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爷爷弄了一夜 叔叔爸爸女儿肉文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429 次 收藏

机场外。

“杭野,放开我。”苏静试着挣脱杭野强有力的手掌,用尽力气到头来也只是徒劳一场。

杭野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拉着苏静的手,停下脚步,问道:“你在上海住谁那儿?你又没有朋友在上海。”

苏静放弃挣扎,怒瞪着杭野,说话的声音放大了几分,“我的事不用你管。”

看着眼前生气的苏静,杭野不禁扬起了嘴角,笑着回道:“我就知道你没有找到住的地方,所以你只有选择和我住在一起。而且我包吃包住,你只需要负责看家就好。”

闻言,苏静眉间的怒气更浓了,“你是把我当成狗了?”

一旁的杭野听到苏静的回答,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不是,是把你当成挠人的小猫。”

苏静刚想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杭野便开口了:“第一、你在上海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你只有我,并且你出去住酒店我不放心;第二、你刚回上海,还没有工作,手上肯定也没多少钱,长期住酒店是一大笔支出,你没有那个能力支付。”

杭野说的没错,苏静暂时没有那个能力长期住在酒店里。从国外毕业来上海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也没考虑那么多。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做兼职的工资也只够学费和生活费,要不是有拿奖学金和偶尔接些小案子什么的,不然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存款。“就算没有能力支付我也会想办法的,我是不可能和你住在一起的。”苏静反驳到。

“我还没说完,”杭野笑着答道,“第三、如果你坚决不和我住在一起,我就打电话给伯母,告诉她你在上海。”

“上海这么大,就算你告诉她我在上海,她也没办法找到我。”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掉吗?”

“你……”苏静被气的不清,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和我住在一起。”杭野说完后,温柔地看着苏静,等待着她回应。

仔细考虑后,苏静只得答应:“好吧,那就先麻烦你了。等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我就搬出去。还有,你得答应我,不告诉我妈我现在在上海。”

杭野听到苏静的回答后,心满意足地笑了,握着苏静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说道:“嗯,我答应你。”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早与他无关,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家。”

苏静愕然,“我们的家?”

杭野笑道:“学法律法规学傻了?连这四个字都听不懂。当然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新房啊。”

“你疯了吗?我们两个人没有结婚,你在房产证上加上我的名字相当于是房产买卖,你又得多缴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上海的房价又贵……”

“我们迟早是要结婚的,苏静。”杭野打断苏静的话,一本正经地说到。

突如其来的严肃让苏静有些措不及防。苏静别过头,想要逃离杭野的注视,逃离他的温柔。

杭野胡乱地揉了揉苏静的脑袋,说道:“好了,就别操心了。有吧。”

苏静没有回答,任杭野牵着上了车。

后来,苏静问道:“杭野,如果那天你没有在飞机上遇到我,你会去找我吗?”

“嗯,找到你,关你一辈子。”

“你这是非法囚禁。”

杭野不语,盯着苏静。苏静也盯着杭野。两人就这样无言地互相看着。

许久,杭野缓缓说道:“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将我囚禁了。”

上车后。

“手能放开了吗?”苏静埋怨着。

“不能。”

苏静又试着挣脱杭野,还是徒劳,整张脸顿时便黑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做无赖的天赋?”

杭野一脸自豪,笑着说道:“我这是矢志不渝。”

苏静冷言道:“无赖至极。”

看着苏静一副生气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杭野突然发现,逗她竟是如此好玩儿的一件事。

前面开车的是一位大叔,听完苏静与杭野的对话,问道:“小两口刚度完蜜月回来?感情可真好。”

“是。”

“不是。”

两人同时说到。

话毕,苏静冲杭野翻了个白眼,杭野温柔接受。

“小姑娘还不好意思了。”大叔突然打开了话匣子,“我和我媳妇刚结婚那会儿,她也害羞得紧。十多年过去了,依旧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亲密。她啊,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心善。当年追她的人多得很。说实话,我长相一般,家境也一般,我都搞不懂她是怎么看上我的。

“结婚前我是干这个的,结婚后我还是干这个的。可她呢,从不认为我不上进,还给我生了一儿一女。我开车,她在超市上班。生活虽然不富裕,但还是过得去。十多年在这平平淡淡却又温馨的生活中过去了。可是造化弄人,她永远离开了我们,阴阳两隔。”

中年大叔有些哽咽,继而说道:“所以,小姑娘、小伙子,听大叔一句,好好珍惜眼前的人。有时候啊,有些人转眼便是永隔了。”

见两人不语,中年大叔也没再说下去。

苏静扭头看着窗外的夜景。即使已是午夜,这座城市也不失白天的光亮。霓虹灯随处可见,道路上的车一辆接着一辆,沿着平坦的道路驶向各自的目的地。各色各样的景象快速地映入苏静的眼帘后,又立即跑掉,这让苏静产生了些许困意,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杭野从苏静扭头时便一直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窗外的光亲吻在她的脸上,不经意间,柔软的一缕长发顺她着光滑的侧脸滑了下来,苏静不以为意地用另一只手重新将它捋在耳朵后。看到苏静这个随意的动作,杭野的心似乎被轻轻地挠了一下,痒痒的。杭野有些出神地望着苏静,突然间,脑海中浮现了第一次遇到她的场景。

马路边。

身穿一条蓝色粉红碎花小裙的带着婴儿肥的小苏静红着眼眶,呜咽着:“爸爸妈妈你们去哪儿了?”

“你爸爸妈妈不要你了。”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男童声。

小苏静转过身去,瞪着大大的泪眼反驳道:“你胡说,爸爸妈妈才不会不要我。”

“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他们就是不要你了。”

小苏静愣了愣,继续说道:“他们一会儿就会找到我的。”说完,便突然间大哭了起来,“呜呜,你胡说……”小苏静的哭声越来越大。小男孩有些慌了,急忙安慰道:“你别哭了,他们没有不要你。”可是哭声并没有减弱……许久,小苏静才带着哭腔,断断续续说到,“他们会找到我的。”

“嗯,他们会找到你的。”小男孩牵着小苏静到了一旁的椅子,将她抱了上去,“我陪你一起等吧。”

“小哥哥,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不要我了。”

“不是的,他们只是还没有找到你。就像我爸爸妈妈没找到我一样。”小苏静一脸正经看着小男孩说到。

“小静!”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小苏静放眼望去,“是爸爸妈妈!”小苏静高兴地说。

小苏静迅速地跳下椅子,快速地跑上去与妈妈相拥。

苏母将小苏静紧紧地抱在怀里,有些愧疚地说道:“对不起,我的小宝贝。”说完,满眼怒火地盯着苏父,“都怪你爸爸,非要嚷着要去看球赛,结果把你都忘掉了。”

一旁的苏父连忙认错:“都怪爸爸我,都怪我。”

“宝贝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罚你爸爸今天不准吃晚饭。走,咱们回家。”

“妈妈,先等一下。”小苏静挣开妈妈的怀抱,跑向小男孩,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他说道:“我就说他们一定会找到我的。小哥哥别怕,你爸爸妈妈也会找到你的。”说完,小苏静对着小男孩微笑着挥了挥手,说道:“再见,小哥哥。”

那年,苏静六岁,杭野七岁。

七年之后的再次相遇,杭野便认出楼道的女孩就是当年的小女孩。

有时候,有些人,一眼便是万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