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山里汉晚上太厉害 我和我的父亲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498 次 收藏

安稳这轻轻撞到椅背上,就感觉磕了一下,并无大碍,就让陆琛别太紧张,自己没那么脆弱。

安稳回到房间,由于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又是宴会,又是失踪,又是住院,还有刚刚的争吵,让安稳身心俱疲,靠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了。

陆琛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看了眼已经熟睡的安稳,心里也疼这个女人,但是看到靠她近一点的男性,总觉得他们对这个傻姑娘有想法,主要还是想保护安稳吧,让她不受欺骗,不受伤害。

陆琛坐在她的身边,尽量不触碰到安稳,让她好好休息吧。

第二天早晨醒来,身边的人已经离开了,去公司了。

安稳坐起身,感觉小腹有些略微下坠。传来丝丝的疼痛,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心中有些慌乱,起身下床,就发现床单上留下了一小块殷红。安稳心里有些急躁,自己这是怎么了?再看看自己的脸色,有些苍白。

去了洗漱间换了一下衣服,发现自己留了一些血,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自己毕竟是在怀孕的特殊时期。

安稳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出门打了车,“师傅,麻烦到最近的医院。”

来到医院,安稳就一个人,挂了妇产科的号,在妇产科等候区里等待的时候,看着这一对对相互依偎着的夫妻情侣,只有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不由心里酸酸的。

很快,小护士出来喊到了安稳,起身进入诊室。

“医生,我的具体情况是今天早晨起床醒来后发现出血了,有点担心想来医院查一查。”

安稳面对着医生,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自己的情况。

“这个看量大不大,也要看受精卵的着床位置,具体来说按照安小姐你的描述问题不大,部分孕妇的确会在孕期出现少量出血的情况,放宽心。”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做一个检查吧。”中年女医生,看了看安稳的紧张程度,安慰的说道。

安稳听了医生的话,做了一系列的B超检查,重新拿着手中的报告单,回到了医生身边。

看着女医生越来越凝重的神情,眉头紧皱的样子,让安慰刚刚放下的心重新提了起来,“医生,具体是什么情况…您直接跟我说吧…”

中年女医生沉默了一会儿,重新望向安稳的时候,脸上带着鼓励的神情,“安小姐,很不幸的告诉你,你的孩子,准确的来说,现在还是一枚受精卵刚刚转化为胚胎,出现了与子宫壁的分离,滞留在你的子宫里,但是未附着在子宫壁上。”

“换一句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就是安小姐,很不幸的告诉您,您的孩子已经掉了。”中年女医生的话语中充满了惋惜。

她从安稳一进诊室就能感觉到安稳对这个孩子的重视,现在的结果是,这个孩子已经掉了,这无疑是对安稳的一次重重的打击。

安稳在一听到医生说出孩子已经掉了的时候,两只眼睛控制不住的泛红,想忍住不哭,不流泪,但是真的好痛,不是小腹痛,而是心痛。

自己和陆琛的孩子没有了,自己和陆琛这么期待的孩子没有了,安稳的心像是揪在了一起,四肢都在散发中痛意。

最终安稳没有忍住,两行溪流落下眼框。

我的第一个孩子,怎么会,就这么没了……他明明可以出生,可以长大,可以抱着我喊妈妈,抱着陆琛喊爸爸,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现在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人,天真可爱的宝宝没有了。

中年女医生,看到了安稳的痛不欲生,想要帮帮她,但是安慰的话就这么多,自己也不怎么会说。

医生就开始解释,“这个孩子之所以会出现滑胎,是由于心情郁结加上近期的剧烈的心情波动,导致了胎儿的滑落,当然,从你的片子里可以感觉到你有一点宫寒的体制,也是你相对于一般人更容易滑胎的原因。”

医生的话在安稳听来就如晴天霹雳,想到自己和陆琛爱的结晶,就这么没了,安稳的心情很糟糕。

安稳出了医生的办公室,手上拿着中年女医生开的引产通知单,失魂落魄。

现在的安稳就像是被抽空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脑海里全是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自己前两天在医院住院的那一天,明明医生给的报告单说孩子还在,只要好好休息,孩子会没有什么事的。

安稳去交了费,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手术室里本来没有什么声音,在安稳听来,全是一声声孩子的啼哭声,被剥夺生命的孩子在喊“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奶声奶气,安稳只感到一阵凉风吹来,浑身打了个颤栗,又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令人一阵作呕。

终于轮到安稳了,还是那个熟悉的小护士,看了安稳的病例,默不作声带着安稳进了手术准备室,望着安稳的眼神里充斥着一份无奈。

小护士身处妇产科,每天看多了那种新婚夫妇或者情侣看到自己媳妇有孕的欣喜若狂,也有两人感情破裂伤及无辜,要将孩子打掉的狠心人,看到安稳,这想要孩子却没保住的人,着实可怜……

“安小姐,孩子还会再有的,你还年轻,还能和您先生再有孩子的,别太伤心了,照顾好身体。”

年轻的小护士看到安稳这么伤心,轻轻拍拍她的背,小声的劝慰道。

安稳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在打上麻药的那一刻,安稳想到的是陆琛,自己没能保护好他们的宝宝,安稳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了陆琛的脸。

安稳在还有意识到最后一刻,嗫嚅着陆琛的名字……

接下来是无尽的冰冷和黑暗…

安稳再次苏醒,时间已经到了下午,腹部还是有点疼,安稳躺在病床上,睁着眼睛,默默流泪。

想到就在刚刚,医生通过冰冷的手术钳,从自己身体里取出了自己和陆琛的爱的结晶。

小护士进来了,“安小姐,你醒啦,手术很快,也很顺利,如果你感到不舒服还可以再在医院休息一两天,如果感觉没有什么大碍了,现在出院也可以。”

安稳一时间感觉自己发不出声音,平静的等了一会儿,小护士也不着急,就静静地等着她,“这事你还没有跟你家先生说吧,还是早点告诉他,两人努努力,孩子很快就会有的。”

“谢谢你。”安稳想了半天,从嘴里蹦出了三个字,声音还是细细的,有若无声。

“我休息一会,今天就走。”安稳接着说。

“好,也行,只是回去要多注意休息。别太劳累,也别太伤心难过了,对恢复身体有害处。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是来产检的。”小护士露出两颗小虎牙,微微笑着,想让安稳放心些。

安稳一个人,独自浑浑噩噩的走出医院,脑子里还不断回想着医生告诉她孩子没有了的画面,心里沉沉的。

老天是在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吗?刚刚得知孩子的存在,想着这个孩子可以让她和陆琛之间的感情和关系更加稳固一点,毕竟他们之间开始得很突然…而且自己的童年时光,简直不想再次回忆,因为父亲的烂赌,家里负债累累,还记得记忆里那个男人赌输了就去狂喝酒,喝醉之后回家便开始暴打母亲,暴打自己,母亲努力将自己护在身下,因为卑微,母亲从来不知道反抗,所以她的童年,是那么的灰暗那么的不堪……直至遇见陆琛,她是她灰暗生命里的一颗明星,给她希望,给她爱情,让她知道这世界上也有幸福。

在安稳自己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时,她就暗暗下定决心,要给未出世的宝宝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让他在父母的疼爱中快乐的成长。然而,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这一切都成了泡沫,她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她的身体,只有手术后下身的异样提醒着她,这个可怜的孩子曾经存在过……

一时之间,安稳竟然有些站不稳,眼前发黑。

恍惚中迎面出现一个黑影,还没反应过来变撞上了一个体态微胖的中年妇女。一时没站稳,便踉跄着倒向一边,稳住身形后便听到妇女刻薄的朝她怒斥。

“谁啊?这么不长眼,小心一点,走路不看路的吗?我这花几十万买的包包,撞坏了你赔得起吗…”妇女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带上了人身攻击。

安稳并没有听进去,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的拐角处有个带着鸭舌帽的人,在看自己,发现自己看到他后,那个人慌忙的移开了视线,压低了帽檐,急匆匆地走了。

安稳的心中闪过一丝不解的疑惑,转身离开了。

安稳回到家后,发现陆琛不在,没有一丝人气,便自顾自洗了个澡,静静地躺着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想着自己要怎么开口,告诉陆琛这个不幸的消息:孩子没有了。

看到家里因为自己怀孕后,陆琛找人从国外给她带回来的各种补品;梳妆台上一堆瓶瓶罐罐孕妇用的无添加护肤品;衣柜里的防辐射服和一堆大牌孕妇装…安稳的心里泛上一丝苦涩!

想到之前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时,陆琛那发自内心灿烂的笑容,兴高采烈的吩咐下去这些细致的小事时,那种抑制不住的幸福感,安稳不忍心破坏这份美好,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告诉他后,他会不会也会像她这么难过呢?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六点,陆琛回到家,发现安稳躺着床上呆呆的一言不发,有些担心,着急的赶紧跑过去。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怀孕反应?要不要去医院?”说话间眉间闪过重重的担忧之色,见安稳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便轻轻向前伸手要去抱起安稳,吩咐备车。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