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的金鱼御书屋 深圳出租屋故事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968 次 收藏

2人陷入僵局。

她拼命逃离,他却死活不放手。

夏冷心的态度很消极,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房间里睡觉。

而景天睿则是推掉所有的应酬,每天晚上到点就回来陪她一起吃饭。

桌子上摆放着糖醋排骨、酸辣鱼、金沙玉米、芝士焗虾、南瓜绿豆汤……

都是她最喜欢的菜。

甚至还有她心心念的酸辣粉。

她低着头,静静地吃着白米饭,小口小口地吞咽着,似乎那是天下最难吃的东西。

他夹起1只虾,放进她的碗里,“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吗?多吃点。”

他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就像是完成指令的傀儡娃娃。

Boss乐此不疲,每样菜都选最好的部分,然后放进她的碗里。

近乎扭曲的相处氛围,蔓延在整个大厅。

沉闷、压抑、偏执,反正令2个人都不好受。

夏冷心放下筷子,直直地望向他,“再喜欢的东西,吃多了也消化不了。”

见他沉下脸,依旧选择不吐不快,“你放我走吧。能讨你欢心的女人多得是,她们会比我听话,比我懂事,比我……”

他琥珀色的眼睛像是深不见底的池水,恨不得将她的身影拉入无底深渊。

“可惜,她们都不是你。”

他站起身,撑在她两侧的椅背上,高大的身躯笼罩在她的上方。

“我只想要你。”

如果是两厢情愿的男女,花前月下,这一定是最动听的情话。

可是在这种情景之下,她只感到窒息,像是黏在蜘蛛网上的猎物,越挣扎,越绝望。

她抗拒着他的进攻,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通通竖起自我保护的屏障。

他捏住她的下巴,“不管怎样,你都必须留在我的身边。乖乖地听话,明白吗?”

她挣脱他的手,将脸扭向一边。

“回答我。”

明白他得不到想要答案,他们就会这样一直僵持下去。

于是,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下头,然后起身上楼。

回到房间,她倒在床上,缓缓抬起手,紧紧地捂住双眼。

泪,不可抑止。

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要订婚,为什么要在圈养她以后,又去沾染其他的女人?

为什么要将她陷入尴尬、痛苦的境地?

泪会变冷,感情也会由爱生恨。

现在虽然还没有开始恨,但是怨气迟早会慢慢转换成恨意。

她不愿意变成因为嫉妒而抓狂的女人。

如果他们继续下去,她必然会因为占有欲而变得不可理喻。

咚咚咚——

烦躁的敲门声,恼得她扯过被子,一把盖住头。

敲了一阵,敲门声突然停止,紧接着就是一声脆响,类似玻璃碎裂的声音。

她拉开被子,赤着脚,慢慢朝门后走去。

突然,咔地一声,门锁被打开。

景天睿怒不可揭地掀开门。

门口的地板上是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混着牛奶,溅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你怎么进……”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转眼间,他就一把将她推向墙壁。

由于用力太猛,害得她的后背被撞得生痛。

她吃痛地紧皱着眉头,“你……”

他如同发狂的野兽,狠狠地亲上去,凶狠得像是要将她撕碎才甘心。

没有一丝防备的夏冷心,被圈进密不可分的怀抱。

高大的身躯紧紧裹着纤细的腰身,娇艳欲滴的唇都被Boss含在口中。

她从未被人这么凶狠地亲吻过,恐慌,却无处可逃。

他狠狠地吮吸着她的甘甜,凶巴巴地,带着蛮横地强势。

霸道地宣告着所有权,也毫不避讳他已疯魔的占有欲。

当他撩起她的棉质睡裙,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柔软,2人皆是一阵颤栗。

她努力用手隔开他们之间的距离,眼里涌上一层水雾,语气又慌又急,“别这样……我怕。”

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努力平息着。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皮肤上,令她丝毫不敢乱动。

黑化的Boss好恐怖,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戾气,看上去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她真的被吓到了。

连捏小拇指都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

感受到她的惊恐,他只能紧紧地抱着她,“对不起,是我太心急。”

双臂用力地勒紧她的腰肢,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然后,他松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附在她的耳边,不断重复着,“别怕,别怕。”

她不清楚他是何时离开,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上床睡着的。

只知道醒来时,枕头被泪湿了一大片。

梦里,Boss变身成树藤怪,伸出无数的藤条将她死死地捆绑着。

她越是挣扎,藤条纠缠得越紧。

怎么办?

如果继续待下去,她真的会被彻底逼疯。

太阳的光照进来,让屋里稍微多了几丝暖意。

当她走下楼的时候,露出一脸不可思议。

“陈楠?”

他还是木然着脸,点点头。

好久不见,她竟然有些恍然若失。

“你最近干什么去了?”

他的脸上难得出现几丝羞涩,不过转瞬即逝。

“景总让我过来帮你拿行李,然后搬回清水苑。”

她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是Boss打算放她走的意思吗?

“有1部电视剧准备开机,今天的行程比较满,需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吗?”

“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先等一会儿。”

说完,她转身上楼,回到客房,搬出行李箱。

简单收拾一下,她带走的东西很少。

其实Boss对她真的很好,衣橱里的衣裙、包包、鞋子都是限量的珍品,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无限度地给予。

他是真的在宠她。

不过,她在潜意识里却十分害怕,怕自己沉溺其中,怕在自己上瘾之后,宠爱却被收回。

失宠的宠物是废物。

她不想成为废物,所以选择逃离。

提着行李下楼,不重,但是她的脚步却变得异常沉重。

回头看看客房的门,竟有些难言的情绪漫上心头。

有点堵,像是吃东西被噎住的感觉,顺手捶捶胸口,依旧很不舒服。

陈楠走过来,接过行李,“走吧。”

回到清水苑,打开房间,摆设居然全部恢复成之前的模样。

本以为被洗劫后,应该是一片空旷。

结果和她离开之前一模一样。

连细小的胸针,耳环等等这些小饰品,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首饰盒里。

她躺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分明已经离开Boss,为什么还是感觉他无处不在,随时都在她的附近呢?

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胡思乱想,陈楠放好行李,就带着她下楼。

坐上保姆车,她又想起之前雷啸天给出的调查结果。

难道陈楠已经洗脱嫌疑?

否则景天睿也不会让他回来工作,继续当她的经纪人。

她托着下巴,看着他,“你还没有说你回老家做什么呢?”

他难得脸红,连耳朵都是通红的,扭捏半天,才吐出2个字,“相亲。”

她张大嘴巴,很是吃惊,“指腹为婚?”

他又点点头。

“你们老家在哪个深山老林呀?居然还残留着如此不人道的封建习俗。”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额头,“家里说我妈得了重病,赶回去才发现是相亲。”

“相亲的姑娘如何啊?”

好狗血的情节,连她都忍不住荡漾起八卦之心。

“不知道。没注意。”

他皱了皱眉头,似乎真的没有留意对方长什么样子。

“切,真没诚意,你这样只有打一辈子光棍儿。”

她啧啧两声,觉得大龄剩男剩女的队伍在不断壮大。

陈楠没接话,只是拿出剧本递给她。

“待会儿,是电视剧《新鲜闺蜜》的开机仪式,你先看看剧本,大概了解一下剧情。”

“我演谁啊?”

看着密密麻麻的剧本,就是一阵头痛。

“女一号,董小娴。”

陈楠的回答让她又是一阵头痛。

算了,她已经不指望他的讲解,还是乖乖地自己看剧本比较快。

《新鲜闺蜜》是一部反应当下大龄剩女的生存警示录。

海报上大放厥词,大喇喇地写着:大龄剩女凶猛,小鲜肉请勿靠近。

内容更是不走寻常路,讲诉了一群女人如何装逼,又如何撕逼的故事。

董小娴出生于1个奇葩的家庭,贫穷导致一家人都爱钱如命。

从小,她就拥有1个神奇的技能,那就是闭上眼睛就能闻出谁是有钱人。

她的梦想是嫁给富豪,所以这项技能无疑是打开豪门的金钥匙。

奈何任何技能都有BUG。

当发现自己苦苦追求的男神居然是银行点钞员的时候,她又该何去何从?

夏冷心挺喜欢这种逗比戏,自然看剧本看得津津有味。

见她心情不错,陈楠也很高兴,“很喜欢这部戏?”

“嗯。”她点点头。

这种轻松的喜剧会让她暂时忘掉不愉快的事情。

接着,他又告诉她1个好消息,“女二号是苏婕扮演。”

“真的?”

“嗯。”

他十分确定,因为这部戏是景天睿特意找人为她写的剧本,参演的人自然也会安排她喜欢的朋友。

做好事不留名的Boss,默默地宠溺着自己的宠物,掏心掏肺地为她铺路,打理一切。

结果,她却没心没肺地逃了。

于是,Boss那颗坚不可摧的心,瞬间碎成渣,落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