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闺蜜一个被窝 不知火舞与娜可露露污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088 次 收藏

夏蝉衣心中有事,脑子乱乱的,这顿饭吃的也是心不在焉。

“大师兄,你吃好了吗?我好想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夏蝉衣看着大师兄吃的差不多了,急切地问他。

自从大师兄说了那句话,她就心惊胆战的,坐立不安!

大师兄到底知道了什么?他提到那个少年是什么意思?那个少年有没有跟他说什么?

好烦呐!

现在是换她急切地想要同大师兄谈话,她恨不得立刻飞到大师兄的房间,问清楚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林玉润喝了一口茶,然后优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回道:“吃好了,现在就随我去吧。”他也是不忍心蝉衣这么慌乱的样子,所以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那好,现在就走吧。”夏蝉衣一下子站了起来,等着大师兄起身。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她恨不得立刻飞到大师兄的房间去。

夏蝉衣这样过激的反应,在场伺候的弟子都感觉到奇怪。夏师叔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而且,师父今天也不对劲儿,罕见的咄咄逼人!

林玉润见下夏蝉衣如此,也赶紧起身。只是他们两个刚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就感觉到云梦泽也跟了出来。

林玉润回身看着云梦泽,有些疑惑地问:“师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跟你们一道儿去看礼物啊。”云梦泽也奇怪的回问道,脸上的表情就是他跟着一块儿去,有问题吗?

其实云梦泽心里明白,他们两个没有邀请他同去,是不想他一同跟着去的。但是若是只是平常的去看个礼物,他去不去倒也无妨。

但是刚才大师兄和蝉衣一系列的反应,就说明大师兄和蝉衣之间肯定有问题!尤其是蝉衣的反应,就跟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

他有些担心,他想要跟着去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样他才会放心。

“这个,你去也无妨。”林玉润看着云梦泽想了一下,这样说道。

“大师兄?”夏蝉衣瞪着眼睛不解地问大师兄,他怎么会答应二师兄一起跟着去?这件事情她想他们两个单独谈的呀?

“梦泽也是好奇我给你带的礼物,他同去也无妨。”林玉润微笑着对夏蝉衣说道,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林玉润看着云梦泽这架势,他是铁了心的想要跟去。若是坚决不让他去的话,他肯定会怀疑他们俩之间有什么事情?按照他的性子肯定会想方设法打听清楚的。

刚才在饭桌上他说了一句竹节镇,绿竹山庄山庄的少年,聪明如雪的师弟,他若真心想查,肯定会摸到那里去的。

若是他真的查到暮洛少主那边,再联系到这边蝉衣的流言,这样对蝉衣不好,对媚儿也可能不利。

所以他干脆答应他一同去,这样的话就可以去除他的疑心,规避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想想他刚才也是冲动了,他不应该说那句话的。

只是看到蝉衣对他冷冷的,好像以后都不打算理他了的样子,一时受激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自己怎么这么不稳重了?

唉,只要碰上她和媚儿的事,他就很少能稳重,冷静下来。

“蝉衣你和大师兄有什么秘密吗?是不是不想让我知道,才不让我同去的?”云梦泽看出了夏蝉衣的不情愿,故意这样说话激她。

“没什么秘密,我们能有什么秘密呀?你要是想去就去吧。”夏蝉衣现在内心烦乱,六神无主,疲于应对他了,况且大师兄也答应他同去了,那就去吧。

“那就走吧。”云梦泽听后冲他们两个点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林玉润跟夏蝉衣使了一个眼色,给她比了一个三的手势。

夏蝉衣会意的点点头,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这一路上,听着秋虫的鸣叫声,夏蝉衣的心慢慢的沉淀了下来,现在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真的是太失态了。

自己的失态,当然会引起了云师兄的注意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沉住气,保持平静。

破庙少年的那件事只能成为秘密!

她得想个办法,想个理由去除大师兄的疑心,当然也不能让云师兄有所怀疑。

这一路是她走的最漫长的一路,心事重重,脑筋飞转,既想早点到达大师兄的房中,又想永远也不要到达。

“蝉衣,过来看看,应该都是你喜欢的小玩意儿。”进了房间,林玉润指着桌上的一个小包袱,对着夏蝉衣说道。

“嗯,好,我看看。”夏蝉衣闻声抬头,晃了晃脑袋,定了定神,走了过去。

她打开包袱一看,里面有一个捏的栩栩如生的小面人,那小面人是个脸蛋红红的小姑娘模样,看着跟她年幼的时候很像。

里面还有一双绣工精致的绣花鞋,鞋面上的蝴蝶跟真的一样,展着翅膀,仿佛要飞了出来。

夏蝉衣拿起那双绣花鞋,仔细瞧着。大师兄真是有心了,这鞋的大小正合适。

突然间,她觉得很愧疚,有点对不起大师兄,大师兄出门在外还想着给她买东西,还记得她鞋的尺寸,自己刚才还那样冲人家发脾气。

“大师兄,谢谢你。”夏蝉衣很感动,手里捧着那双绣花鞋,对着大师兄动情地说道。

“跟师兄还客气什么?”林玉润对着她笑了下,这次的笑是舒心的笑。然后走到她面前,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宠溺地问道:“还生师兄的气吗?”

夏蝉衣本来还感动的想哭,这下却一下子笑了,推了大师兄一下,别扭的说道:“就生你的气,本来打算不理你了!不过看在你这么用心的礼物上,就勉强原谅你了。”

云梦泽手里把玩着那个小面人儿,冲着林玉润酸酸的说道:“大师兄真高啊,还是个哄女孩儿的高手!师弟佩服。”

“梦泽你又胡说!我这不是得罪了小师妹嘛,正好借着礼物向她赔罪呀!”林玉润听得出来师弟戏谑,无奈的说道。

“哼!谁让你偏心师姐。”夏蝉衣放下那双绣花鞋,从云梦泽手中拿过那个小面人,对着林玉润埋怨道。

“师兄错了,是师兄不对。”林玉润对着夏蝉衣施了一个大礼,陪着笑,夸张的说道。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夏蝉衣矮身扶起他,然后拍拍他的肩膀,一副长者的模样:“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谢谢小师妹宽宏大量,师兄记住啦,以后定会小心谨慎,再也不犯。”林玉润很配合地拱拱手,点头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在那里兄妹情深啦。我怎么感觉自己就是这么的多余呢?”云梦泽吃味地说道,看来他们两个人兄妹情深的在那互动,自己的心确实挺酸涩的。

“知道多余,你还要跟着来?大师兄又没给你买东西!”夏蝉衣瞪了一眼云梦泽,故意这样说道。

虽说是开玩笑,但这句话是夏蝉衣的心声,她还有事要问大师兄,他偏要跟来,这下让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可不就是多余的吗!

“小师妹,你这样说话可就太令人伤心了,本来是兄弟没给我买东西就够可怜的了,你还这样说我。”云梦泽哀号道,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好好,师弟,这次是师兄考虑不周,下次师兄一定多带些钱在身上,绝对不会再忽略你了。”林玉润对着云梦泽拱拱手,安抚着说道。

“大师兄,你可别这样,我可不是女孩子,会计较这些,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云梦泽也赶紧对着林玉润施礼,轻松的说道。

“哼,女孩子怎么啦,女孩子就非得心眼儿小吗?”听了云梦泽的话,夏蝉衣立马不乐意了,这就是拐着弯说她们女孩儿心眼小的呀。

云梦泽听后头疼的一拍头,立马对夏蝉衣陪着笑:“师兄错了,是我口不择言,还请师妹宽宏大量原谅师兄。”

他不仅在心中腹诽,还说不小心眼儿?一句话得罪了就不乐意了。

看来跟女孩儿们说话是需要当心当心再当心啊。

“以后注意就是了。”夏蝉衣很傲娇地说道。

可是夏蝉衣说完这话之后,他们三个之间好尴尬,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夏蝉衣低头看着手中的小面人儿。

云梦泽像是从没进过这间屋子一样,四处打量着。

而林玉润看了两人一会儿,就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茶。

“你们两个要不要吃点儿点心?”林玉润觉得这样下去三人之间很尴尬,主动找话题。

“嗯,好,大师兄这里的栗泥酥挺好吃的,就来这个吧。”夏蝉衣接过话茬儿,故作欢快地说道。

她有些羡慕地想着,手下有弟子就是好哇,还有自己单独的厨房。

夏蝉衣手下没人,平时就是师兄们派人去伺候她,她的衣食住行是和师父一起的。

不过,在别人看来那是师父偏爱她,把她留在身边,不忍心把她分出去单过。

不过真正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一是她年岁小心思不定,老往外跑;二是她自己潜心钻研医术,压根儿就没有心去教别人;三是她也不敢误人子弟,耽误人家前程。

“那好,就上栗泥酥吧。”林玉润对着弟子 忍冬吩咐道。

那忍冬领命出去之后,他们三人之间又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倒是云梦泽先沉不出气了,开口问道:“大师兄,你刚才在师傅那里说什么绿竹山庄?还有中掌的少年是怎么回事儿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