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草莓一颗颗夹碎 男同之间囗交作爱故事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868 次 收藏

讲故事,应该打哪里开始呢?

很久很久以前的的事情,早已随着世代在淡化,谁人讲家族史不是拿最辉煌的来讲呢,就是油叔也能从秦皇讲到汉武,再从李唐讲到满清,我们家的家族史呢,打我有了记忆,便知道,我们是一个带着浓浓匪商气息的书香门第。

老爷子喜欢从哪里讲起来呢,虽然奶奶生前很是不屑。

那时,是我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我的曾曾祖父,我的曾曾曾祖父那一辈,本是纯粹的书香世家,后来老白毛(对数辈分太累的祖宗简称)娶了商人家女子,便有了生龙活虎般的八兄弟。

谈到这八个兄弟,乡里人没有不吐唾沫星的。这八个兄弟骑着八头大马,连大清朝赈灾的皇粮都打劫了,也是自打劫皇粮后,马帮八兄弟便名震江湖,江湖人称“马匪”。满清还没舍得去给军队配枪的时候,马匪帮就先从洋人那弄来枪支,用老爷子那话说,那不得了的事情。

本来入匪是抱着“劫富济贫”的初衷,但是自打劫了皇粮,便也与人民水火不容了。那个年代,一个老书生怎么劝得下“把头系在裤腰带上”的亡命儿呢!尽管这些带来了荣华富贵,但是我的老白毛还是遗憾而去。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这八个兄弟就像是一个成熟的集团,里面老大就是头头,敢死队是老二老三的洋枪大刀队,侦察兵就是老五老六的轻骑团,后勤保障的就是老七老八,而兄弟八人中最残忍的当属老七老八。

那么我们家这支的老白毛是谁呢,就是师爷老四家。称他为师爷,必然也是他有过人之处,我们家的老白毛每次都是权衡各方的势力,把危险和危害降低到最低,算是给我们这一支脉积了福荫。

那个时候,老四是读了不少圣贤书的,在他的心里,总有一个是非道德的衡量,总有一个浪漫主义的书生情怀。推崇儒术的他,谨遵孔子的教诲,“仁爱”似乎是他一生践行的。四里八乡都知道,要是犯到老七老八手上,只有找老四求情才可。

那时候的四爷带着眼睛,穿着儒装,即使有结仇的恶狠狠称他是“小四眼”,他也一笑而过。他双手不弑人,竟做往生佛。但其他兄弟们不会嘲笑,反而是尊敬,也许他们心里也知道,孙家的福荫就靠这儒雅的老四了。

享不尽的乱世荣华,是马匪的生活状态。四进四出的深宅大院,八抬大轿,请泰山石镇老宅,凿碧玉石插旗杆,选四里八乡少女填房……花天酒地,骄奢淫逸。再也劝不动的四爷便叹着气赶着驴车载着一家老小南下交友,也就在四爷前脚刚走的空档,孙家大宅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

这晚,本是晚霞烧了半边天,却不想转眼间就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所有的人都急忙找地儿避雨,这时,朦胧的远处,咯噔咯噔来了一辆驴车,一个风水先生着急地赶着驴车,正跑着跑着,就跑到孙宅的后院门口了,家丁报老七老八,一个阴先生要躲个雨。

过去的人对这种先生多少还是有点敬畏之情的。老七老八便好奇前去探看。或许是雨太大了,风水先生在没得到同意之前就进了后厢房避雨,去也就罢了,还把驴子也牵去了,这牲畜也是不抓面子,在老七老八刚到屋子的时候,“哗哗”的一泡尿,全浇在了后厢房,那个阴天不散味,便惹火了这两位爷,驴子让拉出去枪毙了,风水先生被逼迫用自己擦嘴擦汗的手巾,一下下把驴尿沾完,将厢房也擦洗了一边,气得嗷嗷的要诅咒报复,这还了得,老七老八二话不说,将阴先生捆绑起来一顿好揍,打到半死不活才放他一条生路。

可能杀得人多了,该到了报复的时候。先是老七老八出去抢粮被当场枪毙,尸体挂在出城的门上,直到活蛆直接往下掉才被孙家花重金找人买下偷偷埋了;继而老二生怪病死了,无后;老五老六的骑兵团内讧,部分人投诚别的山头……接二连三的打击,老大寄给老四的信却因天气原因,整整迟了一个月才送到。

就在这个时间段里,孙家无奈找了风水先生,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巧,一个风水先生佝偻着身子在门口转悠着,便请了进去,询问之后,便说,兴旺之气被阻隔了,想要打通,重振旗鼓,可是要大的代价的。那时,没命享受,有多少钱都没用,但是只要有命,钱早晚还是赚得来。

所以,代价不是问题,况且府库丰盈。

风水先生微微一笑,抬起手轻轻一点,说道,西去“通天河”,是最近的龙脉,若引一泓泉水绕过贵府,便沾龙气,得龙福,子孙后代享之不尽。但是引龙脉要心诚,不诚不灵。说罢,风水先生便颤颤巍巍得了厚赏,静静地离开了。

这不是难事。西去“通天河”也就十几里的地,花点钱多雇点苦力就是了。但是,第一小锄镐头刨下去,便让人心凉了半截——这是什么地界啊!

黄泥石头砂砾,像是三合土一样黏在一起,扒拉不开。这十几里地,真如西去取经,要历九九八十一难才可求得真经啊!越往后面,如凿石开山,每日不盈尺。府库再充盈,也经不起这么耗费。财气跟着士气一起败落。那个风水先生估计是报复来的吧。

话说工钱,先是一个铜钱一箩筐黄泥土,然后百个铜钱,最后是一箩筐铜钱一箩筐土……还一边刨着一边塌方,因为这不是露天作业,这是从老孙家宅子里的一口老井下去,一路向西,如何保持笔直的线路呢,挖道自有挖道的妙法。

老太白曾给老爷子讲过,在地道里,于身后悬挂一盏煤油灯,这人不需抬头测量,只要照着自己的影子往前挖就是了。地下之水,本应是漫生之水,清澈之水,但是这口井里生出来的水却奇苦无比,尝后让人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这分明不像是去龙脉的路途。

挖着挖着,背运连至。四爷屡屡接到加急信,但是赶到之时,一询问一查看便知大事不妙,这孙宅本紧靠着阴曹地府之地,井里挖的道路是犯着冥王爷了,就此罢手,平不了怨气不说,还会继续招来祸患。这时,再去查地形观地貌,同与四爷回来的好友建议,财不散,人不保,那西去的河倒是一处清波,长此浸润,也可调□□水。

引河水成功了,但净水不能喝,整天打水也就是洒扫浇灌。当然,财也散尽了,人也散了,逐渐缩小的营生,甚至到才可果腹。人家常说,东头的孙家倒了,西头的王家起来了。只不过,这方水土,让你为王,也让你禁不住猖狂,更让你家破人亡。

“人啊,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每讲到这里,老爷子都会由衷的感慨,“你老太白跟我说过,那一锄镐刨下去,联通河水后,那哗啦啦的声音就有希望了,见到活水就有希望了。我们老白毛就一直住在老宅子里,由富到穷,总要有人要受点罪才行。”

水脉的联通,就像是净化,又像是蛰伏。一代代更替,身体里的儒商思想重了,宅子里的正气就浓了,水井的水渐渐变得甘甜起来,每天都是满满的,即使是闹干旱的季节,别的井都干枯见地了,但这口老水井边青苔葱绿,清水莹莹。

四里八乡有来打水喝的,都要在井边坐一会,时间久了,井边竟慢慢成了众人汇聚谈天说地的地方。但毕竟是在院子里,总免不了不方便的,老白毛便拆了墙,将家井的院落改为公共地方,这口井就成了公共井。

世代的子孙都会感激不尽这口井。这口用青砖叠摞起来得井,井口是几块巨大的白石头怀抱,时间久了,那白石头的棱角没了,被磨得像玉石一般的水灵。有的白石头被打水绳磨得时间久了,竟出现了深深的凹陷。每每提上水来,打水人不忘记拿起瓢,先喝上一口,水桶外面淋漓下来的清水,不停地滋润着井边的苔藓。

“不要用坏心思去想别人,这报应啊早晚要在头上。”老爷子讲故事,苏洵听得入了迷,可能在他看来,能有这么一个古老故事的家族,多少有点神秘的色彩,“人做事,天衡定。别在心里打小九九,嗯哼!”

对于老爷子来说,他笃信水源与命理的关系,对待风水先生也是极其的客气。或许是祖辈的教训,或许是入了骨髓的家训。

起起伏伏长江水,走走停停人生路。嗯哼,再次听到这个故事,给我的感触又比五六年前要深刻的多了。

“爷爷,那这口井还在不?”苏洵好奇地问题我之前也问了,包括老宅。

“嗯哼,老早就不是自己家的了,还惦记作甚么。嗯哼!”老爷子的回答跟以前一样;

“那爷爷,通天河是什么河,怎么这么神?在现在来说就是不科学的啊?”苏洵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地追问,

“哪有什么通天河,龙脉河,是条活水河,都有洗尘洗埃的能力。主要还是看人心呐!嗯哼~”

“哦!”苏洵对这类故事保有的科学态度跟职业病有关,估计是心里的程序走不下去了吧,呵呵。

“你们做生意,要多思考,社会复杂了,简单处理。你是什么样的人,过两遭就全了解啦!嗯哼~”老爷子的生意经,也是看人经,他常说,看人合作。

对啊,看人合作,我为什么不试试老爷子呢。

这些画指不定就是老爷子的心坎物件呢,我是说万一。

“老爷子,讲累了,您喝点水。”我殷勤地起身倒水,小心翼翼地斟着;

“嗯哼,小苏你看,咱家二姐还是很好的嘛!嗯哼~”老爷子容光焕发,垂眉挑着,整一个幽默狡猾的老寿星模样;

“有件事要请教您呢!嘻嘻!”我老实地坐下,转着眼珠子想着怎么来一个有深度的开头,老爷子一看便知道我在动心思,便放下杯子打趣道,

“二姐也有为难的事情找到老朽?荣幸啊嗯哼~”

“您别这么说,弄得我害臊,”此时,脸上还是真的一阵儿热一阵儿冷呢,“我这是遇到大买卖了,不就第一个想到您嘛!”

“嗯哼,那你说道说道,可做就做,不可做二姐可别说我不讲情面啊~”天底下最老奸巨猾的就是老爷子这样的老商人。

“您要把这个收藏的艺术水准提高点,比如入手一点珍品,不仅挂着好看,也跟存钱一样,利息绝对比银行高——”我巴拉巴拉拐弯抹角地说着,老爷子微风拂面,神清气爽,不为所动,“这是唯一一行,价格不是围绕什么价值波动的,这一行产品不就是越老越值钱的么~”

实在没有说辞,便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这刚刚着急的一身冷汗,待自己的心静下来之后,便被风嗖干了。是啊,我在谈这个事情的时候,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觉得我是他的孙女,他不能不出手,另一方面,我认为他是有实力的,是我的一个客户,是客户,必然是利益相关的,合作必然是带着盈利的目的的,但是最后,我又担忧,老爷子家说到底也是我家,在我心里,多少还是有花自己的钱买自己的东西感觉,还要垫上各种手续费……

“怎么样,二姐?”老爷子吧嗒几下烟斗,抖抖肩,站了起来,“做生意难,做自家人的生意更难。”

我的心陡然掉进湖底。自己没有把我的事情,为什么就开始唐突地做了,后悔万千。我拿起旁边的莲蓬,继续剥着,吃着,有时候发呆忘了去莲子心,可把我苦死了。

“哎呀,行啦,”苏洵给我递着水漱口,劝到,“爷爷也不像你搞书画艺术品,我也不擅长这些,不懂这些,你要是让我买,我肯定不买,花那么多钱,买那几张纸,那不亏大了!呵呵~”

“去去去去!”我嫌弃地一边剥着莲蓬一边扔着苏洵,“就你多嘴!”

“亲,你不能老是把你的意志强压给别人啊,是吧,这买卖都是建立在公平自愿的前提下的不是……”苏洵废话连篇,竟是逗着乐了;

“嗯哼~”老爷子突然转身,嘴里含着烟斗,缓缓地扶着椅边坐下,手不由自主地捶打着膝盖,“老了,好多人都想不起来喽,嗯哼,二姐,你到时去扬州朱门看看去,把画给他们,钱不会少,画不会跑。”

“什么朱门?我怎么没听说过。”毕竟也在也在混了这么久,怎么自己就没听说过;

“你去找朱门馆长就行了,嗯哼,没你之前,扬州就没有艺术品买卖啦!”老爷子晃了晃袖子,继续吧嗒着烟斗;

“哎,行,爷爷,我回扬州陪他去。”苏洵赶紧表姿态,还是不错的,自己一个人摸瞎,不如两个人一起摸瞎,古话说的好,瞎子走夜路——黑白都是摸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