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图受将腿架在攻腰上 女友被老伯灌浆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851 次 收藏

崔嬷嬷刚走没多久,红雨便走了进来,“小姐,事情都办妥了,一切都如小姐预料的一样,只是……”

“只是什么?”萧希微挑眉有些疑惑的看着红雨。

红雨顿了顿,想了一会,才低声延,“只是奴婢撞见了一个人。”

“谁?”

“七皇子。”

楚惜之!

萧希微眼皮猛地跳了跳,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连她也分辨不出的暗涌。

倘若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是她不能面对的,那便只能是楚惜之。只是,前世她的记忆里,这个时候,楚惜之根本就没来过朝安寺?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那时他说……

是你……

萧希微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小姐,红雨,你们在说什么呀?”碧云听得一头雾气,一脸的懵懂。

“没事。这是忠勇候府的家事,想来他是不会插手的。”萧希微稍稍平复了心情淡淡对红雨道。

第二日一早,便传来消息,说三小姐身边的桃杏犯了错被打发下了山。

萧希微听到的时候,唇畔不自觉得扬起一抹冷笑。

昨日,她不过在崔嬷嬷面前随口一提桃杏,她便心虚得不成样子,这么快就将桃杏打发了出去,岂不知这样欲盖弥彰越发引人怀疑!

老太君素来信佛,难得来朝安寺一趟,是以,一大早便起床梳洗了。刚梳洗好,丫头便来报说二小姐来了。不一会,便见萧希微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广袖流仙裙领着两个丫头走了进来。

“希微见过祖母。”萧希微走到老太君面前行了个礼。

老太君淡淡的点了点头,朝她摆了摆手,“起来吧。”

李氏早已不知不觉将她跋扈无知的形象传播人尽皆知,所以,老太君对她冷淡原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二小姐今个儿怎么这么早便来向老太君请安。”刘嬷嬷怕萧希微尴尬,忙笑着打圆场道。

萧希微垂眸笑了笑,“我听说祖母每次来都会请了慧师太讲经,孙女愚钝,也想听听。”

老太君微觉得有些讶异,她转过脸看着萧希微,却见她眸光清亮,似乎并不是说说而以,“你有这个心是好的,只是,听经沉闷枯燥,你还年轻性子活泼必是坐不住的。”

“祖母,我记得父亲说过女孩家性子还是要沉稳些好,所以,希微想陪祖母一起听经也好磨练自己的性子。还请祖母允可。”萧希微道。

老太君微微皱了皱眉,看了萧希微一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你耐得下性子就好。”

萧希微一听,莞尔一笑,忙走到老太君身边扶着她的手。

朝安寺历来被大越奉为国寺,寺中的了慧师太更是德高望重常被太后请去宫中讲经。

“阿弥陀佛。”

见老太君进来,了慧双手合十念了一句,

萧希微跟着老太君朝了慧双手合十回了个礼,再抬起头时才看清了了慧的相貌。只觉得她约莫五十年岁的样子,样貌虽普通,但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悲天悯人的慈悲。

“施主也来了。”了慧抬眸看着萧希微微微一笑。

“小女陪祖母来的,还请师太不要怪罪。”萧希微还以一礼。

了慧笑了笑,“施主有心了。”说罢,便坐到蒲团上,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阿弥陀佛。”老太君念了一句也跟着坐了下来。

了慧开始慢慢讲起经来。

“施主,你听贫尼说了这么多,不知心有何悟?”了慧忽地望着萧希微开口道。

萧希微抬起头来,清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了慧,“万般皆幻,惟有本心。”

了慧看着萧希微,眸子满是震惊。过了许久,她才双手合十低声道,“阿弥陀佛,施主慧质兰心,能悟到此处贫尼佩服。一切皆由心起,亦由心生,万般皆幻,惟有本心。”

“祖母想必还有事情要请教师太,小女便不打扰了。”萧希微微微一笑,朝了慧行了个礼便弯腰退了出去。

了慧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末了,最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师太何以叹气?”老太君有些不解。

“老太君,令孙女聪慧绝顶,只是,慧极必伤!阿弥陀佛……”了慧长念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刚刚那少女在说惟有本心的时候,她明显的感受到她身上压抑的戾气。只怕,万般皆幻非幻,本心亦非初心。

“师太……”老太君听了便有些急了。

“老太君,令孙女是个极孝顺的孩子,今日一早便供奉了手抄的《金刚经》与《法华经》与殿前为您祈福,你且多疼惜疼惜她吧。阿弥陀佛。”了慧说完便捻动佛珠吟起佛经来。

老太君拧了拧眉,但还是朝了慧念了句‘阿弥陀佛’退了出去。

老太君一走,了慧捻动佛珠的手一顿,缓缓睁开眼睛来。

那个少女周身隐藏的戾气想来是受到了什么欺辱,希望老太君的慈爱能让她放下怨恨,回头是岸。

萧希微出了殿便直接去了斋房,她亲自吩咐师父们做了几样老太君爱吃的斋饭,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厢房继续抄写佛经。可是,她知道,即使她写再多的佛经也洗不去心底压抑那滔天蚀骨的恨意。

“二小姐,刘嬷嬷来了。”

佛经刚抄写了一半,便听到红雨脆生生的声音,紧接着老太君身边的刘嬷嬷穿着一件青色的裳子走了进来。

“奴婢见过二小姐。”

“刘嬷嬷快请起。”萧希微起身亲自将刘嬷嬷扶了起来,“刘嬷嬷怎么过来了?是不是祖母有什么事要微儿去做?”

“不,是老太君听说二小姐最喜欢吃梨花糕,所以,遣奴婢送来了一些。”刘嬷嬷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丫头们将糕点放到桌上。

萧希微看着桌那碟精致的糕点,嫣然一笑,“多谢祖母了。”

糕点虽小,重要的是老太君的态度。

这说明,她这两日所做已稍稍让老太君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

“二小姐这是在抄佛经?”刘嬷嬷越过萧希微落到她身后的桌上。

“是。”萧希微有些不好意的往刘嬷嬷跟前挡了挡,”我的字丑,让妈妈见笑了。“

刘嬷嬷弯嘴一笑,“奴婢虽不识字,但只瞧一眼也觉得二小姐的字是极好的。”

“嬷嬷尽会哄我开心。”萧希微垂着脑袋越发的不好意思。

刘嬷嬷笑了笑,“那奴婢就不扰小姐,先告退了。”

萧希微一笑,“红雨,快替我送送嬷嬷。”

“是。”红雨笑着福了福身。

出了萧希微住的院子,没走多远,前面忽地传来姑子的声音。

“你猜昨个儿我在开元殿撞见谁了?”

“谁啊?”

“当朝四皇子呀!”

“这有什么稀奇的,四皇子来我们寺里替丽嫔娘娘祈福,你在开元殿撞见他有什么奇怪的。”

“这当然不奇怪,可我还看到了另一个人。你猜是谁?”

“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忠勇候府的三小姐。”那姑子先是神秘一笑,接着凑到另一个姑子耳边接着又道,“你可是没瞧见,那三小姐拉着四殿下的衣角,满脸的羞红,那模样……啧啧,我想那三小姐八成是看上四皇子了,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我瞧当时四皇子的脸色似乎难看得很,想来是没瞧上她!”那姑子尖酸的捏着嗓子笑道。

红雨的脸沉了沉,厉声道,“是谁在那里乱嚼舌根子,还不滚出来。”

那两姑子冷地被红雨这么一喝,当下吓得脸色苍白,二话不说便躲进了殿里。

“刘嬷嬷,咱们三小姐念在上次四殿下救命之恩,不过亲自前去说了句谢,这些个姑子不知缘由竟这般乱传。”红雨扶着刘嬷嬷的手道,说罢,她朝刘嬷嬷福了福身,“嬷嬷,奴婢还要将小姐抄写的佛经送到大殿供奉,奴婢便先退下了。”说完,便转身走了。

刘嬷嬷回到老太君的厢房时,老太君正靠在榻前喝茶。见她进来便将茶杯放到桌上,重新拿起桌上的翠玉珠串,道,“都送去了。”

“是。奴婢去的时候二小姐正在屋子里抄写佛经了。”刘嬷嬷道。

老太君唇角抿了抿,“这丫头瞧着是比过去稳重多了。”说罢,她抬眸看了一眼刘嬷嬷,“这一路,你可有听到什么?”

刘嬷嬷一听这话,便知老太君已经知道了三小姐的事,当下也不好瞒着,只好上前一边替她捶腿一边道,“都是些姑子长日没事捕风捉影,老太君不必放在心上。”

听了刘嬷嬷的话,老太君眉心拧了拧,握在手里的佛珠串不自觉得便紧了紧。过了好一会,她沉着脸对刘嬷嬷道,“捕风捉影也得有风可捕,有影可捉!听说三丫头身边的桃杏被发卖了?“

“听说是偷了三小姐的首饰!”

“哼!她身边的丫头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如何这般见不得东西!”老太君将手中的翠玉珠串用力的砸到桌上。“去打点一下,明日一早便回府。”

刘嬷嬷见老太君脸色不善,忙应了下来,当下便出了房门开始打点回府事宜。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