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了下面已经很涨了 10_10_俏美娇妻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308 次 收藏

“哎哟,我说你们起这么早赶路干啥呀。”

彭煜打了个哈欠,颇为不满地说。

“没人让你起来。”

楚逸泽放下筷子,给季简舒乘了碗粥。

彭煜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怕你们一路上无聊嘛。”

季简舒皱了皱眉,默默加快了喝粥的速度,“我先进马车了。”

“哎,你们闹矛盾了?”彭煜凑到楚逸泽身边,嘴里还叼了个包子。

“多管闲事。”

楚逸泽推开面前的脑袋,起身向季简舒走去。

他的舒儿最近好像是有点喜怒无常,难不成男人有了身子之后脾气也能变大?

想到这件事,楚逸泽不禁叹了口气,他到底该怎么告诉舒儿呢?

“舒儿,你尝尝这块糕点。”

将彭煜赶去外面,楚逸泽殷勤地将一块糕点递到季简舒嘴边,季简舒嫌弃地看他一眼,摇了摇头。

“那你尝尝这个蜜饯。”

看着楚逸泽这明显的讨好,季简舒噗嗤一声,“得了,你这让别人看去像什么样子。”

“我服侍我夫人,这是天经地义的。”

“谁是你夫人了。”

捏捏季简舒气鼓鼓的脸,“谁在说话谁就是咯。”

季简舒狠狠瞪他一眼,虽然的确没什么威慑力就是了。

“不许……”

马车突然停下来,楚逸泽快速拉住了差点装上马车壁的季简舒。

“怎么了?”

仔细检查季简舒无事后,楚逸泽撩开车帘。

“主子,前面有个男子晕倒在了路中央。”去查看情况的影十一回来回复道。

“这里离下个县还有多远?”

季简舒探出头问道。

“还有十多里路。”

季简舒微微思考了一下,“把他抬上来吧。”

“将他放在我这辆马车上吧。”

赵若水也从车上下来提议道。

季简舒皱了皱眉,说道,“罢了,你是个姑娘家,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万一这人给我们带来麻烦怎么办?我看………”彭煜有些迟疑地看向了楚逸泽。

楚逸泽明显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将目光投向季简舒想说些什么。

季简舒轻笑了一声,“既然你们担心,那你们先走吧,等我将这人安置好后,再去追你们。”

“胡说什么。”楚逸泽有些愠怒,“依了你便是。”

“影五,你先替他把把脉。”

交代完,楚逸泽便不再管任何事,当真是他太过于宠季简舒了。

季简舒叹了口气,“怎样了?”

影五眉头一皱,“回舒主子,这人估计是动了胎气。”

“啊,可是他是个男人啊。”

季简舒瞪大了眸子,一脸地不可置信。

看季简舒这反应,影五便知这主子还不知自己也有孕了。

“男人怀孕生子也是有记载的。”

季简舒消化了好久才摆摆手,“我知道了,继续赶路吧。”

季简舒神色复杂地看着昏迷的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逸泽瞥了一眼季简舒,看他只是有些惊讶,并没有厌恶和嫌弃,心里不禁有了一点底。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季简舒眼睛一亮,嘴角也微微勾起,抬起头看向楚逸泽,对方却闭着眼也不知是真的睡了还是不想理他。

季简舒无奈地勾了勾唇,转而又咧嘴一笑。

既然这个男人可以怀孕,那么他一定是有让男人怀孕的药了,或许,他也能和楚逸泽有个孩子。

“你醒啦。”

季简舒刚取药回来,就看见男人醒过来。

“多谢兄台相救。”接过季简舒递过来的药,男人一饮而尽。

“我们赶路的时候恰好看到你晕倒在路边。”

看着季简舒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男人了然地一笑,“我叫柳风,想来你应该知道我有身孕的事了。”

季简舒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其实,我……”季简舒顿了顿,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但说无妨。”

季简舒抿了抿嘴,眼神尴尬地看向了旁边,“我想问问,你这种药是怎么来的?”

柳风一愣,“什么药?”

“就是生子药啊。”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季简舒下意识地站了起来,颇有些不自然。

柳风挑了挑眉,轻声道,“我没有有这种药。”

“那你……”

季简舒懵在了原地。

“我是水族人,水族人的男子都是可以怀孕生子的。”

季简舒想了想,似乎是有些不能消化这件事。许久,季简舒才泄了气,“这样啊。”

见季简舒这幅失落的模样,柳风了然地摇了摇头,“我猜你心上人应该也是个男子吧?其实两个人若是真心相爱,有没有孩子都没有那么重要。”

季简舒苦笑,“可能吧。”

他可以不要孩子,最多也是落个不孝的名声。可楚逸泽跟他不一样啊。

他以为,世上当真有能令男子生子的药,这样的话,或许他还可以在楚逸泽身边再呆久一点,原来,他真的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他一直都清楚,他不可能一直陪在楚逸泽身边的。

“你好好休息,我们有急事还要赶路,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出了房门,季简舒拍了拍自己的脸,掩盖住那份失落。

可当他走到客栈外,那里便只剩了一辆马车与驾车的小德子还有一旁的影五。

季简舒眨了眨眼,鼻子莫名地有些发酸。

“舒主子,主子他…………”

摆手制止了小德子的话,径直进了马车。

“走吧。”

小德子叹了口气,一鞭子抽在了马屁股身上。

这两人出了宫怎么反而还让人担心了呢。

“你还真的放心让他自己赶路啊。”

楚逸泽和彭煜并驾齐驱走在前面,彭煜打趣地问道。

楚逸泽也是在气头上,想到刚刚在客栈季简舒非要等那男人醒过来就越发的气不过,“他不是说让我们先走。”

说着,加快了驾马的速度。

彭煜勾唇一笑,跟了上去。

季简舒靠在马车上,目光有些呆滞。

“公子,你这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吃点吧。”赵若水走到楚逸泽身边,劝说道。

彭煜咬下一口手中的饼,“你别管他,他饿了自己会吃的。”

赵若水咬咬唇,手不自觉地捏紧了着衣角,“公子,我………”

“主子,出事了。”影二走上来凑到楚逸泽耳边低语了几句,楚逸泽顿时脸色大变。

“你们先走。”

撂下这句话,楚逸泽便迫不及待地原路返回了。

赵若水刚刚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人一下子打断,全身突然泄了气。

彭煜盯着楚逸泽越来越小的身影,神色复杂。

“请主子责罚。”

守在房门前的影五和小德子看见风尘仆仆的男人,异口同声地说。

楚逸泽摆摆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躺在床上的人脸色还很苍白,就算是在昏迷中,眉头也紧皱着。

楚逸泽突然就有些害怕了,他说要好好保护的人,因为他一时气不过而疏忽受到了伤害。

轻柔地将季简舒的眉抚平,“舒儿,我回来了。”

握着对方还有些冰凉的手,楚逸泽手指轻轻摩挲着,也不再说话了,就那样守着。

“主子,该给舒主子换药了。”

“进来吧。”

再开口,楚逸泽的喉咙都有些涩了。

看到那条蜿蜒的伤口后,楚逸泽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好不容易将药给他换好,他的额上都出了一层汗。

“影五说,舒主子没有什么大碍,小主子也无碍。”

“退下吧。”

仔细的将季简舒脸上的汗擦掉,楚逸泽细细摸着他的眉眼,轻轻在他额角留下一个吻。

“嗯……”也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人突然出了声。

“舒儿,你醒了。”

费力地睁开眼,待看清眼前人模样的时候,季简舒鼻子一酸,说出的话颇为委屈,“疼。”

楚逸泽小心地将人扶起来靠在床边,“舒儿,对不起。”

季简舒现在全身无力,只能感受到自己肩膀那处火辣辣的疼,软绵绵的对着楚逸泽说,“抱抱我好不好。”

楚逸泽用尽全力地克制住了想要狠狠将人抱进怀里的冲动,轻轻地让季简舒靠在自己怀里。

“楚逸泽……”

“我在。”

“逸泽……”

“我在呢。”

“以后你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

“……好。”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季简舒扬了扬嘴角,就算是骗他的,他也甘之如饴。

“舒儿,我送你回宫吧。”突然,楚逸泽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季简舒刚刚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你刚刚,你刚刚说不会再丢下我的。”

“我没有要丢下你,”拍了拍季简舒的手背,“可是舒儿,我怕了,我怕你再受到伤害。”

季简舒摇摇头,“你觉得有哪里是比你身边更安全的?”

见男人还是没有打消念头,季简舒拉拉他的衣角,“我不会再受伤了,有你在,你不会让我受伤的不是吗?”

良久,楚逸泽叹了口气,“舒儿,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