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4军体的梦魇第五节 闷哼一声在她的手里释放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404 次 收藏

(一)

年后休了一天,紧接着又去上班了,然后连续的一个月,一直没闲下来,爸也回来过,在家里没有待几天,就带着母亲出国去了。

分居十年,离婚八年,可看来就单单是两个名词和一段时间,其深处却是空空如也。

医院每年安排出去进修,我被科室安排去了,半年时间,我要在另一个城市度过。想想竟然有些舍不得,无论是爱情还是兄弟情义。江梓萱抱着我没有说什么。进修的医院是省级三甲医院,虽说感觉上不是很远,但算算路程也确实不近。刘宇老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答应他,到时候请假也得来参加婚礼。程安岩和宋晓年后没多久就去上班了,可我估计谁都没想到,马上我们就会在那个城市见面了。

走的那天,平平静静,可总感觉忘了谁,直到走了接近一半的路程才发现,那个不在身边的人,还没有回来。我答应蒋芳芳的事情,可能又要食言了。

新医院毕竟是级别高,设施也好,匆匆去医院报了道,给安排了一下工作。习惯是改变不了的,没了刘宇的咖啡馆,真有点不习惯,打电话找宋晓出来了,问了问他哪儿的咖啡味道比较正

“咖啡的话,离医院不远有一家倒是挺不错,我带你去尝尝。”

“好!”

挂断电话没多久,宋晓就开车过来了,咖啡馆确实离得很近,右拐一个路口就到了,名字叫作街角。

咖啡味道的确很正,甚至感觉要比刘宇店里的要好,不过相应的价格有点昂贵,偶尔来几次还好,要是每天来经济上倒有点入不敷出。

“刘宇要是知道你在这儿说他家的咖啡不好喝,能被活活气死你信不信!”

“他那个脾气,估计还得跑来必须分出个高低不可。”

“你也没提前通知我和程安岩,现在好了,在这儿待半年。”

我无奈的说:“反正刘宇都有女朋友了,我在那儿也是个电灯泡。不过,过段时间可能就要换个称呼了。”

“江梓萱呢?”宋晓问我。

“能怎么办?”我反问道:“她说有时间就会来看看我的,本想进修这事还轮不到我,没想到这么快。”

“嗯,住医院?”

“没有,我们医院几个人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住,可我实在嫌吵,自己租了个小点房,价格跟他们也差不多。”

“你还是没变啊,从大学开始认识你就是这样,不喜欢拥挤不喜欢嘈杂。”

“会影响心情。”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看向窗外,问道:“你呢,人生大事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先打拼呗,这个社会,变了味的爱情。”

“都不容易啊!”

“你多好,有江梓萱,工作也稳定下来了,就等着结婚生孩子了。”宋晓叹了口气,说:“唉,还真是羡慕你啊!”

那一刻,我忽然发现,你自以为自己过得不好,生活前行的路上充满荆棘,可是却永远有人在羡慕你的生活,而那个羡慕你的人,也被别人所深深羡慕着。

不知足,还是不知所足。

也压根是其它什么的。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淡然说道。

有些鸟儿生性自由,就喜欢到处飞翔,也不管飞到何处,风餐露宿,四海为家;可还有些鸟儿生性安定,即便是在鸟笼里,也活的安逸。

这是我不想要的牢笼,却是宋晓梦寐以求的幸福。

程安岩和宋晓,虽然住在同一个城市,但在上大学前我们各不相识。

宋晓家是农村的,虽谈不上穷,但是经济水平确实有限,他是属于那种在大学没日没夜学习的那种,只有努力,才能提高自己的成绩,拿到奖学金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毕业考研,然后研究生毕业,找了一家私企上班,工资很可观,生活条件瞬间提高了,可是,拼死工作,还买不起一套房。

当你被放置在淘汰列中时,无论你怎么拼命,可能过得好一些,可还是被淘汰。回头想想,命运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讨论过未来,不过有些只是幻想,到最后的现实是我们没有做到。真不知道自己回到大学那一刻,谈论未来的时候会不会改口。

或许,不会!

大一,我们生活在规定之中,认为学校是十分严格的,按部就班,不敢迟到,不敢逃课。可到了大二,似乎什么都明白过来了,所有的规定都是纸老虎。

课程安排不紧,刘宇总是会来我们宿舍叫我出去玩,一回生二回熟,几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可程安岩和宋晓基本这个时候都会去图书馆,偶尔几次会跟我们出去,等到要考试的时候,我们就会老老实实跟着他俩去图书馆看书。

大一下学期刚开学,我和刘宇就搬了出去,选择在外面租房子住,不在学校,就有了无限的可能。

“浩泽,你说那个女的今晚会不会跟那个男人走?”

我大口喝着啤酒,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谁知道,怎么,你还想跟那种女人开房?”

“算了,我洁身自好,如果真去了,任曦还不杀了我。”

“不过,你怎么不跟任曦出去住?”

刘宇喝着啤酒,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说道:“明知故问!”

任曦是刘宇的女朋友,好像刚到大学没多久就在一起了,看样刘宇也是孤独久了。

“饿不饿?”

“有点。”

“走,出去吃饭去。”

刚步入夏天,白天已经热的厉害,晚上本想凉快一些,可一点风都没有,实在让人感觉烦躁。

夜市上人很多,吵的厉害,不过大多数都是手牵手的情侣,我跟刘宇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刘宇似乎毫不在意,东张西望看着哪家烧烤摊人少点,可这种天,人怎么可能少,来回逛了两圈,刘宇选择等待。

好不容易等上位子,还要坐在那儿等着师傅烤串。

“刘宇!”

点的东西刚摆上桌,忽然有人叫了一声。我们闻声看去,发现是任曦,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女孩。

刘宇连忙跑过去拉着任曦过来坐,那个女孩也被任曦拉了过来。

“嘿,叶回!”

我笑着点点头,任曦过于开朗的性格让我有点受不了。

“你出来吃饭都不叫我的吗?”任曦戳着刘宇的胸膛,假装生气说道。

“你好,我叫江梓萱!”女孩看着我,然后伸出手。

“叶回!”我伸手握住,然后马上松开。

那一晚,我跟江梓萱就算认识了。

“我说,叶回你都不找个女朋友吗?”

“咳咳……”刘宇在桌子底下碰了碰任曦的胳膊。

“没事,没事。”

我微笑着,我自是知道任曦不是故意的,那段过去,在这座城市,也似乎只有刘宇知道。不过看样子,那段事,他连任曦都没告诉。

“不过,你们两个在一起还真快啊!”江梓萱忽然感叹了一句。

“一时冲动!”刘宇喝醉了,变得口无遮拦,我们实在没想到在任曦面前敢这样说。

不过,任曦倒没有生气,只是端着啤酒,发着呆,许久才缓缓说道:“其实,他说的没错。”

“没错?”我第一次见任曦这幅样子。

“对啊,的确是冲动,我也是。不过,我确实也喜欢他,他跟我表白的时候,我当时确实有些乱,可是想到最后,什么担忧的事情全都抛弃掉了。都说冲动是魔鬼,可我愿意做一次魔鬼。”

漫长的沉默,与其他桌上的喧闹产生强烈的对比。我们没再喝下去,只是坐在那儿发呆,每个人都在思考着自己的事情,也可能,其实思考的是同一件事。

那晚刘宇喝醉了,我扶着他跟任曦和江梓萱挥手道别,回到家的时候,刘宇忽然跟酒醒了一般,哭着对我喊着。

“浩泽,我对不起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