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被辱系列小说网 妻主不用顾忌奴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23 次 收藏

直到我的周围都充斥着古龙水香那刻起,我才知道,因为急于摆脱耳边嘈杂的抱怨,我没有注意前方凸起的地面,直直扑向朝我迎面走来的男人。

“小姐,你没事吧。”

面前的男人好心的问了一句,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就像一瓶醇香的美酒,蛊惑人心,但远没有聂风那种只听声音就能想入非非的境地。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我自认为听声音自己并不认识这人,可总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先生,我们见过吗?”我推开他,有些困惑的的问道。

可那位先生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不想理,只是在我问出最后一个字之时正好撞上了他那满不确定的“七”。

七?面前的那位先生还抓着我的双臂,以极其不自信的语气开口,话语中带着震惊与诧异。

“其实,你是盲人吧。”他这么说。

我袖中的双拳紧了紧,终是无奈松开。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落泪,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是因为父亲从小就教导我身为漆家的千金出门在外最重要的便是形象,因此我现在不能在陌生男子的面前哭泣;又或者是因为我已经这么柔弱不堪了,若是再流一滴泪就会变成软弱,由此我只会更讨厌我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是哪种原因,我只知道自己仅仅是稳了稳身形,轻轻推开他扶住我的手,扯出一个自以为最灿烂的微笑:“是啊,先生你的观察力很敏锐,本来…本来没多少人发现的……”我说着,声音逐渐哽咽,只得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别人讨厌你就算了,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活的多窝囊啊,是吧,漆若。

“不,”他答了一句,话语中带有温和的笑意,“你装得很像。”

我也不知道被夸做装得像正常人究竟该不该高兴,只得应和着也笑了两声化解尴尬。

“谢谢你。”

我这句无厘头的谢谢好像让他疑惑,于是我解释道:“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是瞎子还没有同情我的人。”

他好像也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同情你。”

我脱口而出:“因为你说我装得像。”

诚然这句话听着有些像报复。

面前的男人似乎又笑了,我感到他带有困惑的目光,有些好奇。而他也好似注意到了,依旧笑着,轻声问道:“小姐,你要去哪儿,不如一起同行?”

他的话在说出口的那一刹那变得有些扑朔迷离,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在帮助了盲人之后提出这样的邀请,明明心中是该防备的,可不知为何,在听到他的声音时,身体便立刻把他归为“好人”那一栏里了。

接着,我说出了身为漆家大小姐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出的话:

“好啊,不过如果跟着我,可别想半路跑掉!”

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我自己都为之一愣。这是怎么了,分明只是生命中的过客罢了,就算是为了旅途不那么寂寞,也不必说出这种好像要把他捆在身边的语句吧。

果然,认识聂风之后我整个人都变了,不仅变的自私自利,而且不论做什么都会想到他。

我不是说好要忘记他的吗?这次逃离不就是为了让自己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变回曾经的漆若真正为自己活一次吗?

至少,我要学会忘记他,就像曾经我写的,那厚厚一本的他的名字。

字迹会消褪,就像那映在我记忆里的,他的全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