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年代婆婆 短篇黄色小说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913 次 收藏

张扬很喜欢说笑,连孟菊这种不善于和陌生人交流的女生都被他逗乐了,看来周老师有这样的朋友,一定不会觉得无聊吧。

三个人聊了会天,周亮很快打完了点滴,张扬想送他回家,在医院门口分别的时候,周亮忍着难受还在叮嘱孟菊回学校要用心学习,让孟菊的心异常感动。

孟菊见张扬两人开车走了,在医院门口犹豫了一会,想着周亮的样子,不知不觉间就将单车骑到了周亮家小区门口,这是一处新开发的楼盘,离一中并不是很远,环境幽美,而且交通便利,是个不错的住宅小区。

“喂,这不是孟菊吗?你怎么还没走?”张扬正要开车出去给周亮买点午饭,无意间在小区门口发现了孟菊正仰着脖子,不知道在看什么,便摇下车窗,好奇地问。

孟菊回过头来,看了张扬一眼,并没有搭理他,张扬觉得好笑,逗孟菊说:“呵呵,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你是想去看你们老师吗?是就直接说嘛。”

“嗯!”孟菊这才冲他点了点头,她其实是不好意思跟别人说。

“你不会喜欢上你们老师了吧?”张扬说话向来直接,见孟菊挺可爱的,便忍不住开玩笑,谁知惹来了孟菊一顿白眼。

孟菊见张扬说中了自己的心事,骑上车就要走,谁知张扬在后面叫住她说:“喂!别走啊,我一会回单位有点事,要不你帮你们班主任买点饭去吧,然后给他送上去,我就先不去了,等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再过来。”

“行!”孟菊开心地接受了这个任务,终于冲张扬笑了笑。

“不过喜欢上自己的老师可是危险的行为啊,”张扬又调皮地调侃了一句,然后从车窗里将周亮家的门钥匙和五十元钱递了过来,“你可以给自己买杯饮料什么的,算我请客了,你快去吧,一会不是还得上学吗?”

“没事,我下午请假了。”孟菊开心地接过钥匙和钱,自己能为老师做点事情,她真的挺开心的。

孟菊从小区门口的饭店买了点清淡的饭菜,按照张扬说的门牌号码找到了周亮家,虽然手里拿着钥匙,但是总觉得直接进去不好,只好先敲了下门。

“你怎么来了?”周亮睡得迷迷瞪瞪的,见孟菊站在门外觉得很意外,但还是笑着将她带进了屋里。

“你朋友说他有事,正好碰到了我,让我给你送点饭过来。”孟菊说着将手中的盒饭递了过来,仔细看了周亮一眼,问道,“老师,你好点了吗?先把饭吃了吧。”

“没事了。”周亮接过盒饭,放在了茶几上,让孟菊随便坐。

“老师,你家是不是刚装修完?”孟菊环顾着客厅,见家具什么的都挺简单的,忍不住好奇地问。

“是啊。”周亮将一杯热水递给了孟菊说,“让你给我送饭,还真过意不去,你也没吃饭吧?”

“我吃了,老师,你快吃吧。”孟菊喝了一口水,将水杯放下,解开饭盒的盖子,推到了周亮的面前,然后将筷子递给了他。

周亮吃了几口饭,便放下了筷子,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孟菊担心地说:“老师,你吃不下就赶紧先去休息吧,如果下午还不好,我再陪你去医院。”

“没事,不用了。”周亮说着咳嗽了起来,孟菊连忙将水杯递给了他。

“老师,我能在这照顾你一会吗?你自己在家,我不放心。”孟菊轻轻地说,原来喜欢一个人可以让自己如此心甘情愿地付出。

“这有很多书,你没事的时候就坐沙发上看会书吧。”周亮不忍拒绝孟菊的好意,又实在支持不下去,只好指了指墙角的书架说,“我先休息一会,你先随便看吧。”说完,见孟菊点了下头,便回房间睡觉去了。

孟菊在沙发上呆呆地坐了一会,不知道该干嘛,忽然想到自己生病的时候,妈妈会经常拿一块湿毛巾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为自己物理降温,便悄悄地从洗手间找了块毛巾,用温水打湿,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周亮的房间。

平时看惯了周亮在讲台上讲课的帅气的样子,此时见他虚弱地躺在床上,孟菊很难过,她的心在剧烈跳动,明明想照顾他,却跟做贼一样,仿佛正在觊觎着别人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东西。

孟菊半跪在了床前,怔怔地看了周亮好一会,他虽然和自己近在咫尺,却又觉得离自己是那样遥远,如果老师知道自己的学生喜欢他,还会放心地将她留下来吗?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会不会对自己失望透顶呢?她再也不是他眼中那个纯纯的孟菊。

孟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最后颤抖着手拔开了周亮额前的头发,轻轻地将毛巾放在了他的头上,就在碰触到他的额头的瞬间,她的心简直快要从嘴里崩裂而出,好在周亮在病中睡得很沉,并没有察觉。

“老师,你快点好起来吧,我走了!”孟菊偷偷地看了周亮好久,又见他时不时皱眉的样子,眼圈都红了起来,便将他的被子向上拉了一下,为他盖好,快速地走出了房间,临别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低低地在心里说了再见。

孟菊跪在客厅的茶几前,打开自己的书包,认真地在本子上画了一张素描,是周亮上课时的样子,以前在他的课上,孟菊曾多次偷偷画过,画技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的,画的也很有几分神韵,最后,她在素描的下面写了小小的一行字:老师,我喜欢你,菊。

临走前,孟菊将画纸夹在了书架上的一本书里,是一本世界名著《简爱》,不管以后老师还会不会翻起这本书,不管他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会不会很讨厌她,不知道别人知道了会怎样恶意地评论她,她都要为自己青春里的悸动鼓起一次小小的勇气,哪怕受到众人的唾弃,也在所不惜。

晚上,天已黑透,周亮才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一看,是张扬。

“打你电话不接,我还以为你牺牲了呢,吓得我赶紧跑了过来,”张扬进来将饭盒放在了桌子上,看了一下四周说,“你那个学生怎么回家了,没在这照顾你啊?”

“不知道啊,我睡着了。”周亮坐在了沙发上,这才突然想起了孟菊来过。

“哎!”张扬叹了一口气,责怪周亮说,“你说人家小姑娘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对人家都不管不问啊,走了都不知道。”

“你,”周亮睡了一下午,精神好了很多,斜了张扬一眼,“学生喜欢老师不是正常现象吗?”

“可她对你不是正常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我一看就看出来了啊。”张扬无奈周亮的迟钝。

“你瞎说什么啊。”周亮惊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再说一遍试试!”

“晕,”张扬摆摆手,拉长声音说,“这不是我不说了就不存在的事情啊,旁观者清,一看她注视你的眼神,就什么都知道了,也就你自己没有察觉罢了,你应该庆幸才对啊,那小姑娘长那么漂亮。”

“怎么可能?”周亮本来就不舒服,现在听到这些让他更加心烦,忍不住嚷道,“你是吃饱了撑的吗?没事了,就赶紧走。”

“好,”张扬不想和病人计较,“我不说了行了吧,你怎么样了,还用不用去医院,到时候晚上严重了,可别怪我不管你啊。”

周亮闭了下眼睛没有说话,忽然想到了自己刚刚额头上掉下来的毛巾,又想起了以前很多次孟菊对自己谈笑风生,格外关心的样子,不禁有些郁闷,如果孟菊真的喜欢上了自己,那么也只能怪自己的疏忽,没能及时发现,然后也没能给她正确的引导和建议,从而让事情变得严重。

可自己是她的老师,自己又不能躲着她视而不见,如果因此而影响她的学习,那么自己就真的是罪魁祸首了,看来这还真是一个难题,周亮一个头两个大,无奈地倒在了沙发上。

“哎呀!”张扬拿过来一瓶自己带来的可乐,送给了周亮,然后自己又打开了一瓶,边喝着边说,“至于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总觉得对不起这孩子,我根本就不知道。”周亮喝了一口可乐,叹了一口气。

“难道你想对得起她,那你女朋友怎么办?”张扬笑着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她那么小,就算我没女朋友,我也不会同意啊,也不知道她那小脑袋里整天在想什么。”周亮摇了摇头,他不是没从青春期里过过,知道十六七岁的孩子正是感情萌动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或许只是片刻的热度,但也或者就是一辈子的执念,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断了孟菊的想法,而又不伤害到她。

“那你就赶紧和她好好说,别让她傻得越陷越深,到时候耽误了学习,可就得不偿失了。”张扬提议道。

“嗯,我会想办法的。”周亮摇了摇发晕的头,只觉得头重脚轻,发烧还是没好。

“行了,先别管那么多了,把晚饭先吃了,你说你整天那么拼命干嘛,幸好我没当老师,虽然有双休日,但是平时忙成狗,我是怕了。”张扬调侃,见周亮瞪了他一眼,只好讨好地笑了笑,不再刺激他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