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的黄文很肉细节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470 次 收藏

谢家齐来的时候,便见蓝衣少女倚窗而坐,她抬头静静的看向天空,安静的都没有惊扰窗户边的蝴蝶。此时的她看上去没有往日那般心机深沉,她只是被什么事情所困扰了。他想,她为什么就不能多跟身边的人商量商量,两个人想总要比一个人的办法多。

听见脚步声,柳瑶纳闷回头,这个时间容妪正在教桃心桃核规矩,是谁呢?

见是谢家齐,柳瑶挑眉,嫣然笑道:“什么事齐大管事?”

“到发月例的时候了,我去找夫人,夫人说此事一直你在经手,我便只有来找你。”谢家齐将手中的账簿放在柳瑶面前,自坐在了她对面。

柳瑶闻言点头道:“我都忘记了,拿,这个印鉴给你,日后你就看着办好了。”

谢家齐闻言一愣,呆呆的看着少女将那枚象征着柳府一切大权的印鉴放在账簿上,她笑吟吟的看着他,那双深沉的眼笑意浅浅,但却没有一丝试探的意思,是完完全全的信任他。

她竟然信任他?就凭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吗?他记得她曾经说过,他跟他们不一样,她于他有救命之恩。可是,那也不会因为他欠丫一条命就将整个柳府的财政大权都交到他手上,她凭什么这么信任他?

谢家齐一直是个务实的人,他深信别人不会无缘无故相信他,换做他也一样,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柳瑶再内,包括王平之他都有所隐瞒。

“为什么这么相信我?”谢家齐抬起眼,直直的看向那漆黑如墨的眼中。

柳瑶闻言一愣,呢喃说道:“为什么?因为我相信你啊!”她似是反应过来,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还是充满信任的看着他。

他不信!“你就不怕我卷着柳家的钱连夜逃跑?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白眼狼,你就不怕我就是其中一只?”他仔仔细细的看着她所有的表情,连一个细微的小动作也不放过。

可是他注定失败,柳瑶闻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方才说道:“喂,有你这么说你自己的吗?我都相信你了,难道你还不相信自己不成?”

“不是,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因为直觉啊!我看见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好人,这个理由可以吗?”

“无聊!”谢家齐站起身,拿着账簿跟印鉴转身离开。

柳瑶看着他的背影呢喃道:“可我真的相信你啊!”因为你是谢家齐,这点东西你根本看不上啊!柳家于你来说,不过是生命里的过渡,仅此而已。

她调整了个姿势,继续趴在窗台上。阿蛮已经离开了,容妪年纪大了,不适合劳碌奔波,谢家齐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那她只有自己,该怎么办呢?接下来的事情并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她得需要有几个能帮自己忙的人!

就在这时桃核怯生生的端着茶走进来,小声问道:“女郎,您要喝茶吗?”

听见桃核的声音,柳瑶双眼顿时一亮,她点点头,从桃核手中接过茶盏,笑眯眯的问:“你是桃核?”

桃核点点头,讨好笑道:“奴婢是桃核,妹妹是桃心。我们两个虽然长的很像,但眼睛的颜色却不一样。”这两个丫头是签了死契的,已经纳入贱籍,如果人品得当倒是可用。

柳瑶闻言仔细看了看桃核的眼睛,发现她的眼睛只是淡淡的黑色,桃心的眼睛是什么颜色来着?桃核仔细看了一下柳瑶的神色,小心猜测的说道:“桃心的眼睛有一点黄色,像是猫眼睛的颜色。”

“猫?”是那种淡淡的黄色啊!“琉璃色啊,挺好看的。”柳瑶温和一笑。

桃核微微笑着规规矩矩的立在一边,她同柳瑶年纪一般大小,但因为家中遭灾便早早成熟起来,她是姐姐,凡是都会自己先出头,总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着妹妹。柳瑶忍不住想,哥哥待她是不是也这般?因为父亲大人对他极好,所以总是觉得他占了父亲大人的关爱亏欠与她,所以对她总是温声软语。

多久没有见到哥哥了?如果算起前世的话,她好像有十几年没有见到哥哥了!好想哥哥,你现在怎么样了!

见柳瑶走神儿,桃核没有出声打扰。就在这时门帘被轻轻挑起,桃心探过脑袋小声问:“桃核,女郎休息了?”

桃核看了一眼柳瑶摇摇头说道:“没有,你进来吧!容妪呢?”

“去给女郎准备膳食了,让我来问问女郎是否想先吃些果子之类的东西。”桃心好奇的看着柳瑶。自从她们被买进柳府,柳瑶一直忙着,容妪也怕她们刚刚为奴不适应冲撞了柳瑶跟文氏,便束缚着她们,平时还是亲自侍候柳瑶,所以桃心跟桃核独自接触柳瑶的时候极少,桃心好奇柳瑶也是正常。

柳瑶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她其实早就发现桃心在偷看她,不过她没有揭穿,此时倒是趁机看看着姐妹二人可不可用。桃核因为是姐姐,所以看上去有点成熟,桃心倒是小孩子心性。说起来她跟她们年纪一般大小,若不是重生归来,恐怕还是一如往昔吧!

桃核见柳瑶嘴角露出笑意,赶紧伸手拉了拉桃心小声道:“女郎都发现了,你老实一点。”

柳瑶摇摇头道:“无妨,我这个人很好说话。”桃心桃核点点头抿嘴笑着不语。

柳瑶被她们笑的有些心虚,她这个人确实不是很好说话,但其实也很好说话的,只是从现在开始而已。

正巧容妪这时候走进来见她们三个脸上均带上点点笑意,高兴说道:“看来这两个丫头很让阿瑶满意,如此便好。”

柳瑶笑道:“很不错呢!是容妪教的好。”

容妪开心一笑,谦虚说哪里哪里,又赶忙让桃心桃核去厨房拿饭菜摆饭。两个丫鬟走后,柳瑶拉过容妪的手让她在自己脚边坐下,说道:“妪觉得这两个丫头品行如何?”

容妪不知道柳瑶是什么意思,但她也很关心,毕竟以后要伺候柳瑶的,想了想说道:“妪看着还不错,尤其是桃核这丫头。这孩子因为是姐姐,倒是比妹妹稳重许多。家中又发生这等事,妪看来是极好的。桃心这丫头日后要是教好了也断不会比姐姐差。”

“这样啊!妪年纪大了,照顾阿瑶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享到什么福气,早年还因为阿瑶之事连家中有事都没能见最后一面。日后阿瑶要养妪老的,就将桃心指给妪如何?让桃心照顾好您。”

本以为容妪会老泪纵横的答应,然后拉着她的手高兴的说还是她的阿瑶好。可是容妪的反应却是先是一愣,随即眼圈一红,低头说道:“阿瑶是不是嫌弃妪岁数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样保护阿瑶了?”

“怎么会这么想?阿瑶只是觉得妪照顾阿瑶这么多年,比母亲还为阿瑶操心这么多,想让您享享清福。”柳瑶有些头大,这人老了思虑就重,虽然她也有些小心思,但更多的是对前世容妪的愧疚,想这老人家一辈子为了自己,自己却临老临老将她跟阿蛮赶走了。

“不是这样就好,妪虽然年纪大了,但却是对阿瑶最了解的人,妪疼爱阿瑶不比夫人差。阿瑶不要怪妪僭越,妪一直当阿瑶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如果不让妪在阿瑶身边带着,那比杀了妪还要难过。阿瑶要是觉得妪岁数大了烦人,那妪就住在旁边的小院里,只要每日看看阿瑶便好。”

“妪,你真是多想了。”柳瑶对于容妪的想法相当无奈,她只是不想让老人家为她担心而已。况且有些事情,就因为容妪太过了解她,所以才不能让容妪呆在她身边。

见柳瑶坚持,容妪擦擦眼泪说道:“这两个丫头怎么还没回来,妪去瞧瞧。”然后站起身就走,边走边嘀咕:“这两个对这里什么都不熟悉,怎么能照顾你得力,真是任性,真是任性啊!”心里却盘算着出了这里便去寻文氏,让她出言劝劝柳瑶。

却说容妪这一去便不复返,桃心桃核小心翼翼的伺候柳瑶吃饭。柳瑶吃过后,便见容妪红着眼睛回来了,她站在柳瑶面前一言不发的,恭恭敬敬的给柳瑶行了一礼低头说道:“之前是妪僭越了!妪不应该出言影响阿瑶的决策。既然阿瑶让妪去养老,妪便自去养老,只是桃心还放在阿瑶身边侍候着,桃核一个人妪不放心。”容妪委屈的说着,说道最后又是满脸眼泪。

说起容妪满腹委屈的去找文氏,文氏听完她一席话,现实给她教育一番,虽并未直说,但言外之意就是让她别仗着自己是柳瑶的乳娘就逾越了自己的本分左右柳瑶的决定。要说文氏虽然性子温和,但她到底是大家出来的女郎,等级观念非常严重。尽管容妪对柳瑶有哺育之恩,但她终究是个下人。

继而又说柳瑶也是为她好,年纪这般大了,总是要退居二线的。不如趁着还能活动,多多交几个好友,柳家又不缺银钱,断会让她生活的极好。容妪一听自己继续侍候柳瑶无望,便胡乱应承几声便心灰意冷的回转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