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迷晕后任劫匪为所欲为 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说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017 次 收藏

还记得,初次来到这里时,百花盛开,五彩斑斓,似天上仙境。可是转眼间,竟变成如此这般。素婉只觉得心口疼,揪心的疼,疼的都喘不过气来。

*

客运酒楼。

二楼包厢,文三和一个男人面对面坐着,桌面上摆满了招牌菜,看起来十分让人有食欲。

“文老板就这么有肯定叶家会找我买花种?”曹铭端着酒杯抿了一口,看向对面的文三,神情充满怀疑。

文三摇着纸扇,十分的淡然,“曹老板什么时候关心起过程来了。曹老板只需要知道,你跟我合作,只能赚不会亏!”文三声音淡淡,语气却十分的强硬,不容抗拒。

曹铭眼皮一抬,看向对面淡然的男人,眉头微微一蹙,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面上,食指轻轻一沾酒水,在桌子上画下三横,“这个数,我便同意。”

文三双眸微垂,望着桌面上shi漉漉的三横,‘吧嗒’一声合起手中的纸扇,眉梢一挑,“曹老板是不是太贪心了。”文三用手中的纸扇推了推面前的酒杯,眉头微皱,十分的不悦。

他已经将利提高了一成,这个曹铭竟然如此不知好歹,贪得无厌。竟然往上面提高了两成,真是得寸进尺!

“曹老板小心得不偿失,别忘了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个道理。”文三眉梢微挑,扇柄不轻不重地拍打在桌面上,闷闷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十分的压抑。

曹铭见着心里不由得一慌。毕竟在这个清河镇里,文三的家底是数一数二。如果错失了这个机会,那么很难再遇到这样的机会。

“那…”曹铭眉头皱起,用手指擦掉了一个横,“这个,如果这个也不成,那么这桩生意就恕曹某不奉、”

‘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着文三用手中的纸扇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起身转身便要走。

“文先生——”曹铭见此,不禁慌了神,阵脚全都乱了,快步起身便拦住要走的文三,“文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文三眼神斜睨,颇有一股居高临下的感觉,“既然这桩生意曹老板没有兴趣,那么文某也不好强人所难,告辞。”文三抬手抱了下拳,十分地敷衍,抬脚便要走。

“文先生,文先生…”曹铭赶忙伸手拦住文三,“文先生,有话好好说,不要这么着急嘛…”曹铭乱了分寸,一时间心底里所有的计划都被大乱,现在他只想将文三留下来,再谈一谈这桩生意。

“我的条件曹老板接受不了,曹老板的条件也不符合文某得预算。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谈,告辞。”文三抬脚要走,伸手就要打开房门。

曹铭见此,快步走过去,用身体挡住房门,脸上带着殷勤的笑,“文先生文先生,万事好商量,好商量…”

文三停住脚步,看着挡住门前的男人眉梢微挑,手中的扇柄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手心,“曹老板这是什么意思?”文三双眸深邃,让人看不到底。

“我同意,我同意!”曹铭见着文三真的没了兴趣和他一起做,不禁一慌,赶忙改口说道,“文先生,一成!就一成!”

文三望着曹铭竖起来的食指,眉梢微挑,“既然曹老板如此盛情,那么便祝我们合作愉快。”文三用纸扇轻轻拍了拍曹铭的肩膀,随而便示意曹铭往一旁走走。曹铭不解,便往着左边走了走。文三抿唇笑笑,“饭菜已经付过账,曹老板好好享用。”话音落,文三打开房门,抬脚便走出了房间。

曹铭反应过来时,只能看到文三走下楼梯的身影,不禁抬手用衣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虽然提不到三成利,不过一成利也算不错。总比白忙活一场的好。曹铭叹了口气,转身望着满桌的菜肴,眉头微微一蹙,颇有几分无奈地走了过去。

——

望着面前人来人往甚是热闹的酒楼,庄周抬起头看了看挂在酒楼门上的牌匾,金晃晃的鎏金大字‘客运酒楼’。见着来来往往的人,庄周眉头皱了皱,肩上背着褡裢,一边沉沉的。庄周伸手有意无意地护着挂在面前的褡裢,随而便走了进去。

先前派伙计打听,便打听出这个曹铭不在家中,而是在这个客运酒楼里。所以他便来碰碰运气。

因为之前他都是跟着苏先生一起找曹铭,曹铭的行踪总是来无影去无踪,所以想要找到他很难。

庄周走了进去,径直走到了柜台面前,见着低头算账的掌柜的,抬手叩了叩桌面。

掌柜的闻声,嘴角一弯,咧嘴笑着,“这位先生有什么吩咐?”掌柜的望着面前年有四十五六岁的男人,语气十分的客气。

“掌柜的,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不知道这镇上最大的花商曹铭曹老板可在你这店中?”庄周问着,目光扫了一下四周,一楼里人声嘈杂,可是却没有曹铭的身影。随而,庄周便将视线锁定住了二楼上。

掌柜的见着面前的男人,眉头微微一皱,神情十分的为难,“这个嘛…”

庄周见着掌柜的为难的模样,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眉头微皱,从袖口里掏出了三块银元,“我找曹老板有笔大生意要谈,谈成了还要借掌柜的酒楼好好的庆祝一番呢。”庄周说着,便将银元塞到掌柜的手中。

掌柜的见着手中白花花的银元,掂了掂重量,随而眉梢都带着喜意,“那位曹老板在二楼竹子雅间。上楼左拐,第三间便是。”掌柜的指着路,看向二楼。

庄周顺着掌柜的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随而拱手朝着掌柜的抱了抱拳,“多谢掌柜的。”说着,便抬脚望着一旁楼梯走去。

掌柜的见着有上楼梯的庄周,掂了掂手中的银元,不禁笑笑,“这曹老板今儿还挺忙,送走了一位,这又来了一位…”

庄周走到二楼,按照掌柜的说法左拐走到了第三间房间门口。只见着房门上挂着一个刻有‘竹’字的木牌。庄周看了看,想来应该就是这里。便抬手叩了叩房门。

曹铭正饮酒吃菜好不潇洒惬意,突然想起来的敲门声让他眉头一皱,实在是打扰了他的清净。

“谁啊?!”曹铭将酒杯里的酒饮尽,重重地将酒杯放在桌面上,语气十分的不悦。

庄周在门外听到房间里传来的男人声音,似带着不悦,不禁蹙了蹙眉头。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可是一时间庄周也不敢确定是不是曹铭。

“请问是曹铭曹老板吗?”庄周站在门外,试探性地问道。

曹铭听到自己的名字,又觉得门外的声音有些耳熟,不禁想起了什么似的,应道:“没错,是我,你是谁?”曹铭屏住呼吸,等待着门外的男人回答。

“在下庄周,是锦绣布庄的掌柜的,有笔生意想跟曹老板谈一谈,不知曹老板可有时间?”庄周听着房间里的男人应着自己就是曹铭,原本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曹铭听到‘锦绣布庄’这四个字,手中的筷子都不由得激动地微微一抖,随而起身走到了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没想到那个文三还真的没有骗他,叶家的人果然来了。

曹铭嘴角微微一弯,随而抬手打开了房门,“庄掌柜。”曹铭抱着门口的男人抱了抱拳作揖说道。

“曹老板。”庄周回礼作揖,十分的客气。

“里面请。”曹铭微微侧身,让庄周走了进来,随而二人纷纷落座。

庄周见着面前摆的餐具都是两套,眉头微微一蹙,“曹老板这是在等人?我没有唐突到曹老板吧?”

“没有没有。”曹铭摆了摆手,“不过是在这里会一个老朋友,不过他有事便先走了。不知庄掌柜的有什么生意要跟我谈呢?”曹铭也不打弯弯,直接开门见山。

庄周听此,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曹铭如此的直接直白。不过这样也好,省了彼此不少的时间。

“是这样的,我们布庄想从曹老板这里再进一些上好的花种。品种和以往一样,不知曹老板现在手中可有货吗?”庄周试探性地问道,毕竟现在的季节收集上好的花种有些困难。

曹铭笑笑,“庄掌柜说笑了,做一个花商手中怎么可能会没有货呢。只不过,不知道这一次锦绣布庄是要多少呢?”曹铭眼皮一抬,看向对面的庄周,眼睛里都发着细光。就像是看到了猎物的猎人,正在等待着猎物自己走进他事先设置好的陷阱里。

庄周听此,抬手拍了拍面前的褡裢,“实不相瞒,这次布庄资金有些紧张。所以,只能看钱,这些钱能买多少。”

曹铭看了一眼庄周面前的褡裢,看样子就沉甸甸的。想来里面装有不下一千块银元。

曹铭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十分为难地看向庄周,“我也实不相瞒,下次的花种都是上好的,十分不容易收集而来。所以价钱也比起以往来要翻上一番。”曹铭手掌左右翻了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