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啪到虚脱 女配的吃肉之旅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961 次 收藏

赵婉卿单手抱着个“金装铁胄”在身侧,原本以为大家都见怪不怪了,没想到她再走到姜承远面前的时候,姜承远竟然瞥了一眼她手中的头盔,问:

“将军是觉得,两个铁胄,战斗力会倍增吗?”

此时姜承远身边还跟着几个参将,听他这么一问,参将们似乎都在憋笑。

赵婉卿也没生气,就是默默的拿着金装铁胄往身后挪了些,说:“殿下有所不知,这头……这铁胄是我家祖传的,明天我就要带着这个头……这个铁胄!去拿下张义。”

头盔跟铁胄,赵婉卿说了两次都说错,差点就嘴瓢了。

她话刚说完,姜承远没什么反应,倒是他身后的参将们个个表情丰富,就好像赵婉卿不是在寻常的聊天,而是提到了什么不该提到的事。

赵婉卿的好奇心多重啊,哪能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表演变脸绝活,这时就问道:“怎么?我说错话了?”

姜承远见她是在对参将们说,于是回头看了一眼。

要说威慑力,还是姜承远的威慑力大,他刚回头,其中一个参将就老实的解释说:“这赵凡赵大将军当年也是英勇善战,如今大将军算是继承了他的衣钵,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赵婉卿的耳朵自动过滤了参将拍马屁的话,所以就听出来一个重点:“赵凡是谁?”

“这……”参将一下慌了,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结果还是姜承远回答了她:“是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赵婉卿顿了顿,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就面不改色的解释道:“对哦,看我这记性,小时候在窗台边上磕到了脑袋,有些事情就记不住了。”

配合游戏剧情是必须的,不然NPC们可能会出现数据混乱,这一点是常识,这次赵婉卿也不用系统提醒。

她说完,参将们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是丰富,但又跟之前的丰富不同,之前他们是震惊+诧异+害怕,这时却是怀疑+纠结+些许的轻视。

很快,参将们都向姜承远请示后离开,似乎都不敢跟赵婉卿多聊。

赵婉卿只好疑惑的看向了姜承远,没想到目光刚落在姜承远的身上,姜承远就在随行护卫的陪同下巡视军队去了。

赵婉卿无趣的转过头,发现高茂学正在帮她整理帐篷,就说:“副将,我自己来吧。”

反正她闲下来就会觉得无聊,不如找点事做。

平时半点劳力活都不让赵婉卿碰的高茂学,这次却没有拒绝,而是拿了一条绳子给她,说:“那你帮我固定一下。”

“嗯。”赵婉卿试着动手。

高茂学这才像是不经意的说起了刚刚的事:“将军,你可还记得……你被封为镇关大将军之前的事?”

这个问题需要思考一下,赵婉卿不自觉的站直了身子,手里攥着绳头,开始回想跟这个问题有关的剧情。

她记得薛小岚跟她说过……大将军府没落后,薛琳带着她四处逃难,然后她不顾薛琳劝阻,参加了武试,被钦点为镇关大将军……

赵婉卿于是回答说:“之前,我跟我师傅在游历四方吧?”

说不定高茂学也不知道,其实是逃难……

高茂学微微颔首,又说:“你离开将军府那么多年,再出现时,即使是跟赵凡大将军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外界也难免对你的身份有诸多猜疑,只是先皇钦点,别人才不敢再有异声罢了。”

“也就是说,他们刚刚又怀疑我不是真正的大将军的女儿。”赵婉卿说。

高茂学“嗯”了一声,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为这种事情烦忧,其他人也只敢在心中猜忌一下罢了。”

赵婉卿无所谓的笑笑,说:“比起这个,我倒是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什么?”高茂学有些好奇。

赵婉卿的笑容还挂在嘴上没有下来,她说:“我特别想知道,你说的一个模子刻出来……我父亲究竟长什么样。”

要是跟她的初试形象一模一样。那就真是绝了。

高茂学有些为难的说:“大将军生前最不喜欢舞文弄墨之辈,所以他也没有一张画像流传下来……”

“那是……”赵婉卿接了句嘴,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其实她心想着,要是赵凡的画像跟她刚进游戏时一模一样,她就要发内测建议投诉玩家初始形象男性荷尔蒙爆棚。影响游戏体验……

不过,系统肯定也不会留下这么嘲讽玩家的证据了……

很快两人支好了高茂学特意为赵婉卿准备的帐篷,高茂学说:“将军,吃了干粮就早些休息吧。”

赵婉卿坐进帐篷里检查了没有漏洞,又把她的金装铁胄最先放了进去,才对高茂学说:“你昨晚都没睡觉吧,快去休息,今天不用给我守夜。”

昨天是赵婉卿第一次住在外面,所以她总担心会有些蛇啊,虫啊之类的东西,高茂学说要给她守夜的时候,她也厚着脸皮接受了,但是经过了昨晚一夜的相安无事,赵婉卿已经适应了这个环境,现在不会再害怕了。

高茂学看了一眼旁边的另一个帐篷,这才说:“好,那末将告退。”

“嗯。”赵婉卿点点头。

这一片大概有十来个帐篷,基板上就是她,还有姜承远,还有其他的参将。高茂学一转眼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赵婉卿也不清楚他究竟住哪一个帐篷。

其他的士兵们则是在附近随便找了地方栖身,有铺草席睡的,有垫干草睡的,有拉帘子睡的,还有……睡在树上的。

赵婉卿环视四周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她第一次见,有点新奇。

没多久姜承远巡视回来,就钻进了离赵婉卿最近的一个帐篷里,也就是高茂学走之前还看了一眼的那个帐篷。

赵婉卿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高茂学又帮她做到了,暗暗感动的同时,赵婉卿也钻进了自己的帐篷中,点起一盏小油灯,嘴里嚼着一种跟糖一样甜的小米饼。

等了一会儿,赵婉卿估摸着姜承远已经睡了,就伸手想要打开系统面板。

没想到点了一下之后,系统还是说:“当前行为将被判定为消极游戏,是否继续?”

“不。”赵婉卿说,但她说完紧跟着又伸手取点系统面板开关,系统只好又说:“当前行为将被判定为消极游戏,是否继续?”

赵婉卿:“不。”

如此重复着,系统没烦,赵婉卿自己就先受不了了。

“我说……他现在一个人在帐篷里面,就算外面的游戏世界静止了他也不知道,这不算消极游戏吧?”

系统:“……好像有点道理。”

“什么有点?”赵婉卿一听有戏,立马从葛优躺的姿势变为了端庄的盘腿动作,继续道:“你快点给我打开系统面板,我放风。”

系统:“……”

当然沉默了片刻后,系统面板还是被打开了。

赵婉卿找到消息通知的那一栏,就看到有今天的主线任务奖励,20女将点跟50好感度可以用来加点四项值。

每次打开加点选项,系统都急忙催着的倒计时,这次赵婉卿也不犹豫,直接50点加了武力,20点加了外貌。

她夸下海口要生擒张义,这武力值自然最重要。

但美是每个女生心中的追求,赵婉卿也不例外,就跟买化妆品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小手一样,加点外貌值的时候,她一样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小手。

加点完毕,赵婉卿拿出铜镜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嗯……”她一边发出连续的鼻音,一边左右转头打量着镜子中乍一看很普通,细看还觉得挺不错的自己。

她的皮肤变得光洁白皙了些,曾经是大盘子脸的优化版的小盘子脸,已经成了标准的鹅蛋脸,五官虽然显得普通,但也是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毛病。

“不错。”赵婉卿说了句。

有初始形象在她的心中对比着,她确实是比较容易满足。

赵婉卿正在仔细的照镜子,忽然她余光看到隔壁帐篷里有人影移动,这时系统面板还开着,她不用想也知道,能动的人影只会是姜承远。

这军队里的帐篷是说好也简陋,好是布料确实扎实,不容易破,简陋呢,透光性实在太好,赵婉卿转头去看姜承远的帐篷的时候,从他的影子里都能看清楚他眼睛上长出来的睫毛。

只是赵婉卿刚看了一眼,系统就说:“当前行为……”

没等系统说完,赵婉卿一下伸手关闭了面板:“我知道。帮我把镜子收一下。”

她非要把镜子举起来,系统只好照做,赵婉卿又看到之前被她丢在角落里的金装铁胄,说:“还有这个铁头盔,我都忘了,你可以直接帮我收起来的嘛?”

系统:“背包栏暂未读取过【金装铁胄】的数据,请手动放入面板后再使用此功能。”

赵婉卿撇了撇嘴:“早知道就不多问你这一句了,我问你就说不行,我要是没问,你肯定就直接帮我收起来了……”

系统:“不会。”

赵婉卿的手摸了摸金装铁胄上的小珠珠,暂时没接话,可能是料到赵婉卿还有话说,系统又补充了一句:“真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