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不哭我要进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050 次 收藏

唐小棠打开布袋一看,里面满满一口袋人鱼之泪的种子,比唐秋哲给的还要多了一倍,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这么多!这怎么好意思呢,这……”

山神语气轻松地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与朱槿兄是多年的老友了,几颗种子算不了什么,哦对了,人鱼你要不要养?改天捉两只来给你?”

“不不不、不用了!”唐小棠连连摆手,养什么人鱼哟,养在哪儿?

“那么就回见了。”山神转过身去,双手拨窗帘似的在桥外的空气中一抹,眼前的景象顿时扭曲着裂开一道缝,唐小棠还没反应过来,山神就嗖地一声钻了进去,裂缝愈合,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幻世的入口原来就在这儿,唐小棠上前去伸手摸了摸,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兔子嘲笑道:“你以为幻世的入口是随便摸一摸就有的吗?再修炼百八十年说不定能打开。”

唐小棠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刚才那位山神和老师关系很好?老师也是从幻世迁徙过来的么?”

“不是迁徙,”兔子眯起金色的眼,“直到商末,幻世与现世的关系仍就像一座山头和另一座山头那么简单,可是武王伐纣,建立周朝以后,为了防止后世也用同样的方式颠覆周朝,就将幻世与现世的联系割断了,用比较通俗易懂的说法来说的话,就是割裂成为了两个平行世界,当初滞留在现世的妖怪无法返回幻世,就在现世中繁衍生息下来。”

就像一条江流分成了两股,武王伐纣就是那块分水岭,唐小棠懂了,姬发是靠神与妖的力量战胜了纣王,当然害怕后世人也和幻世交往太深,将来推翻周朝,从稳固政权的角度山来说,所有的开国之君的做法都是类似的,自己是怎么当上皇帝的,就要怎么防身后人。

“种子已经赔给你了,别再给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听到没有。”兔子说着,用自己的胡须去扎她的脸。

“听到了,”唐小棠舒心一笑,摸摸它的毛,“谢谢老师。”

兔子不自在地挪了挪,不让她摸:“我问过司南了,他说如果想要泉水永不干涸,办法也是有的,只不过非常不容易实现。”

唐小棠背着它往回走,一边问:“什么办法?先说来听听呗。”

教学区传来下课的钟声,掩去了兔子的话语,唐小棠捂着一边耳朵问:“你刚才说什么?”

兔子对着她耳朵大声喊:“我问你,你韩剧看得多吗?”

唐小棠嘴角一抽搐,结结巴巴回答:“不、不怎么看韩剧,怎么了?泉水和韩剧有什么关系?”

提问,泉水和韩剧有什么关系?

回答,该长久的不长久,不该长久的反而绵绵不绝、无止无尽。

啊呸呸呸,这肯定不是关键啦,唐小棠边想边把韭菜豆干里的韭菜一根一根挑出去,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兔子这一问的原因何在。

“其实事情没你们想得那么复杂。”司南笑呵呵地说。

吃过晚饭后唐小棠钻进空间,把随身带来的小板凳放下——兔子友情提示,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又臭……又长……请随身携带板凳、汽水、瓜子、皮埃斯皮。

她认真地问:“那到底是什么事?”

司南清了清嗓子,说:“从前有个龙女A,她嫁给了龙太子B,但是B的弟弟C也喜欢A,于是C就让自己的伴读D去接近A,可是D也喜欢A所以不敢自己去冒险,于是又让自己的妹妹E假装和A成为朋友来打探A的情况,可是D不知道E其实和A是好朋友而且还暗恋着B,虽然现在E嫁给了F,可是F喜欢的其实是A的姐姐G……”

唐小棠:“……”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整个字母表都被司南给绕了进来,出场人物实在多到画个人物关系图都看不懂的地步,唐小棠不禁对司南的逻辑能力五体投地。

“……综上所述,如果你能把A拯救出来,G应该会对你心怀感激,那么你可以向她的父皇也就是东海龙王K求取一颗海龙珠,那是东海的镇海之宝,能让海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有了它,泉水长流一点都不是问题。”

司南一口气说完,和蔼可亲地问:“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唐小棠完全呆若木鸡,她从六分之一的地方起就已经被绕得晕头转向,完全听不懂了。

“可、可是这和韩剧有什么关系?”她只能勉强抓住一个最初始级别的问题。

“你别听他绕那么多废话,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不受宠的私生女丑小鸭被一群高富帅众星捧月地追求,为此得罪了身边所有的同性伤害了身边所有的异性,”朱槿以他精炼的语言高度概括了论文一般长的故事,“其中涉及到伦理、婆媳、闺蜜、出轨等黄金八点档必备关键词,不是韩剧是什么?”

唐小棠脸上只剩一个囧字,心想:珍爱生命,远离韩剧!

“嗯……”她勉强拼凑着听来的剧情,整理思维,“也就是说要拯救她,不光是把她从放羊的河滩上带走就够了,还得捋顺当了她身边那群人的关系,让每个人都各得其所,才算是HappyEnding?唔,这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而且剧情听着略耳熟。”

龙女嫁到夫家过得不好,在河滩上放羊,然后要被拯救出来送回龙宫……

唐小棠一捶手掌心:“这不是柳毅传书的故事吗?”

司南嗯道:“差不多是的。”

“差不多?”

“对,当初柳毅救的是A的大姐,也就是故事里的T,柳毅就是U,明白?”

“……明、明白。”

唐小棠心想我勒个去了又来的,东海龙王这是犯了哪门子太岁,嫁出去的女儿没一个过得好的,果然这就是包办婚姻的代价。

那么,要拯救小龙女A,到底该怎么做呢?她的丈夫B,小叔C,小叔的伴读D,还有东海的海将军L,青梅竹马的X……等等,这么多男人,个个都是高富帅,为什么都看上了A呢?

虽然不想承认,但唐小棠心里还是有点小嫉妒的,果然韩剧什么的最容易煽动女人的虚荣心了。

司南只负责讲故事,不负责出主意,于是唐小棠只好求助于司徒嫣,毕竟人多好吃饭、呸,好办事。

司徒嫣看着她用A3纸画的一张巨型人物关系图和上面的字母表,琢磨了不到一分钟,肯定地说:“让所有人满意的结局是没有的,有那么几个注定是要被淘汰出局,孤单流泪到天明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唐小棠肃然起敬,自己花了两天才搞清楚的人物关系,她只看了几眼就有结论了?

“很明显啊,男女比例不平衡,六比四,有两成的高富帅要被炮灰掉。”司徒嫣用记号笔把男女用下划线区别出来。

唐小棠举手投降:“好吧,那你说该怎么安排才能让主角,也就是A,”红笔画圈,“获得幸福呢?”

司徒嫣转折手里的记号笔,若有所思地说:“幸福对每个人而言的定义不同,如果A喜欢B,那你只要让他们夫妻尽释前嫌就够了,婆媳什么的从来都理不顺,就不用管了,如果A喜欢的是C,不、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就先不讨论了,D就更不用说了,伴读这种东西就是拿来炮灰的,我比较看好L将军,因为他有战斗硬实力,必要时候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不过要是按小说套路,X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幸福的,我怀疑X其实也喜欢L。”

唐小棠立刻比了个打住的手势:“别,你再怎么引诱,我也绝对不会加入你们那个腐女子会所的。”

司徒嫣尴尬地笑笑。

从认识以来,司徒嫣有有意无意、明示暗示,想拉唐小棠加入秘密结社腐女子会所,该社团无组织无纪律无经费,俗成黑户,但登记成员却有上百,实在是河蟹社会的一大隐患。

还记得军训期间,曾帮唐小棠办妥了入住手续的那位学姐先后来推销过英语周报、吸汗鞋垫、劣质插座、过期电话卡,无一例外地被司徒嫣揭穿阴谋,灰溜溜败退。那时候唐小棠才明白,有些前辈帮你的忙,其实是在预售好感度,等你对他们心存好感以后,就会中圈套,被他们无良心的兜售行为所欺骗,赔了钱还伤心。

司徒嫣虽然没有坏到这个程度,但唐小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坚决不肯加入她们的诡异组织。

“那就不提这一茬,”司徒嫣将刘海顺到耳后,“你说了那么一大堆,我都不知道A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还是先搞清楚A到底喜欢谁吧。”

唐小棠心不在焉地点了头,脑袋里却忍不住想——万一X真的喜欢L呢?说不定这一大堆的事儿就是X君故意弄出来的呢,哇啊啊那岂不成了阴谋片?

当晚,唐小棠做了个很长的梦,梦中的世界是青蓝色的,带着一种压抑的悲伤。

她看到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被人牵着手领走,在他们身后,两名侍卫各伸一只手架住一名衣冠不整的妇人,那妇人悲伤地大声痛哭:“夜儿!不,把夜儿还给我!不要带他走!他还那么小,不要把我们分开!”挣扎着想冲上前去,却只是徒劳无功。

那孩童三步一回头,看着自己的娘,眼里有泪,却一直强忍着没有掉落下来。

在他们身旁还有无数围观的群众,个个面色冷淡,眼神漠然,仿佛这凄惨的母子离别丝毫也不能打动他们的心。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