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的干了起来 尼姑庵里的男保安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391 次 收藏

没有等卫梓灵开口,骆墨染便抢先回答道:

“好啊,那我们比试什么?”对于卫梓灵有几斤几两在原主的记忆可是有的,可卫梓灵却不知道现在的骆墨染的底细!

卫梓灵斜视了一眼骆墨染,骆墨染竟然敢抢她的话?不免有些气愤,也不去考虑骆墨染为什么答应的这么干脆!

而郭晴再次帮卫梓灵说话道:

“哼,你不是骆将军之女么?骆将军久经沙场,必定骑术了得!你是她女儿自然也不会丢了你爹爹的脸吧,卫姐姐可是文官之后,如此让你,你要是不答应可真就是丢骆府的脸了呢!”

卫梓灵听到郭晴这么说有些不解,她虽文官之后,但自小她便对什么都有所涉猎,这骑术虽谈不上有多好,但是也不差!

反观这骆墨染众所周知,什么都不会,即便她是骆将军之女也是对这骑术一无所知!

不过郭晴这么一说这骆墨染必定会丢了这骆将军的脸,到时候这骆将军也必定不会给她爹爹好脸色!

她原本只是想在骆墨染身上找一下优越感,以抵消自己的嫉妒之心!但是这样一来就上升到两府之间的恩怨了!卫梓灵忽然冷静下来,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也不知这郭晴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卫梓灵不禁侧目看了郭晴一眼。郭晴脸上的阿谀奉承堆在了脸上,让卫梓灵只觉自己想多了,郭晴不过是想讨好自己罢了!

骆墨染一直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心想看来这两人的关系也不过是塑料姐妹而已!这卫梓灵虽身在大户闺阁中,那些争斗心机自然再清楚不过,但是还是阅历太少经历的事情太少!

她虽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针对她,可是她也只把卫梓灵当做个没长大的孩子而已!

尽管她害了原主,但她不是原主!她无法做到感同身受,而且卫梓灵也没有做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原主的死,很是蹊跷!而且就算要怪卫梓灵也要怪原主自己!

“好。”骆墨染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令郭晴和卫梓灵都有些诧异,卫梓灵看了骆墨染一眼,心中暗道:她真的是骆墨染么?平常见到她们一句话说不出来!

郭晴不禁鄙视的看着骆墨染,果真是草包一个,刚才那么伶俐还以为她变了呢!明知道自己比不过还答应,骆墨染可真是自取其辱!郭晴心中想道。

但是卫梓灵却和郭晴的想法不同,她总感觉这个眼前的骆墨染有些不同,好像另一个人一样!

似是因为骆墨染答应的如此爽快,卫梓灵心中觉得有些心虚的念头作祟,也不想别人日后说她卫梓灵欺负了她骆墨染,便又说道:

“那我们五日后在西郊的树林见!”骆墨染挑了挑眉,卫梓灵这是良心发现了?她还以为今天定是要回去晚了被发现呢!不过倒是正和她意,这几天她也正好去解决那家第一赌坊的事情!

“可以,那我们不见不散吧!”骆墨染举起手,朝她们摆了摆手,弄的郭晴和卫梓灵倒是一愣。

看到她们呆愣的模样,骆墨染不禁想给自己一个爆栗子。

她也是忘了她们俩可是把她当敌人呢!但是她可从来没把她们俩放在眼里,只当时重温一下少年时光吧!而且这个世界应该是不流行摆手吧!但是现代习以为常的习惯现在倒是不得不改一下了!

话说她这身子也才16而已,她这也算是幸运没有降临到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身上啊!不幸中的万幸吧!

看着骆墨染离去的身影,卫梓灵心中隐隐有些担忧,感觉自己不应该和骆墨染比试,虽然没有提及这输赢要如何,但是卫梓灵却第一次感觉到她在想她要是输了怎么办?

卫梓灵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她这是中了什么邪?她怎么会输呢?而后转过头问着郭晴道:

“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直鼓动我和骆墨染比试?”听到卫梓灵的问话,郭晴心里打颤,但是面上却还是那副献媚的脸庞。

“卫姐姐,我这不是帮你出气嘛!这三天若不是骆墨染的原因,姐姐也不会被卫侯禁足啊!那骆墨染定是不会骑马,到时候一定会贻笑大方的!”

“你只是想帮我出气?”卫梓灵狐疑的看着郭晴,不怎么相信郭晴的话。

“当然了啊!卫姐姐莫不是以为我会害了姐姐?这,这是万万没有的啊!请姐姐一定要相信我啊!”郭晴睁大了双眼,边说着边有些哽咽的看着卫梓灵,好像卫梓灵欺负了她一样!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但是这件事不可以让别人知道,知道么?我不想涉及到家族的事情!”卫梓灵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嗯嗯,这当然了!”郭晴嘴上说着迎合的话,但是眼底却闪过一丝算计!

而另一边,骆墨染静悄悄的溜进房中,还好,香竹他们都没有发现她不见了!

不过当她看到窗边坐着的人,骆墨染不禁吓了一跳!

“冰溪?”是的,冰溪就像一座冰雕一样坐在窗边。如果不是骆墨染眼睛比较尖,她还发现不了他呢!

怎么这个世界的人都跟死人一样啊!没有一点气息,就像是那个温泉男子一样!骆墨染见冰溪并没有反应,没好气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我房中?那几本兵书你看完了?”这两天把兵书拿给他后,几乎一步都没出过房门,一直在房中看。如今在她房间中坐着,莫不是他看完了?速度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

骆墨染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这几日她拼命的赶计划和图纸,真的很是劳累!

冰溪却是没有答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骆墨染已经习惯了冰溪的一字千金,便又再次说道:

“你这是等我挺长时间的了吧?如果你看完了找香竹她会再给你找几本的。”但是冰溪依旧没有给骆墨染答话,那清澈的眼眸望着骆墨染,弄的骆墨染真想骂人,再这么看她,她真的就要炸毛了啊!

直到看的骆墨染都有些不自然了,冰溪才开始说道:

“你一下午不在府中,是去做什么了?”听到冰溪的问话,骆墨染心感好奇,这个冰溪什么时候关心上其他事情了?竟然会知道她一下午不在?

“我们可是有约定的啊,我要让你三个月内觉得我值得!自然是去做那件事情去了,不过这些事情我不想让府中的其他人知道,包括我爹爹!既然你来了,正好,看看我这两天画的图纸!”

骆墨染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画有兵器的图纸,递给冰溪,冰溪狐疑的接过骆墨染的图纸。

冰溪虽然看出这是兵器的图纸,但是这设计他有些糊里糊涂的,感觉又不太像兵器!

骆墨染自然是看出他的不解,这些现代的兵器加上她利用这个时代的兵器加以改造的模样,自然是除了她无人能看懂,这样她也不怕有人看了她的图纸造出一样的东西!

“这些都是我设计的,它们都是我混合很多种东西设计的,所以我倒是暂时还没有想好名字,这张图的兵器类似于弩,不过它相较于弩射程更远,而且它是自动发射的,并且可以把它展开成为一种防御的武器,这张是暗器,它形似戒指,但是有机关可以藏匿药品,信物,也可以射出毒针。”

之后骆墨染又针对其他图纸一一对冰溪解说,开始冰溪有些不解甚至不屑,但听到后来他越来越敬佩眼前的女子,如果她是个男子,当真可以争霸一方!

察觉到冰溪有些呆愣,骆墨染不禁好笑道:

“我是想问问你,你觉得这些可行么?毕竟我只是理论上画出它们,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做出这些东西!”

“这种东西真是一般人做不出来!”冰溪并没有直接回答骆墨染的问题,而是狐疑的注视着骆墨染,好像希望可以在骆墨染脸上寻找出蛛丝马迹!

但是骆墨染自然不会给他怀疑自己的机会,继续说道:

“听你这话是有不一般的人能做出来是不是!”骆墨染有些激动,如果她有这些武器,那么她就更有一块底牌!

“是,我的一个忘年交,只是他行踪不定,脾气古怪,也不是一般人能让他练兵器的!”冰溪见骆墨染并没有什么异样,开口说道。

许是今天因为这些兵器太过于激动,冰溪说了很多话,眼睛似乎也比以前有了些许人味!

“好,我想冰溪大美男就是那个不一般的人吧!等你伤好一些再去帮我找他,你愿意帮我这个忙么?”骆墨染也是喜笑颜开,其实她真的是没有把握的,毕竟她还是不了解这个世界!

但是冰溪并没有直接回答骆墨染,而是反问道:

“你不怕我带着这些图纸一去不回?”听到冰溪这么问,骆墨染噗嗤一乐。怎么他和楚瑾楚洛一样,都这么问!

“自然怕啊!不过我想你会更好奇三个月后你所看到的景象!”骆墨染这么说似乎很是得冰溪的好感,两个人也不再像刚开始一样只是陌生人!

处理完冰溪的事情,天色已晚,这香竹还真像电视剧里一样的,说曹操曹操就到!

看着庭院中的花草开始逐渐复苏,她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只不过倒是苦了她那一对儿女,骆墨染眼底划过一丝落寞。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