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还不听话吗 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214 次 收藏

陶然见雁暖的表情有些勉强,误会说:“我还好,打车来的能累到哪儿去?要是还没缺什么的话,就下午再逛逛,要是忘记了什么还要再跑一趟,那不是更累。”

雁暖正想答话,肩膀却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说怎么一上午都没看见你呢,原来陪客户来逛建材市场啊。行啊雁暖,怪不得咱家领导对你另眼相看呢,你这种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真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啊。”

雁暖听着声音耳熟,回头发现是工作室里的同事张进。张进比他大不了几岁,人有些过于外向,虽然雁暖平时也会跟他开几句玩笑,却对他一兴奋起来就有些口不择言的性格有些讨厌,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你这个二级设计师都亲临现场了,我这个初级的还敢不亲力亲为吗?”

张进往对面陶然的脸上瞄了一眼,一看之下竟然有些转不开眼睛。楞了一下,恍然大悟般地偷偷在雁暖的背上掐了一记,还朝他挤了挤眼睛:“我没你这携美同游的好命,不过兄弟我既然来了,肯定是要见点儿效益的。”

雁暖当然知道他来多半是来找商铺拿回扣的,行业的潜规则而已,自己不沾,他也管不到别人。只是打着哈哈想把着这个大嘴巴赶紧糊弄走。

张进却丝毫没有走的意思,一双眼睛不时地在陶然的脸上扫上一眼,诡秘地笑着在雁暖的耳边小声说:“你这得算是接私活了吧,小心回头我跟老林举报你挖公司墙角,利用公司资源替自己泡妞。”他自以为声音小,其实以陶然根本不用听什么,单单看着他那副挤眉弄眼的表情,就能想到他是个什么意思。她皱了皱眉,对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人颇有些反感,每个人都不喜欢长舌妇,何况这个长舌的还是男人。

雁暖的脸一下子红了,生怕这货会说出什么更不合时宜的话来,嘴里糊弄着,手上更加用力地把这惹祸精赶紧打发走。

张进却丝毫不知收敛地拖着步子,还伸出手去跟陶然打招呼,接着在他耳朵边上坏笑着嘀咕:“都遇上了,就给兄弟介绍介绍呗。凭咱俩的关系,兄弟我还能忍心挖你的墙角啊。不过没想到你小子这温温吞吞的样子,女人缘倒真是让人羡慕!那边琳琳小师妹追你追得死紧,你这边就又搭上个极品熟女,兄弟我真是羡慕的七窍流血啊。”

雁暖正尴尬得手足无措间,陶然却表情自然地走了过来:“雁暖,看见了熟人怎么也不给师姐介绍介绍,要是因为师姐怠慢了朋友就不好了。”

张进嬉皮笑脸地一个闪身绕开了雁暖,舔着脸跟陶然打招呼:“我是雁暖的同事,我叫张进,弓长张、奋进的进,张弓搭箭、奋勇前进。”一边说,一边还恬不知耻地伸出了手。

陶然却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调整了下脸上的肌肉,做了个类似笑的表情:“原来你是雁暖的同事啊,我还以为雁暖平常少言寡语,循规蹈矩的像个正人君子,他单位的同事应该也跟他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才对,没想到居然还有你这样开朗活泼、能说会道的人。”

张进的手僵在了半路,伸也不是缩也不是,虽然陶然这句话不带一个脏字,他怎么听都觉得不是好话。吭哧了半天,只好顺势把伸出的手搭在雁暖的肩上:“其实雁暖平时也是个话挺多的人,就是在外人面前比我能装,不像我,人前人后都是本色演出。”

陶然恍然地轻轻扬了扬眉毛:“哦——,出门在外,表现的矜持庄重一点,会让人觉得睿智又有涵养。倒是张先生这份坦率直接,让为了有些不太习惯。”

张进的脸被陶然损得红一阵白一阵得,刚才见着美女不能交臂失之的劲头儿一下子全没了。只好尴尬地笑着,胡乱地找了个理由撤退了。只在临走的时候不甘心地给雁暖埋了根儿钉子,说琳琳小师妹正在满世界找他,让他早点儿回去给人家一个交代。

“我是不是给你找麻烦了?你女朋友不会有什么误会吧?”等张进走远了,陶然问雁暖。

“没有,我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女朋友,那是老板的妹妹,在我们那儿实习。老板安排我给她当师傅。”雁暖解释着,心里莫名地有些慌乱。

“单相思吗?条件不错地话就考虑一下,别人不都盼着能娶到老板的妹妹吗,可以少奋斗二十年。”陶然调侃道。

雁暖笑着说:“小姑娘一时冲动,像我这样貌不出众、语不惊人、身无长物、家境贫寒的莘莘学子,哪能配得上人家那样家境富裕、貌美如花的。”

陶然从站起了身子,轻轻拍了拍身上沾着的灰尘:“听你这话,就知道你把人家小姑娘的心扔下水道里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女孩子的感情太丰富,作为恋爱的一方总是比较吃亏的。”

雁暖苦笑:“男人也未必好过,莫名其妙地被人垂青了,不领情就变得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找个人生伴侣早点儿安定下来,问题是人家天之骄女真是太骄了。我怕真不知廉耻,攀龙附凤了,回头我家里神经衰弱的父亲母亲受不了那个刺激。”

陶然哑然失笑:“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吗?把人家形容得跟洪水猛兽似得。不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吗?”

“所以我才害怕她早晚有一天醒悟过来,识破了我的真面目,把我当一块破抹布给甩了。到时候我攀龙附凤的伟大事业毁了不说,还可能就此结了仇,被我们老大打得坠落十八层地狱,从此不得翻身。”雁暖还是第一次和陶然这么轻松地开玩笑聊天,尽管是拿自己的事来打趣,心情却不但没有任何尴尬,反而高兴得有些飞扬了起来。

陶然想起来说:“那个琳琳我是不是也见过?上次在食堂和叶子吵起来的那个女孩。对了,还有上次出租车里和你一起坐在后排的也是她吧。挺活泼的,长得也挺可爱的。”

雁暖本以为陶然并不记得那天出租车上的事儿,没想到她会提起得如此淡然:“对,就是她。其实她人挺好的,就是有些小女孩的任性。现在大四,在我们工作室实习。他哥也就是我们老大,也是滨大的学长,把她安排给我带着。跟着我这样一个望之不似人师的庸才,她这大四的一年算是毁了。”

陶然笑笑,没想到自己居然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说了这么多,她看了下手上的腕表:“时间不早了,皇帝不差饿兵,我请你吃饭,没逛完的下午再说吧。”

雁暖说:“这里我比较熟,饭还是由我来请。不过这附近只有些乡土气息比较浓郁的传统美食,大肉面、卤肉饭、锅贴、水饺什么的,适合我这样囊中羞涩的不成功人士装大方。”

“乡土气息浓郁有什么不好吗?或者你觉得我今天的打扮还不够融如这个建材市场的场景里。”陶然微微转了转身体,展示了一下身上的衬衫、七分短裤和运动鞋。

雁暖沉默着把微笑当做自己的回答,在他的眼里,陶然的美是不会因为任何外在的装饰而有丝毫褪色的,她甚至可以穿着这一身夏装,到维也纳□□去参加奥地利的新年音乐会。

魏晴任由闺蜜和服务员在身后帮她整理身上的礼服,手里却还拿着手机,翻看着秘书发来的资料。

闺蜜有些看不过眼,一边帮她整理肩上的蕾丝,一边说:“人生一辈子就订一次婚,你要不要这么拼啊?你们家韩鑫可真有福气,能娶到你这么个死心塌地为她卖命的工作狂。”

魏晴手中不停:“是我自己习惯了,一闲下来就觉得难受。再说又不是结婚礼服,走个形式的东西,何必那么在意。”

闺蜜轻轻伸出手指掐住手机上边,把手机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再不重视也得站起来照照镜子吧,我的大小姐。一辈子一次的人生大事都这么不上心。”

“说得好,再重要的文件也得放在人生大事的后面。你要是再不听劝,我就要被热心群众的紧箍咒给咒死了。”魏晴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她顺着笔挺的裤脚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礼服的韩鑫帅气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

闺蜜笑着跟魏晴酸酸地打趣道:“好人难当啊,刚替你打抱下不平,你男人就这么风华绝代地瞬间出现跟我抗议了,有这么个超级特工守着,以后我这个闺蜜还哪敢跟你说点儿什么悄悄话啊?”

韩鑫说:“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很宽宏大量得,只要是夸我的话,不管多么丧心病狂的用词我都能欣然接受。”

闺蜜受不了地抚了抚胸口扶着魏晴的肩膀,笑着问:“他的脸皮一直都是这么厚的,多接触几次你就习惯了。”韩鑫今天似乎真得有些不同了,魏晴很满意他能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表现得这么自然。或许他是真地把这次的订婚仪式当做一场大事来做得吧,哪怕是为了他自己也好。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