的那个女人不是之前的顾榕,难不成你就这么有把握吗?”

“当然。”

沈熙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刚才她已经测试过了,要是以前的黎岁秋肯定会对她做出一些事情,但是现在不仅不敢反驳她,还是一脸唯唯诺诺的样子。

再怎么她也不相信这是同一个人,“这点刚才我也已经问过了,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哎呀,这件事情你就别问了,我自有办法。”

等到他们都走了之后,巫杰坐在床头边,贴心地为她盖好被子,后面垫高了好几个枕头,让她尽量躺的舒服一些。

黎岁秋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差点慌了神,在一瞬间突然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要是他知道自己骗他的话,也不知道这一次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他将桌上的一个苹果用刀将皮削掉,递到黎岁秋的面前,“刚刚他们那样做是不是把你吓坏了,看来以后我不能让他们过来了,我在这里他们都敢对你这样,要是下一次碰见我不在这里的时候真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

“人家也没有而恶意啦,巫杰哥哥你也不要把这个放在心上,我除了你谁也不相信。”

巫杰勉强扬起嘴角,轻柔了她的秀发,“你以后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要小心一点,不要随随便便让人靠近你,知道了吗?”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一脸开心的模样,笑着回答道:“知道啦巫杰哥哥,时间不早了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我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回去的太晚了伯父伯母又该说你了。”

“怕什么,我跟我未婚妻呆在一起有什么好说的,倒是你自己以后注意一点,我走了之后你的警惕可不能放松。”

“我知道啦,你就放心好了。”

第二天的早上,御词千躺在床上,早早的就被楼下的吵闹声吵醒了。

带着自己严重的起床气,胡乱地在浴室里洗漱换好了衣服之后走下楼,一抹倩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御词千有些生气,装作没有看见,对着在厨房忙活的周姨说道:“周姨,一大清早的是谁在楼下叫唤,是有人过来了吗?”

“哎呀,少爷你起床了。”周姨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滴着水,在围裙上快速地擦干了之后,走到他的面前,“今天一大早沈小姐就过来了,说是要给你准备早餐,但是不是很会做,就让我教她。”

指了指客厅的方向,沈熙站在餐桌的旁边将桌面上的碗筷仔细地放在桌面上。

御词千走到旁边,看到一桌的残局,忍不住吐槽着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忙活了一早上所做出来的东西?”

沈熙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今天本来想着过来给你做些早饭的,可没想到弄巧成拙就只好让周姨帮着弄了。”

他拉开椅子,拿起桌面上的一块面包,喝了一大口牛奶,将嘴里的东西一口气噎了下去“你今天没有通告吗,怎么有时间过来我这里?”

“我今天想你送我去,车子在半路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估计一时半会儿弄不好,可能这段时间要你来弄。”

一路上,御词千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时不时地打了一个哈欠,到了片场,原以为自己能够走了,却又被导演叫住了,商量一些后面投资的事项。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了,御词千也不打算离开了,直接等她收工了之后直接离开。

“啊~!你们快来啊,沈熙倒下了。”

在不远处就听见有人惊呼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顺着人群的方向看了一眼,就看见沈熙整个人躺在地上,面部有些扭曲,还紧紧地捂着胸口的位置。

他赶紧跑了过去,拉着经纪人着急地问道:“这好端端的怎么又这个样子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导演喊了一声cut之后,她就整个人倒下了。”她也是一脸懵逼的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蹲下身子,听见她呼吸急促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心脏病又犯了,御词千翻遍了她身上的口袋和包里都没有看见她的药瓶子,估计是忘了吃药了才会这个模样。

没过多久救护车赶到了将她送往了医院进行治疗。

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沈熙缓缓地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就是御词千的脸庞,惊喜过望,急忙地想要坐起来却差点扯掉了鼻子上的呼吸器,

“你小心一点,你这才刚醒,身体还有点虚弱。”御词千扶着她靠在床上,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一杯热水缓缓下肚,一股暖流油然而生,“对了,我现在……怎么样了。”

“你刚刚可把我们吓坏了以为你的心脏病又犯了,幸好只是低血糖而已。”

沈熙忽然一把抱住御词千的腰,用脸颊在他的肚子上蹭了蹭,缓缓地开口说道:“词千,能够看到你真好,你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吗?”

带着一些距离感将她从自己的面前推开,故意回避这个话题,“我不想再说这个问题了,我出去给你买些吃的回来。”

看着他洒脱的背影,沈熙的面容变得深沉,一脸阴笑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上面的一个无备注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之前我安排让你们做的事情可以开始了,注意一下你们的行踪,不要被别人发现了。”

“御词千,这是你逼我的。”

黎岁秋已经痊愈出院了。为了给她接风洗尘,巫杰特意将饭局安排在自己的家里,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向自己的父母正是介绍她。

等到车子行驶到了巫家大院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巫杰的家里,嘟着嘴巴娇滴滴地说道:“巫杰哥哥,今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呀,是不是伯父伯母都会在这里?”

“傻丫头,你刚刚出院当然要带你吃一顿好的,你不要想太多,放松心情就好了,就当作是平时的家宴而已,我爸妈很好说话的。”

在巫杰的带领之下,她踏进了巫家大门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有说有笑,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沈熙和她的父母也在这里。

真实冤家路窄。

巫父巫母见自己的儿子回来了,旁边还带着一个女人,又惊又喜,巫母询问道:“杰儿,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这么秀气,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忽然被点名黎岁秋还有些不好意思,巫杰接过话回答道:“爸妈,这就是我之前跟你们说的顾榕,顾医生,她现在可厉害了。”

一听见顾榕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们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笑容,直接拉拢了下来,一脸嫌弃的表情也没有了刚才的热情。

这翻脸比翻书还快。

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巫杰抢先说道:“爸妈,你们不要对她这么大意见行不行,她真的不像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也不是外界所说的那么十恶不赦。”

巫母冷哼了一声,“谁知道这种女人的肚子里装着什么坏心思,依我看呐,就是图着我们家的财产。”

这个时候,坐在角落里的沈熙缓缓地开口说道:“其实顾小姐不是那样的,只不过是之前受人所害才变得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是吧。”

“熙熙,你就是太单纯了,有些女人你看不透的,要等她们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之后你才知道她的心思,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真的太晚了。”

黎岁秋轻轻地扯了扯巫杰的衣角,在他的耳边说道:“巫杰哥哥,你爸妈好像不是很喜欢我,我就先走了吧。”

“伯父伯母,我今天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改天再来拜访。”

她带着哭腔走了出去,巫杰正准备追出去,巫母厉声训斥道:“巫杰,你今天敢出去,我就当作没你这个儿子。”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