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太大了李泽言 宝贝我要吃你下的面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6月04日 来源:互联网 598 次 收藏

“你确定?!”和绮宇几乎同时对他的诊断提出质疑。

“?”翟帅觉得这两兄弟有些怪,他们对这个女人好像都

他心里淡淡的笑了笑,这以后可有好戏看了。

“我是说,不需要拍个片子什么的?”补充到,他的医院可以旧金山最贵的机。

“不用,这个从中医的角度说就是一股气给拧了,没通畅,吃点药,躺一躺,估计明天就顺畅了,你们也不用太大费周章了吧,为了这个大清早的破门而入!”这个学外科的学卖弄起中医医术来,翟帅检查过她的腰后,慵懒的站起身来,去开药了。

旁边两个矗立的大男人,这才放下心来。

翟帅给叶菲儿开好药后,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翟帅的私家医院里有一台新引进的物理治疗仪,让叶菲儿去躺坐着,把仪器调节好刚好在她的腰部上住按摩。

而这三个男人又是已经没有聚在一块儿了,三个人在叶菲儿做理疗病房外的露台上聊起来,还不时的哈哈大笑,感觉很愉快。

叶菲儿摇了摇,这三个人,一个内敛不苟言笑,总是一副冷冰冰扮酷的样子,一个又温文尔雅很有亲和力,一个又是不羁的嘻哈浪子,三个人怎么能凑到一块的,还聊得那么开心。哎,真是搞不懂,不过这个叫什么**对碰头磁疗的玩意真是舒服,不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她自己好好的享受起来。

由于叶菲儿说做了这个理疗很舒服,他们就在翟帅那吃了午饭,下午又让她做了一次,直到5点多,三个人才往家赶。

叶菲儿从的的车里下来,她觉得已经完全舒坦了,觉得是神清气爽,但是停好车后还是过来扶着她,一起进了别墅。叶菲儿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行动自如了,但是碍于周围家丁的眼光,她还是没有拉开半搀着她腰的大手。

“,你今天怎么回事?干什么去了?让别人公司的副总一直等你,话都不说一声就走了,还好我和你叔叔去公司巡视,你叔叔亲自接待了,不然今天的合同就崩掉了!”他们刚一进门,坐在大厅里的齐美云就生气对一阵质问。

呀,今天一挂电话他就跑去了翟帅的医院找叶菲儿他们,后来也完全把这档子事给忘到了恼后,对于妈妈的生气选择了他惯用的伎俩保持沉默,倒是身旁的叶菲儿有些害怕。

“还用问吗,一看就知道了,带人家去看病了,昨天不是扭着了吗?还要两个人陪着去,真够大排场的!都能走路有那么严重吧,也太大题小作了吧!”绮凌是唯恐天下不乱冒出来添油加醋一番,她本想着会很生气的去骂这个女人不够检点呢,没想到居然相安无事,还亲密的搂着叶菲儿进来。

齐美云看着这三个真是差不多时间到家的,估计就是绮凌说的那么个情况,对这个女人也未免也太娇纵了,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回房,经过叶菲儿身边的时候,很愠怒的瞪了叶菲儿一眼后才上了楼梯。

叶菲儿和齐美云眼神交汇的的一瞬,立刻把头埋了下来,还低了又低,巴不得能钻进衣服里,她一直都很害怕齐美云身上的那股犀利人寒气,她知道齐美云一直不喜欢自己,幸好她没有再说什么就上了楼。

哎,这个婆婆真的很可怕,看着她上楼的背影,叶菲儿长吐了一口气,庆幸,还好她不是自己真正的婆婆

“我想去看看孩子们!”叶菲儿轻轻挣脱了手,一天没有见孩子样了,想得不行。

“我也去!”也随着她身后,一块去了孩子们的房间。

“妈妈!”儿子航航不止是口齿喊得清晰,走起路来也已经四平八稳,看到叶菲儿,他快乐的扑了过来。

重男轻女的女人,看着搂着儿子亲亲又抱的叶菲儿,心里嘀咕着,自己则心疼的抱起了女儿,“桐桐,叫爸爸!”把娇小的女儿抱起来,他更心疼有着大红苹果般可爱脸蛋的女儿。

“爸爸”桐桐娇滴滴的叫了一声音,虽然孩子学会叫爸爸已经有些时日,但是每次听到,他都觉得都像是第一次叫自己那样,心里暖融融的,被浓浓的幸福感包围着。

“张妈,今天辛苦你了!”

“呵呵,没有,天天不这么过来的吗,对了,刚才听他们说你好像是哪扭着了,怎么了没事了吧?”张妈拿了孩子们的衣服准备给他们洗澡了,这两个人难得一起成双成对的出现的。

“没事了,看了大夫现在都好了!”

两个人看完孩子,就一起回了房间。

一天没有在家,叶菲儿回到房间时还感觉这个房间还变得亲切起来,她为自己有这样的感觉而有些后怕,不能对任何东西有任何留恋,不然两个多月后自己离开的时候就会越伤感。

“房间里怎么不对劲儿?”叶菲像是在和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

“什么不对劲?”

“啊,沙发呢?我的沙发呢?”她终于发现是因为她最亲最爱的沙发不见了。

“嗯,我觉得在卧室里太占地儿了,今天打电话让工人把它给搬出去扔了。”

“扔了?你不会这么狠吧,我腰刚好,你就要让我睡地板?”叶菲儿的脸碎了,我的沙发,我最爱的沙发?

“谁让你睡地上了?”

“哦,我明白了,我睡床,你睡地上对吗?”看来他对病号还是相当照顾的。

“你没发烧吧!”戏谑的摸了下她的额头。

“什么意思,那怎么睡?你是要去书房睡吧?”叶菲儿心里几乎狂喜,她居然会有独占大床和房间的一天。

“我不睡地上,也不睡书房,昨天晚上怎么睡,以后我们就怎么睡!”真是严重怀疑她的智商了,这个沙发早就看它不顺眼了,应该早几天就把它给扔了,他舒坦的伸了下长臂,悠然的踱去他的浴池里,舒服的泡澡去了。

“昨晚?我们?……”叶菲儿一个人站在床边,一阵凌乱凌乱

“你说过的,哈,我们只是协议结婚,要睡在一个床上,始终不大好的。对你的名声不是很好!”她的眼神里还抱了那么丝期望。

“没什么,我不介意!”他倒是相当淡然。

“我看还是算了,你继续和你的海星靠枕睡,我自己打地铺,,白天我自己把地铺收起来,也不会影响房间的空间!这样很好吧,两全齐美?”

“不好!我如果起来上厕所,你把我拌倒了怎么办?”

“不会是,我会很小心的,我靠边,靠墙壁,行了吧!”叶菲儿吧唧着嘴唇,又在做着垂死挣扎。

“我不喜欢把很简单的话说,第二遍!你如果理解力有问题,我就再说一次,从今天开始,你和我都睡在这里!”指了指大床。

“……”叶菲儿只觉得很悲哀

“你不是会怕了吧?”

“怕什么?”叶菲儿讨厌字典里的这个字。

“怕控制不了被我吸引主动对我宽衣解带,投怀送抱!”赤

裸的胳膊的摸了把下巴!

“我,呸!我是怕你大发,被你占了便宜!”她可是相当相信自己的定力。

“你省省吧,我的品味一向,不会如此低的……”暗笑,看你还有什么招,都使出来吧。

“你!你……好,都在上面睡也行,你必须得答应我几个条件!我们约法三章!”看来是躲不掉了,只有退而求其次了。

“麻烦的女人!”

“第一,你把这个穿上睡觉!为了文明!不许裸睡!”叶菲儿知道他都是只穿条三角小内内睡觉,但是她绝不允许,刚刚在他泡澡的时候,去了衣帽间里找了套最保守的的睡衣,扣子都能一直扣到喉结那儿了,他必须得穿上这个睡。

“还有呢?不过我不介意,你睡觉不穿衣服也是可以的!”告诉自己,我忍

“还有,我们一人盖一条被子,中间用你的海星枕头放在两条被子中间为界,如果,谁越界,一律杀无赦免,踢下床!”

看来她是早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床上的阵已经像她描述的那样,摆好了。叶菲儿做出一个踹人的姿势,够狠。

“小心,看是谁踹谁下去!”接过她手里的睡衣,拉开浴巾,准备换衣服。

“流氓,流氓,还有一条不能在女士面前赤

身裸

体!”叶菲儿蒙上眼睛拿了自己了睡衣,避开即将上演秀的,赶紧跑去洗澡了

叶菲儿洗完澡回来,正躺在属于他的半个地盘上,拿着本印着比尔盖茨头像的英文杂志在看。

“你怎么还不睡啊?”叶菲儿故意慢慢的洗,就是想让他睡觉后自已再爬上床,但是

“我只是不习惯睡觉不关灯!”看着她出来后就把书放在床边的柜子上躺了下来。

“哦,其实你以后睡觉,不用等我的,你直接关了睡就是,我看得见的!”

“开着灯灯都能摔地上,你以为你视力多好!”说着就舒服的钻进了自已的被窝。

“这个,要不要你睡里面,我睡外面!”叶菲儿才发现,刚才的楚河汗界是划了,但是没有说谁靠墙,谁在边上睡,现在睡在了外面,那她不是每次起来和上床,都得从他身上翻过去?

“不,我习惯睡外侧!赶紧关了睡觉吧!”麻烦的女人!

叶菲儿没有办法,只有关了灯悻悻的爬上床。

“你可真重!”被她翻过去的时候压了一下。

活该,让你睡外面!叶菲儿只能在心里咒骂他,以后还是自已先上床吧,每次都要翻过这座恶心的大山,很烦!

虽然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但是去各自裹着被窝,叶菲儿倒也觉得相安无事,这样睡着能舒坦的把自已的身子都放天,不用蜷着了,倒是比沙发上舒服多了。

今天在翟帅么家医院的理疗椅子上,舒服地睡得比较久,现在这虽然比沙发上舒适,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睁大了眼睛从1只羊数到了1000只虎,还是没有什么睡意。

这几天眼皮总是跳啊跳啊,她老是琢磨着有什么不好事儿会发生,结果只是腰被扭了一下,虚惊一场。

夜静静的,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他应该睡着了吧。她轻轻的翻身,看着旁边睡熟的。世界上怎么能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呢,她真的感叹上天的不公啊,能把财富、智慧和美貌都放到一个人的身上!真的是太浪费了,不过上天对自已也不薄,桐桐和航航以后肯定,不管是样貌的才品都会超过他们的爸爸的。

他睡觉会不会做梦呢?废话,只要脑子没病的人睡觉都会做梦吧,那她梦里有没有梦到过自已呢?怎么会有这种猜测啊,叶菲儿用手摸了摸自已的脸,烫烫的……

嘴里呢喃的梦魇,果真做梦了,叶菲儿把耳凑过去,仔细听着。

“芷淇,芷淇,你回来啦”的脸动了一下,他是在笑,虽然是在夜里,叶菲儿却能感受到他笑得很开心,很幸福……

“该起床啦!”真受不了这个如此嗜睡的女人了。

窝在墙角的女人没有回答,叶菲儿不知道怎么了,一个晚上,她都没有睡着,她很生气,她又不知道生的哪门子气。

“怎么了?”看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爬回到床上,去摸了下她的额头。

“我没事!”她很不友好的把他的手扯了开。

“没事还不起来,不要每次下去吃早餐都迟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娶个只知道睡觉的猪呢!”

你才是猪,你们全家都是!你也只需要再忍受我这个猪两个来月而已,叶菲儿蹬掉了被子,坐了起来,我凭什么要生气啊,他梦里哪怕是叫头猪又和我又有半毛钱关系?这不是自作孽吗?

“腰没事了吧?今天要不要再送你去翟丑那看看!”看着下床的叶菲儿。

“丑,人家比你你帅多了!没事了,不用去了,我可不想又被骂,说你耽误了正事!我也没人让谁陪我去啊!”

“你……”真是严重怀疑她的审美观,看她都是蹦下床的,应该没什么大碍了。“问你个事!”

“什么?”叶菲儿整理了下被子,白天的时候可不能两条被子分开,会被人怀疑的。

“昨天,你没有看到桌子上的字条吗?”

“什么字条,没看见!”叶菲儿告诉自已不要生那歪门八道的气,但是她怎么就还是控制不住这种的用这种语气说话呢,不想再和他扯东扯西的。

原来是没有看见,没有留意到叶菲儿对自已说话的样子,像自已欠了她钱一般,知道是原来是没有看到字条,难怪会没有给自已打电话,而是和绮宇去医院,他心情很好,所以看着叶菲我的样子他也没想到要发火。

所有的人到齐了,坐在大大的餐桌旁享受美味的早餐。

“吃快一点”一帮往面包上抹着奶酪,一边说着。

“是在说我吗?”叶菲儿问了一下自已,环顾了下四周,大家都在认真的品尝着自已盘子里的食物。答应不用问已经明晓,吃你的早餐吧,催我干嘛!她呶呶没有回答。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