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到她哭着求饶 村野红尘免费阅读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338 次 收藏

叶翕音又试着嗅了一会儿,始终没分辨出是什么药,最终只得轻轻摇头“这种药真闻不出来,我认输!”说完,抬手将蒙在眼睛上的布条拉了下来。

就在她揭开布条的瞬间,举着手发怔的楼嘉钰也恍惚回神似得,慌乱地收回的了自己的手,白皙英俊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楼嘉钰微呡了下唇,将脸侧向旁边,为掩饰自己此刻内心的尴尬,端起杯喝了口茶。

叶翕音却并没往楼嘉钰脸上看,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着柜台上摆放的几种药材,眯起笑眼道“看来我都猜对了嘛,咦?最后猜的那一味药是哪个……”

见叶翕音询问,楼嘉钰的脸更红了几分。

旁边的何掌柜,见少东十分难得地竟显露出难为情的样子,赶紧过来替楼嘉钰打圆场。

何掌柜对叶翕音笑道“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你这孩子将来前途无量啊!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怀安堂做事?”

通过刚才的比试,何掌柜也是打内心里对叶翕音生出爱才之心,此时虽是为楼嘉钰打圆场,说的却也是他自己的一番真心话。

叶翕音略一行礼,恭敬道“蒙大掌柜抬爱,叶鸿不胜荣幸,只是叶鸿一心想学胭脂制作,无心转入药行,谢过大掌柜的盛情了。”

说完,又向大掌柜和楼嘉钰略行一礼,拿起自己的东西,走出了怀安堂。

看着叶翕音娇小单薄的背影消失在门前,楼嘉钰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微皱起眉心,楼嘉钰对身边的大掌柜低声道“他在这儿耽搁了这么久,回去必要挨他们掌柜的训斥,你派个伙计送他,别让赵掌柜为难他。”

何掌柜只当楼嘉钰也是爱惜叶鸿的才华,赶紧分派伙计去追。

楼嘉钰斜倚在柜台前,目光始终凝注着叶翕音刚才消失的方向。

吉祥胭脂铺,他有些印象,是个门头不算大的小铺,这么个小铺子,居然招到这样的人才……楼嘉钰心里对叶翕音这个人,越发感兴趣。

收回眸光的时候,楼嘉钰无意间扫过铺面门前的青石台阶,看见一方淡藕色的绣帕,静静躺在铺面门前的地上。

楼嘉钰走过去,将绣帕捡起来,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这种颜色宁静温婉的绣帕,一看就是女儿家用的帕子,轻轻将绣帕展开,里面还夹着朵已经干了兰花,帕子的一角,绣着只青色的,模样奇特的鸟。

楼嘉钰不认识这绣的是什么鸟,不过却能看得出,绣工十分精湛雅致,与整块绣帕的颜色搭配相得益彰。

鼻息间闻到似有若无的淡雅兰韵,楼嘉钰将绣帕按照原来的样子仔细叠好,又将那朵兰花也夹了回去。

刚才除了追出去的那个伙计,就只有叶鸿一个人从这里出去,这块帕子是他掉的?

“叶鸿……”

楼嘉钰口中喃喃念了一句,将绣帕收入袖中。

————

有怀安堂的伙计跟着回来,尽管出门耽搁了好些功夫,不过赵老板果然没为难叶翕音。

今日不是大集,铺子里的客人也不多。叶翕音采买回东西就没事做了,索性把这几天店里刚上的几款新品拿出来看。

吉祥胭脂铺里的这几款粉,虽然跟济宁镇其他胭脂店的相比,品质算是好的,可叶翕音始终觉得这粉的香味有点太过浓重,扑在脸上的颜色也不是很自然。

她还是比较喜欢清淡自然的香气,就比如她在紫府庙门前买的那种,所以,她着女儿装的时候,从不爱涂这些香粉,只在身上夹带新鲜花草。

轻轻地捻了一点粉,在手背上缓缓揉开,叶翕音凑至鼻息间闻了闻,正打算迎着光去看看粉质颜色,却见老板娘慌慌张张由铺子外面跑了进来。

趴在柜台上大口喘着气,老板娘不住地用手拍胸脯。

叶翕音见她好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似得,赶紧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撞见什么了?吓成这样?”

老板娘猛灌了大半杯水,仍余惊未消地对叶翕音道“我刚去城北买衣裳料子,可巧碰上这事,哎呦妈呀,可吓死我啦!”

老板娘说话时,用手比了个二,瞪大眼睛惊诧道“全家老小,整整二十多口人,一夜之间就全丢了性命,血淌的满街全是,把我吓地魂儿都丢了!”

听见这个消息,叶翕音也很震惊。

这样的灭门惨案,她还是头回听闻,忍不住惊问“是谁跟这家有仇吗?这位仇家下手也是够狠的!”

老板娘却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我听附近的街坊邻居说,这户人家是得罪了冰绝宗,敢得罪冰绝宗,还能有啥好下场啊?”

“冰绝宗?干什么的?”叶翕音好奇。

老板娘满眼诧异地瞪着叶翕音问“你居然连冰绝宗都没不知道?就是那个黑白两道通吃的江湖门派啊!”

见叶翕音仍满目疑惑,老板娘摇头道“不过你年纪小,冰绝宗在江湖上势头最盛的时候,连我都还没出嫁呢,你没听过也正常。”

“我早年间听说,这个江湖门派行踪神秘,据说宗内聚集了许多江湖高手,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手段又狠辣,据说是个连朝廷都忌惮的组织。”

说至此,老板娘轻叹道“这几年冰绝宗出现的少了,都快被世人忘了,不过早些年,世人只要一提这三个字,就谈之色变啊!”

叶翕音低着头,边听老板娘说话,边把先前拿出来的那几盒粉收进柜台里。至于那个冰绝宗,这种跟她生活遥不可及的东西,她也不过听个热闹罢而已。

老板娘说的口干,又喝了两口水,半晌不见赵圆圆出来,便问“圆圆那丫头怎么没跟你一起守铺子?”

“……”

叶翕音被问地愣了一瞬,眨巴眨巴眼,迅速反应道“她刚才说想吃蜜饯,这会儿大概买蜜饯了。”

“这丫头,一天到晚嘴上就闲不住!”

老板娘边念叨边进了柜台,让叶翕音把一天的流水账拿出来,清点完了账货,见没什么客人,便放叶翕音早早下工了。

回家的路上,叶翕音莫名地有些担心。

赵圆圆昨天说好的,只远远地看景辰一眼,却没想到这一眼居然看了整整一天,景辰可不是个有耐性的,不可能在哪里待一整天,也不知道这丫头看完了人,又跑哪儿去玩了。

回到家,叶翕音没走正门,而是从后院的偏门进去,先看过叶清才向前院来。

进了院子,叶翕音一眼就看见卫小海,红于,红竺三个人站在院子里说笑。

卫小海连说带比划地热闹,把红于和红竺逗地前仰后合。连旁边站着的冷清秋,也忍不住跟着发笑。

叶翕音走过去,笑问“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我也听听。”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