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想日他 一个男人和娘俩睡觉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799 次 收藏

一个深更半夜随身携带穿过的丝袜的女人不会显得很奇怪吗?可黄可恰恰就是那个奇怪的女人,她想着事已至此,赶紧回宿舍吧,不然总觉得丢脸。

说来也奇怪,自己怎么会深夜答应给一个男人一条抹布?或许是看在他一脸焦急的份上,或许是冬夜的路灯太过暧昧与晃眼。

漫天的雪花不知何时迷蒙了眼,寒风刺骨。

在男人欲言又止的时候,黄可转身急于离开。

“等一下,我送你回宿舍,这里还有一段路才能到你宿舍呢,天这么冷,谢谢你给我抹布——不,丝袜。”那个男人的话语听起来不像是提议,是一种浅浅的命令式的感觉,让人无法拒绝。

黄可坐上了男人的车,其实坐上去的那一刻她就有些后悔。

不过比起车外世界的清冷,车里的确温暖许多。

男人手边放着一罐红牛,说不清为什么,黄可有些想笑。深冬的夜晚喝红牛,倒也的确是振奋的、孤独的,浪漫的。

“你笑什么?”男人问道。

“红牛哈哈。”黄可一时间有些收不住,她的鼻尖能浅浅地嗅尝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一点都不浓烈,相反莫名地好闻。

“有啥好笑的,我半夜开车回家,自然得喝些东西提提神,你看后面,这些东西全是带回家的。”男人说道。

“你是要搬家嘛?”黄可看见了被裹扎成墨西哥鸡肉卷一般的无辜的被子,她又忍不住笑了。

“没有,我这个人,28岁了,生活能力差,说来丢脸,我恋家,我------。”他话音未落,便被黄可打断了。

“我的被子还要带回家给妈妈洗呢,对不对?”黄可的话倒是让男人尴尬地笑了。

“你不这样对吧?”男人反问。

“我24岁,我也恋家,可是该洗的东西还是得自己洗。”黄可说道。

“这样好,对了,你这么晚放寒假,还不回家?我以为只有博士才被迫留校到很晚呢!所以我以为你是博士。”他又尴尬地笑了笑。

“我是戏剧专业的,我们早就放寒假了。我之前就回家了,因为上海有一场音乐剧,我看完了以后想回学校拿些东西,明天坐高铁回家。”黄可用余光瞄了一眼男人,他的目光恰好也重合了上来。

“看不出,你研究细菌,还喜欢看音乐剧。”男人自己倒是傻了起来。

“抱歉,我学的是戏剧,我是文学院的研究生!当了博士以后,听力也会退化吗?”黄可反讽道。

“哈哈,那可不,主要还是年纪大了。明天8点,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你,把你送到地铁站。”男人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黄可。那眼神里分明写着期待,黄可有些不知所措。

“8点?”她反问。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你别介意,就8点吧!”他说道。

“可是你不是今晚要回家吗?”黄可疑惑地问道。

“不回了,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回。”男人说道。

“你确定会铺床吗?”黄可问道。

“就是往床板上一扔的事情,熬过一夜就行了,宿舍有空调,大不了睡床板哈哈。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明天8点见。“黄可的宿舍到了,男人下车帮黄可开了车门。

走进宿舍门的那一刻,黄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还站在纷扬的雪花里,他恰巧也注视着黄可,又用手示意了一个“8”字。

电梯里的黄可还在回想遇到那个男人的事情,末了,她嘴角竟有了一丝微笑。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笑,明明之前还被孤单感吞噬。

车管漏油?可是刚才他还开车送了自己啊!也没有见他擦车管啊!不过,用丝袜擦车管的确有些奇怪,也许他也不太好意思吧。

黄可忍不住想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突然又不回家了呢?也许是飘着雪的冬夜太过寒冷,他也没有勇气靠一罐红牛回到家吧?

萍水相逢,如果不是在校园里,恐怕他们也不会有这样的一场对话。

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黄可莫名地对明天充满向往之情。她心中有太多小问题想要知道,为什么恰好在那个地方会遇见那样一个人?

这些无端的问题和那些难以理清的思绪让黄可的梦变得迷离、复杂起来。

可不得不说,她前所未有地这般喜悦。

也许是因为,要回家了?今天比任何时候更思念家,当听到那个男人口中的“恋家”时。

还是单纯因为那个男人?为什么黄可觉得这么想要了解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