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医生是我的人全文免费阅读 顾霆琛时笙全文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672 次 收藏

沈雅菲整理好心中的波动,抖了抖袖子,抬起小腿迈进了正堂。

“母亲。”沈雅菲走到沈夫人跟前作揖。

沈夫人惊讶于沈雅菲不同往日的礼节和安静,看到她近似素白的装扮不由厌烦地颦眉,脸色冷了下来,淡淡地说:“入座吧。”

沈雅菲规规矩矩地坐下。上首的大哥哥和大姐姐都警惕地看了她一眼,沈雅菲全程淡淡地,像是没看着一样,一直报以微笑。然后,大哥发了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她,便转过头,便不再搭理她。

春儿惊讶地看着沈雅菲不动声色的表情,今天小姐怎么好像变了个人。

沈雅菲像是感知她的想法,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春儿立刻心虚地转过头去。待她再转过头来看沈雅菲的时候,沈雅菲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好像刚刚那一刻没有发生一样。春儿晃了晃脑袋,疑惑地盯着沈雅菲的侧脸,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的。

一阵寒酸过后,便是宣读礼单的时刻了。不过看着仗势、看着场面,养在这沈家的女孩应是十分得人心。各府大部分的掌家娘子就不再心痛进府时交出手的礼盒了。

“爹爹祝馨儿生辰快乐。”沈将军拿着一个雕着剑兰的紫檀香盒子,递到林婉馨面前。

“谢谢爹爹!”林婉馨行了礼,接过盒子,兴奋道:“这是什么呀?”

“馨儿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沈将军怜爱地摸了摸林婉馨的头。

“是鸿和砚!”眼尖的青松学院松岩院士尖叫道。

众人听闻不禁惊呼,这鸿和砚至今问世的只有五个,是各大文人学士千金相求,没想到沈将军这么大手笔,送一个小儿的生辰都这般隆重,而

且还只是个养女而已。这宠爱程度不必亲生儿女差分毫,也可以说是更甚于亲生儿女。

林婉馨调皮地笑道:“爹爹送这给馨儿,馨儿要是不成为才女可对不住爹爹呢。”

“哈哈!”沈将军看着林婉馨俏皮的样子,开怀大笑,“好,好,爹爹就等着馨儿成为大才女的一天。”

“馨儿这般喜欢你爹爹的礼物,娘亲都敢把我那礼物呈上了。”沈夫人笑着说。

“娘亲哪里话,爹爹和娘亲的礼物,馨儿最喜欢了。”林婉馨不依地娇嗔。

沈夫人身边的四大嬷嬷之一竹嬷嬷这时托着一台琴从正堂走了进来。

“凤翎琴!”又是一阵尖叫,在座的夫人小姐听后个个都伸长脖子,恨不得这眼珠子就长在琴上。

要说这鸿和砚珍贵,那还有几个。而这凤翎琴却是这世间独此一台。

这凤翎琴是前朝穗伀皇帝给他唯一的妻子风灵皇后所造的,穗伀皇帝从六岁开始对风灵皇后一见钟情,而风灵皇后是前朝有名的才女,一手琴

音更是精绝天下,穗伀皇帝为了求取她,无所不用其极,揽尽世间珍宝,请了当时最顶尖的十五位造琴师花了十年才制成的,只有轻轻拨动琴弦,声音就像水珠滴落盛满水的铜盆里一样清脆悦耳。穗伀皇帝将此琴赠给风灵皇后的时候,承诺说:“此生一生一世一双人!”穗伀皇帝在世期间就只有风灵皇后一人。后来,他们都仙逝了,前朝也灭亡了。此琴流落在了民间,在很多人手上流传,只要收到此琴的女子都被丈夫独宠一生。这可是时间女子就算是挤破脑袋都想求得的一生奢望。

沈雅菲看着林婉馨面前的凤翎琴,和那母慈子孝的温馨画面,面无表情地低下了头,心里一阵凄凉。

沈雅菲身后的胡嬷嬷和春儿将沈雅菲的神情看在眼里相视一笑。

沈雅菲的哥哥和姐姐都给林婉馨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

待到胡嬷嬷将礼物送到林婉馨面前,林婉馨打开后立刻关上,依旧礼貌地含笑对沈雅菲说:“谢谢菲儿!”

沈雅菲看她的神情心中了然,看来这礼物跟上辈子的还是一样,沈雅菲也笑着回答:“客气了。”

站在林婉馨身边的沈将军和沈夫人看到盒中之物,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中难掩失望。而哥哥和姐姐都厌恶地看着她。

沈雅菲看着他们扬了扬嘴角,嗤笑了一声。

众人看着,也皱了眉头,看着这沈家二小姐是养费了。在这种场合都这般失态,看来传言这沈二小姐不招沈将军和沈夫人喜欢是真的。这沈家也真是奇怪,这养女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亲生女儿却这般不得宠。

“摆宴!”沈夫人若无其事地招待着客人,”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下人端上了绝色佳肴琳琅满目,众人霎时间就将刚才宴会中的异常抛之脑后。

沈雅菲吃了两口就离席,被春儿领去了琴枫湖边,便随即让春儿在湖边石头铺上手绢,坐了下来。

“小姐。”沈雅菲一坐下,春儿就愤愤不平地说:“老爷和夫人真是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姓沈的呢!”

说完便小心翼翼地端详沈雅菲的神情,沈雅菲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又低下头迷上眼睛,不做声。

春儿心里咯噔一下,总感觉今日的小姐有点异样。

刚坐下不久,夏儿便领着林婉馨走了过来,离沈雅菲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沉着脸色盯紧沈雅菲:“雅菲喊我来是要做什么?”

沈雅菲讶异地看着林婉馨,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整个人愣住了。看到赤裸裸地蔑视着她的人,心里恍惚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梦。

“馨儿说的什么话呢。我们姐妹二人聊会天,在这看看湖边风景不好么?”沈雅菲嘴里不由自主地蹦出了前世一样的话。

“要是赏湖还是改天吧,今天还有很多客人在正堂等我呢,馨儿怕是没这个闲情雅致了。”林婉馨紧绷着脸,镇定地拒绝。

转身要走,却被春儿拦了下来,林婉馨知道夏儿绕开绿意带她来这里,定是不怀好意,但今天有那么多外宾在,想要沈雅菲也不敢对她怎么样,就算真怎么样了,沈将军和沈夫人自会收拾她。再说绿意将她这么久不回来肯定会来寻她。

林婉馨很快变压住了心底的不安。

“你想怎样?莫非雅菲姐是忘了前两天的教训了吗?”林婉馨被夏儿逼得连退两步,看着身后离自己不远的湖水,不可置信地看着沈雅菲。

“客人?看来林小姐是要改姓了,还是不知道这府中是姓沈呢?”沈雅菲嗤笑一声。

“将军府姓什么雅菲姐都不知道吗?雅菲姐难道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吗?还真是对得起沈家的老祖宗了。”林婉馨冷笑着。

“还真是天朝第一才女的女儿呀。这般伶牙俐齿的。可是得尽了大才女的真传?”沈雅菲气恼着走到了林婉馨跟前。

这京中谁不知道这天朝第一才女林大美人未婚先育,生下了林婉馨,被林家赶出了家门,后来因为救了沈将军一命,临死前托孤,再加上林美人还是沈夫人未出阁前的闺中好友,所以,沈家就直接把林婉馨当作自家女儿在养了,但是,谁也不知道林婉馨的父亲是谁,她便跟着母亲姓林。京中人都说林美人不守妇道,不知廉耻,但有将军府在也没人敢对林婉馨怎样,更没有人敢在林婉馨面前提起林美人。

听了沈雅菲说后,林婉馨气恼了,浑身发抖地指着沈雅菲,“你······”

“你什么你。”沈雅菲拍下林婉馨的手,“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的人,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生的孩子,还敢在将军府里称小姐,还真是不知所谓。你以为你进了将军府就是正经人家的小姐了吗?你以为进了将军府,你的母亲就不是不知廉耻的人了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进了将军府你就能姓沈了吗?

占着我的地,抢了的父母宠爱,还真是跟你那亲生母亲一样,不知廉耻。”

沈雅菲越说越气愤,边说边用手指戳着林婉馨的肩膀。直戳得林婉馨后退,快要到湖的边沿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林婉馨扑通一声掉水里了。

“小姐!”来寻林婉馨的绿意尖叫了起来。

沈雅菲失神地看着在湖里挣扎的林婉馨,看着她在水面上不断挥动的双手,反复沉浮。

这样的画面在面前重演,心态也前世是有不同的。前世的慌乱无措,今生的笃定沉着,相比之下是淡定了很多,终究是要跟前世不一样的吧。

春儿和夏儿震惊于沈雅菲的镇定从容,还有她嘴角的笑意更是让两人疑惑不已。

沈雅菲冷眼瞟过两人,将两人神情纳入眼中,心里冷笑,胆敢算计她。现在收拾不了她们,等出来这座房子,这些人的命还不是任她宰割。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