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门卫大爷插的校花 再快一点啊哦用力一点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932 次 收藏

颜凝瞳这波意外,导致甄蕴玺店里和网上的衣服几乎被售罄。

原本甄蕴玺打算把精力放在准备c美大赛上,现在她不得让员工们又开始加班赶工,其实目前她租的办公室已经超员了,她又要扩大规模。

下午的时候,一直忙碌着没有顾上吃饭的她,又跑到世茂去看店里情况。

店里又到了要关门的状况,赶制衣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所以她必须得想个办法。

总不能没有衣服生意就不做了。

谁知道她刚刚走到店附近便听到一阵吵架声,她循声望去,吵架声就在她店门口。

一个陌生女人在她店里大吵大嚷,看年纪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

甄蕴玺正想走过去,方悦悦罢轻拉她一下,小声说:“蕴玺姐,吵架那个女人旁边的站着的女人是京通李家的千金李思雨。”

甄蕴玺有些意外地看向她问:“你怎么知道?”

方悦悦不好意思地说:“做您的助理,我当然得把千金小姐们都认全了,京通的我也都认识了一遍。”

甄蕴玺颇为意外地看她,万没想到方悦悦虽然单纯,却很有心,也非常认真,这令甄蕴玺很满意。

方悦悦继续说道:“京通人都知道,李小姐喜欢秦子煜,一直努力嫁给秦子煜。”

甄蕴玺知道李思雨是为何而来了,这些男人们可真是会给她找麻烦。

她和秦子煜只有在e国的时候有绯闻,现在可以说看起来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之前李思雨没来给她找麻烦,现在才找麻烦,显然不是因为e国的绯闻。

所以想都不用想,是颜凝瞳在其中搞鬼了。

昨天颜凝瞳惨败,是绝对不自己当前锋,找个替死鬼来给她出头?

甄蕴玺冷笑一声走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甄蕴玺走进店铺门,略略提高了声音,问道。

李思雨转过头,暗暗打量了一番甄蕴玺,今天甄蕴玺穿了件灰蓝色薄毛线裙,外面搭黑色裙式风衣,很随意的打扮,但却看起来妩媚又精致。

大概这个时候是个男人都想看看她风衣里的毛线裙能展露出怎样的曲线。

吵架的女子看到她,吊着眼睛问她,“你谁啊?”

“我是这间店里的老板。”甄蕴玺看着她,面带微笑,丝毫没有惊慌或是害怕的意思。

大概是她淡定的太过分了,吵架的女人迟疑了一下,但是看了李思雨一眼,立刻就拎起手中的衣服说:“看看你们店里衣服的质量,穿一次就破,我在众人面前出了丑知道吗?赔吧!精神损失费你得赔到死。”

甄蕴玺看了一眼衣服,微微笑道:“衣服都扯拔丝了,您为了诬陷我们店,用了多大的力气呢?质量问题可不是这么坏的,这个料子也不易拔丝。这样吧!我报警,封存证据,你去fa yuan里起诉我,如何?”

正常来讲不是应该低三下四的道歉吗?这个态度是不是太嚣张了?

所以吵架的女人直接被激怒了,她把衣服往地上一扔,直接踩了两脚。

甄蕴玺的目光微冷,看了地上的衣服一眼,又看向她说:“这么多人证,你的衣服再坏的话,就是你自己破坏的,可千万别再诬陷在我们头上。”

“你就是这么开店的是吧!”吵架的女人冲过来抬起手就要动手。

甄蕴玺站在原地未动,方悦悦生怕自己老板吃亏,刚想挡在甄蕴玺的身前,从她后面就闪过一个人影,等看清楚的时候,对方的手腕已经被捏在手里。

是阿秀。

甄蕴玺看着她微微笑道:“还想和我动手么?不然就报警吧!看看你们家族是不是能丢的起这个人?”

这个姑娘绝对是想巴结李家的,所以才会甘愿当李思雨的出头鸟。

外强中干的姑娘,其实不敢真的惹甄蕴玺,毕竟甄蕴玺背后有池漠洲,别说她的家族惹不起,李家能惹起吗?但是有时候没办法而已。

于是她看向李思雨。

李思雨心里暗骂了一声“没用”走上前来看向甄蕴玺说:“明明就是你店里衣服的质量问题,你这样的处理态度是不是也太过分了?难道你是想我曝光这件事吗?”

甄蕴玺微微一笑,说道:“李小姐,您要想想,在我这里就算找到麻烦,能得到你想要的吗?不要忘记我的男朋友是池漠洲,莫非你和颜小姐一样,也喜欢池漠洲?不过说起来,秦少一样优秀,反正我这样的人是高攀不上的,但是作为颜家的第二备选,也是不错的呢!”

一番话就将李思雨直接说懵了。

毕竟她根本不来东夏这种地方,以为甄蕴玺不认识她的,谁知甄蕴玺非但认识她,连她喜欢秦少的消息都知道。话里话外的,好似还知道她是听了颜凝瞳的话才来的。

甄蕴玺步伐悠闲地走到沙发旁坐下,上位者姿态明显,她一脸轻松表情说道:“事情闹大了,反正我是无所谓的,我既不在乎家族脸面,也不在乎池少怎么看,毕竟一切有他给我撑腰。但是李小姐就不一定了吧!要是让人知道您这是故意栽赃的话,恐怕闹到网上就算您能全身而退,您的家族也会不高兴吧!当然最重要的是如果秦家认识您不适合的话……”

李思雨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瞪向甄蕴玺说:“希望你能让池少一直护着你。”说罢,她转身快步走了。

吵架的女人见状,忙跟着李思雨跑了,话都没多说一句。

甄蕴玺唇边扯出一抹冷笑,转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庄炜恒。

她笑着问:“庄少是来看热闹的?”

“想来看看用不用的上我帮忙,不过是我担心的多余,一般人不是你甄小姐的对手。”庄炜恒看着她,并没有要走进门的意思。

都是同行,还是知道避讳一些的。

甄蕴玺站起身向外走去,看向他说:“我中午还没吃饭,有时间的话陪我上去吃点东西,我想和你谈谈合作的事。”

以前她根本不会与涅生合作,毕竟庄炜恒这个人对她善恶不明,但是自从她认识庄玳之后,她便对涅生有了无尽的好感。

“好啊!想吃什么?我请你。”庄炜恒大方地说着,和她一起向外走去。

甄蕴玺平静地说:“不必,你肯定早吃过饭了。”

她走到环境优雅的西餐厅,这个时间人已经很少了,她寻个窗口位置坐下,没有要雅间。

她礼貌性地看向庄炜恒,问他,“喝什么?”

“拿铁吧!”庄炜恒说了一句。

甄蕴玺简单地点了个套餐,看向窗外,眸光平静。

她是个能作又能静的女人,他仿佛能够看到她骨子里的那个淡定与静谧。

“想怎样合作?”庄炜恒看向她问。

甄蕴玺转过头,直接开口说道:“很简单,你也看到了,我们店里衣服不够卖,所以我想从涅生定制一批年龄段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礼服。你们不是想进军少女礼服市场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庄炜恒颇为意外,通常来讲哪怕自己没的卖,也不会给别人机会的,这相当于给别人做广告,成就了别人。

他沉吟片刻,问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甄蕴玺耸耸肩说:“你也看到了,就算我把这个便宜拱手让给你,我也不想让颜凝瞳的店趁机大卖。”

有需求就有消费,颜凝瞳离开涅生之后,涅生的风格就完全走中年女性路线,甄蕴玺这边没的买,只能去颜凝瞳的店。

庄炜恒微微勾起唇,勾出一个未达眼底的笑,说道:“看来你们的矛盾真的是无法调和了。”

甄蕴玺冷哼道:“就算我懒得理她,她也不会消停的。”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说:“不提她了,你怎么一直呆在东夏了?”

这里毕竟只有一间店面,在颜凝瞳走后,涅生发展年轻人礼服这条线也算是失败了,目前涅生的生意一直很稳定,他在这里逗留时间过长,根本就不正常。

庄炜恒笑笑,说道:“我妈喜欢这里的氛围,她在这边长住找灵感,我自然要多过来。”

“啊?庄女士在呀!她什么时候方便?我过去拜访她?”甄蕴玺一脸惊喜的说道。

她发现他一提到庄玳的时候,脸上表情立刻就柔软了,看来庄玳与他母子感情很好。

庄炜恒笑着说:“她一个人光喊无聊,什么时候都方便,你去了她一定很开心。”

颜凝瞳走了之后,庄炜恒对她的态度都变了,难道庄炜恒对颜凝瞳死心了?

甄蕴玺饭还未吃饭,方悦悦便快步走过来,拿着手机递到甄蕴玺的面前说:“蕴玺姐,又有人乱写。”

吃个饭也能上新闻,现在她热度真的那么高?

新闻内容自然说她和庄炜恒一起吃饭云云,一起吃饭能说明什么?真是太可笑了。

甄蕴玺登陆自己的微博,说道:“英禧要与涅生合作,联手推出少女系列礼服,怎么谈个公事也能被这样歪曲?我已经选择靠窗边的位置来坐,是不是下次和异性吃饭要提前上网报备一下?”

一般记者还真不敢这么写,也不会这么写,最多就是暗示一下。

所以这么干的不是颜凝瞳就是刚刚离开的那位李小姐。

恶意满满迎面扑来,怨念极重。

对于甄蕴玺来讲,解释不重要,顺便刷一波广告才是目的。

合作刚刚确定,就已经搞的人尽皆知,简直连广告都不用打,可以说顺风车坐的无比惬意。

庄炜恒看到手机上的新闻,脸上露出比刚才不知真诚多少的笑意,说道:“看来我们涅生马上就要忙碌起来了。”

涅生里有很多优秀的设计师,这些设计师工作节奏偏慢,可以说涅生整个节奏都慢下来了,这种稳定有时候是最要命的,就好像温水煮蛙一样,面对发展如此迅速的时代,或许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被取代了。

所以涅生也在不断地寻求变化,当时庄炜恒希望颜凝瞳是那个给涅生注入新鲜血液的人,但可惜她不是。最后居然是甄蕴玺这个竞争对手给涅生带来意外惊喜。

甄蕴玺站起身,庄炜恒看向她问:“要不要避嫌?”

“避嫌的话更应该一起走。”甄蕴玺问道:“对颜小姐死心了?”

庄炜恒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面色清冷地说:“最初欣赏她的才华,她的艺术素养,可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大概用不光明的手段想去得到男人的面目不那么美吧!所以我与她,连朋友也算不上了。”

“颜小姐赔了夫人又折兵,再这样作下去,估计什么都得不到。”甄蕴玺遗憾地说。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说罢,他转言说道:“有时间的话去找我妈吧!反正你也有她的电话,她知道你准备比赛,不好意思打扰你。”

“好的。”甄蕴玺爽快地应道。

甄蕴玺和庄炜恒一同回来的时候,颜凝瞳就站在她的店门口,看着两人。

庄炜恒仿佛没看到她,对甄蕴玺说道:“保持联系。”

“ok。”甄蕴玺应了一句,看向颜凝瞳,露出微笑,然后走进自己店面。

颜凝瞳万万没想到庄炜恒会与甄蕴玺联手,不过想想也是,有钱赚,为什么不赚呢?

她面无表情地转身走进自己店门,她就不相信,甄蕴玺是无敌的!

她拿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问道:“爸,最近您有打算在东夏开宴会的计划吗?”

“没有,怎么了?”颜世彬问道。

颜凝瞳说道:“您不是打算在东夏投资吗?不打算开宴会?”

颜世彬心里叹气,说道:“投资的事还没走进正轨,开什么宴会?”

颜凝瞳又说:“那就想个理由开个宴会吧!我要宴会上的千金小姐们都穿上我凝望的衣服。”

颜世彬一怔,随即说道:“那好吧!就以我们颜家打算携巨额资金来东夏投资的理由开一个宴会吧!”

也是时候该为颜家造造势了,不然的话什么小角色都敢惹颜家人!

傍晚的时候,新闻正式出来了。

当时池漠洲正在房间里质问她和庄炜恒的事。

他捏着她的下巴仔细地检查,问她,“他有没有占你便宜?”

甄蕴玺毫不羞耻地伸脖子亲他一口,问他:“像这样吗?”

顿时把他的火给撩了起来。

他按着她的腰把她按定,她不老实地动来动去,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等看到颜家发出的新闻时,甄蕴玺正靠在床上享受池漠洲的投喂。

她一边张着嘴巴等食物,一边刷手机,简直不要太享受。

她眼前一亮,看着新闻说道:“要是颜家给你发请柬,不要回绝,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怕颜家人给你下毒?”池漠洲好笑地问她。

颜家人现在恐怕要恨死她了。

“怕呀!所以我打算宴会上不吃任何东西,不喝任何东西。”甄蕴玺说道。

“那你去干什么?”池漠洲问她。

“去当你的女伴呀!我总得让大家瞧瞧,我是怎么被你宠爱的。”甄蕴玺看着他娇声问:“是不是呀?”

“是!小狐狸精!”池漠洲低笑一声,神情十分愉悦。

“呀!你讨厌!”甄蕴玺不满地噘起嘴。

这副可人的模样,让他又想疼她了。

这个时候,李思雨坐在颜凝瞳的对面,看着外面说道:“没想到东夏也有景色能说过去的地方。”

两个人坐在电视塔顶的餐厅。

这是她第三次来这里吃饭。

第一次没吃成,第二次刚开始吃就被赶走了,这次大抵没人赶她,可她早已经失去了兴致。

即便这里的菜品已更新,比上次点的餐不知道好吃多少,但依旧让她开心不起来。

作为颜家的千金,世界各地顶级餐厅她都去过,这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不是李思雨要来,她压根就不会来。

李思雨见她不说话,知道她心情不好,便开口问道:“你说她会来参加你宴会吗?别到时候怂了不敢来,咱们不是白折腾了?”

颜凝瞳唇边泛起一抹冷笑,反问道:“怂了?”她嗤道:“甄蕴玺不嚣张就不错了,还会怂?”

“就她那家族都排不上名的野鸡千金,还能多嚣张?”李思雨不屑地说。

颜凝瞳面色无波地说:“就在这里,我被她赶走两次,你说她有多嚣张?”

“什么?她也配?凭什么?”李思雨的声音有点尖,但她很快便压低音量,克制自己的情绪。

颜凝瞳说道:“裴少护着她,金少要娶她,就连个林少也是看不得她受委屈,现在又加个秦少,你说她有没有资本轻狂?”

李思雨不服气地说:“这些男人们都眼瞎了么?怎么都看中这么个声名狼藉、水性扬花的女人?”

颜凝瞳笑笑,说道:“声名狼藉么?有裴少给她洗白,她不知道多无辜,你也看到了,我就在网上说一句话,池少都不干,你说你能小看她吗?池少对谁这样过?”

李思雨疑惑地说:“可明明池少以前他……”

颜凝瞳打断她的话说:“以前不重要,以前他还对我以礼相待呢!现在他怎么对我的?重要的是以后。”16百度一下“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