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闺蜜互舔互相爱抚 老卫淑华二次上船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1999 次 收藏

李姝在所有人都走后,又萎靡的坐了一会,才爬起来找了三套黑色的衣服套上,又披上一件皮毛大氅,头发最长的已经到肩膀了,前面的碎发遮住了眸子,只露出小巧秀气的鼻子,和有些肉肉的唇,看上去很有漫画里的男神风,

她茕茕孑立到如今,犹如被上天抛弃的不祥之人,举步维艰的一直在苦苦挣扎。她此刻最大的危机会不会成为权势下的牺牲品?最可悲的是她什么都知道,却不得不随着权势的走向而挣扎,此刻的她正沿着一条不可逆转的路径孤独的爬行着。

李姝不是自怨自艾的人,更不是伤春悲秋的人,不管怎么样,她还活着不是吗?她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正在半梦半醒间,大殿的门咣当一声被打开了,她缓缓的睁开眸子,看见是一个小内侍把饭送了进来。

小内侍把饭菜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没好气的说了句,“吃饭了,真是命好,都要受死的人了,还有人为你说话,哼!”

“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为我说话的人是谁?”李姝收敛了下清冷,尽量平和的问了一句。

那小侍很不耐烦的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姝拿出偶尔送给小皇帝喝的一瓶爽歪歪托在手上平淡的问道:“我把这个送你如何?”

小侍看见那新奇的东西眼睛一亮,心里大乐,可以两头吃了,刚刚就收到了十两银,这次又得到一个很特别的宝贝,他立即咳嗽了一声,语调软和的道:“唉,我这人就是心软,你要知道没人愿意沾上你的,都怕吃挂落,也就是守门的侍卫我们都熟,我这才能进来,不然啊,你就是给我万两黄金我都不进来的。求我的人呢,就是青木国的那个太子了,真不明白,他怎么会为你求我!”

李姝瞬间心里五味陈杂,他一直的让自己相信他,自己却一直的没有提早做准备,哪里知道贺衍这么突然的就起了反心,他已经不甘心操控皇帝了吗?而是要取而代之!

内侍说完不再说话,而是几步上前很怕李姝反悔般一把抢了过去,快步就走了出去,还听他说了句,“快关门。”

这就是皇宫,也是最为现实之地,对一切都是理性、麻木、漠视、虚伪、变态,各种的逢场作戏,笑脸相迎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真假,墙倒众人推和落井下石之人比比皆是,如今算是见识到了!

李姝来到桌前,看到是几个包子,她很神经质的上下左右的看看,打开一个包子,是肉包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她又打开一个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她把几个包子都打开,里面依然什么都没有!

她失望吗?好像有些,她失笑,真是谍战片看多了,都打开了,就得吃下去,没胃口也要吃下去,不然不知道会给那个男子带来什么麻烦。

把五个包子吃完,她撑得想吐,但是她忍住了,这顿吃完不知道还会不会吃到下一顿,正当她来回消化食的时候,门又一次的被推开了,贺衍和尹濂进来了,他们都是冷着脸,只听尹濂道:“李书,再给你一次机会,快点说出小皇帝的下落,不然别怪我等无情了。”

李姝清冷的道:“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你问我还不如问贺大公子。”

赫连阴狠的看了李姝一眼:“来人!”

瞬间从门外进来两个侍卫:“属下在。”

“带走。”

两个侍卫称了声诺就虎狼一样的扑向李姝,眼看就要抓到她的手臂了,李姝高喝一声:“别碰我,我自己走。”

李姝深深的看了眼贺衍,冷笑一下,提步走了出去,“前面带路。”意思是去哪里你们带路就好了。

贺衍看着那个孤傲单薄的背影,皱起了眉,贺家家训,把有用的资源榨干为止。他长这么大也一直的是按照这个宗旨走下来的,唯独这一次,让他不确定起来,李书并没有对不起自己什么,这件事里他只是觉得他合适,灵儿也很是支持自己这样做,灵儿说的对,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贺衍摇了下头也跟了上去和尹濂并排而行,一路上两个人并没有说话,都是严肃着一张脸,也不看对方。

李姝去的地方到底还是天牢,她做梦都没想到有生之年会体会一下坐牢的感觉,还是古代天牢。她该觉得荣幸么?呵,多么的讽刺?

走进阴暗潮湿的牢房里,瞬间一种奇怪的恶臭扑面而来,李姝本能的屏住呼吸,每一间牢房的里面都有一个坐着或者躺着如同死狗一样的犯人,他们麻木的看过她,立即乌黑的脸上显出一丝希望般的参差不齐的大喊着:“冤枉啊,大人,小人冤枉啊!”

李姝平静跟在侍卫的身后走过他们,他们都是衣衫褴褛,脏污不堪,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怪味越发的浓郁,让人有种立即就冲出去的冲动。

前门的侍卫在一间空置的牢房门前停住了脚步,示意牢头打开房门,牢头很是谄媚的哈着腰连声应诺的打开了门,李姝没等人推自己,而是很自觉的提步就进去了,牢门在身后哗啦咔嚓的锁上了,李姝转过身看向贺衍那张曾经让她心动过的脸,此刻却让她无感。

尹濂冷哼一声和贺衍转身连诀而去。

她也许早就有这样的觉悟,她还披着大氅,她找了一圈也没一个干净的地方,无奈到角落里靠墙抱腿坐在了那里,也不喊叫,而是就那么无声的坐在那里,可能是静了下来,一只只灰不溜秋的老鼠从四处串了出来,李姝从小就怕老鼠,在很是繁华的现代都市里,很少能见到老鼠的,当然不能说没见过,但是那也是偶尔,每次见到,李姝都吓得汗毛都立起来,此刻李姝也不例外,她尖叫声起。老鼠好像很有经验,在李姝尖叫的时候都跑掉了。

“鬼嚎什么?找打是不是……”牢头很是暴躁的走了过来大骂了李姝一顿。

李姝被老鼠吓得身体轻颤不已,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打老鼠的东西,最后只能警惕的站在角落里所有要爬过来的老鼠,她都要跺跺脚,站的久了她也疲惫起来。

“嘿嘿……”

李姝惊异的看着对面发出一声怪笑的那个牢房,她都没注意到,对面的牢里还有一个人,细看才发现,那个人居楼的趴在地上,好像一个破棉袄一样,真是难为他都这样了还活着,李姝为他感到悲哀。

“嘎哈哈……真是好笑,同是天牢之人,你还有心情可怜别人?”

李姝听到那人怪笑之后,那人声音沙哑的如同嗓子那里沾满了沙子难受的让她忍不住想要咳嗽一声,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她只是看着那个人。

“来到这里,十个能出去半个就不错了,真是同是可怜之人呐……!”

李姝听着那个佝偻的人说着她也有同感的话,缓缓的滑坐在角落里。听着那人在那里絮叨着些她能听到,还有听不懂的话语,可能那个人太久没有说话了,可能他要宣泄一下被人忘记了太久的寂寞,所以他不曾停止的一直在说,直到李姝已经麻木到他说话,她发呆的境界!再直到,哗啦一声,“李书出来。”

那个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他那不甚清明的眸子,他那只剩下一只眼的眸子,很是明显的流露出怜悯的目光看着李姝。

直到她进入了刑房里,把她两手绑缚在刑架上,那里摆满了各种刑具还有一盆碳火里面是冒火的烙铁,没问两句话刑具加身的时候,李姝终于明白了那人的怜悯是从哪里来的,那是他趟过的炼狱之河后的领悟。

她在现代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她从未挨打过,也没有父母因她成绩不好而挨骂过,长大后她各种自我保护的做着防御措施,她想,挨父母的打可能那是在挠痒痒了。

她的大氅在进了这间刑房的时候,就被狱卒很是粗鲁的给她扯了。此刻她能听见血掉在地上的声音,她很想晕过去,可是怎么都晕不过去,真的是死去活来,一下下鞭子抽在身上她抽着冷气,咬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每一鞭下来她都要抖上好久。

她要细细的品味着钻心的疼,她要牢牢记住这疼痛,若是能活着出去她要让他们千万倍的尝尝这滋味,她要所有欺辱过她的人付出百倍的代价。

汗水混合着血水渐渐的在她的脚下形成一滩怪异的血花,身上被鞭笞痛到了极致,再也支撑不住,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桶盐冰水兜头就泼了下来,钻心的冰痛刺激的她颤抖的醒来,盐水刺激的伤口让她很想立即就死去,她忍不住呻吟出声,睁开染了汗水和盐水的眸子,清冷和清明早已不在,眼前晃动的人有白晨,可笑的是他竟然慈悲的看着自己,眸子里好像在说,别怕,我在。让人想把一切都向他哭诉,甚至是投入到他的怀抱中大哭一场,怎么办,她还有着残存的理智在呢。

亲爱的书友若是喜欢 步步为凰:权掌天下请收藏,方便下一次阅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