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下面痒让我舔她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5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1813 次 收藏

柳芷柔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可是,就算那个人和他们有关,那他也总不能拿他妻子的性命来陷害我师父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赵闻松就像是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柳姑娘,咱们的成长环境不一样,在你的世界里,总是有着很多的美好和善良,这也让你觉得这世界上有很多的好人。可是在我的世界里,到处都是虚假和丑恶,就算你不冒犯别人,只要你阻挡了别人的利益,他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除掉你。”

柳芷柔听得有些心惊,和赵闻松的几次谈话,每一次都让自己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可怕。

柳芷柔清理了一下思绪,随后说道:“赵公子,难道你以前见过这样的人吗?”

赵闻松的眼色显得很复杂,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喝了口茶水,赵闻松平静的点了点头:“其实,我爹就做过这样的事。”

“啊,”柳芷柔惊讶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每次见到你,你都那么悲观,总是让人不敢靠近。”

赵闻松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又深深地呼了口气,这一吸一呼,好像放下了心里的负担,忽然微微笑了起来:“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家里,这样的事情我见的多了,我从小就没有的母亲,我爹又经常不在家,除了一个奶娘,我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我要让别人都怕我,这样他们就不敢再伤害我,长大之后,虽然我不在害怕任何人,但这种习惯也一直都在。”

这一次,赵闻松又说了很多的心里话,还向她说了很多这个行业里面见不得人的事情,柳芷柔坐在旁边,虽然只是再听,但是就像自己也身在其中一样,脸上一会儿担心、一会儿害怕,对于这个行业,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听完后,柳芷柔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随后又担心道:“如今我师父也像他们一样,被陷害入狱,我现在真的很担心我师父的下场也跟他们一样。”

赵闻松安慰道:“柳姑娘,你也不要太担心,我相信王大夫是被冤枉的,现在那些人也只是一面之词,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是王大夫失误才害了病人性命,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找出证据,来证明病人死和王大夫无关,我也会想想办法,如果找到办法,就尽快通知柳姑娘。”

柳芷柔感激道:“那就多谢赵公子了,要是真的能就出师父,芷柔一定会好好答谢赵公子的。”

看着柳芷柔热切的眼神,赵闻松心里一暖:“柳姑娘不必如此客气,只要能帮到柳姑娘,在下就心满意足了。”

赵闻松的话,让柳芷柔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心里也不免思索了起来,他为什么要如此的帮自己,但也没有细想,只是有些眼色复杂的看着赵闻松,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柳芷柔这么看自己,赵闻松一时察觉刚才有些失言,气氛有一些尴尬。

过了一小会儿,觉得也没有什么话要说了,赵闻松只好说道:“柳姑娘,现在为王大夫找证据要紧,我在长安城也认识一些朋友,看看他们能不能帮上什么忙,那咱们就走吧。”

柳芷柔感谢的点了点头,随后赵闻松便喊来小二来结账。

赵闻松伸手向怀里掏银子的时候,突然碰到了怀里的一样东西,正是那件柳芷柔的手帕。自从那天一别之后,赵闻松将手帕洗干净后,便一直放在身上,想着找机会再还给柳芷柔,今天竟然无意间碰上 。

赵闻松的手在怀里停了下来,随后看向柳芷柔。

柳芷柔看到赵闻松的手一直不动,还以为是他忘了带钱,便说道:“赵公子,茶钱还是我来付吧。”

赵闻松一惊,连忙说道:“不,不,上次就是柳姑娘付的钱,这次一定要我来付。”

然后,便从怀里掏出银子,递给了店小二。

付过钱之后,两人便起身准备离开。赵闻松的心里也一直再想着要不要把手帕还给柳芷柔,可对方丝毫没有提关于手帕的事情,或许是对方已经忘记了,那要不自己就先留下。

就在赵闻松还在左思右想的时候,柳芷柔告别了一声,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柳芷柔离开后,赵闻松放心了下来,手帕现在还是在自己的手里,而且现在柳姑娘遇到了困难,自己又答应帮忙,赵闻松突然觉得,自己和柳芷柔之间又走的近了一些,心里竟然有一些高兴,然后便朝着另一个方向,向家里走去。

下午,赵闻松便准备出门,看看能不能找一些证据。来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也要出门的赵紫嫣。赵闻松不想理她,便假装没有看见,加快脚步走去。

“大哥,你走的这么急,是要去哪啊,刚才连小妹都没有看见吗?”赵紫嫣在后面喊道。

听到赵紫嫣喊自己,赵闻松只好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正在缓缓走来赵紫嫣和她的丫鬟。

“原来是三妹啊,你也要出去吗?”赵闻松客气道。

“嘻嘻嘻,”赵紫嫣笑了几声,“是啊,今天天气这么好,当然要出去玩啦。大哥刚才走的这么快,是要去见哪位红颜知己啊?”

赵闻松也微微一笑:“哪有什么红颜知己,我出门办一点事。”

“哦,是吗,怪不得大哥走的这么快,刚才离小妹那么近,都没有看到,大哥不会是不想看见小妹吧。”赵紫嫣说的好像话里有话。

赵闻松只好敷衍道:“三妹说的那里话,我怎么会不想看见三妹呢,大哥真的是有事,刚才心里一直再想事情,所以没有看见。”

“那大哥想什么事情呢,说不定小妹还能帮上大哥。”赵紫嫣不依不饶道。

赵闻松心里叫苦不已,这个赵紫嫣真是难缠,一直纠缠个不休,反正遇到她就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又不能训斥她,否则,那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

“是我的一点私事,要是三妹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赵闻松现在只想离赵紫嫣远远地。

“看来是大哥不方面说啊,那小妹就不多问了,大哥要是有事,就赶紧走吧,要是再耽误了大哥的事,那就是小妹的过错了。”

听到赵紫嫣终于不再纠缠自己,赵闻松总算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快速的离开了。

赵紫嫣可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好奇心又特别的重,刚才赵闻松刻意躲着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随后便和自己的丫鬟,偷偷地跟了上去。

赵闻松细细想过之后,觉得这件事可能和赵闻竹有关,以自己对他的了解,王仁不愿提高药价,而赵闻竹等人和他商量未果,这肯定会引起赵闻竹的报复,所以,从赵闻竹查起,应该能找到线索。

赵闻松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找证据,丝毫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过了一会儿,赵闻松便来到“百善堂”。

走进“百善堂”,前来看病的人确实没有之前多了,赵闻松在医馆内转了一圈,发现药材比之前更多了,药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药材,而且里面的装修比之前更加华丽,瓷瓶、字画在里面摆的到处都是,猛然一看,和那些古玩店差不多。

赵闻松看过之后,气愤道:“这哪里像是一个医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关门。”

“公子,你怎么来了?”何寅在身后喊道。

赵闻松看到何寅走了过来,随后便问道:“何叔,‘百善堂’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这还是医馆吗?”

何寅有些无奈道:“公子,这还不都是二少爷让这样做的,说是为了提高‘百善堂’的品质,这样,那些药材价钱才能卖的更高。”

“简直荒唐,”赵闻松气愤的说道,“要提高药材的价格,也不是这样做的啊,还有,我刚才看到药架上,有一些药材都是一些老药材了,根本就没有多大的药性了,怎么还摆在药架上,难道那些药材也是拿来卖的吗?”

何寅点了点头:“那些药材还是好一些的呢,有一些药材还不如那些呢。”

“什么,”赵闻松很吃惊,“那你怎么还拿出来卖?”

何寅也很是无奈,深深的叹了口气:“公子,这不是我要拿出来卖的,这都是二少爷让我这么做的。之前有一些不好的或是过期的药材,我都放在了库房,准备另作他用。可是有一次二少爷去库房,发现了那些药材,便让我们将那些药材重新整理一遍,有一些发霉的或是虫蛀的药材,就用水洗一洗,晒干之后,再当做新的药材来卖。我劝过二少爷不要这么做,可二少爷就是不听,还将我训斥了一顿,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赵闻松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虽然别的有些医馆也这样做过,但是自己是非常反感这种做法的,随后便让何寅把那些不好的药材都挑出来。

何寅为难道:“就算我们现在把那些药材都挑出来,可现在二少爷才是‘百善堂’的掌柜,我们都要听他的,到时候,我们还得把那些药材都重新放回去。公子,这件事我们都做不了主。”

赵闻松听完后,更加的气愤:“那赵闻竹现在在哪,我去找他,必须把那些药材全都换掉,否则,早晚都会出事。”

何寅也有一些担忧,自己劝说赵闻竹不成,现在也只好希望赵闻松能劝说成功了,可那个赵闻竹一天都不来“百善堂”一次,什么事情也都不管,只知道收钱,就连自己,也都不知道去那里找他。

何寅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二少爷去了哪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