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点的火自己灭 放进去不准拿出来啊震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318 次 收藏

萧五花如同邀功一般,将推论的结果,讲述给罗衡听。

“神医神医神医,在下认为,民众腹泻理应是这米的问题。你且看这米颜色发黄,咀嚼能品尝到异常清香,这是用香料泡制,以覆盖大米原有的味道。而腹泻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这些乃劣质大米,因存放时间太久,霉变所致。”

罗衡正在药馆的后院观察草药的晾晒情况,听罢他的长篇大论,只简短地说了两个字:“废话。”

“……”萧五花说不出话了。

罗衡问:“我让那小子调查毒米,他查了半天,只查到这个结果?”

萧五花:“可能不止是这个结果……”

但是他没有参与调查,而晗并没有告诉他更多的事。

罗衡转头,看着萧五花:“你和他师出同门?”

萧五花拱手:“是的,鄙人在炼制假死药上颇有心得。”

罗衡嘲讽:“那东西除了你们反贼用,别人谁还用得到?”

萧五花想了半天,说:“假装死了,再复活,能用来吓唬小妞。”比如鸾霜这样的小妞,就被彻底唬住了。

“真能!”罗衡翘起大拇指。

也不能说是同行相轻,而他的确从来没有听过萧五花的大名。再加上原本对晗和公主寄予厚望,没想到却派来一个无名小卒到他面前话家常,说的都是这些有的没的。

罗衡很失望。

萧五花在神医面前套近乎,但久仰大名的神医并不屑理会自己,他也很心塞。

又见罗衡正在摆弄药材,萧五花垂头丧气地说:“我师弟过会儿就来,现在闲着没事,我来帮您吧。”

“不用。”罗衡不想精心打理的药材被糟蹋。

萧五花瞅着药堆,指着一块茯苓,说:“这里有个没晒好。”

罗衡听后恼怒:“怎么可能?”

这可是他亲自晒的药材,怎么可能有没晒好的?

罗衡伸手一摸,果然发现原本应该风干的茯苓依旧湿润,想来是从天而降的鸟尿给淋的。

“还有这个,有问题。”萧五花仔细观察药堆,指出其中的一个。

罗衡探头去看,发现又被他说中了。这块天麻有霉斑。

他这会儿才对萧五花刮目相看。

“老弟除了假死药,可还研制出别的东西来?”

萧五花认真思考后,如数家珍:“痒痒粉、打嗝丸、变声丸、抽搐膏药、结疤膏、洗结疤膏的药水……”

“……”

都有什么用?

罗衡问:“老弟可为晗诊过脉?”

“诊过。”萧五花点头,但并不明白罗衡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罗衡问:“你不觉得奇怪?”

萧五花挠头,坦白,“我精通药理,但不善医治。”,又问,“神医何出此言?”

“……没事了。”

罗衡心说,难怪晗的状况能隐瞒这么久,原来他身边并无像样的大夫。

两人正尬聊着,晗骑着老马来了。

晗依旧是昨天的装扮,风尘仆仆的样子。他面色略带疲惫,想来已在路上奔波折返过好一会儿。

萧五花见他的模样,惊讶:“你去哪儿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