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再日妈妈 第八章爸你看那里小玲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898 次 收藏

“今天下午就出院吧,一周来医院换一次药,现在千万还不能下地走路。”,William早上来查房,看看小霜的各项指标,就发出了病房驱逐令。

“William,你确定吗?”,陆元龙一脸怀疑地看着William,只要事关小霜的脚,陆元龙一改什么都无所谓的个性,变得非常谨慎,甚至有点左顾右盼。

“当然啊,我是医生,不管是谁,我都会对我的病人百分之百的负责。Long,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专业吗?”

“好啦,我也想回家了,在医院太没意思了。”,小霜看了看大龙紧锁的眉头,笑着说。

“哦,对了,我昨天从器材部门开了一个固定器,账单等下出院时候一起付。尽量睡觉的时候也戴着固定器吧,有点难受,但困了总能睡的。”,William低头哗哗在纸上做着记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陆元龙看着心里很没底,但也清楚William不想给小霜太大的压力,保持愉快的心情,似乎也是恢复的重要保证。

简芳芳和刘铮这些日子都被安排在医院附近的酒店,现在小霜要出院了,俩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继续待在这里。儿子已经长大,身边还有了个伴儿,似乎俩老都显得有点多余了。其实昨晚,两个人已经在讨论回国的可能性了。目前即使一直待在小霜身边也帮不上什么忙,想让小霜回北京,可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席赫这两天已经给简芳芳打过好几个电话了,说她可以找到北京最好的复健师,都是帮国家队队员做复健的医生,如果小霜确定要回国就马上去安排。简芳芳多少有点动心,犹豫了几次还是没有跟小霜开这个口。伦敦目前看来有小霜的朋友,有小霜自称的爱人,也有看起来还算靠谱的医生。随意打乱他的生活节奏,简芳芳和刘铮是干不出来的,于是他们还是选择尊重他。

“爸、妈,我们回家你们也搬到家里来吧,还有一个房间,刚好收拾出来,你们凑合住着。”

“我已经叫人收拾好了,直接就能住,房间有点小,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大龙赶紧接过小霜的话头。小霜是他想要过一辈子的人,当然希望小霜的爸妈能够接受他。

“好的,其实我们在这也帮不上忙,就是不太放心你。一切都进入正轨以后,我们也打算回北京了。”,简芳芳习惯性地摸着自己右手腕上的手表,多年来心里有点不那么痛快的时候,只有这么一个小动作来表达情绪。

于是,一堆人浩浩荡荡开始收拾东西 ,把固定器拿来给小霜穿上,小霜就还是疼,疼得额头上都是汗。大龙也没辙,只能不停地小声安慰,还是按着小霜的脚把固定器穿上了。大龙想直接抱着小霜走,在William和小霜两人的强烈反对之下,小霜还是坐上了轮椅,到了车跟前,才让大龙给抱了上车。

小霜从十岁开始跳舞,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多余的肉,肌肉虽然看起来不那么发达,除了线条极近优美,每一块肌肉都相当实用。大龙最喜欢在酣畅淋漓的爱情动作片之后,抚摸小霜背上光滑又有韧性的小肌肉群,看着每一条肌肉随着小霜不稳定的呼吸起起落落,有时候松有时候紧,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怎么漂亮的一副身体。大龙就真的跟他的名字一样,虽然没比小霜高两公分,但看起来比小霜整整大了一号。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是在日复一日的健身房里训练出来的,有时候小霜会嘲笑他这些肌肉看起来厉害但一点用处都没有,是花拳绣腿。每当这个时候,大龙都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直接把小霜扑倒一阵乱啃,硬要逼小霜承认自己的力量。小霜每次都很不屑地哼哼,大概的意思是“让你在上面不是你有力量,而是我心甘情愿。”。大龙听他这样说,心里早就化成一滩水,谁管有没有力量,只要有小霜就行了。两人有一次还真的无聊到比掰手腕,大龙最后虽然赢了,但他感觉小霜有明显地放水嫌疑,要求再比一次,小霜死活就是不肯了。即使这样,大龙总是能轻松抱起小霜,现在脚上加了固定器,也一点都不是问题。

陆元龙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主,一辈子除了年幼时候就离开父母一人在异乡长大的苦,其他一律顺风顺水。大概也是因为年幼就有种被流放的感觉,即使家世显赫,心态倒是平稳。如今接管了家里在英国的生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所以他和小霜的房子也朴朴素素隐在notting hill片区的一栋公寓里。非常简单的三卧室公寓,客厅的地毯上放着一台背投式彩色电视,旁边有一台黑胶唱片机,地上还散落着小霜演出前一晚挑出来的唱片,非常九十年代感的装饰。刘小霜第一次跟陆元龙回家,就喜欢这间房子,也喜欢这个人的品味。后来搬进来住,从来都没有陌生感,住在这个房子里大概是宿命。简芳芳和刘铮安顿下来,就说出去买点菜,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虽然心里排斥着,但依然熟门熟路。

荆锡那天跟David一起在医院外面的咖啡馆坐了很长时间,说是要聊聊,但真的坐下来,又觉得无话可说。David看着荆锡,他因为时差的缘故或者什么别的缘故,双眼中一点点神采都没有,像是一个泄了气的彩虹气球,David看着都心疼。

“小锡,我知道你担心小霜,可是你这样冲过来又有什么意义?”,David忍不住,还是先开了口,“你要么先回北京吧,你也看到了,小霜的情绪...... 你们可能还不适合见面”。

“他这些年过得好吗?”,问着这句话,荆锡的眼泪居然哗一下流了出来,他慌忙地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眼泪就又从指缝中渗出来。

David看着荆锡的眼泪,也不知道这个话到底该如何说起,小霜到底过得好还是不好,David即使日日在小霜身边,也有点难说清楚。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小霜都是过得很好的,他对舞蹈和舞台一直表现得非常有热情,也完成得很好,这几年认识了陆元龙,高大帅气多金的男朋友,一切都无懈可击。可David还是常常看到小霜一个人在排练厅里不停地练习旋转,即使已经满头大汗还在一圈一圈不厌其烦地转。有一次David甚至看到他趴在洗手池边干呕,那已经超出了对于舞蹈的热爱,更加像是一种赌气,更何况现在小霜的跟腱断掉了。硬要说好,可能只有陆元龙这一个点了,David知道陆元龙一心一意爱着刘小霜,也看得到刘小霜眼里对于陆元龙的依恋。好多年前,小霜跟荆锡在一起的时候,眼神中的信息总是复杂的,明明很喜欢但是也不敢靠近,明明很听荆锡的话却还一脸倔强,会一直盯着荆锡看,但又却很躲闪,明明不开心眼里又都是笑意。可跟陆元龙在一起的时候,所有情绪都是能够读懂的,害羞就是害羞,喜欢就是喜欢了,觉得烦了眼睛也能看出嫌弃来。

“他挺好的。”,David犹豫了好久,才轻声地回应了荆锡一句。

“我想带他回北京。”,荆锡好不容易止住了自己的眼泪,声音沙哑地说。

“小霜现在全部的生活都在伦敦,这里对他来说才是现实,北京已经是过去了,小锡,你要知道。”

“北京是他的家,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他家,而且回北京,我会照顾他,他会更加快得好起来。”

“小锡,他现在的男朋友是陆元龙,他们很好。你难道没有看出来,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吗?”

“他们会分手的,我了解小霜,他只能跟我在一起,他只爱我。以前我做过错事,但以后不会了。”

“人是会变的。”

“小霜,对我,是永远不变的,我知道。”

“所以你就是知道这点,所以,当年才….”

“David,不要说了,我是无可奈何,我没得选择。”

“你有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