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干净20p 宝贝把胸挺起来让我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175 次 收藏

“乖女儿,今天可以回家吗?” 电话那头说的小心翼翼。

“额……”她努力回忆着今天的行程,脑袋有些疼,她嘴角裂出一个笑容:“回家是可以的,只不过您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能不算数哦!”

乔连牧额头上顿时冒出无数的黑线,他支支吾吾半天才应下来,“咱们父女俩谁跟谁,也不用算的这么清楚吧?再说了,这件事可是你的大事,我怎么敢随随便便下决定?”

林可杏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嘴里嘟囔一句,“我跟你可没那么亲……”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乔连牧有些无奈,暗叹一口气,“哎呀,闺女大了由不得我这个老头子咯!行吧,既然你这么固执,那我也只好让步了。放心回来吧,今晚保证不会有让你糟心的事,也不会有让你糟心的人。”

挂掉电话后,林可杏利落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拿起车钥匙就准备往外面走。刚起身走几步就碰上助理小美。

“林总,旗下各分店的店长都到齐了,会议可以开始了,可您这是要出去吗?”小美忐忑的问道,心里却默默地嘀咕着:林总行事总是让人摸不着定向,从来都是天马行空,上个季度会议就因为心情不好,一声不吭的跑去了西安古城,美其名曰“了解传统文化,寻求设计灵感。”这会儿可千万别走啊!毕竟季度会议这么重要,回头要是被大老板知道了,自己又得因为没劝住林总而挨批了。大老板也是的,对林总这么宠爱,都快溺爱了,自己都守不住林总,我哪守的住啊。

“会议让袁总负责,他会处理好的。”丢下一句话后,林可杏就潇洒的出了门。只留下小美在办公室咬唇瞪眼蹬腿的,面对个这么不负责任的领导,小美也只能仰天长叹、以手扶额的准备挨批了。

“袁总,林总又走了,今天的会议还是得您主持。”小美内心忐忑的瞄着袁守晟。

“杏儿又跑出去了啊?我知道了,你让老李安排点人跟着她,别让她在外受了委屈。” 袁守晟无奈一笑:“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好的,我马上通知下去。”小美长出一口气,还好今天没有挨批,大概是袁总心情好吧,她庆幸的想着。

待小美走后,袁守晟轻叹一声:“杏儿,五年了,我守了你五年!如今他要回来了,我还能继续守候下去吗?”他从置物架上取出一瓶红酒,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一旦遇上棘手的事情,他就会端起酒杯,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瞭望远处,忧郁的沉思。

待杯中红酒饮尽时,他终于动了,嘴角泛起自信笑容,“宛廷枫,即便你回来那又能怎样?五年了,你走了五年!在她心中恐怕早就没有你的位置了吧?”他摸上左手小指上的戒指,那是个简单质朴的戒指,但它的意义非凡。

这是林可杏设计的第一个成品,而她将这个戒指送给了袁守晟。

小车一路驰骋,林可杏来到百货大楼。她嘴角一直挂着笑,径直走向一家手工艺品店。

“林可杏,你可算是来了,这玩意放我这里太过招摇了!才一个星期的功夫,我就接到了上百个订单,人家都奔着你这东西来的。”店主舒雅是个外表文静,一说话就露陷的小姑娘。她分明比林可杏小很多,却跟个老朋友一样毫无顾忌。

林可杏熟练的将架子上那个物件取下打包,“这可不行,这是送给乔老头的生日礼物!虽然他神秘兮兮的叫我回家,但我知道,他今天要过生日。”

“行吧,看在乔叔叔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替我向他送句祝福。我还要守店,就不去给他送礼了。”她目光在店里扫视一圈,看向最左边那个木雕,那是活灵活现的一匹草原狼,说:“晚点儿我让人把这东西给他送去,他都惦记很久了。”

“你就不能少惯着他吗?”

“还不是跟你学的!”

林可杏送了她一个白眼,迈着两条大长腿风风火火的出了百货大楼。

白色的小汽车内循环播放着《窗外》,眉眼似画的林可杏身穿白色紧身T恤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勾画出无比优美的线条,紧身短裤套在笔直的大腿上随时都能让人犯罪。而此时她却将饱满的红唇压制成了一条线,仿佛弹力的皮球被挤压到极限,随时都可能爆发。

“喂,佳一啊,这会儿在哪儿呢?新加坡还是泰国啊?”林可杏拨通了陈佳一的电话,马上就要到她们毕业酒会了,这又让她想起了读书时嬉闹的时光。

电话那头的陈佳一嘴巴不停歇的回了一通抱怨,“哎哟喂,我的大小姐,你当别人都有你舒服啊,整天坐坐办公室就行了,我这会在台湾街头流浪呢!是要空运吃的来慰劳下姐姐还是干嘛子嘞?”

果然又带团出去了,林可杏想着:陈佳一真是幸福啊,能够在世界各地随意留下自己的脚印,这种生活其实如果要我换,我也是愿意的。

“少在那里哭穷了!你才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呢,放着家中千万豪宅不住非要满世界的流浪!不过在我看来,成为人上人,去看天外天的感觉也不错!这次聚会定在本月二十八号,到时候你可得请我们几个去全套美容,我这娇嫩的小脸可就靠你了。”林可杏笑着打趣,她们之中真正的富二代是陈佳一,过的最亲民的那个人也是陈佳一,这个小公主一点都没有小公主的架子。

“成为人上人,去看天外天?哈哈哈,被你这样一说,瞬间就高大上了!我感觉自己就是云中的天使,看来全世界的导游都要来谢谢你了。别说是一次全套美容,全年全套我都给你包了!”陈佳一心中大喜,一直以来父母都怕她受苦受累,她虽在极力为自己的职业辩解,但她发现所有的话都没有这一句来的高档。

林可杏也没想到随口的一句话能带来这样的效果,她也跟着开心起来。

公路上,倔强的秋风似武侠小说里佛家隐秘的绝世高手扫地僧般的用扫帚快速拂过道路,卷起无数的落叶,它用独有的强劲腕力来宣示秋季的到来。飞舞的落叶沿路演绎出一段美妙的舞蹈,像是在对枫树做最后的告别,也似乎在为公路上的小汽车一路引导。一片黄橙橙,一片金灿灿。

“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上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的爱过你这么多年,明天我就要离开……”怀旧的旋律毫不留情的响起,仿佛一点也不怕打断了主人的思绪。林可杏猛然回神,自己这是又在发呆了。

“朵儿,怎么有空来电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李朵虚弱的声音,很是空灵,感觉像是抽空了灵魂的破碎娃娃。由无线电传过来的声音是那么的不真实,连吐出的话语都那么的难以置信。她说:“我快坚持不住了,我累了,我需要你,你能来医院一趟吗?”说完这一句就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她的虚弱。

“你怎么了?怎么去医院了?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林可杏猛然坐直了身躯,油表也开始往上跑。

“我跟许凡天在一起了,还做了很多错事,都是我的错,是我自作自受。”李朵淡淡的说出这些话,就像这些事都是无关紧要的,与自己没有什么关联的,也许哀大莫过于心死。

面对于一反常态的李朵,林可杏已经不忍心去追问更多的事情,“把位置分享给我吧,照顾好自己。”她随即挂断了电话。

道路两边的枫树枝条缠绕,一边用独有的萧瑟之美挽留着摇摇欲坠的叶,有种堕落青楼的官家落难小姐独有的清高与无奈;一边站直了身板,枝条也在极力的拉扯着彼此,仿佛真能给对方一点安慰,也为自己提供一点力量来与劲风抗衡。

“怎么会这样?现在要怎么办?”林可杏胡思乱想着,眼前大风突起,她的视线被枫叶挡住,高速行驶的车子还来不及踩刹车就朝着停靠在路边的大货车撞了上去。

在最后的时刻,她仿佛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耳边人在说:“可可,我回来了。”

那年青春,阳光正好。

树下的少年静静立着,身穿白色衬衣如同谪仙般的不食人间烟火,乌黑的碎发,将唇的红衬托的恰好,多一份是妖,减一份是魔。修长的手指拈住一片火红的枫叶,靠近高挺的鼻尖,轻轻一闻,长长的剑眉舒展开来,连狭长浓密的睫毛也随着眼皮横扫下来。

仅仅是一个侧脸,就能让人如痴如醉,就连轻慢的柔风滑过脸庞都觉得是一种惊扰。

他说:“我是医学院的宛廷枫,很高兴认识你!”

她呆愣在原地,手中那本书依旧举着,脸颊也被阳光烤的绯红,虽然是在秋季。她是来还书的,结果却把自己还给了这个人。

他说:“如果生命中还有很重要的东西不可舍弃,舍弃了就好像抽了一根骨、挖了一片心,那就需要去找回来。”

她觉得现在很痛,像是抽了一根骨、挖了一片心一般的痛。这一刻她才明白,五年的生活依旧是一张白纸,这上面少了他给的色彩,怎么能叫活着?

“据说人在死前会恢复身体所受到的伤害,那丢失的那部分一定得找回来,至少完整的来,完整的回。”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但随后她又释然了:“现在又让我记起了这些事,看来我是要死了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