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茵第五六季 美女被吸BL H文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06 次 收藏

“你是,你是他的,女朋友?”张宇正瞪大了双眼,看着站在眼前全身被覆盖了一层厚厚寒冰的冰霜美人,全身上下写的都是不可置信与不可思议。一直以来的三观,在这一刻被狠狠的砸碎,彻底碎成了一地的粉尘,再也拼接不起来。

“对!我是,穆清刚的女朋友!”袁雨琴紧握着穆清刚的手,冷着一张脸盯着张宇正瞅了瞅。看到张宇正身边低着头的邢燕燕,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承认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他,穆大单身狗,会有女朋友?我不相信,你别骗我了。你不会是他花钱雇的演员吧?他能有女朋友,哈哈,笑话。”张宇正双眼中投射出一束一束怀疑的目光,撇了一眼身边的邢燕燕,心底把邢燕燕和袁雨琴上上下下的仔细比较了一遍。

“你不相信,是你的事情。我的确是穆清刚的女朋友。对不起,我和他还有事情,请让开!”袁雨琴一脸冰霜的看着张宇正,扫了一眼被张宇正挡住的道路,脸上尽是寒冷的冰霜,完全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我不信,我绝对不相信!你要证明,你说的不是假话。只要你能证明的话,我就相信穆大单身狗也能找到女朋友。敢不敢证明给我看?”张宇正撇开邢燕燕,张开双臂不要脸的挡在他们面前,凝视着他们,内心期待着看到穆清刚出丑。

“无聊!我们还有事情,请让开!”袁雨琴狠狠的瞪着张宇正,全身的冰霜如同实质一般。

张宇正盯着一身冰霜的袁雨琴,全身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奇怪的向四周扫了一圈,一脸怀疑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你不敢,你就是不敢。口口声声说是穆大单身狗的女朋友,可是不敢证明,有什么用?有本事,你证明给我看啊?”

袁雨琴微微皱了皱眉,侧脸看向穆清刚的目光满是温柔。转过头看向张宇正的时候,袁雨琴的目光中却满是冰霜,似乎深藏着她温柔的房间只对他一个人开放一样。

“证明?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还需要向其他人证明吗?让开!”袁雨琴满脸写满了愤怒和冰霜,对着张宇正厉声呵斥了一句。

张宇正被袁雨琴寒冷的气息所侵蚀,一声呵斥让张宇正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双眼中的目光投射在他们身上,却仍旧不肯让开面前的道路。

在他这个年代,相亲还是极其普遍的一件事情。媒婆,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承担着介绍一对一对的男女相识的重担。而相亲,还是这个年代的主流。自由恋爱只是恋人们偷偷摸摸的进行,是不敢搬上明面的事情。

也因此,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一直存留在这个年代的人们的心里,如同一个标杆一样衡量着每一对即将成为情侣或已经成为情侣的恋人们。当然,肯定也有不遵守这个观念的情侣们存在。即使再怎么不遵守,大家还都是十分的克制,轻易不会去逾越这一根标杆。

“哈哈,都不敢证明?你肯定不是,穆清刚这条单身狗的女朋友,肯定不是!哈哈,穆大单身狗,你从哪里雇的演员,演的挺逼真的?不知道你花了多少钱,要不要我借给你几个?”张宇正不敢再去看一身寒霜的袁雨琴,目光落在穆清刚的身上,写满脸庞的嘲笑和讽刺,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深深的刺着。

“张宇正,你!”穆清刚恶狠狠的瞪了张宇正一眼,嘴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袁雨琴温柔的目光投射在他的身上,紧紧的将穆清刚环抱在怀里,微笑着平视着穆清刚的双眼,深深的吻在了穆清刚的唇上。

穆清刚睁大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她的脸庞,感受着唇上传来的温度,一时间脑子中成为一片空白。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感受,所有的一切只汇成了一句亲昵的呼唤,“雨!”

“乖,不要说话。”袁雨琴温柔的目光投射入穆清刚的双眼,千言万语的表达,只留下了这一句轻轻的呢喃。

紧紧相拥的他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处的地方,忽略了张宇张和邢燕燕,忽略了所有的人群。双眼中只剩下彼此,只剩下彼此的目光,一切都不再重要,只有眼前的彼此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张宇正长大了嘴巴,盯着吻在一起的他们,从上到下写满了难以置信。张宇正心里不明白,为什么袁雨琴只对穆清刚满是温柔,而对其他人满是万年不化的寒冰?张宇张想不出穆清刚的身上,究竟哪一点吸引着袁雨琴,以至于让袁雨琴只对穆清刚露出最温柔的一面。

良久,他们分开。袁雨琴温柔的一面在离开穆清刚脸庞的时候,换上了那万古不化的寒冰。双眼冰冷的目光投射到张宇正的身上,让张宇正再一次打了一个冷颤。

“我已经证明了。你可以让开了吧?让开,我们还有事情!”

张宇正看着一脸寒霜对视着自己的袁雨琴,心底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向旁边让开了道路。内心不断的翻腾着,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愤怒。

张宇正皱了皱眉,再次抬腿打算拦在他们面前。被袁雨琴投射而来冰冷的目光一刺,张宇正脸色一沉,悻悻的走到道路的边缘,让开了他们面前所有的道路。

袁雨琴侧脸对穆清刚微微笑了笑,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对他轻轻唤了一声,“清刚,走吧?我们去看花灯。”

穆清刚侧脸向一脸咬牙切齿的张宇正撇了一眼,抓紧袁雨琴的手,与她肩并肩向前面已经逐渐亮起的花灯走去。

张宇正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满嘴的牙齿几乎咬碎,狠狠的瞪了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甩手在邢燕燕的脸上扇了一个巴掌,一口浓痰正吐在邢燕燕身上。

“臭女人,也不知道帮我说话。你张长着两只眼睛透风凉快呢?帮他说话的时候头头是道,怎么看着我被一个大冰块训斥,没了动静?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你给我滚,看着你就来气。滚,滚的远远的,别让我再见到你。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螚死你!滚,臭女人!”

邢燕燕捂着被印了五个手指开始肿胀的脸庞,心底满是委屈和苦痛,这一刻似乎与张宇正相隔了万里。张宇正的脸庞,邢燕燕从内心中再也无法看清,邢燕燕抬头望了一眼张宇正,双眼中噙满了泪水。转头撇了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满含着泪水对张宇正轻轻笑了笑,抬脚向远处跑去。

张宇正看着邢燕燕从身边跑开,紧紧的攥起双拳。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恶狠狠的咬紧了牙齿,“冰山美人?哼,穆清刚,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回家让父母去跟媒婆说,把这门亲事给推了。穆清刚,咱们走着瞧。”

张宇正狠狠踢开路边的一块石头,撇了一眼陆续亮起的花灯。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邪邪的一笑,走向一边的店铺。

穆清刚看着对自己写满温柔的袁雨琴,手紧紧的牵住她的手,再也不舍得放开。目光在她的身上不断的游动着,是那么的看不够,是那么的眷恋。

袁雨琴被他的目光盯的脸庞一阵火热,羞恼的对他剜了一眼,“看什么看,没有看过吗?小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哼!”

穆清刚停下脚步挡在她的身前,故意盯着她再次打量了一边,“拔不出来正好,我就是要把你看到眼睛里,无论怎么样,都不要拔出来。”

“大坏蛋,就你贫嘴。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东西?”袁雨琴在他的额头戳了一指头,看着四周售卖各种食物的商贩,温柔的向他询问了一句。

穆清刚笑着抓着她的手,摇了摇头。怎么也不肯放开袁雨琴的手,似乎下一刻放开她的手,她就会离开自己,就会忍受她离开的煎熬,“不,我不饿。不要买了,我们看花灯吧?”

袁雨琴含笑的盯着他的双眼,不舍让他伤心让他难过,微微点了点头,牵着他的手慢慢向前走着。被夜空衬托的越发明亮的花灯,似乎点燃了一条延伸到梦幻之国的道路,满是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装饰,迎接着他们向前的步伐。

张宇正捧着一束鲜花,满脸都是笑容的出现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对着他们呵呵一笑。躬身弯腰将鲜花举到袁雨琴的面前,学着电视剧中的样子对她微微笑了笑,“美女,我对你很是仰慕。不知道美女,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一聊?”

袁雨琴侧脸打量了一眼穆清刚逐渐发青的脸色,转头满脸冰霜对张宇正瞟了一眼,在张宇正面前砸落一块冒着寒气的冰块,“我是他的女朋友!和你聊天,对不起,没兴趣。请让开!”

张宇正尴尬的将手中的鲜花向袁雨琴的面前凑了凑,一双眼睛中只有一脸寒霜的她,而穆清刚被彻底遗忘在角落之中,“美女,不打不相识,我们也算是认识了。即使你不愿意和我坐下好好聊一下,还请看在鲜花的面子上,把这束花收下吧。就当是我们见面的礼物,怎么样?”

袁雨琴一脸的寒霜微微变了变,盯着张宇正却仍旧没有露出一丝的笑容。故意在穆清刚的手上捏了捏,侧脸对他眨了眨眼睛。

穆清刚瞅了瞅她扇动的眼睛,心底紧紧的收缩了一下,对她投射过去一束疑惑的目光。

袁雨琴气恼的狠狠掐了穆清刚一下,淡淡的对他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张宇正手中的鲜花,一脸的寒霜似乎从未改变。

张宇正盯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互使眼色,心底的怒火喷涌翻腾,牙关紧咬表情狰狞,“美女,收下这一束鲜花吧?”

穆清刚一把夺过张宇正手中的鲜花,抛到地面上狠狠的用脚踩着,直到花朵全都脱离了花茎,这才抬起脚对张宇正怒瞪了一眼,“张宇正,当着我的面,勾引我女朋友,很嚣张啊?你是想做什么?”

张宇正双眼冒火,盯着穆清刚狠狠的咬了咬牙,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穆清刚,把花束踩了算什么本事?既然交了女朋友了,难道连一束鲜花都给女朋友买不起?要不要我借给你两个钱,去给女朋友买束鲜花?哈哈,穷鬼!一副穷鬼样,还谈女朋友,也不拿镜子照一下自己是什么穷酸样?”

“你!有钱了不起?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别以为所有人都见钱眼开。她,你配不上!”穆清刚盯着张宇正狠狠的咬紧了牙齿,握紧了拳头。

袁雨琴向穆清刚瞅了一眼,轻轻握了握他的手。穆清刚紧攥的拳头缓缓的松了开来。只要有她在自己身边,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穆清刚深信。

“他是我的男朋友!请你说话的时候,把嘴擦干净,不要满嘴都是肮脏的污秽!他怎么样,轮不到你来评价!”袁雨琴双眼投射出一束寒冷的目光,在张宇正的身上扫视了一眼。

“呵呵,穆清刚,躲在女人后面装什么大瓣蒜?让女朋友帮你出头,真是好笑。你如果是个男人,就站出来,别躲在女人身后。二十岁的大男人,躲在女人身后?哈哈,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是打算吃软饭了,是不是,哈哈,哈哈。窝囊,废物!”

张宇正被袁雨琴呛了一句,脸上写满了愤怒。看着袁雨琴如同寒冰一样,却怎么也不敢再对她说话,心里竟然产生出一种对她的畏惧。双眼盯着袁雨琴身边的穆清刚,寻找着各种理由来讽刺和挖苦穆清刚。

袁雨琴一把抓住迈步走向前面的穆清刚,并肩站在他的身边。对张宇正冷冰冰的扫视了一眼,“我既然是他的女朋友,我愿意分担他一切的烦恼和不快。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轮不到你来评价!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们!”

“穆清刚,吃女人的软饭。真好,真的很好。不光是个穷鬼,还是个窝囊废,哈哈。真好笑。”张宇正指着穆清刚不停的大笑着,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张宇正一脸的笑容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生扭曲,整张脸扭曲成一种奇怪的形状。

袁雨琴双眉紧紧拧在一起,松开握着他的手。向前踏出一步,一只手往张宇正肩头一搭,顺势把腿一挑,将张宇正摔倒在地。低头对张宇正冷冰冰的打量了一眼,将高跟鞋的鞋底踩在张宇正的脸上,用力的跺了一脚。

“最后跟你说一句,滚!”

袁雨琴冷眼在张宇正胸口踢了一脚,张宇正一米八的身体被她一脚踢出一米多。张宇正捂着胸口满脸肌肉抽搐着,狠狠的对穆清刚盯了一眼,狼狈的向远处逃走。张宇正远去的背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般,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可笑。

穆清刚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在袁雨琴的身上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一刻竟然有些不认识面前的她。一双眼睛都写满了惊讶和诧异,心底竟然生出一个不要把她惹到发火的念头,“雨琴,你真的是雨琴?”

袁雨琴看着穆清刚满是惊讶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乐,“怎么了?不认识了?还是你被吓到了?害怕了?”

穆清刚尴尬的挠了挠头,干笑了两声。刚才袁雨琴干净利索的将张宇正摔倒在地的情景,一遍一遍的在他的眼前闪现着,穆清刚心底竟然升起了一丝害怕和恐惧,“那个,不是。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打架这么厉害,呵呵。”

袁雨琴噗嗤一乐,将穆清刚的胳膊揽到自己怀里。靠在他的身上,对他狡黠的一笑,“害怕了吧?以后,你可千万不要把我惹生气了,小心我把你当沙袋摔喔?”

穆清刚心底一紧,满脸写的都是尴尬和苦恼,“我,我一定不会惹你生气的,一定不会的,咳咳。”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