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住胸前的小兔子 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515 次 收藏

众人收拾停当,张望雇来的马车已在后门等候。这人办事倒是挺利索的。张望将三位老人一一搀扶着上了马车,面对他伸过来的手,柳诗妍轻轻一甩,轻灵的跳上马车。

“三娘……”张望略感失望。

柳诗妍抿嘴一笑,柔声道:“官人,还不走么?”

这一声叫唤,酥软了张望半边身体,他的心仿佛都要融化了,适才的不快烟消云散,跳上马车绝尘而去。

马车一路走了五个多时辰,直到月上树梢头,终于到了一条小村,放眼望去只有十多户人家,其中有灯火的,只有三、四家。

张望勒住缰绳,道:“三娘……”

“小心说漏嘴了!”柳大富小声提醒。

张望点点头,其实他是故意为之的,为的就是看看他们的反应。眼见如此,便大大方方的说道:“娘子,天色已晚,前方有一家客栈,不过环境简陋,将就在这里度宿一宵,明早再起程前往慕容山庄。”

“好。”见到三位老人又饥又乏,柳诗妍点点头,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找到了客栈后,柳诗妍注意到张望特意打赏了店伙记,千叮万瞩要善待马儿,想来是爱马之人。柳大富去检查确认客栈无误后,神色凝重的道:“今晚切不可大意。少爷和少夫人睡一间房,我一间房,方兄和方老夫人睡一间房。保持警惕,若有异样,大声呼唤。”

王晴正要说话,方二海点点头,拉着她便走。

“老头子,你拉我做什么?儿媳妇可不能让别人占了去!”

“若他人这般轻而易举便得到,三娘不要也罢!你且记住,是你的,跑也跑不掉,不是你的,想得也得不到!”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吃饭,睡觉!明早赶路!”

王晴想想,觉得老头子说的也有道理。若是三娘就这样倒在张望怀里,这样的女人咱不稀罕。

张望听完安排心中大喜过望,激动地难以言表,刚才担忧之情一扫而光。

柳诗妍则是大感头痛,但眼下自己和张望是夫妻,若不答应肯定会被怀疑,无奈只得点点头,心中开始盘算如何摆脱张望的纠缠。

用完餐后,刚进房间内,张望就迫不及待的从后面搂住柳诗妍的腰,口中不停的叫唤着:“娘子!我的娘子……”

柳诗妍刚要发怒动手,转眼想到如今张望扮演自己的丈夫,若是动手声音大了必惹来麻烦,何况今后不少事情还要靠他,于是假装温柔的说道:“官人,奴家一路累了,想沐浴更衣,能否为奴家打桶水来?”举手投足间,娇柔妩媚表露无遗。

张望微微一愣,看着香汗淋漓的柳诗妍,突然明白过来,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无名狂喜涌上心头,惹的心狂跳不停,赶忙回答道:“谨遵娘子之命!”言罢便一溜跑出去。

张望回味着柳诗妍的媚态,一边烧水一边幻想,禁不住为三娘对自己的态度狂喜欣悦,水烧好后便着急回到房间内,将沸水倒在浴桶之中,笑道:“不如让为夫服侍娘子沐浴吧。”

柳诗妍勉力挤出一丝的笑容,娇哼道:“若是他人偷看如何是好?还请官人为奴家在屋外看着点,谨防郑文那贼子!”

“你是我娘子,让为夫看看有又何妨?”

“你先出去!”柳诗妍渐渐的语气转冷。

张望心中生出不安,柳诗妍一路上对自己态度忽冷忽热,眼下若是执意不从保不定惹她生气,只得苦笑道:“为夫遵命。”顺势转身将门关上。

柳诗妍背对正门,慢慢将外衫解下,抛在圆凳上,身上只剩下一件亵衣,秀美的身姿,玲珑的曲线,白皙的肌肤,张望看的几乎要窒息。

“注意外人!”柳诗妍轻声喝道。

“是,娘子。”张望知晓她已察觉,悻悻然切回目光,巡视起四周来。却听屋内水花轻响,这响声仿佛敲在他的心头,让他久久难以平复。

“娘子,不知等下歇息能否让为夫抱一下?”张望背对着窗口问道。

“奴家还不习惯,等过段时间慢慢适应。”屋内的柳诗妍轻声回应,心里一阵鄙夷。

“不知娘子今晚能否同床共枕?”

“休要多想!你睡床下,我睡床上!”

“这就是娘子的不对了。你我可是夫妻,哪有妻子让丈夫睡地上之理?”

“你想睡床上?”

“娘子放心,为夫虽然睡在床上,但娘子若是不应允,为夫绝不越雷池一步。”

“你我只是乔装改扮,并非是真正夫妻!若是与你同床共枕,将来让我如何见人?”

“难道三娘对我从未动过真心么?”张望一声长叹。

“日久见人心,慢慢来吧。”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说了。

“三娘,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我与三娘虽然半路夫妻,但三娘若是嫁我……”

“休要胡说,谁与你半路夫妻!”

“这天底下都知道你是我妻子了!三娘,我是真心喜欢你啊,你就从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柳诗妍又气又恼,但又不能发作把他气跑了,也就默不作声让他逞口舌之快。自己就是喜欢方羽,也只喜欢他一人。别人就算是皇上,她也不稀罕。

就在此时,“蓬!”的一声巨响,只见一支信号烟花直冲往高空,爆开一朵血红的火焰,照亮了柳诗妍所住的客栈。

柳诗妍立刻心生警惕,“哗!”水声冲天而起,浴桶之中,只见一具白嫩的玉体冲天而起,身形迅捷,手飞快地在圆凳上一抄,衣衫立时裹住娇躯。

“不好!定是那郑文派人来了!娘子,此地不宜久留……”

话音未落,就听蹄声轰传,瞬间填满屋外的空间。柳大富、方二海和王晴赶紧聚到柳诗妍屋前,只见一群人拥入客栈。柳诗妍见这些人身手矫捷,行动迅快,显都是武技强横之辈。

“你们先进屋,若有机会驾着马车便走,这里有我和……官人就够了!”

柳大富看对方人数众多,心惊胆战的早忙躲进房内。

王晴上前一步,大声说道:“三娘,若战,一起战!若退,则一起退!独自逃生,我做不到!”

“就你那拳脚,还不够给人挠痒的,就别添乱了!”方二海拉着王晴躲到了一边,小声说道,“你还是关心关心马车上的东西,那可是我身家性命啊!”

都到这份上了,这老头子还想着他的锅碗瓢盆,王晴不由为之气结,老头子,你的东西自己去关心,我只关心儿媳妇!方二海苦笑摇头。

柳诗妍仔细观察着客栈院内的战况,敌人从客栈大门不断地蜂拥而出,在无数的火把照跃下,四周是以百计的敌人,只是片刻时间,对面厢房内的两个年轻人便陷进一层又一层的重围中,但敌人若想靠近他们一步,亦要付出移山倒海似的力量。

虚惊一场,看来敌人要对付的不是柳诗妍。张望暗松一口气。

场面很快成一边倒趋势。只听砰然大震,发出两劲正面的交击声音,被围困的两人显然掌力不及,一个被震的往一边抛飞,另一个也被反震得往后挫退,狂吐鲜血,显然也受了内伤。

“小儿,回去告诉你那缺胳膊断腿的师傅,少来纠缠,若是再不识相,我铲平了你们华山派!”

说话转身之际,此人突然看见对面不远处站着一个妙龄女子,只见柳诗妍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匆忙间她里里外外只披了一件薄丝罗衣,凹凸有致的娇躯近乎透明的展现在眼前,实在是香艳诱人。

“何方美人,报上名来!”

“休要放肆!这是我家娘子!”张望往前一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人火辣辣的目光,借此机会,柳诗妍迅速退到屋内穿戴好。

“小美人,别穿了,快给大爷暖暖被窝。”

“放肆!”张望一声怒吼,拔地而起,在空中舞出一朵朵剑花,直扑那狂妄之人。那人不躲不闪,待到剑尖迫近,两指一夹,微一用力,“嘎嘣”一声脆响,剑被折成两截,还未等张望反应过来,一掌已如排山倒海般拍到!

张望头一仰,朝空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落叶般飘了起来,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不自量力!小美人,来,让大爷乐呵乐呵!”

张望武功不弱,虽非一流高手,可在江湖上也是有名头的,此刻却在这个人的手里不到一个照面便被打成重伤。此人的武功之高实在骇人!

“一副猪头猪脸的畜牲,也不撒泡尿照照,这是我儿媳,你个瞎了眼的狗东西,快些给老娘滚!”看到有人调戏三娘,王晴大怒,不管三七二十一,扯开嗓子便破口大骂起来。

“哪里来的老太婆,找死!”只听一声巨吼,空中人影一闪,一个雄伟如山的男子站在柳诗妍等人面前。

此人的皮肤闪亮着一种独特的古铜色,整个人就像铁铸似的,眼窝深陷,眉棱骨突出,眉毛像两撇浓墨,窄长的眼睛射出让人心寒的残酷和仇恨电芒。

柳诗妍不退不避,不紧不慢,不温不火,淡淡一笑,道:“请问大侠尊姓大名?”

“崆峒派掌门,绿道真人是也。”对于她的这份镇定自若,绿道真人微微吃了一惊。

“掌门要的是妾身,与旁人有何关系?若有得罪之处,请多多见谅。”柳诗妍忽而婉转一笑,身体前倾,双腿微曲,双手放在腰际给绿道真人行了个万福:“万福,绿道真人。”

绿道真人的眼珠忙碌的上下穿梭,一边说道:“小美人,你真美!你是老夫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比那王姬还要美百倍千倍。”

“王姬?”柳诗妍心中一动,听爹爹说,自己的娘亲便是叫王姬,生下她后不久便死了。但此刻从这个绿道真人口中突然说出“王姬”,不禁让她浮想联翩。

“怎么,小美人认识我娘子?”绿道真人眯缝着眼,盯着她良久,突然“咦”了一声,笑道,“美人和王姬长得倒是有几分相像,莫非她投胎转世化作了你,与我再续姻缘?”

“胡说!她如何是你娘子?明明是我师母!是你用了卑劣手段,我师母这才委曲求全,你不但不珍惜,却还将师母送给皇上。师母在宫中受到陷害,逃出时怀了皇上的龙种。你得知后大怒,到处追杀师母。师母被逼无奈自缢身亡。像你这样的人,枉为掌门!枉为掌门!”

倒在地上的华山二师兄竭斯底里的呼喊着,这下惹恼了绿道真人,大吼一声隔空拍出一掌!二师兄喷出一口鲜血,两腿一蹬咽了气。

一旁的柳大富听到绿道真人这个名字后,吓得瘫软在地。柳诗妍见绿道真人目光贪婪,右手轻轻拉住对襟遮住胸前的春光,左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妩媚一笑,娇声道:“掌门好凶,奴家好怕。”

“哦?不怕!小美人,来,老夫抱抱,哈哈哈!”

绿道真人张开双臂上前拥抱,柳诗妍的娇躯软绵绵的往前倚靠。这一动作,看似娇柔妩媚绵软无力,实则暗藏杀机。绿道真人正要拥抱,突然一股强劲力道贴身传来,迫得他连退几步。

这一退步,顿时失去了先机。

一步受挫,杀机顿显。高手过招,无需多言,胜负往往一瞬间。

剑芒在眼前一闪!

绿道真人双手一合,准确无误地把柳诗妍的七星龙渊剑夹在中手掌间。

“小美人……”

话音未落,绿道真人突然瞪大了双眼,喉咙里发出“咳咳”作响。紧接着,柳诗妍一脚踢中他的胸口!绿道真人胸骨尽碎,鲜血狂喷,“蓬!”一声,尸身重重跌落地上,项上人头也随即如球一般滚落在一旁。

“我本不想杀你,但你实在罪大恶极,死不足惜!”

原来,这一剑虽然绿道真人夹住了,但剑锋已从他的脖颈处抹过,他所夹住的,只是这一招的收尾动作。

好快的剑!

所有人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场景,一时人人呼吸顿止,呆呆地瞧着正发生的事,没有人稍动半个指头,有如上演着一场无声的哑子戏。突然,崆峒派师兄师弟们清醒过来,忙拔脚溜出门外,落荒逃逸出了视野之外。眼见掌门已死,师兄们都作鸟兽散,崆峒派帮众纷纷弃械投降,争先恐后的落荒而逃。

“娘子……”张望虽然伤重,却还在逞一时之快。柳诗妍知晓他无性命之忧,休养数日便可痊愈也不应声作答,细细的听着柳大富的娓娓道来,眉头渐渐深锁。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