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蜜宠靳颜陆擎深免费 我家泰迪下面太大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684 次 收藏

盛林听了这话,忍不住轻笑出声。正待说什么,就看到守在外面的宫女进来通报,说是欣婕妤来给她请安。

“不是说皇上免了你今日的请安吗?怎么又来了?”不等花欣柔行完礼,盛林就连忙让一旁的宫女看座,“昨夜你侍奉皇上,又是第一次,只怕身子会有吃不消,理应好好休息才是。”

“那是皇上体恤嫔妾,嫔妾怎能够恃宠而骄。给皇后娘娘请安是嫔妾的本分,皇后这样说,真的是让嫔妾无地自容了。”花欣柔微微往前倾身,恭敬的看着盛林,“嫔妾先谢过皇后娘娘之前赏赐的东西,再谢皇后娘娘体恤之情。”

“好了,就你的嘴甜,本宫不过略微说了一句,竟然让你扯出一大堆的话。当年,荣嫔你可看出了欣婕妤如此好的口才?”盛林说着看向了张琉毓,只见张琉毓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微微摇头,“回皇后娘娘的话,嫔妾可没这本事,当初还当欣婕妤是一个内向,腼腆的姑娘呢。”

吴渝薇闻言就也跟着凑趣了几句,四个人利索的把丽嫔给晾到了一边。丽嫔脸色越来越难看,手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手,半响才清了清喉咙,慢吞吞的开了口。

“看起来,欣婕妤倒是个有福气的。新入宫的姐妹之中,上有吴姐姐这个惠嫔,下有张妹妹这个荣嫔,却没有想到,竟然让一个位份最低的婕妤给拨了头筹……”她说着轻笑了一声,目光从吴渝薇和张琉毓脸上滑过,最后又落在了盛林的脸上,“皇后娘娘,嫔妾看着,这惠嫔和荣嫔的颜色,也不比欣婕妤差,怎么皇上就偏偏点了欣婕妤呢?”

盛林冷冷的看着丽嫔,她这一招可谓是毒辣。短短几句话,不光是挑拨了吴渝薇、张琉毓和花欣柔的关系,甚至暗暗指摘她私下偏心花欣柔,这才让花欣柔拨了头筹。

然而,盛林也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听得她这么说,唇角就勾起了笑意,只语气却冰冷到了极点。

“本宫虽然贵为皇后,是六宫之首,可是也知道,妄自揣测圣意,是犯了忌讳的。听丽嫔这么说,倒像是常常揣测圣意一般?皇上喜欢谁,又要翻谁的牌子,那是圣意,若是丽嫔不服,不如直接去问了皇上可好?”她说着手就轻轻的拍在了桌子上,“丽嫔,本宫倒是更好奇,为何晟美人有了身孕,你身子不爽,几位妹妹进宫,你又身子不爽?你这身子若是一直不好,不如本宫就免了你的日常请安,让你在你的云华轩中好好的休憩,也免了他人打扰,可好?”

这话中的意思在明白不过,若是丽嫔再不知道好歹就要禁她的足了!

丽嫔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半响才咬牙道:“皇后娘娘严重了,嫔妾向来有心绞痛的毛病,不过是偶尔犯病罢了。嫔妾还没有来得及恭贺欣婕妤呢……”她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了花欣柔跟前,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道:“欣婕妤果然是好颜色,只是装扮上未免太素净了点。”

说着,丽嫔就从发间抽出一支通体通透的碧玉簪子,轻轻的簪在了花欣柔的发间,“这样就好看多了,这簪子,就送与婕妤妹妹吧。”

花欣柔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微微躬身行礼谢过了丽嫔。

见丽嫔转移话题,盛林也不欲与她多做纠缠,又问了其他二人晚上是否住的习惯,宫中是否有什么短缺的。又道若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直接与她说就是了。

众女又是一阵谢恩,等到到了给太后请安的时辰,盛林这才带着众妃嫔一起出了椒房宫。

一通忙碌,等到重新回到椒房宫中时,盛林已经觉得精疲力尽。一回去就歇歇靠在了美人榻上,招手让半夏送了茶水过来润了润喉咙,这才低声道:“我累的很了,若是有人来,就全部推了就是。”

半夏低声应了,拿了毯子小心翼翼的盖在盛林身上,这才轻手轻脚的出去,找了绿桑。

“我看着娘娘的身子实在是有些不适,之前探了她的额头又有些发热,若是一直这么僵持着不去请御医,只怕是不大好的。绿桑你向来主意多,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才好?”

“娘娘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如何?她既然要强撑着,只怕也有她自己的用意。我们做奴婢的,只有好好照看她就是了。我这就吩咐厨房多备些姜汤,等到娘娘醒了,就给她端过去。”绿桑眼睛微微一转,就有了主意,“你在娘娘身边服侍的日子久,等着娘娘醒了就多劝劝。若是娘娘同意了招御医来,最好不过。若是娘娘还是不允……”

“若是还不允,那可怎么办?”半夏焦急,比起绿桑思来想去的心思,她的心思更纯一点,一心的为着盛林的身子着想。

绿桑目光沉静,“若是还不允,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是了。”

半夏愣了一下,“这……”她还是不懂。

等到盛林小憩醒来,差不多就到了午膳的点儿,半夏先是端了茶给她漱口,又伺候着她洗漱一番,这才端上了姜汤。

盛林看着那姜汤愣了一下,却也接过去喝了两口。

半夏见状,连忙小心翼翼的劝着盛林为自己的身体着想。盛林看着她关切的眼神,笑着摇头:“不要招御医来,我的身子,我心里有数。不过是昨夜里面没有休息好,今晚好好睡上一觉就是了。”

说着她轻轻的拍了拍半夏的手,“无碍的,你且把心放回肚子里面吧。”

半夏无奈,只得点头应了,伺候着盛林看书,这才下去传膳。

等用了午膳,盛林才觉得精神好了些,就留下宫女撤下桌子,自己带着半夏去了椒房宫中的小书房。铺好宣纸,亲自挽着袖子磨墨,最后才挑了合适的毛笔细细的吸饱了墨汁,在宣纸上写字。

纵然是换了一个身子,可是有些习惯还是改变不了的。就如同他无法忘却身为苏馨的时候的那些事情一样,她也忘不了苏馨的笔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