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第一贵妇 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144 次 收藏

庞翼这个蠢货。

白苓婉的脸色蹭的一下便变了。便连站在跟前的林嬷嬷脸色也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锦衾被扯的起了折子,白苓薇僵着一张脸松开,看着风离月,一副难过极了的样子“月儿相信他说的假话?”

“为什么要相信,祖母真的嘱咐他那样做了吗?”风离月嘟起嘴,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她,很是生气的道“这个庞指挥使实在是太可恶了,不不仅冤枉祖母,还故意针对娘娘和我,说话更是蛮横,明明跟他说了朝阳阁没什么贼人,可他偏偏就是要硬生生往里头闯,拉也拉不住,不仅如此,他还挑衅了月儿,结果最后进去了什么都没查到,月儿一生气,就直接把他带来慈宁宫了”她喋喋不休的数落着庞翼的不是,忽然停了话,邀功似的对着她笑了笑“祖母,月儿做的对吧”

做的哪儿对了,一旁的林嬷嬷听着脸色不禁有些僵。

好好的一盘局,就这样被你搅了。

一双柳眉带上清愁,纵是觉得她此时的举动十分碍眼,白苓婉也只能强笑了笑“月儿的确做的不错,待会儿祖母让御书房给你做你最爱的红烧鲤鱼”她沉默了一下,扭头对着林嬷嬷道“这个庞指挥使,也真是好大的胆子,连哀家的旨意也敢假传,你让人把他打一百五十大板扔到宫外去,免得这种欺下瞒上呆在宫里,回头辱了皇上的英明。”

“是”林嬷嬷心下一喜,还未作出反应,风离月已然不解的开口“祖母,月儿知道您生气,可是月儿觉得,现在不是罚他的时候,宋娘娘先前被他气哭,现在跟着月儿走过来,被安置在了内院,庞指挥使若是被逐出宫,宫里头的人指不定对祖母有些不好的想法,他又说的实在言之凿凿,月儿担心是故意有人要冤枉了祖母,让祖母和皇上叔叔起不合”她没有说下去,炖了一顿才道“月儿先前也听太子哥哥说过,督军是五品的官,指挥使是六品,五品比六品大,先前在朝阳阁里,林督军也在,但月儿却翘着庞指挥对林督军也并无多大的尊敬,若是后头没有人撑腰,就是月儿也不相信,也不知道谁有那个狗胆,也敢冤枉祖母和娘娘。”她皱着一张小脸,“月儿想让祖母帮月儿审审,揪出后面那个人,帮祖母娘娘和月儿,出口气。”

出什么气?白苓婉心堵塞的紧,半晌没说话。

一旁的林嬷嬷也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狗胆,这不是在明指着骂她和太后娘娘么,要不是知道‘她’不过是一时的意气话,她倒真要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只是她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虽然解决了庞翼对她来说是直接有效的方法,可是对于白苓婉来说,却并不是,她先前明明还清醒的告诫白苓婉不要去和程诀翻脸,怎么一眨眼自己就犯了这个明显的错,果然还是自己太心急了?

林嬷嬷懊恼的摇了摇头,去看风离月,眼见她脸上带着笑意,脑中灵光一闪,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姑娘很喜欢宋娘娘么?”

“当然喜欢”风离月没想到她会问出这句话,一愣后,扯开笑脸道“娘娘是一个很好的人”她犹豫了一下,偷偷瞄了瞄白苓婉一眼,左眼微微眯起,显得分外的狡黠,把自己的裙袖往上一收,露出已经包扎好但仍面积颇大的伤口来,“我听见祖母受了伤担心急了,一时没注意,在床边上滑倒划伤了好大一个口,是娘娘为我先包扎止血的,娘娘还是除了祖母和皇后娘娘之外第一个在我生病的时候守在我身边照顾我的人,月儿觉得,她长的好看极了。”

在风离月的眼里,长得好看可不是一个普通的评价,林嬷嬷听着,心不断的就往下沉。

她对宋宜人是显而易见的好感,看来她这次的布局算是折了夫人又赔兵。

只是希望结果不要如她所想的那么糟糕,这个宋宜人,真的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而不是别有心机,故意教风离月过来试探她们的。

冷眼看了震惊无比的林嬷嬷一眼,风离月笑着又故作低沉的低喃了一句“月儿觉得宋娘娘与月儿记忆中的娘亲有点像,都是一样的温柔。”她满脸的笑意一瞬之间撤去,神情低落,看着白苓婉,一双眼睛里满是眷恋,却去扯了林嬷嬷的袖子“嬷嬷,月儿好想娘亲。”

林嬷嬷的脸色一凝,脸上的震惊再也没能掩住,急急与白苓婉对视了一眼,她摸了摸她的头,低声责骂道“姑娘说什么傻话,叶夫人当年是与赵郡主齐名的名门闺秀,大央几乎无人能比。宋娘娘就更是比不得,老奴知你想她,可却万万不能把宋娘娘当成了她,你若是离她太近,一来会令黄泉之下的叶夫人难过,二来也会让从小照顾姑娘的皇后娘娘寒心。”

她说的严厉,风离月忍不住就红了眼“嬷嬷说的对,可是月儿真的好想好想母亲,如果母亲在,父亲也不会不要我了”她看了看手上的伤口,低低说道“除了祖母外,没有人喜欢月儿。”

她的声音低的让人心疼,白苓婉神色复杂,伸出手想去摸她的头,却一触即放。

那人倒在血泊中的身躯一点点在脑中清晰。

因眼前相熟场景而产生的短暂怜悯被心中的恨意一点点侵蚀,她板着一张脸“月儿,你忘记祖母说过的话了,你虽然没有被封为公主,可是在这宫里头,却没人不把你当公主。在这皇宫里,你可以横着走,谁敢不喜欢你?宋宜人算什么,这宫里能算得上你母亲的,只能是皇后”

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鄙夷,说出的安慰的话却是一如既往带着棒杀气息。

殿内便是短暂的沉默。

忽然,风离月放下裙袖,脸色忽然一喜,笑着道“祖母,我想见庞指挥使了”

她没说清想见的原因,林嬷嬷却瞬间联想到,她这是真想在白苓婉面前横着走,出出气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