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们宠爱娇弱女主np小说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摸下面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679 次 收藏

吴愿久难得睡了个好觉,托白永昼的福,她做了个逗狗的好梦。给祝甜甜留了早饭就出门试镜了。因为演的是大学生,她挑了比较显年轻的亮色,这样试镜完了也可以直接去同学会也没关系。

和她联系的统筹姓夏,看起来像个大学生,吴愿久一问夏彤真的刚刚毕业,他个子一米七左右,穿着嫩黄色卫衣和吴愿久走在一起就像姐弟,不少经过的人都说像。

夏彤掏出个小本子记下来,“你排在第十七个,算是来得早的了,到你了我会叫你的,”他看了吴愿久一眼,“你要准备一会儿吗?”

吴愿久摇摇头,跟着他一起去一边候场。选景地是一个专科学校,模仿苏联时期的建筑,看起来阴沉老旧,还是挺适合拍推理片的。

楚天阔没看剧本,对着吴愿久道:“你演一下方琼被万争风拒绝之后的哭戏吧。”场地有限,没有多余的休息室来试镜,周围人来人往,还有不少人等着试镜,其中看好戏的人不在少数。

吴愿久深吸一口气,方琼从高中就一直暗恋万争风,甚至从学渣变成努力的学霸和万争风上了同一所大学,她的喜欢是小心翼翼的,自卑的,扭曲的,甚至病态的。只要能让万争风多看她一眼,她会使出各种手段,可每当万争风看向她,她却又胆小懦弱,从不敢直视。这样多面的人物,表演起来会有难度,可正是这样的多面性,也让人物更加精彩。

吴愿久微微侧身,对着面前的空气,深深埋下头,手指有规律而又紧张的蠕动,楚天阔注意到她的脚趾也在动,只是在鞋里不明显,他坐直了身子。仿佛听到什么般,吴愿久细微的点点头,微微上抬的脸突然落泪,接着越来越多直到满是泪水,深深忍耐着痛苦般出了哀嚎,然而她还在因哭泣而抽噎、整个人略微颤抖,脸上的表情却平静下来,变得冷漠而扭曲。

吴愿久把脸上的眼泪一擦,向楚天阔点头致意,“我演完了。”

“……”楚天阔没说话,周围人的议论声变得更大了。

但最后楚天阔只是让她先走,叫了下一个人来试镜。吴愿久猜不透楚天阔的表情,有点泄气,但也没多说什么,和夏彤打了个招呼拿好自己的东西还是走了。下午的同学会在一家酒店,吴愿久知道这个地方,通往大厅的路有个洗手间,迟疑了一下吴愿久还是进去对着镜子描了个口红。

吴愿久没和杨雨晴联系,提前十分钟进了会场,但是来来往往已经有许多人攀谈起来,虽然衣着气质变化很大,但是轮廓都还是没变,吴愿久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就被杨雨晴的大嗓门叫住了, 杨雨晴还和原来一样,穿了一身宽松的连衣裙,大着肚子看上去月份已经不小了。吴愿久记得她原来最爱化妆,每次新品都抢着卖,还说以后就算怀孕也要天天美美的出门。如今粉黛未施,看起来却很幸福。

吴愿久一看到她的肚子,杨雨晴就得意的扬扬嘴,摸着肚子,“怎么样,羡慕吧。五个月了。”

“羡慕,你看起来过得很好。”

“你啊,毕业那会儿还和我联系,后来连手机号都换了!”

“那个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吴愿久嘴边的笑淡了许多。

杨雨晴看她不想说,倒也没继续追问。

“不说了,反正你现在人好好在这儿呢不是?”杨雨晴捅捅吴愿久的腰,“怎么样,结婚了吗?”

吴愿久失笑,“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还是一只单身狗。”

杨雨晴挽上她的手臂,一脸激动,“那太好!我给你说我老公认识好多不错的人,真的,颜值高又有钱。”

吴愿久搀着她,把她扶到位子上,“算了吧,我都快三十了。”

“三十怎么了?村里一枝花啊。”杨雨晴揪揪她的脸,“你看你这脸,又没下垂,光滑又弹性,这嘴看一眼就想亲。”

“你别说话了,注意胎教。”

杨雨晴立马闭上嘴,过一会儿又憋不住的说,“你和高胜寒没关系了吧。”

吴愿久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我们早就没关系了。”

杨雨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释怀的笑了,“没事,你会能遇到更好的。”

两人说话间,门口传来不小的骚动,虽然做好心理准备,吴愿久看到熟悉又陌生的那张脸仍旧是发了呆,杨雨晴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吴愿久其实也没有多感怀或者多留恋,看了那张脸许久,也终于明白那种违和感从何而来,高胜寒……整容了。

大学两人对戏良久,那张脸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太熟悉了,如今的脸还是那个轮廓,但眉眼和鼻梁和之前已经些许的不同了。吴愿久移开目光,放在和他出双入对的那个女人身上。

“不得不说,高胜寒越来越帅了。”杨雨晴接着又咬牙切齿,“温烛伊那个女人干嘛要跟着过来啊,她不是下一届的吗?”

吴愿久喝了一口冰水,“这里又没写禁止入内。”

杨雨晴叹了口气,“也是哦,人家俊男美女,天作之合。”又见吴愿久面无表情,“反正交情不深,也不用打招呼了吧。”

吴愿久站起来,轻笑,“别人可不一定会这么想了。”

发福的班长郑则带着一群人涌过来,“我们刚才还在找你呢,没想到你们躲在这里。”

杨雨晴大着个肚子,没站起来,吴愿久站在她面前,看着人群中带着和善笑容的高胜寒和小鸟依人的温烛伊,时间凝固在他们二人身上,明明是差不多的年龄,却明显年轻不少,衣着更是衬托气质。

郑则微胖的脸满带笑容,对这场同学会心满意足,“小久,大家找了你好久,你怎么在这里啊?”

“找我有事?”

郑则尴尬的摸摸头,“这不是同学会嘛,你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大家都想知道你的近况嘛。”

“是呀,是呀,大家想多了解一下。”

吴愿久看着周围的三三两两,带着讥讽的、疑惑的、或者是嘲笑的眼神,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又都有几分真心呢?而此刻她能做的也只是装作风轻云淡的笑笑,“北漂演戏呢。”

郑则旁边的人还想再问几句,却被高胜寒打断,“同学会别说这些了,今天我有礼物送给大家。”温烛伊顺势接话,“是阿胜新拍的话剧门票,等会有助理送给大家。”

人潮渐渐散去,温烛伊帮着助理给人发门票,明明不是一个班的,却能熟稔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大学四年,吴愿久怕是连班上的面孔都没有记熟,上课总是匆匆来去,也不曾参加过班级活动,自然也没有什么人缘,只是当时在学校名声在盛而已。

吴愿久想立刻抽身而去,原先那些炙手可热闪着光芒的日子,如今看来就像废铜烂铁,一文不值,而动心怀念过去的自己更是可笑至极也愚蠢至极。

也许我真的不适合演戏呢?吴愿久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心里陡然生出的念头,伴随着耷拉下来的神情阴暗不明,那一刻满占她的心头。

“没想到你还在演戏呢?”巧笑盼兮的脸突兀出现,带着一丝快意,“我还以为你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呢。”

吴愿久面无表情挪动眼珠,勉强扯出一丝笑,“与你无关。”

温烛伊打量她片刻,突然凑近压低声音,“你以为上学得点奖,别人捧着你,你就真的是凤凰了吗?我告诉你,你不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只是一只到处哀求的落汤鸡罢了。”

不等吴愿久说话,温烛伊已经踩着高跟走出去了。吴愿久愣了片刻,心中生出一股怒火,跟着她跑出去,就见温烛伊和高胜寒在走廊有说有笑,怕是正等着她出去,以为这样的场面能扎她的心呢。

吴愿久大步走过去,直接抓着她的胳膊,“温烛伊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那种话?到底谁是土鸡谁是凤凰?当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了吗?”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温烛伊柔柔弱弱的往高胜寒身后躲,高胜寒皱着眉头护着她,“愿久,有什么话好好说。”

吴愿久没理他,只是盯着温烛伊,“以前你耍点小聪明就算了,今日不同往日,你如果再动到我身上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高胜寒:“吴愿久,你说够了没有!”

吴愿久:“没有,你护得了她一时,护不了一世,你最好让她小心点,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说到做到。”

高胜寒不可置信,随即沉下声,“你不要胡说了!”

吴愿久讥讽一笑,“怎么?还想打我吗?”她又轻轻加了一句,“整容脸?”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