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撕了的旗袍 h 啊轻点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994 次 收藏

晚上的时候,池漠洲回到凤华池。

甄蕴玺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手边放着不大的设计本,她歪在枕头上,搭在被子上的臂弯处,淤青仍旧格外刺目。

他走过去,拿开设计本,看了一眼,她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说:“回来了。”

“现在睡了,晚上不用睡吗?”池漠洲摸了摸她的发。

“无聊嘛!”甄蕴玺嘟嚷了一句。

“我妈有没有为难你?”池漠洲本来打算中午回家,但是听说她走了,他便没回来。

虽然他的母亲谁也不会为难,但母亲这次过来,应该是父亲要求的,她也没办法。

一听这话,甄蕴玺立刻精神起来,睁开眼看向他说:“没有啊!你妈妈挺好的,她竟然还给我出主意,让我先怀上孩子然后就能嫁进你们池家了。”

自小没妈的甄蕴玺,对于对她有善意的中年妇女有着莫名的好感。

池漠洲喜欢她这副单纯的模样,但是这个话题他却不能去接,毕竟能不能生出健康的孩子,这个问题横亘在他与她中间。

他只是打趣地说了一句,“是吗?这样的话,那我就同意让她明天再来陪你。”

“别~哎哟~”甄蕴玺忘了自己的伤,想坐起来,结果肚子也疼腰也疼。

池漠洲立刻心疼地斥道:“乱动什么?说话就行了,忘了你自己是个二等残废?嗯?”

“混蛋,我这个二等残废是谁造成的?你这个死人能不能说句好听的?”甄蕴玺气的用拳头去捶他。

“好好好,是我不好,你乖乖的别动,我已经和我妈说了不让她来。”池漠洲抱着她轻轻地哄,完全不在意她骂了什么。

他兴致高的时候就是如此,要是赶上他不愿意搭理你,那嘴毒的都让你恨不得弄死他。

“明天我要去上班。”甄蕴玺趁机说道。

“不行。”池漠洲想都没想就否认了,他极有耐心地说:“如果你觉得无聊,那明天我在家陪你?”

他已经做好准备,今天把要紧的事都处理完了。

“我就是问问,算了吧!反正在家我也要工作的,你忙你的。”甄蕴玺当然不能让他在家,那样的话英姿怎么给她送药?

“怎么这么体贴?”池漠洲半调侃地问。

作天作地才是她的标配,一般来讲她体贴的时候,那就是有什么问题。

甄蕴玺心虚啊!她不高兴地嚷嚷道:“我看你碍眼不行吗?要不是你这个祸水,我怎么会躺在这儿?”

池漠洲眯起锐眸,看着她问:“你在心虚?”

生活这么久,他对这个女人的表现还是很了解,她的反应是这样,但是他想不出来她有什么可心虚的?

甄蕴玺心里这叫一个紧张,她随手拽过一个抱枕向他扔去,怒道:“心虚你个头,有多远滚多远!”

这个男人眼睛太毒了,现在她就像**光透视眼浑身扫射一般,那点小心思无可遁形,这样的感觉太可怕。

一连几天,甄蕴玺和颜凝瞳都没有去上班。

甄蕴玺的公司已经正常运作,再加上她有意推出的第二个爆款,所以她在家休息也毫无压力。

公司做大了,有更多的人才愿意来她的公司,所以荀思晴长期招人,每个部门都在有序地工作着。

但是涅生在世茂的店面却不怎么顺利,庄炜恒一个大男人,到底不方便时时刻刻在店里卖女装,更何况他要管理的是全球店面,怎么可能只顾这一个店呢?

颜凝瞳不在,许多她亲自招待的客户都不来了,导致店面营业额直线下降。

这也和颜凝瞳的管理方式有关,为了凸显她在店里的重要性,所以凡事她喜欢亲力亲为,一些重要的客户她抓在手中要亲自服务,所以现在营业额受到影响,一点都不奇怪。

庄炜恒正在国外涅生总部开重要会议,为了这样一个新开的小店,他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过来,在店里处理完事情之后回到家,心情不佳。

客厅里亮着温暖的桔色灯光,一位姿态优雅、神情娴静的女士在灯下安静地看着书。

庄炜恒眼中露出一抹异色,叫道:“妈,您怎么来了?”

庄母放下书,看向庄炜恒说道:“这边店面总也步入不了正轨,我过来看看。”

“您已经去店里看过了吗?”庄炜恒问道。

庄母点头,看向他,目光温和却坚毅,问他,“我的意思,还是让颜小姐离职吧!你说呢?”

“可她毕竟是颜家的千金。”庄炜恒面色闪过一丝犹豫。

庄母反问道:“那又如何?颜家对我们的事业能有多少帮助?我想当初你看中的应该是颜小姐的才华吧!”

庄炜恒点头,他说道:“颜凝瞳的设计水平在同龄人里面算是很优秀的。”

庄母说道:“不错,开始我也很看好她,但是真正工作起来,她眼高手底,没有一点团队意识,也没有公司的归属感,处处以自我为中心,这样的人,就算再有才华也不能委以重任。”

庄炜恒神色未变,面色仍旧冷竣,说道:“妈,我知道了。”

庄母神情静谧,她面色温和地说:“我也在暗中观察比较颜凝瞳与甄蕴玺,一个外表大气气度皆无,一个名声不堪心怀大志。甄蕴玺的每一桩新闻,她都加以利用,她时时处处都在想着自己的设计、自己的公司,所以我们看人不要看表面,也不要太功利,谁能又知道十年后,崛起的会是谁,陨落的又是谁?我们永远要看人的本质。”

庄炜恒神情一震,认真且严肃地说:“妈,我知道了,但是很可惜甄蕴玺自己去创业,不能为我们所用。”

庄母见他听进去自己的话,露出微笑说道:“不是世上所有有才华的人都可以为我们所用,有时候惺惺相惜也是一种人生境界,互相比较互相激励互相竞争,这样在前进的路上不会寂寞,不也挺好的?”

庄炜恒不认同地说:“妈,英禧只是个小公司,甄蕴玺再有能力,也不能和我们相比吧!”

庄母微笑着摇头,说道:“我们涅生目前只是稳步增长,增长速度已经大不如从前,你看看英禧的增长速度多么可怕?比我们当年最火的时候速度还要快,所以她崛起的时间不会太长,这个女孩子,是真的有能力有野心的。”

她看着儿子,温柔地说:“妈妈希望你能和她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

庄炜恒敛下眸,说道:“妈,我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庄炜恒拎着礼品,登上颜家的门,看望颜凝瞳。

徐可君礼貌中带着疏离,微笑着说:“庄总请坐,我扶凝瞳下来。”

休息了几日,颜凝瞳已经能够行走,只不过身上还很疼。

徐可君自然不可能放庄炜恒进女儿的闺房,那样女儿还能嫁给别人吗?

虽然涅生现在资产不可小看,但对于世家来讲,还是看不起一代创业的,一个人的底蕴,真的要三代以上积累才够深厚,所以这是她对庄炜恒冷淡的原因。

颜凝瞳被扶着下楼,她看着庄炜恒微笑道:“真是对不起,最近不能去店里,影响店里的生意了。”

“这也不是你愿意的,好些了没有?”庄炜恒看着她绅士的问道。

“好多了,再休息几天,大概就能上班了。”颜凝瞳坐到沙发上,虽然在家,她依旧大方得体,香槟色的连衣裙不见褶皱,脸上化着淡妆,丝毫看不出伤痛中容颜憔悴。

徐可君并未离开,坐在一旁也不打算离开。

庄炜恒微笑道:“是这样的,这次我回公司总部开会,经过一致讨论,我们不打算重点发展东夏这边的店面,所以我怕耽误颜小姐的前途,想问一下您的意思。”

“什么意思?”颜凝瞳听出他的言外之音,神情警惕起来。

庄炜恒解释道:“东夏市的店铺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但是销售额与新品牌英禧差距越来越大,所以我们一致认为英禧的成功有地域优势,尤其最近几天,店铺生意惨淡,但是英禧却生意红火,所以这样考虑,也是为了节省精力,把更多的资源放到值得放的地方。”

颜凝瞳看着他,面带冷笑,一言不发。

庄炜恒刚欲开口,徐可君便插嘴说道:“我也正有让凝瞳辞职的意思,以她的才华,在涅生当一个区区的店长,真的是委屈她了,她的才华施展不开,这让我们颜家脸面上也无光。”

颜凝瞳没有说话。

庄炜恒看向徐可君,客气地说:“是的,我也担心耽误她的才华,既然我们目标一致,那我就对外宣布了,放心,我会给足颜小姐面子的。”

徐可君也跟着站起身,步伐却未动,说道:“好的,不送了。”

庄炜恒微微颔首,绅士地离开。

颜凝瞳面色迅速惨白,整个人有些萎靡不振,她来的时候可以说胸有成竹,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被辞退了,她怎么能接受?这对她的才华是一种侮辱!

徐可君重新坐下来,看向女儿问道:“是不是因为庄炜恒像池漠洲,所以你才去他公司的?”

颜凝瞳轻轻地说:“怎么可能?他们一点都不像。”

“气质是像的。”徐可君看着女儿,陈述道。

颜凝瞳知道母亲的眼很毒,她抬眸看向母亲说道:“妈,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像的,毕竟外形都是那样的……”她转言说道:“但是相处久了才发现,他一点都不像池漠洲,差远了。”

徐可君看着女儿问道:“这就是妈妈说的世家底蕴,你能感觉出来了吗?”

颜凝瞳轻轻点头。

徐可君说道:“你明明有好的资源却不用,这就是你与甄蕴玺的区别,你太眼高于顶,不务实,所以你的惨败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注重结果,怎么开始的,又有什么重要?如果现在你的公司和甄蕴玺的公司不相上下,你认为还有几个人可以轻视你?”

颜凝瞳不得不承认,母亲说的是对的,现在她已经看到差距了,她落下的这些时间,自己什么都没得到,甄蕴玺却是爱情事业双丰收。

“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颜凝瞳看向母亲问道。

“把店开到甄蕴玺的另一边,你有着她没有的人脉,我不相信你敌不过她。”徐可君说罢,又说道:“你把之前的设计图理出来让人去做成衣,店面的事情我来给你办,到时候你的伤一好,店就开起来了。”

颜凝瞳一下子就振作起来,是啊!以她的人脉,她未必比不过甄蕴玺,她的店,东夏人总要给面子的吧!毕竟她是颜家的千金,甄蕴玺只不过是池漠洲的一个情妇罢了。

看着女儿瞬间明朗的神色,徐可君方才露出一丝笑意,她颜家的女儿就应该比别人更优秀、更成功,世家的优势就在于,她能给别家给不了的坚实后盾与支持。

过不多时,涅生发出公告,颜凝瞳为了个人发展已经离职云云,总之给足了她面子。

大部分人没把这件事当回事,毕竟颜家千金给别人找工怎么会长远呢?人家自己做公司才是正常的吧!

但是甄蕴玺却知道,颜凝瞳在这个时候是绝对顾不上做职业规划的,所以她是被辞退了。

甄蕴玺脸上的笑,简直都抑制不住。

现在她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但是颜凝瞳比她伤的要重多了,恐怕只能让人扶着才可以起床,在这个时候不好好养病想着反击回来,怎么可能辞职?

庄炜恒挺厉害啊!居然敢辞了颜家千金,为这事儿她也得高看他一眼。

但是意外同样来得猝不及防。

十天后,英禧另一边正在装修的店面突然挂牌开业,名字叫“凝望”,颜凝瞳正式宣布开始创业。

之前甄蕴玺和荀思晴还猜测旁边是谁家要搬来,万万没想到是颜凝瞳的新店,不得不说这次真的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凝望,是凝望池漠洲吗?

抢男人都抢到她身边来了,如此明目张胆。

颜家千金自己创业开店,给面子的果然很多,一时间门口迎来送往,热闹非凡。

最近并没有什么宴会要举办,所以英禧门口难免显得冷清,店员的积极性受到了打击。

甄蕴玺去楼上吃饭,其实她倒没有感受到多少威胁,毕竟一个公司不能光靠流量生存,也不能光靠人脉生存,还是得提高公司的竞争力才行。

自己已经过了拼命设计、拼命做衣服的阶段,显然颜凝瞳并没过这个阶段,所以现阶段,她要开始真正展现她的实力了。

刚刚点完餐不久,邹皓便坐到她的对面。

甄蕴玺只是看了他一眼,将目光移到窗外,并没打算答理他。

邹皓笑笑,说道:“怎么?生气了?好盟友?”

甄蕴玺轻蔑地瞥他一眼说道:“我们是盟友吗?邹总不要乱认盟友。”

邹皓低声说:“好了,我知道这次没提前和你说一声,这个怪我,不过以你的能力,她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哼!”甄蕴玺不理他。

邹皓又说道:“我这次来,就是将功赎罪的。”

“哦?你说说吧!”甄蕴玺这才给他一个冷冷的目光,不然的话连看都不看他。

邹皓说了一句,“如果有和池少一起工作的机会,你说她是管店还是去和池少工作?”

甄蕴玺一下子明白他的意思,她挑起唇角,问道:“邹总这次又看中什么了?”

不得不说邹皓就跟匹狼一样,看中什么,不择手段也要拿过来,有时候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手段,还真不是正经人能对付的。

邹皓敲敲桌子说:“单就这一点诱惑,就能吊着她一直往前走。”

服务生进来上菜,邹皓靠在椅子上,神情自信。

甄蕴玺一言不发,看着服务生端上来几样她没点过的餐。

服务生上完菜之后,邹皓才说道:“新菜品,应该合你的口味。”

甄蕴玺先品尝了一道卖相不错的海鲜,然后问道:“颜小姐得罪你了吗?怎么你就揪着她不放了?”

“颜家人一向理智,固若金汤,但是在颜凝瞳婚姻这件事上,表现的太执着了,这么大的漏洞,不用真是很可惜,只要运作的好,下次就只是三个亿,或许更多。”

说到这里,他沉下一口气,继续说道:“你不必对她手下留情,听说你不孕是吗?”

甄蕴玺掀起眼皮,眸光犀利。

邹皓耸下肩说:“我听林筱说的,她听谁说的是不是连猜都不用猜?”

他继续说道:“不提前和你说是怕她的店开不起来,她的店开起来再因经营不善关门了,岂不是更畅快?”

甄蕴玺笑了,说道:“阴人还是你有一套,你说说,你娶林小姐,是不是看上人家家的家产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