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在下徒儿在上 比如你亦比如我小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073 次 收藏

送她去见苏白,他不知道他是要证明什么。那一夜,看见他怀中,已然深深入睡的女子。他扶着她的肩,狠狠的咬了一口。可她只是轻轻的嘤咛了一句,再没了下文。撩过她的发,看着她,不施粉黛的她太过凌厉,看着看着,他觉得很安静、很满足。歪头,贴着她,入睡。

靖枂醒来后,早已没了当时她意识到她被人下了药她快要失控了想要见他的那份企盼。如果真的必须,她希望那个人是风墨轩,那时的她脑子已然只能凭着感觉,想着她想要想的人。毕竟,苏白不会手下留情,那药很厉害。

那一夜,靖枂在迷离之中,明白了爱。

她一直爱着他风墨轩。可在她漫长的等待中以及被无情的拒绝下,一辈子没有被别人在乎过的那份自卑,让她赌气般的将那根一直存在却未曾被它察觉到情丝决绝的斩断。

她没有像其他女子一样,娇俏温柔的叫醒,躺在自己身边的人。她径直,走下床,穿上自己的衣服,大踏步的离去。平心而论,她的动作很大,可是床上的人却没有一丝醒来的痕迹。

脚步声渐消,风墨轩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今日的朝堂,气氛尤其的不一样。他们的丞相异常的咄咄逼人,高处的皇帝却没有任何阻拦的话语,目光似离而聚。

几天之后,皇上的贴身公公,拿着一纸明黄的圣旨来到了丞相府情真意切的封妃帛书,沾满了权力更替的冷清寡意。

功高震主的臣子必是君王的眼中钉、肉中刺。靖枂觉得她是不是应该感谢风墨轩的仁慈,毕竟他只是卸了她的权。

如果说那一夜只是磨灭了靖枂对风墨轩那份执着的护君情深,那么当风墨轩要她去换取他的皇后的解药时,她的心,被千年冰刃所刺,随之而来的是躯体的不适,她冷透了、冷极了。

“她很痛苦你必须去。”

“必须?”撑起她身体的那只胳膊,开始微微的颤抖。

“你凭什么?”她愠怒,口气不善。

“你还记得,当年,你答应我的事吗?”他转过身。望着窗外,缓缓的吐出。

她冷冷的盯着他的背影。总有一天,她会竭尽全力顺一次他的意。只是,那次不行。

“呵呵,你还记得,但…你应该知道,这是仅有的一次。”她缓缓的坐起,双手平放在大腿上,攥满了汗。

他应该要转身离开,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会有大批的隐卫随行,不会有事的,还会回来的像是告诉她的,又像是安慰自己的。

不行,他可能必须要亲自跑一趟。”

今日,湖水依旧往日那样,轻柔缥缈,佳人依旧独立于夜幕之下。指尖的细沙,终究会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梦里的真意在风雨中,淋湿了,然后就醒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