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黑人插的感受 不可以那个啦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665 次 收藏

锦绣殿

————————————

这几日的锦延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各地频传秋粮喜迎丰收,税粮收交也颇为顺利,正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百姓丰衣足食,日子也安稳太平,她这个一国之君自然也能清闲自在。

心情好的时候,自然看什么都十分的顺眼,包括此时站在锦绣殿门口向她行礼问安的陌生少年。

这少年生的眉清目秀,只是瞧着颇为稚嫩和胆怯,锦延好奇的问:“你在哪里当差,为何我从没有见过你?”

谁知只是随口的一句问话,却把少年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的回着:“回…回…陛下,我…我是…是…给皇后…皇后…送信的!”

只短短的一句话,像是用尽了那少年的所有勇气,那面色乃至脖颈,凡是露在外面的肌肤已是通红一片,尤其是那小耳垂,红艳艳的却煞是可爱。

看到这番情景,锦延心中不觉好笑,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害羞的男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有心逗逗他。

“既是给皇后送信的,便进去等吧,里面有好看的小仙女会给你拿好吃的糕点哦。”

话音刚落,那少年的面色便又红了几分,锦延心道,果真十分有趣,皇后身边的人还真是特别。

院子里,少年端端正正的坐在石凳上,战战兢兢捧着一块糕点,却埋着头吃的十分认真,也不知是糕点太过好吃,还是不敢分神去看坐在他对面的仙女陛下。

锦延一手轻托香腮,一边观察着少年,心里正在琢磨,究竟是像哪种动物,老鼠?兔子?好半天才终于确认,对了!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只小松鼠!

“哎~小松鼠,你几天没吃饭了?”

少年明显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他抬头望着锦延,那圆溜溜懵懵懂懂的大眼睛,鼓囊囊的腮帮子,哎呦,可不就是只可爱的小松鼠吗?

这般可爱,锦延忍不住便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只是她刚摸了一下,那“小松鼠”手里的糕点就啪嗒掉在地上了,面色也红的几欲滴出血来,却怔怔的看着锦延一声也发不出来。

这次轮到锦延不明所以了,她明明可亲又善良,怎么就把这“小松鼠”给吓呆怔了?

她拿小手指戳了戳少年的面庞,“哎~我不是嫌你吃的多,你不要怕。继续,继续啊……”

俗话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一切都被回宫的应启尽收眼底。

然应启其人,心底哪怕已是乌云密布,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带着浅笑便来到二人身旁,指着少年问,“我这小侍卫,陛下,可还喜欢?”

锦延心中坦荡,便直言道,“嗯,这般青葱可爱,倒是有几分惹人喜爱。”

身为皇后,应启也十分的善解人意,直接提议,“那,把他留下来放在锦绣殿做个闲差,陛下也好日日都能见到,如何?”

对于应启说的话锦延向来不反驳,便也顺着他说,“皇后既有此意,那便留下吧。”

应启转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青葱可爱,招人喜欢”的“小松鼠”,吩咐道,“听见了吗?下去候着吧。”

明明是温和平静的一句话,小少年愣是听出了肃杀的冷意,他虽不聪慧,可也隐隐感觉他无意中是不是掺和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

应启如今才知道,这世上就是有如此不公平的事!

他文韬武略,才智无双,他气质高华,品貌俱佳,他生来高贵,出身不凡,还需要靠着“厚脸皮”和“倒贴”才得了某人的喜欢,而那小侍卫,仅凭一张特别能吃的嘴就轻易博了某人的欢心!

“小松鼠,这个好吃吗?”锦延指着一盘小坚果问。

“嗯,好吃!”

“那,你再尝尝这个!”锦延又指了指一盘鲜嫩的水果。

小侍卫也不抬头,让他吃他便很认真的吃,“嗯,这个也很好吃!”

锦延疑惑,不会吧,她记得这个布林酸酸的,想起来牙都要掉了的。

看着“小松鼠“吃的津津有味,她忍不住也拿了一个,咬了一下,竟意外的酸甜可口,忍不住赞叹道,“小松鼠,你还真是神奇,只要是你说好吃的东西,果真就十分好吃呢!”

坐在一旁的应启就看着她们一个喂的兴致勃勃,一个吃的不亦乐乎,心里早就狂风暴雨,却还在假装浑不在意的看书。

他在等,等某某某的觉悟,可他似乎太高估了某某某的领悟力。

他轻瞄了一眼那“小松鼠“,心中不屑,哪里可爱了,他都看了三天了,也没觉得有一点可爱之处!

他心中止不住的开始咆哮,看我,看我,看我!我才是你关注的焦点!是我,是我,是我!我才是你喜欢的小可爱!

只可惜,无论他如何咆哮,也没有人给他半点注意,如今他在锦绣殿的地位倒还不如那青葱可爱的”小松鼠“了!!

更可恨的是那日外出偶遇贵君,竟还被不咸不淡的揶揄了一句,“皇后家的小松鼠果真不同凡响~”

想到这里,应启再也忍不住了,他把书重重的往两人面前一摔,径自回了寝殿。

这时饶是锦延再迟钝,也看出来应启生气了,起身便去追问,“皇后?应启?阿启?”

见应启不理睬她,锦延索性便挤到应启怀里,直接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扮乖巧,就以往的经验来说,这个办法是十分管用的。

“阿启,你怎么了?你为何突然生气?是不舒服吗?还是肚子饿了?”

应启在心中酝酿了半天,要怎样特别有气势的告诉锦延他生气的原因,结果想来想去,脱口而出一句,“你怎么不喂我啊?!你怎么不逗我啊?!”

原来他十分在意的竟是这个?说完应启就后悔万分,完了……他彻底沦落到跟“松鼠“争宠的份上了。

谁知那完全不开窍的锦延还冲他摆摆手,十分公正负责的说,“不行,不行,你太严肃了,这个可爱你装不了。”

本就狂风暴雨的应启受到了这一万点暴击直接便改台风过境了。

他抱起锦延走到寝殿门口,干脆利落的把她放在门外,并对她进行了严厉的警告,“出去!想明白了再进来!”

锦延撑着那快要关上的殿门,十分努力的替自己争取了一下,“这,这是我的寝殿啊,你嫁进来的时候,非要同我一起住,你就没有自己的宫室啊,你忘了?

有句俗话说的好,宁愿跟明白人打一架,也不要跟糊涂人说一句话,什么叫气死人不偿命,说的就是这种,吵架都吵得这般没默契!

应启恨恨的宣布,“好!那我今日便告诉陛下,这锦绣殿我要了,从现在起,你要是想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你就睡外面吧!”

“或者陛下可以再去找个地方住,对了,还可以找你那可爱的小松鼠去陪你!”

哐当一声,门关上了。

门外面,锦延目瞪口呆!

满殿的侍卫、宫侍都在看着被皇后撵出来的陛下,饶是锦延脸皮再厚,此刻她也不淡定了。

“来人!回紫极殿!”她想了半天,悲催的发现,除了这里,她竟真的无处可去。

紫极殿是前殿,是上朝,处理政务以及接待文武百官的地方,那里还有一个小书房,小是小了点,但还有张床,也算有个栖身之地,锦延安慰自己。

孤孤单单坐在小书房的锦延,越想越是生气!这男人还真是不能惯,竟然敢把自己撵出来,那么多人看着,她不要脸面吗!堂堂一国之君竟然惧内,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威严何在!

思来想去,锦延总结出来一个道理,她母帝说的对,男人太过宠爱,难免恃宠生娇,必要的时候得让他认清一个现实,我男人多着呢,非要跟你睡吗?!

锦延决定借此机会一定要狠狠的振一振妻纲!

******

就在司寝官觉得自己闲的快要长毛的时候,他终于有事情可做了,陛下吩咐晚上要招人侍寝!

这消息可把司寝官乐坏了,就在他觉得自己会一直这样赋闲到老的时候,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算不算守得云开见月明,算不算时来运转,当然也极有可能是飞黄腾达!

卯足了劲的司寝官员乐颠颠的领了旨意便安排去了,只是上午安排的好好的,到了晚间去接人的时候,不是这个头疼,便是那个肚子疼,还有的直接说自己患了隐疾,以后都没有办法侍寝了!!

真真是要把他的鼻子都急歪了,这北洛历史上还有他这般不受待见的司寝官吗?!

司寝官气呼呼的走后,众少年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陛下的旨意才到,皇后随即便派人来给他们讲茶道,说什么人走了,茶就凉了,再好的茶也喝不上了。到了下午,贵君就亲自提着宝剑上门,逼着他们每个人仔细观赏了一番这剑有多么锋茫四射!

悲催如他们,时至今日总算是弄明白了一件事情,这宫里面除了陛下还亲厚和蔼一些,他们谁也惹不起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