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 手指 抽出 不要 火影忍者向日葵高潮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089 次 收藏

夜锦狸这几天郁闷的要死,他天天在苒华休在金陵买下的豪宅里闲晃,就是为了遇见苒华休,可愣是没见到苒华休一眼,就连苒华休的房间也是闭门紧锁。

夜锦狸都有些怀疑苒华休是不是扔下他在金陵跑路了,可是刘药师告诉他,苒华休还在金陵,只是忙些一些事情去了。

夜锦狸不由心中嘀咕——忙什么去了,忙的天天不见人,也不带上他!

夜锦狸百无聊赖,因为太闲没事干,所以跟个猴子一样经常花苑里的假山上爬来爬去,此时他便懒洋洋半躺在府里最高的一座假山上左顾右盼——这家伙死性不改,上次从假山上跳下来的时候疼的哇哇叫非要找神医给他看腿,这会儿又爬上来了。

就在夜锦狸无聊到打哈欠时突然他漂亮的睡凤眼一亮,他远远的看到了高绮,高绮正在和刘药师嘀咕着什么。

“这不是苒苒的乌鸦表哥么?”夜锦狸撑着头若有所思。

此时的高绮一身玄衣,神采飞扬。他刚才从官府回来,带人查封天上人间完后便直接来了苒华休这里,高绮问刘药师:“你家主子回来了吗?”

此时天色渐晚,却仍有红霞,刘药师摇了摇头:“还没有,主子说不出意外,应该亥时回来。”

“这么晚?”高绮皱了皱眉,“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不会的,主子没有万全的准备是不会行动的。”刘药师也皱了皱眉,不过他不是担心苒华休,他只是担心主子万一不按约定来对那些人大开杀戒又惹得皇上震怒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还是要等她回来,不看到她回来我不放心。”高绮还是皱着眉。

刘药师点头,高家人与苒华休的情谊深厚他也是知道的。

于是夜锦狸远远的望着刘药师带着高绮往府里面走了。

“这么神神秘秘的……”夜锦狸挑眉,朦胧的睡凤眼亮晶晶的,他从假山上跳下,这次没有跳的腿抽筋,而是一路跟了过去。

等夜锦狸看到刘药师居然带了高绮进了苒华休的闺房时,脸色马上就不好了,所幸他知道苒华休不在房间里,不然嘴都要气歪。

“居然带那只死乌鸦进苒苒房间!”夜锦狸咬牙切齿,“哼,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在搞什么鬼!”

于是夜锦狸开始一动不动蹲在苒华休房前的大石碑后观察动静,蹲了好一会儿,夜都沉了,夜锦狸还是聚精会神蹲着。再过了许久,刘药师和高绮出来了,夜锦狸赶紧缩起脑袋,结果他们两个匆匆走了,根本没注意到他。

夜锦狸又蹲了好一会儿,等到四周都是静悄悄的,这探出脑袋往苒华休房间望了望,他实在是好奇的紧——他想知道他们去苒华休房间干什么。于是夜锦狸左顾右盼了一番,确认没人,便蹑手蹑脚来到苒华休房门前。

苒华休的房门本来是上锁了的,刚才应该是刘药师用钥匙打开了,后面走了又没有关,夜锦狸犹豫了一会儿推开了门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里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这也是刚才刘药师点亮的灯。

屋子里有着淡淡的香味,夜锦狸四处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就是他家苒苒把房间收拾的真干净。

夜锦狸四处转了转,忽然听到外面好像有苒华休说话的声音。

夜锦狸脸色一变——这、这怎么办,苒苒曾三令五申不允许他进她的房间,不然就把他的腿打断。

夜锦狸冷汗直冒环视四周看房间有没有藏身之处,最后眼睛一亮赶紧打开苒华休的衣橱想藏起来,结果脚一踩空,差点没给自己摔死——

原来这衣橱里居然是个暗道!

夜锦狸摔的龇牙咧嘴,却愣是没吱声,而是捂住嘴巴趴在暗道梯上听苒华休房间的动静。

“嫣嫣,你没伤到哪里吧”

夜锦狸听见了个男人的声音。

“自然没有。”

这是苒华休的声音,深更半夜,苒华休居然在和一个男人说话?!夜锦狸郁闷了!

很快夜锦狸听见了房门被粗暴推开的声音,紧接着还有一串杂乱的脚步声。

哦,不止两个人,好像人还挺多。夜锦狸奇怪——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衣橱外面,其他的壮汉被苒华休吩咐去休息了,苒华休和茗烟带着几个壮汉押着三个被捆成粽子的人回到她的房间——谢庭芳接受了她的提议,把元氏兄妹以及谢庵这三个人交给了她。

刘药师和高绮也跟了进来。

刘药师一看到这三个人便放了心,既然主子只抓了这三个人回来,那说明她没有对其他人下手,区区三个人就算是被主子弄死了,皇上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

“主子,这几个人怎么办?”其中一个大汉,踢了踢被捆成粽子的谢庵,谢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谢庵双眼通红叫嚣道:“士可杀不可辱!苒华休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谢庵是谢庭芳的亲侄子,他没想到自己的姑姑居然会放弃自己。

“急什么?”苒华休冷冷睨了他一眼。

谢庵瞬间脸色苍白。

“带到下面去,这府邸以前是宁家的产业,我不想脏了和宁弈有关的东西。”苒华休淡漠道。

暗道里的夜锦狸闻言一慌,像只蛇匍匐着开始往下退——他生怕弄出动静让人听见了。

夜锦狸刚退下去,衣橱门就被打开,几个大汉举着灯押着那三个人下来了,夜锦狸看见灯光更慌了,极速下退,退到最后发现,下面居然是个石室,而且没什么遮蔽物。

夜锦狸咽了咽口水,实在没办法,蹲到梯道下方的空隙里,因为梯道较宅,所以空隙也小,夜锦狸只能低头蜷着身子躲在那里。

很快,上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石室慢慢也被烛火照亮,夜锦狸这才发现,这石室居然摆满了刑具,夜锦狸忍不住毛骨生寒——哎呦喂,这什么鬼地方啊!

“表哥我有点私人恩怨需要处理,画面可能会有些血腥,要不然你回避一下?”苒华休淡淡的看了一眼惊恐的元朗三人,对高绮说道。

“你表哥难道是这么胆小的人?就是这三个兔崽子两年前欺负你?你是个女孩子,不适合做太血腥的事,你想做什么,表哥帮你。”高绮摇头不以为然的笑笑。

“哎呦,这么谦让干什么?这儿不是有三个人嘛,要不这样吧,元朗归我,谢庵归你,那个女的就留给苒苒收拾,咱们是男人,跟女人动手总归不好看。”茗烟嗤嗤笑道,指了指那三个人。

“表哥你不用动手,我也不动手,茗烟就你来吧。”苒华休见说不动高绮,便如此说道。

“好咧。”茗烟妖妖一笑,“从谁开始?”

“你随意。”苒华休皱了皱眉,高绮在这,她施展不开——她不想在高绮印象中留一个血腥的印象。

“那我就选……元朗吧,这家伙以前专喜欢挑断人家手脚筋,那我今天便来挑他的。”茗烟说罢冲两个大汉使了使眼色。

两个壮汉把元朗身上的绳子解开,元朗想跑却被一把抓住,两个壮汉“咣咣”就是两巴掌打的他头昏眼花,接下来元朗被打的惨叫连连,直到他像条死泥鳅一般瘫软,茗烟这才叫停。

茗烟冷冰冰的笑了笑:“到了我的手里,就好比到了阎罗殿,我劝你少费力气,也让你自己少吃些苦头。”

“呵……呵。”元朗此时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却还是喘着粗气道,“茗烟,你不过是阴湮的一条狗而已,她能这样对我,以后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呦,还知道挑拨离间。”茗烟不屑的笑笑,“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把他给我吊起来,哦,不,”茗烟打量了一番刑具,指了指那一对琵琶锁道,“把他给我挂在那上面。”

琵琶锁,顾名思义,是锁住琵琶骨的刑具,琵琶锁有两只,每只都有巨大锋利的鹰钩,上面吊着寒锁链。用法是施刑者生生将鹰钩刺入受刑者的肩胛骨,然后拉动寒锁将受刑者吊起来,这种刑具十分血腥,受刑者生不如死。

两个大汉依言而行,按着元朗将鹰钩刺入他的肩胛骨。

“啊!”元朗发出痛苦的嚎叫,肩膀血流如注。

“再把他的嘴巴给我堵起来,要是咬舌自尽了那就不好玩了。”茗烟依旧笑眯眯的。

高绮看的眼皮直跳——这也未免太血腥一点了!但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茗烟的行为,看的高绮更是触目惊心。

只见茗烟慢悠悠的拿起了一只小凿子和一只锤子,阴森森的笑了笑,然后……石室传来了敲击和痛苦呜咽的声音。

高绮头皮发麻的看着元朗手脚腕上那被凿出来的四个血洞,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边躲着的夜锦狸听到了动静,也是脸色发白,一动也不敢动。

“表哥上去吧。”苒华休淡淡道。

“呃……我。”高绮不适的皱眉,但还是强撑笑笑道,“没事没事的。”

但接下来茗烟的行为差点让高绮吐出来——茗烟居然笑嘻嘻的把手指戳进元朗手腕上凿出的的血洞里,这……看着都要痛死!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高绮有些于心不忍,就在他想出言劝阻时,茗烟下一个动作令他瞪大了眼睛——高绮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