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前走绳结惩罚 放荡滥交的辣文小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977 次 收藏

在观众明显兴致涣然的情况下,台上又表演了几场打斗相关,或者快意恩仇的节目,台上的年轻女子个个英姿飒爽,拳拳到肉,招招精妙,让何明叹为观止,大饱眼福。

随后台上喊了些什么何明听不懂的玩意,突然整个广场的气氛都被调动了起来,台上台下到处都是喧闹的声音,这群女人的情绪瞬间高涨了起来。

何明以为这次会有什么特别有名气的人来出演节目,或者是苍月岛的经典剧情作为基础的表演,不觉也睁大了眼睛,认真期待着这个为整个广场带来了剧烈热度的节目。

在那一片喧哗声中,从新上台的人画风突变,何明看到了之前在村子里从未见过的浓妆粉脂,而八个穿红带紫,梳着两个羊角辫的人。

他们簇拥在一名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上面挂满了能反光的挂件,在整圈树脂灯光照耀之下灼灼闪光的人身旁,走上了舞台。

舞台中央那人眼睛戴着极长的假睫毛,画着重重的眼影,脸上扑着重重粉,即使这么远何明也能看得到此人肤色白里透红,嘴唇被涂得鲜红反光。

那些人在舞台上跳起来极具暗示性和挑逗性的舞蹈,又蹦又跳,还做出一些何明觉得挺下流的动作。尽管何明有些反感,但是一个年轻人看女孩子跳这种舞蹈,本能的会被吸引住,尽管这几人的身材和前面那些女人比,要纤细太多了。

苍月岛的女人体力就是令人吃惊,她们蹦蹦跳跳加上一些挺高难度的动作,足足跳了二十分钟,看得何明都觉得累。随后那些簇拥在主角身边的人就散了开来,各自跳一些辅助性的舞蹈的时候,中间那个浓妆艳抹的人就开启红唇,唱了起来。

这个声音一入耳,何明就感觉很不对劲了。尽管歌词他听不大懂,但是这是一种带着柔和又挺婉转的声音,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既不像女声,也不像男声。

就在何明满脑子狐疑的时候,伊玛的声音恰如其份的及时传入了他的耳膜:

“男人们这么弱,热了会中暑,冷了出来会着凉,也就每年这个时候能出来一下。谁家养的男人能跳最久,谁就这一年都倍有面子。”

叶紫澜嘴角抽搐,一脸嫌恶的问:“所以,台上那几个人都是男人了?”

伊玛说:“肯定啊!我们苍月村哪有这么纤细的女人那。中间那个男的就是我们村蝉联三年贡献分第一的阿迪莱家里养的,他能跳足一个小时以上呢!。”

这些让何明看起了反应的是男人?他浑身鸡皮疙瘩炸起,仿佛胃部被猛锤了一击,早上本来胃部就受到了重击,晚上吃得又过多了,这一下直感觉三魂出窍,七魄无主,捂着肚子就拼命朝家里跑去,在屋子后面把中午吃的食物全都吐得干干净净。

伊玛瞄到何明突然捂着肚子逃难一般冲出了广场,不由得转过来问叶紫澜道:“咦,你的小情郎怎么跑掉了?他今天不舒服吗?”

叶紫澜淡定的回答:“对的,我想他好几天都舒服不起来了。”

伊玛有些惋惜的说:“唉,男人毕竟是男人,还是太柔弱了。不过何明算得是最好的一个了。”

挨了你那一拳都没当场死掉,已经不错了好么。而且他也不是身体弱才跑掉的,叶紫澜心里说,然后问伊玛:

“但是这些男人怎么看也没有那么柔弱啊,他们干活最多差一点,也不至于和你们说的那样风都吹不得吧。”

伊玛不假思索的说:

“话是没错,但是体力好的男人全村也没几个啊,而且他们的皮肤确实是见到阳光都能脱层皮,谁舍得自己家里的男人受苦呢,而且让自家男人干活,女人也没面子啊。本来重活有女人干也就够了,这村子里就是这样的风俗啊。”

叶紫澜哑然失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台上的风景又实在是辣眼睛,不能直视。于是她看着伊玛问道:“那么伊玛,身为保卫队长,你应该养了不少男人吧?今天有没有他们的节目?”

伊玛说:“什么呀,作为守卫的人是生活在营地里的,不允许养男人的。尤其是我,因为一旦怀孕,多少都会影响到战斗力和管理效率的。”

“这样啊,那你会不会想要养一个呢?或者说当你当你看中哪个男人的时候,会怎样?”叶紫澜开始逗她了。

“我可是守卫队长!我要担负起整个村长的安排分配和安全,怎么可以为了私欲就弃大局不顾嘛!不过村里会一直培养接手的人才,只要有可以做好这个位置的人接替,我就可以干其他的活了。”

“那你是喜欢做守卫队长,还是不喜欢呢?”叶紫澜笑吟吟的问她。

伊玛说:“当然喜欢了,只要我做守卫队长的时候村子没有危险,人力安排的妥当,没人挨饿,我就会特别高兴!直到下一任接手后,我就可以过比大家都轻松的日子了!”

“是嘛?听你的意思说,这个村子还会有危险发生?环形山内不是很安全吗?”

伊玛看上去有些担忧地说:“村子这边确实不危险,但是只靠这周围的资源养活大家还是不大容易。我们一直免不了要和外面的一些敌人动手,本来岛上也没什么能欺负我们的敌人。”

叶紫澜问:“本来?就是现在有能威胁你们敌人了?看早上你出手的那几下,岛上怕是没有能打得过你的野兽。”

伊玛嘟着嘴巴说:“没错,但是自从十一年前那场大地震以后,就发生了一些怪事,让我们很是头疼。”

叶紫澜一惊,问道:“地震?那个时候苍月岛也被地震波及了?”同时想到,这个村子理的房子看上去大部分都是很古老的建筑物了,在那次可怕的地震中居然全部坚挺了下来,不由得对这儿的建筑能力刮目相看。

伊玛说:“对的,地震以后,岛上资源丰富的东面就出现了大白天也敢出来的长角恶鬼,伤了不少人。其他地方也不太平了,所以没法专门组织守卫去对付它们,现在村子里变得紧张了不少,幸亏这些年风调雨顺,还能维持下去。”

叶紫澜心中立刻把这个和其他几件事情联想到一起去了:“那么伊玛,那边怎么走?我想去看看那些长角恶鬼长什么样。”

伊玛一愣,然后说:“那怎么行?你是外来的贵客,怎么能让你卷进这么危险的事情之中呢?”

叶紫澜说:“不行,我对那些奇怪的东西可好奇了,不去看看根本睡不着。而且你不是早就把我当成村子里的一员了么,大家有麻烦你让我置身事外,不好吧?”

伊玛说:“可是好多年没人去过那边了,道路都没有了,没有特别熟悉那边地形的人带路,你们过去那边也走不出来的。”

她突然一拳打在手掌上:“对了,我们可以一起去!”

看着她的样子,叶紫澜不由得好笑起来:“别了吧,你找个熟悉那边的人带路就好,你这一去村子可怎么办?”

伊玛正经的说:“这个早就有安排了,你就放心吧,如果你不是开玩笑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看到她这幅样子,叶紫澜也就有数了,心想:“何明体质不错,恢复的挺快,但是今天折腾的这么厉害,明天基本上好不了。”

然后她就说:“我们后天一早就出发,其实你安排一个识路的带我们寻路就可以。”

伊玛笑了:“你可能不大了解,我这样的保卫队长,主要的责任就是这个,只是之前没机会去而已,这点你就别多想了。今天晚上尽情玩吧!”

叶紫澜说:“谢谢,不过我今天折腾得也很累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伊玛有些扫兴的说:“什么嘛,看来你也就是力气大,熬点夜都不行,好好休息吧,后天早上决定要去的话,你就直接来我家里哦。”

从座位下来后,叶紫澜同样逃难般地一路冲回了家,手扶着墙调息了半天才把呕吐的冲动压了下去,只感觉手脚发软,浑身虚汗,她情愿再打一次石墓尸王,也不想再看一眼那些浓妆艳抹的男人。

打开门口,果然看到何明躺在他的木筏床上,气若游丝。大狗子蹲在边上照看他,看到叶紫澜来有种幸灾乐祸的得意感。

叶紫澜在他的床边坐了下来,给他递了一杯水:“你怎样了,还活着么?”

何明撑着床半爬起身,接过水杯,苦笑着说:“谢谢,其实没啥事了,就是突然受到了剧烈的精神打击,吐了一场而已。”

叶紫澜笑笑说:“全部吐空了就好多了,那现在饿么,我给弄些吃的?”

何明说:“不用了,现在我的胃虚弱无比,什么也吃不下,你怎么也这么快就回来了?”

叶紫澜说:“别提了,就是我也差点全吐了,根本无法直视!不过这次有了对这个岛异常情况探索的方向,倒是没有白参加这场晚会。”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