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口啊啊啊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345 次 收藏

古玥寂面无表情的拨弄着火堆,也不答话,一时间让老头摸不透对方在想什么。“他很好……”就在老头打算为自己的尬聊挽回点余地时,古玥寂这句话很突兀的在寂静的山洞中响起。老头惊讶的望向古玥寂,带着星光一般的眼睛有些黯淡无光,与初见时那个假装成熟,一看就是逼迫自己长大的孩子很不一样。

“要不要和老头子我谈谈?”老头难得放下了戏弄的心,毕竟这丫头未来可是要当他大徒弟的人。况且,着血脉……让他有种熟悉感……古玥寂看了对方一眼,微微皱眉,她不太确定对方是否看穿了自己的身份,一开始这名老者就毫不掩饰对自己抱着极大的兴趣,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

“可能吧……我与他终究不可能,他很好……很好……然而,我心里有另外的人,与他很相似……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现在也只是保留了那么一个念想罢了。”古玥寂借着火光细细的描绘起谭璟延的轮廓来。细看之下对方的眉宇的确与记忆力的那个人格外的相像,她也在怀疑对方是否就是她要找的人,也是一开始并未直接拒绝对方好意的原因。

老头突然有些尴尬,有一种长辈当面戳穿孩子恋情对方却是比那种爱情还纯洁的感情。斟酌一番,老头还是开口试着安慰人“那个……你们还年轻,时间还长着呢!未来会怎么样谁都无法预料,那个……如若真的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可以在一起试试……不是……我是说,你们感觉像在一起很久了,我才那么问你们的……”老头越说越乱,越说越尴尬,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古玥寂也没有交谈的意思,继续看着火堆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山洞再次归为平静,然而谭璟延在睡梦中翻了个身,随后便睁开了双眼。他不是有意听到俩人的谈话,但再次他很庆幸自己今晚的失眠,心里不舒服……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感觉,似乎他就应该如此在意,他隐隐有种预感,最后的答案会正中他下怀。

第二日清晨,所有人起床洗漱完后,发现老头失踪了?青均然有些担心“老头怎么会不见了,不是应该早就睡了吗?”谭璟延看了眼老头昨晚睡觉的地方,淡定的开口:“不用担心,那老头肯定去捉早饭了,我们慢慢来。”众人一听,很快就想起昨日对方那饿了几天似的凶残吃相,发现不论怎么想好像就这么一种结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远处

老头周身躺了十几只兽类的尸体,各种阶段和种类的都有,而且可以看出都是一击毙命。老头似乎很苦恼,嘴里一直在碎碎念着什么,仔细一听“唉……到底要带哪一头回去好呢?不能体现我实力可是低阶的灵兽肉不太好吃……高阶灵兽带回去又会被她们怀疑,真苦恼啊!”

众人又在山洞里等了一会儿,果然如谭璟延所说老头踏着露水回来了。

“呀!都起了,我带早饭回来了⊙▽⊙。”老头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将背上的灵兽尸体丢下。“一大早上的吃肉也不嫌腻得慌。”古玥寂没好气的说,老头可能看出古玥寂的“关心”嘿嘿一笑也没反驳。森林里除了肉就是野果,大早上的也只能这样了。

夜则将灵兽尸体接过来自觉的去做饭了,非常有后勤人员的自觉。古玥寂看了看那头类似于藏羚羊的灵兽,旋角兽,中阶青铜级,虽然攻击力与力量不是特别强悍但速度在灵兽中算是数一数二的,还是很难抓的。此时古玥寂心下也已经有了思量,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对学院的玉佩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随即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

众人吃饱喝足,青均然甚至还打了个饱嗝才上路。

古玥寂这才放松下来,收拾了一下,便与大家一起往出口出发了。而老头也在意料之中的在半路要与大家分开。“那……那什么,我有事就先走了。”老头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样子也有些慌乱,古玥寂并没有理会,她看对方找理由都嫌对方麻烦。最后还是谭璟延一句“走好不送!”打断老头的窘迫,对方也逃也似的飞奔而去。古玥寂和谭璟延不禁汗颜,这老头是脑子少根筋还是神经大条这么冒冒然的出现在考试地点除了考官就是学院老师了,是不是傻,算了当没看到吧!

回去的路上人也渐渐变得多起来,让原本死气沉沉的森林有了几丝生气。

一路上有些人胸有成竹,有些垂头丧气的想来就是没有及时完成任务,谭璟延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身后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当然像这种投机取巧想要拦路打劫的也不在少数。青均意朝谭璟延看去用眼神询问他的意见,谭璟延微微摇乐摇头,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这种虾兵蟹将很快就可以搞定,不用理会。谭璟延身上的威压犹如一支利箭朝对方袭去,在不足一步的距离落下,让尾随的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这是谭璟延的警告,聪明的现在就应该调头走人,然而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笨蛋。

“老大,现在怎么办?”

被称作老大的男人看着微微裂开而且似乎还冒着几缕轻烟的地面脸色阴沉,似乎有些不甘的朝谭璟延一群人看了看面色挣扎了一番,随后露出如壮士扼腕般的表情朝剩下的手下说“我们撤,这群人不是我们现在惹得起的。”

“可是……好不容易有个人数少,又跟老大的任务品一样……”

“行了,不要说了,这群人比我强多了,离考试结束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再努力找找……”男子一锤定音,他是领头的,最主要的就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护好自己手下,这个队伍明显比他们强,而且一个顶仨与他们对上就是找死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大家努力努力或许还有的救。

男子手下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遵循了对方的意见,面有不甘的离开了。

然而,他们看出来谭璟延等人实力不凡,有些自以为是的人却是没有这个眼力见的,这不已经有一群人堵在古玥寂等人面前了。

古玥寂挑了挑眉,朝后方看了看,心中这才明白,原来这几个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啊!她还想说是哪个傻冒(;一_一)后面偷袭不作偏偏神经病的绕到他们前面来。

“你们几个……刚来的吧!把身上的灵草,兽丹通通交出来,爷爷今个儿心情好,东西交出来就放你们一马。”领头的人模样嚣张跋扈,一看就是当街头混混当惯了,打家劫舍的事没少做。古玥寂嘴角抽了抽,她实在想不明白(°ㅂ°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白痴的人,本以为小布够蠢的了,情商极低,而眼前的人明显智商也低得要命。与对方反驳对骂都有些掉智商。

古玥寂微微后退一步,她的武器在对付犬定兽的时候毁了,一时间没办法得到新的武器,然而肉搏战只有自己人的时候看看无所谓,这里这么多人,她实在拉不下这个脸。所以,兄弟们,不要大意的上吧!

谭璟延和夜则也从青均然口中得知古玥寂灵器被毁的事,相当理解对方此时的举动,但这个动作落在对面那群人眼里就变了一个味道。“现在知道怕了吧!识相得赶紧把东西交出来爷爷我还可以给你们留一点,不然……哟刚刚才看到,你们居然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妞啊!小妞要不要跟着大爷我……”剩下的话对方没有说下去,但是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所有人立马朝古玥寂看去,那个脸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黑,身上甚至能看到向四周散发出来惹我者死的黑气,似乎下一秒就要暴起杀死对方。谭璟延等人都不禁要感叹一下对方作死的程度了,如若不是时机不对真想好好认识认识对方,究竟是谁敢惹他们的霸王花啊!这不是神经病,这丫的是智障吧!

然而,考试明文规定不能随意杀害参赛者,否则取消资格,并且全权由肇事者负责。谭璟延与青均意立马挡在古玥寂前面,在这种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而被取消参赛资格。女王陛下,你歇歇,还是我们来吧。

“谭璟延―”古玥寂在俩人身后阴恻恻的开口,弄的他心头一跳。“给我弄死他……死了我负责。”谭璟延只能应下,朝夜则示意。好吧,主子办事,劳累的永远是他们这些底层农民工,自己选的少主,他认了。

于是一点预兆都没有,夜则立马冲向了对面的一群人,抽出腰间的弯刀对对方的胸口就是一划。

黄还一看立马想向后退,可后面全是他弟兄,根本退无可退,不慎被夜则划了一刀,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染红了他胸前的衣服。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