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饱满的良家妇女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750 次 收藏

一张躺椅被一群人簇拥着,有人端茶有人递毛巾,身边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助手在一旁小声替他念台词。

这待遇,还没靠近,安暖暖就已经感受到他耍大牌的事情真不是空穴来风。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走进人群中间,试着喊了喊他的名字。

“请问,你是皇甫少凡吗?”

众人纷纷回头,一脸稀罕地盯着她,眼神中全都带着如释重负的感觉,仿佛觉得一头替罪羊来了。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安暖暖一脸好奇。

不知道谁用力推了她一把,一个趔趄,她立刻被推到了皇甫少凡面前,人群迅速散开,跟躲避瘟疫似的迅速。

终于要面对这位传说中难搞的天王巨星了,安暖暖心情有些激动。

对了,听说他的签名照片在世面上卖出几万块钱一张,值钱得要命,这么说来,以后把他挖到自己公司,只要暗中跟他搞好关系就能赚大钱了?

她心里想入非非,冷不防对面那人开口了。

“喂,抬起头来。”

声音莫名的熟悉。

她愣了愣,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看见那双熟悉的幽蓝色眸子的那一刻,她瞬间震惊了。

不……不会吧?

男人显然也愣住了,他死死地盯着安暖暖,渐渐的,额头青筋勃、起,根根分明。

“该死的女人!”

伴随着他那声怒吼,安暖暖被他瞬间扑到了地上。

“喂!你别乱来!小心我告你!”安暖暖挣扎着拼命推开他,气得抓狂。

“告我?好啊!那我是不是应该先告你故意伤害?”他恼羞成怒,“你竟然还敢偷看我换衣服!”

“我才没有偷看你换衣服,就你那身材,送给我我也不看!”她气得一口咬定自己没没做过。

男人的眼神立刻变得危险起来,他冷笑一声,慢慢靠近,忽然伸手用力扯开了衣领,露出性感精致的锁骨。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安暖暖一双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上下转悠,就是故意不看他。

皇甫少凡抬起她的下巴,酷酷地打量着她,“喂,既然看了我皇甫少凡的身体,你就要对我负责!”

“你放心,我不止对你负责,我还会对你负责一辈子!”安暖暖拍着胸膛保证。

他愣住了,静静看着她,眼神忽然变得微妙起来。

安暖暖嘻嘻一笑,伸手拉着他,一路当着众人的面把他拉到了一间僻静的屋子,伸手掏出一份文件,拍在了他面前。

“只要你把这份文件签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啦!”她喜滋滋地说,丝毫没有注意到皇甫少凡的脸色已经变了。

女人沾沾自喜,不断地炫耀着手里的文件,眉飞色舞地介绍着自己的身份,“对了,我叫安暖暖,是孟氏集团旗下娱乐子公司的总监,孟氏你知道吧,在行业内可是当仁不让地数一数二,只要你愿意进我们公司,与我们合作,我保证你一定赚比现在更多的钱!”

“我不去。”他起身,神色忽然冷了许多。

一直眉飞色舞的女人瞬间傻了,“为什么?”

皇甫少凡心冷笑一声,“把她给我赶出去!”

话音未落,就有一群长得凶悍的保镖冲进来,拉着她的衣领就把她轰了出去。

“少爷,进入孟氏,是一个好机会,你真的不打算考虑吗?”刚刚那名帮她念剧本的女助理迟疑片刻,轻声询问。

皇甫少凡脑海中闪过安暖暖喋喋不休的模样,眼中渐渐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还天皇巨星呢,分明就是一个臭脾气的小孩儿!”莫名其妙被人轰出来,安暖双手握拳,告诉自己誓不罢休,“等着瞧!我一定要把你拿下!”

傍晚,安暖暖一瘸一拐地回到首相府,刚推开门,就看到那位神出鬼没的老奶奶仆人正在卧室里,她捧着安暖暖的照片,笑得一脸慈祥,仿佛在欣赏孙女的照片一样。

她心里一暖,忍不住走过去,笑嘻嘻地喊了一声,“奶奶!”

老奶奶扶了扶老花镜,看见她,顿时喜笑颜开。

“安小姐,你可回来啦?”

“奶奶,你才是呢,你究竟在首相府的哪里工作?好像哪里你都可以去呢。”

老奶奶背过头去,默默吐了吐舌头,再回过头来,脸上已经带着和蔼稳重的笑容。

“我是这府里好多年的老仆人啦,以后你要是想见我,去跟史密斯管家说一声就成,我立马就出现在你面前。”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忧心地看着安暖暖,“对了,刚刚我听说,首相大人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女人?

老奶奶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眼,又小声说道,“听说身材特别好!胸大屁股翘!一看就是天生的尤物!他们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把王媛都赶出来了。”

安暖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赫连冷奕与那女人在一起的旖旎画面,她恶狠狠握拳,“岂有此理!府里还有两个孩子呢!赫连冷奕这样岂不是要教坏小孩儿?不行!我要去提醒一下他!”

见她气咻咻地往外走,老奶奶火上浇油地又加了一句,“他们在红楼约会哦!”

首相府的红楼是一处十分别致的处所,据说是前前任首相赫连正勋为爱妻林仪修建的,为了博娇妻一笑,不惜花费了大手笔。

这么清幽雅致的地方,就连安暖暖也没来过,可现在,赫连冷奕居然带着别的女人来这里!而且还是约会!

她双眼迸出火花,撸起袖子,噌噌噌地上了楼,听到一个柔腻温和的声音响起。

“冷奕,听说这墙上挂的油画是你奶奶画的?没想到她老人家竟然这么出色。”

一个女人背对着她,正在仰头欣赏油画,从背影上来看,的确风姿绰约,修长的身材,窈窕的风姿,翘臀长腿,穿着一件紧紧包裹的黑色露肩洋装,站姿优雅。

赫连冷奕与她并肩站在一起的模样,看上去的确像是俊男美女,天生一对。

他低笑一声,悦耳的声音在安暖暖听来,怎么这么刺耳呢。

“清蓝,还是你最懂画。”

乐清蓝扭过头,眸光含着水,含情脉脉,“我不仅懂画,也懂你。”

她近乎仰慕的目光痴痴地看着赫连冷奕,身体也渐渐向他靠近,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像赫连冷奕这样的奢侈品男人,是她乐清蓝一辈子的梦想,当年凭着高超的画技,她成为全国上下拍卖画最值钱的女画家,得以被首相接见,从此就不能自拔。

乐清蓝的红唇眼看就要印到赫连冷奕脸上,他正准备不动声色地挪开,余光瞥见楼梯拐角的那女人,顿时又不动了。

乐清蓝陶醉地闭上眼睛,樱唇亲到了一块冰冷的东西上。

她愣了愣,睁开眼睛,蓦然发现自己与赫连冷奕正隔着一块画板,而画板上正印着一道她刚刚亲吻上去的红唇!

一股难堪油然而生,她瞪大眼睛,怨怒地盯着半路上杀出来的安暖暖,“你!你是谁?”

安暖暖似笑非笑地撩了撩长发,一脸妩媚地冲她抛了一个微笑,“我吗?我是赫连冷奕的妻子——安暖暖。”

“冷奕从来没有对外提起你的名字。”比起其他女人,乐清蓝显然是个有脑子的,遭受了重大打击之后还能理智地分析。

赫连冷奕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个女人博弈,目光却深深地看向安暖暖。

这女人今天吃错药了?往常对他爱理不理,今天竟然知道吃醋。

“那他也一定没有对你提起过,他跟我有两个孩子的事实了?”安暖暖掩嘴一笑,目光嗔怪地看了赫连冷奕一眼。

“亲爱的,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对我千叮万嘱,千万不要做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了。这位乐清蓝小姐一看就是一个不爱读报纸的人,报纸上写了那么多新闻,你竟然一条也没看到?”

她奔到男人身边,得意洋洋地挽住他的手臂,“喏,你快回去找找前几天的新闻头条,当时我们是这样合照的,对了,你要不要我还原一下我们当时拍照的姿势?”

赫连冷奕心中警铃大作,刚想推开她,冷不丁她踮起脚,捧起他的俊脸,对准他的薄唇用力狠狠地亲了一口。

安暖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口红印在他唇上的模样,笑嘻嘻地看向乐清蓝。

被吓傻的乐清蓝呆呆看着赫连冷奕一副放纵她的模样,心中渐渐嫉妒起来,她可是记得,这么久了,赫连冷奕跟她保持的距离中间连一头猪都能站进去。

“原来是安小姐,失敬了,我和冷奕都喜欢油画,时常会一起相约品鉴。这种枯燥无聊的事,安小姐一定不感兴趣吧?”她矜持地微笑。

这女人分明是在明里暗里小瞧她,安暖暖琢磨着今天要是不给她一个下马威,估计以后她还会跟蜘蛛精似的缠着他了。

宁宁和心心还小,她怎么忍心让这两个孩子生活在父亲随时都有可能出轨的环境中?

她悲天悯人地摇摇头,走到一幅画前,煞有其事地欣赏了半天,继而从油画的起源,这幅画的寓意以及当时林仪是在何种境地下画出的这幅画,全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