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纯肉短篇 男朋友说他忍不住想那个了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623 次 收藏

“啊哟!居翱……你真的忍心为难姐姐啊!姐姐家里还要来客人的哦!你就帮帮姐姐呗,没有你帮忙,姐姐买不好菜啦!帮帮忙嘛,帮姐姐买菜好不好?姐姐可以给你买两只螃螃蟹……”

宝宝看着姜紫蔷,伸出手业,轻拍着她的脸蛋:“姜姜乖乖啊,那我们就先买两个螃螃蟹!”

姜紫蔷扮可爱,感动地眨着眼睛,宝宝很认真地,用手叉着腰:“老板,我们要买螃螃蟹!”

老板应了一声,看着姜紫蔷和宝宝。

宝宝伸手,指着那只螃螃蟹,却见那蟹高扬着夹子,姜紫蔷惊叫一声,这一回,他还不得震破天的大哭啊!完了!完了!

看这样子,他挺服软的!

姜紫蔷灵机一动,先用手佯装哭:“啊!居翱被螃螃蟹给夹痛了!呜,好疼!好疼哦!”

宝宝正要哭,却见姜紫蔷在一边先吓得哭了,在眼眶里转动的泪珠,又强行咽下,说:“我不疼!”

“咦!真的吗?”

“真的不疼!”

“哇!居翱你好勇敢哦!”

宝宝忍了忍,用小手抚住被蟹痛的地方,真的好痛!可是他不能哭!“我不想看螃螃蟹了,我们买菜。”该死的螃蟹,居然敢咬他,咬得好痛,差点就把那块皮给咬下来了。

现在,她是不是算掌握到居翱小朋友的性格了,纯粹的吃软不吃硬。

菜买得差不多了,居翱帮她拿了两样最轻的。“姜姜,螃螃蟹虽然咬人,还是很好哦!”

他想要!

现在居然叫她姜姜了,好吧,就由得他怎么喊。“要不,买两只给你!可我还是担心你被它咬哦。”

“它再咬我,我们就把他们吃了。”居翱高兴地笑了起来。

“对!就要这样惩罚他。他要是不听话,我们就把他吃掉。”

既然居翱喜欢,姜紫蔷就给他挑了两只。老板将螃蟹拴好,递给了居翱。

“居翱,我们回家再玩好吗?我们不回去,一会儿客人就到了。”

姜紫蔷带着居翱回家,他不看动画片了,就看着盆里的螃蟹玩。姜紫蔷开始忙碌地洗菜、摘菜,准备着中午的饭菜。

近中午时分,有人在按门铃,打开看时,除了胡坚,还有许久不见的秋秋。

“姜姐姐……”

“秋秋,真是太好了,快进来坐!”姜紫蔷看着胡坚,他的手里提着一包水果:“你还真是客气,是我要感谢你,怎么还买东西了,就这样上来就很好了。快请进!”

秋秋见家里多了个孩子,就蹲在窗前看贫里的螃蟹,手里拿了个筷子,正逗着螃蟹玩耍。秋秋立时也被螃蟹给吸引住了,蹲在居翱的另一边。

“阿坚,要不你上网,我准备午饭,大概一个小时后就好了。”

正忙碌,就听到外面秋秋和胡翱两个起了争执。

居翱大着嗓门,近乎要哭,大声吼着:“你坏!你坏!你快弄死的螃螃蟹了?”

“你才坏呢?一个人要玩两个,你就不能也让我玩一个……”

姜紫蔷从厨房出来,说:“秋秋,他是弟弟,你得让着他些。居翱,你不是有两个吗,就拿一个给姐姐玩不行吗?”

“不给!”居翱一口咬定。

“嗯嗯……居翱,你可是主人,她是客人啊。哪有你这样当主人的啊……”好吧,继续她的撒娇模式。

胡坚看到这样的姜紫蔷,一个大人跟个孩子撒娇,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不近,居翱还真吃这套,想了一阵,指着一只略大的螃蟹:“好吧,你玩这只!”

姜紫蔷见两人平息下来,又回到厨房里。

这一天,似乎过得很快,虽然没再出门,吃饭、收拾碗筷,然后就是为大家准备水果、甜点。

胡坚就想吃顿家常菜,家里的菜式也很好,可是吃得多了,就觉得没有新意。今天在姜紫蔷这儿,虽不是最美味的一顿,却是吃得最开心的一顿。这里有秋秋,还有一个小大人般的孩子。

下午四点,胡坚站起身,对入迷地看着动画片的秋秋说:“我们该回去了!”

秋秋扭着身子:“阿坚哥哥,我可不可在姜姐姐这里住啊?”

“不行!”居翱脱口而出,“姜姜是我的,你不可以抢走!”

“可我也喜欢和姜姐姐在一起……”

居翱霸气十路,双手叉腰,露出很凶的模样:“我是主人,你得听我的……”

秋秋委屈地看着胡坚,又看看姜紫蔷。

姜紫蔷笑了一下,秋秋高兴地问:“我可以和姜姐姐在一起吗?”

“秋秋乖,过些时间姐姐得空了,就去看你。可是今天,你得和阿坚一起回去。”

她找到家人了,为什么还要和她住。姜紫蔷今天还真没想到胡坚会带秋秋一起过来作客,笑意温和,倒舒了一口气。“居翱,我们该送客人走了!”

居翱着迷动画片,扬了扬手:“拜拜!”

“居翱,刚才……你还说是主人呢?”

他似明白过来,转过身,走近姜紫蔷拉着她的手一同将秋秋和胡坚送出了家门。看秋秋上了胡坚的车,这才折身回来。

秋秋想到那个叫居翱的就满是生气:“姜姐姐家里怎么会多个破小孩?”

“那是她帮人看的。”

“他还说自己的是主人……”越想越生气,“我什么时候成了姜姐姐家的客人?”想着,看那样子,他们俩早就认识了,更可恶的是居翱动不动就以主人自居,秋秋握紧拳头:“我不要回哥哥那里,我要和姜姐姐住一块……我要做姜姐姐家的主人……那螃蟹是姜姐姐买的,却成了那个破居翱的……我不要回去!”

“秋秋乖,我们该回去了。再不回去,你哥哥会担心的!”

“可是,我喜欢和姜姐姐在一起。”

“那你,可以请姜姐姐去你家……”

秋秋眼睛一亮:“姜姐姐到我家,她就是主人了,我也是主人……就不会被那个破居翱抢走姜姐姐了……哈哈,这个主意好!回到家里,我就告诉哥哥,让他把姜姐姐接到我们家住!这样,我们都不会分开了……哈哈……这样,我天天都可以看到姜姐姐……”

胡坚满是不解:“你就这么喜欢她?”

“是啊?姜姐姐对我可好了。她给我买好吃的,还带我上街玩,给我买衣服、给我洗澡……可是哥哥都不给我洗澡的,总让我自己洗……人家都够不着后背啦……”

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哪有让哥哥再洗澡的。可在秋秋看来,她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朋友。

送走胡坚和秋秋,居翱很是认真地问:“姜姜,那个哥哥是你男朋友?”

“啊――哈哈……”姜紫蔷笑了起来,现在的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居然会这么想。

“他一点也不帅!”

姜紫蔷回想着胡坚,长得还不错啦,就是黑了些,可在这个南方临海城市里,比胡坚黑的人就更多了。“不帅吗?我觉得还挺不错的。”他真的不错,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正说着话,手机铃声响了。

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甜美的声音:“是小姜吗?我是居总的秘书,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就回东滨了,晚上六点半,你把孩子送回居家吧。”

“知道了!”

居翱似明白了怎么回事:“是让我回家的?”

“嗯!”姜紫蔷点了一下头。

“我不想回去。和姜姜在一起最好玩了。”

“等到周末的时候,我再带你过来玩,好吗?”

“真的?”

“嗯!但前提是,我周末不上班的时候。”

“不是周末吗?你为什么会在周末上班?”

“你爹地有时候周末也会开会、加班的,我也一样啊。”

“真搞不懂你们大人,为什么周末都要上班……”居翱小大人般地轻叹着,那模样似在沉思,惹得姜紫蔷想笑。

姜紫蔷给居翱煲了骨头汤,又做了碗骨汤米饭,看他吃了才将他送走。

“今天还坐公交吗?”

“不!今天我要带你去地铁!”

这个,也是居翱不曾坐过的。

“太好了!我们走!”

“先坐公交,然后再坐地铁,我们出了地铁站再坐公交,就到你家了。”

居翱觉得听起来挺不错的,总之,他越来越喜欢和姜紫蔷在一起了。

秋秋离开水景苑小区后,时时吵着要见姜紫蔷。

每天一觉醒来,秋秋离开卧室,踏入客厅就能望见墙上挂着的数张照片。最中央的一张,是个女人的侧影,那是她的母亲。看到这张,秋秋就会忆起姜紫蔷。看着母亲正面含笑的照片,和妈妈根本就不一样,当初看到姜紫蔷,她却总觉得她们长得很像。

秋秋走近邱冬明住的主卧,伸出手来,一阵轻拍:“哥哥!哥哥……”

邱冬明睡得正香,被她一吵,看看时间,却是凌晨三点过。“秋秋,听话!现在还早。回房睡觉!”

“不嘛!不嘛……哥哥啊,我睡不着。我想姜姐姐,你带我去找姜姐姐,好不好?”

又来了!

邱冬明对这个神经失常的妹妹快没辙了,又不能太凶,对于他来说,秋秋就像一块易碎的玻璃。

邱冬明没出来,倒是新请的保姆阿姨从小卧室里出来了:“秋秋,现在很晚了……”

“不。已经是早上了!你帮我把哥哥叫起来,让他带我去找姜姐姐。”

保姆阿姨笑了一下:“你哥哥上次不是说了吗,你要乖乖的,如果你听话,这个周末就带你去找她。”

“他就是个大骗子!就会骗小孩子。上次说找姜姐姐,都过几年了,也没去找。”

哪有几年,分明就是几天,也怪邱冬明,说了周末去找,可他就是没带秋秋去。秋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觉睡醒,可不怪是什么时候,只要邱冬明再,她就会去拍敲他的门。

“秋秋,现在很晚了。不可以吵到别人的哦。你哥哥也累了,你快回房睡觉……”

“哥哥今天不带我去找姜姐姐,我就吵死他!哥哥,快起来,带我找姜姐姐……我再不去找她,姜姐姐就被破居翱给抢走了。呜呜,他总是缠着姜姐姐……我不要和姜姐姐跟其他小孩在一起,到时候,她就不喜欢秋秋了……哥哥,你起来呀!我要找姜姐姐……”

邱冬明快要疯了。

曾经那个优雅、温婉、体贴的秋秋不在了,变成了一个处处和他作对的小孩子。他睡得正香,却被她吵醒。

邱冬明打开房门,现在是半分睡意也没了。

秋秋拉住他的手:“哥哥,我们去找姜姐姐。”

“秋秋,现在很晚。你姜姐姐还在睡觉呢?”

“可是人家好想姜姐姐……”

“听哥哥话,我带你回房睡觉。”邱冬明神色严厉。

秋秋看他黑着脸,是真的生气了。嘟着小嘴,说:“哥哥,你答应过会带我去找姜姐姐的……”

“好!好,这周末就去!”

“上回你也这么说的。你是坏哥哥,总是说话不算数……”

“好吧,这回哥哥一定说到做到!”

“打勾勾?”

“打勾勾!”

邱冬明哄好秋秋,给她盖好被子,拿起一边的童话书,像小时候那样给她读着故事。这一幕是他近来经常做的,可每做一回,心里都是辛酸而刺痛的。

“秋秋,你就这么喜欢姜姐姐吗?”

秋秋努力地回忆与姜紫蔷在一起的日子,“姜姐姐对我很好!从来不打秋秋,也不骂秋秋,陪秋秋玩,还给秋秋买好吃的……给秋秋洗澡,给秋秋讲故事哦……”秋秋怀抱布娃娃玩具,用手轻柔地抚摸着,“就连玩具也是姜姐姐给我买的。哥哥,除了妈妈,没人对秋秋这么好了……我想妈妈,也想姜姐姐……”

妈妈?他和秋秋的母亲,早在很多年前便已经不在人世了。对于母亲来说,遭遇那接二连三的事,离开便是最好的解脱吧。却让他们兄妹的人生充满了太多的遗憾与艰辛。他是男孩,还要好些,又父亲唯一的儿子,可是秋秋的童年里少了许多的快乐。

“那你喜欢文娟姐姐吗?”

“文娟姐姐?”秋秋想着,那个漂亮的女人,本想忆起一些和她的好事,可脑子里都是姜紫蔷,失望地摇头:“她都不陪秋秋玩,她都不喜欢姐姐,秋秋也不喜欢她。”

“文娟姐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一定是你想多了。”

秋秋很认真地说:“真的!她总是让秋秋去花城,可是秋秋不想回去嘛!秋秋不要擦地板,秋秋不要被欺负……秋秋想和哥哥在一起,也喜欢和姜姐姐在一起……呜呜,文娟姐姐不让我和哥哥在一起……”

邱冬明神色更暗了,“文娟姐姐真的这么说过。”

“她说,我应该回花城,还教我这样告诉哥哥。可是,秋秋真的不喜欢花城……”

邱冬*头一动,低声说:“你不想回去,就不用回去。你可以和哥哥住在一起。”

“哥哥不会丢下我吧?”

“不会。”他不会再丢下秋秋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当年他要出国深造,大学毕业不久的秋秋,面含笑容地对他说:“哥,这是多好的机会,你放心去吧。”

他看着这样的妹妹,多年来,他们兄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自从失去了母亲,他不愿再与妹妹分开,为了和秋秋在一起,他放弃了很多,本可以考上北京的院校,却选择报读南海省的最高学府。毕业后,可以有更好的工作,为了能更多的照顾秋秋,他谢绝了父亲的安排,选择在南海省工作。

为了让他放心离开,秋秋决定尽管步入婚姻。

秋秋的一次选择,也造就了她今日的一切。

如若,他不曾出国深造,是否秋秋就不会为了让他安心,那么快就把自己嫁出去。也不会有现在的神经失常。

“哥哥……”

“什么?”

“哥哥,让姜姐姐和我们住在一起吧。”

“不行!”

“为什么不行?”秋秋翘着小嘴,有些茫然,“可是姜姐姐真的很好很好啊,她长得像妈妈一样漂亮,而且会做饭,还对秋秋好……哥哥,让她和我们住一起吧。”

姜紫蔷是个年龄的女孩,独立、自强,不可能和他们住在一起。

秋秋见他不同意,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我喜欢姜姐姐。”

“以后,让文娟姐姐和我们住一起。”

“我不喜欢文娟姐姐,她对我都不好,总是说我不好……”秋秋生气地转过身去,不再看邱冬明,使着孩子的小性子,“哥哥对我不好,还说只要是我想要的,都会给我,可我就想和姜姐姐在一起,你都不同意……姜姐姐一定会被臭居翱抢走的。”

“居翱是你姜姐姐的……”

“是个很讨厌的小孩子。总和我抢东西玩,还住在姜姐姐家里,听说他们家很有钱,可是他也喜欢姜姐姐哦。”秋秋说着,忘了生气,又转过身来,“哥哥,我怕他把姜姐姐抢走了!”

“无论什么时候,哥哥都会在你身边!”邱冬明伸出手,轻柔地拂走秋秋额上的碎发。“睡吧,哥哥给你读故事书。”他翻开书,低声念到:“很久很久以前……”

没过多久,秋秋睡着了,脸上是恬静的笑。

文娟,还要我等多久?七年了,我们恋爱七年了,你还是不肯嫁给我!

邱冬明走到窗前,撩起一角,能看到很远,深夜的东滨市,街灯处处、霓虹闪烁,处处透出一种梦幻般的色彩。他,可谓事业有成。而她,更是万众瞩目的女人。七年前,她还是一文不名的女艺人,三年前开始因为接迫了一部穿越剧,名气与日俱增,如今已是中国大地上家喻户晓的人物。

他在想她,她又在做什么?

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静寂的手机,里面竟有一条半小时前发来的短信,“冬子,今天晚上,我又要加班拍戏,最近好吗?上次碰面,因为秋秋也没来及与你多说话……”

几天,或者一周才收到她的一则短信。

他等她,真的太久了!

风华绝代的她身边,从来都不管优秀的男人。可她,一直都深爱着他。

只是,因为她的身份,她不会这么早就步入婚姻。

她曾说:“冬子,给有三年时间,如果三年之内,我不能成名,我们就结婚。我再不做什么明星梦了。”

第一个三年之后,她失败了,可她又说:“冬子,导演很欣赏我的,说我不比别人差,我缺的是一个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会和制片处好关系的,只要做了女主角,我一定可以的……所以,冬子,再等我两年,好吗?”

又一个两年过去,她成功了!成了与日俱红的女星,而他也算是事业小成,见面的机会却越来越小。就连通话、短信传递也从最初一日几次到现在的几日一次。

他知道,今晚她也许很忙。

邱冬明拿着手机,一番纠结,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嗨,冬子……”手机里传出她那悦耳动听的声音,不是故作的娇媚,却足让他心动,每一次听到她的声音,他都会心跳加快,那些与她相识走近的所有回忆,都会像电影一样掠过脑海。

“文娟!”他低沉地唤着她的名,这样的温柔多情,他顿了一下,说:“七年了,我们……结婚吧!”

“冬子,你没开玩笑吧?”从平静的温柔变成了意外,文娟不由得笑了起来,“我和你说过的呀,我现在正是当红的时候,不可能……”

“要我等多久?一年、两年……”

文娟笑着:“林青霞四十岁退出,再怎么的,我何文娟在四十五岁退出演艺圈,这不算过份吧。”

开什么玩笑,而现在她不过三十岁而已,还要等她十五年。

邱冬明说:“你先忙,我挂了!拜拜……”

失望,又一次的失望。

这些年,他总是在一次次地失望着。

爱情是这样的可望而不可触及,相爱七年又如何?她从来没有向他承诺过什么,也许所有深爱中的爱情是不需要任何承诺的。爱情中的山盟海誓,又有多少是最终践行的,不过是情动冲动时说出的情话。

夜,这样的漫长。被吵醒后,他却再难入睡。

生活中,对于他来说,除了秋秋和文娟,再无更重要的。而文娟的若即若离,时候给他一种错觉。他还曾多次听到女下属们私下开玩笑说:“你说,我们领导是不是那个有问题啊?认识他几年,就没见过他和其他异性接触过……”

躺在床上,姜紫蔷傻傻地盯着屋顶,真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恶魔宝宝居翱变成了小大人,秋秋回到了她哥哥身边,而她呢顺利完成了今年的任务指标。

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姜紫蔷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明天就给妈妈打些零花钱过去。

谁说,只能小孩给大人撒娇。有时候,大人给孩子撒撒娇,更能让孩子变得坚强。

又一个星期,对于姜紫蔷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外的意外,因为这个星期又有了一千万的存款业务,虽然是四笔的总和,但又迈进了一步。百度一下“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