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潮喷失禁小说 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605 次 收藏

“……”

苏苡沫眼角不停地抽出,她可以不可以一巴掌拍死这个熊孩子!

算了,不和熊孩子计较就是。

苏苡沫想了想,关门无视她总可以吧,她这样想着还没等付之于行动,就听那熊孩子又开始得瑟了。

“你关门啊,随便关,我让人把门直卸了就是。”王昇说得风轻云淡,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般轻松。

苏苡沫重复深呼吸,世界如此美好,我如此暴躁,不好、不好……

“苡沫醒了?”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哥,你怎么先关心大妈啊!”王昇抱怨。

苏苡沫不由转身看去,只见一个和王昇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没有那抹稚嫩,浑身散发这属于男人的成熟魅力。

咦?

苏苡沫微微一怔,怎么这两个人给她的熟悉感这么强烈呢?

她以前并不认识他们啊!

苏苡沫努力回想,可记忆里仍然没有他们兄妹。

难道是因为弟弟救了她,她心有一种下意识的好感?

“苡沫……”王昱微微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霁颜一笑,“忘了做自我接好了,我叫王昱,是这个王昇的哥哥。”

苏苡沫静静端详这个清秀的王昱,仍然有一种熟悉感,但源头是什么呢?

她绞尽脑汁。

半响,她的眸子渐渐睁大,惊讶地盯着王昱。

“王、王……”苏苡沫说话都磕巴了。

惹得王昇捧腹大笑,“大妈,你属狗的啊!还狗叫,出去别说认识我们。”

苏苡沫忍住白了王昇一眼,转而盯着王昱。

“你是王立强,对不对?”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苏苡沫想象着一副黑框眼睛架在王昱脸上,容貌挡去大半,可不就是王立强吗?

怨不得她见到王昇第一面就感觉眼熟呢,原来是他和他哥哥长得相像。

王昱微笑的点头。

“之前的时候不好意思。”王昱大方的承认,“其实我们和淩妃烟是竞争对手,我去盛百就是探探虚实而已,绝对没有做过任何龌龊的事情。”

“这些资料,我问其他人就可以得到,但是想亲身确认,这样才能了解到对方只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成熟的谦谦君子,与叛逆的弟弟成了鲜明对比。

至于告白,那纯属意外,他只是很钦佩苏苡沫这样坚韧的女性,只是没想到被荣馨儿那个小魔女误会成“觊觎美色”,弄得他不得不出此下策保密身份,以免两家大动肝火,伤神伤财。

苏苡沫本因为之前的事情尴尬,现在因为王昇的坦坦荡荡反而消散了尴尬。

有王昱做主,苏苡沫自然不必在担心人身自由权被限制了。

尽管王昇各种不开心,苏苡沫仍然可以随时离开。

“苡沫,看在咱们同事一场的份上,能不能帮个忙?”王昱稳重而幽默,说话时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你说说看?”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苡沫自然不能直接拒绝,何况她对王昱的印象很好,就算不为了别的,就当报答他弟弟的救命之恩也是要答应的。

王昱笑了笑,绅士的邀请苏苡沫当他的舞伴。

三天后是王昱姑姑的生日舞会,他当然可以找其他女生,但他的身份摆在哪里弄不好就要让对方误会。

但王昱知道苏苡沫绝对不会有多余的心思,他才请她帮这个帮的。

“好啊!”苏苡沫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不过我要和家人报平安,手机是不是……”在她眼里,温婉早已是她的家人。

“当然可以。”

就这样,苏苡沫以贵宾的身份住在王家,只等宴会结束后,她答应帮忙人家,她就可以回茵禧市了。

接下来几天苏苡沫的就是吃饭、睡觉,以及裁缝的尺码对象。

虽然是家族宴,但重要礼物还是需要的。

王家全家上下对苏苡沫客客气气,唯有王昇对苏苡沫的态度越来越恶劣……不对,不算恶劣吧,只能说是顽劣。

苏苡沫看着王昇对她一次又一次的恶作剧,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舍不得她这个“大妈”?

明天就是生日宴会,晚上的时候,一天没回家的王昇突然给家里的座机来了通电话,指明让苏苡沫接电话。

王昱不在家,可不得她这个大妈照顾着叛逆的熊孩子?

“屁大点的孩子,喝什么酒!”苏苡沫有些有声起了。

她听到电话里王昇大舌头的声音,可以肯定王昇喝酒了,还喝的不少,昨天他就是喝得烂醉如泥回来的,今天又喝,这是不要命了。

“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站在那里不许动!”

昨天是王昱把王昇接回来的,今天就换成了苏苡沫,当然,她还得麻烦人家司机大哥,不然她也不认识路。

司机开车带苏苡沫很快来到了王昇口中的酒吧。

还没进去,苏苡沫就听到乱糟糟的声音,隔三差五就有一群男男女女扎堆出来进去,酒气熏天。

灯光七彩交错,音乐震耳欲聋,DJ和舞女郎忘我的扭动身躯,上演着午夜的疯狂和放纵。

耳边的音乐让苏苡沫眉头促进,咚咚咚的低音炮震得她心律不整,她发誓绝对不会来第二次。

她在酒吧转了一圈,没找到王昇,总不能扔下王昇不管,她又找了一圈,仍不见到王昇的影子。

最后苏苡沫问了酒侍才知道,一个被喝的烂醉如泥的男孩嘴里不断嚷嚷着在等大妈,结果酒钱被一个真实大妈级别的女人给结账了,而人也被那个女人带走了。

苏苡沫好想爆粗,但又想了一想,王昇会不会失神?还是继续找吧!

在酒吧里转了一圈,都说那女的是附近发廊的,苏苡沫便直奔发廊去,就算找不到人,联系方式总该有的。

酒吧里乌烟瘴气,苏苡沫脑袋被熏得晕晕乎乎,从酒吧出来才得意缓解,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舒服多了。

发廊就在街道对岸,不用麻烦司机大哥,苏苡沫准备从前面一点的斑马线绕过对岸去。

可苏苡沫还没走出两步,突然有人与她擦肩而过,撞了她一下,力气很大,她吃痛的后退几步。

“不好意思。”苏苡沫揉着肩膀,良好的素质让她知道礼让与道歉,刚转身就发现眼前出现一双皮鞋,脑袋差点又撞到一个人。

苏苡沫不由探头看去,只见一个肚鼓腰圆的男人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麻烦让一下,谢谢。”满身的酒气让苏苡沫不由皱紧眉头。

不曾想对方不止没有让路,反而一步上前,结结实实地挡住了苏苡沫的去路。

苏苡沫不想理会这种人,浪费时间,她绕过身子,迎来的却是一只肥油油的猪手。

“呦,美女,哥哥看你孤身一人,很寂寞对不对?”猪头男一脸坏笑,“哥哥来帮你驱散寂寞,来小宝贝,别害羞。”

苏苡沫表情一抽,她看看身边有没有砖头,为人民除害。

她转而一笑,他死了她还要偿命,不值当。

惹不起,躲得起总行吧?

可偏偏就是不如苏苡沫所愿,猪头男就是不肯放她走。

“美女别害羞啊!”说着猪头男开始动手了,“呦,不会是处儿吧?哥哥真是命好啊!放心啊,哥哥会温柔,保准你要了一次还想第二次,哥哥很厉害……”

言语不堪入耳。

对方的咸猪手已经伸向苏苡沫的纤腰,苏苡沫只觉得世上最厌恶的东西莫过于此刻在自己腰间的两只手,对方的体积过庞大了,她拿对方着实没办法。

关键的时候,猪头男瞬间被撂倒在地,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闷响,以及杀猪般的叫声。

苏苡沫第一时间以为司机大哥,没想转身看得确实西服革履的王昱。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苏苡沫和王昱异口同声。

“王昇……”

“王昇……”两个人话语的开头还是一样,相视三秒,恍然大悟。

苏苡沫摇头失笑,看来自己还是瞒招人喜欢的嘛,熊孩子为了留住她这个“大妈”,要把自己的亲哥哥卖给她?

这样想着,苏苡沫笑得香腮都酸了。

聪明如王昱,他自然知道自己弟弟的用意,只是他还真没有那个多余的意思,虽然苏苡沫确实是个有意思的女孩,但他与她并合适。

“既然出来了,不如我带你看礼服。”王昱提议。

“恩……”苏苡沫声音拖长,随即点头,“好啊!”

……

预期的宴会终于开始了,所有人陆续进场。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宴会厅场外,黑漆漆的角落,传来断断续续的对话。

一个穿着紧身衣外罩黑斗篷的人确定苏苡沫进入宴会现场后,用太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乍一看分不清男女,直到她说话才知道是一个女人。

“太好了!”电话里的声音通过了特殊处理,似孩童的声音,分不清男女,“不能再让首领失望了!如果你为首领牺牲了,你的家人大可放心,有组织照顾。”

“是!我一定会让首领达成所愿,只等对方独自回茵禧市,我就动手,确保万无一失,只要她独自出行,我时刻准备,随时可以行动……”

“你的乔装我最放心……”

宴会里,因王昱的出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他的身上。

而作为王昱女伴的苏苡沫自然无可避免的同意受到万众瞩目。

苏苡沫穿着一身宝石蓝的拖地礼服,裙摆似一朵绽放的水仙花,设计的非常有立体感,与苏苡沫的气质十分相衬。

她的长发只用发夹卡在身后,淡淡的精装,甜美而俏丽,虽然不是惊讶的美,但她却绝对让人百看不厌。

一旁的王昱则是个王子般的身世,黑玉般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意,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两人站在一起显然是一对般配的金童玉女。

然而这一幕落在替父亲出席故友寿宴的顾衍白眼里,苏苡沫和王昱异常眨眼。

顾衍白已经从荣少东那里得到苏苡沫平安无事的消息,只是没想到苏苡沫过的如此滋润光鲜。

顾衍白独身前来,从苏苡沫和王昱跳舞到结束,他就坐在休息区没有动过一下,不少搭讪的女人都被他的冷脸拒之门外。

王昱去招呼其他客人,苏苡沫有些口渴,到休息区想喝杯果汁。

苏苡沫之前就感觉一直有人在注视她,直到她来到休息区才知道这种感觉的源头。

苏苡沫暗暗呼了口气,全当没有看见顾衍白。

她拿起果汁,静静地呆在一旁解渴看风景。

见此,顾衍白的冷眸眯了眯,周身的空气渐冷,他瞥眼王昱,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骘,让人丝毫无法察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他一开始并没有行动,而是注视着苏苡沫的背影,眸低一团漆黑。

苏苡沫能感觉到背后的目光,浑身有些不自在,她本想偷偷吃点蛋糕,但现在已然没有胃口了。

果汁喝了一半,她把杯子放下,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怎么说呢?她仍然不能彻底释怀吧。

不然就算他在那里坐着,她应该自然的该做什么做什么。

比如顾衍白不在,苏苡沫会坐在沙发那里,喝果汁、吃点心、啃水果,只得饱饱,休息得好好。

“心虚了吗?”顾衍白的冷言冷语于身后传来。

苏苡沫的步子微微一顿,她不由攥紧双拳,她深深提了口气。

她转过身,淡漠的眼神轻轻地瞥了眼顾衍白,没有愤怒、没有喜悦……没有人顾衍白认为该有的情绪。

苏苡沫承认,她被激将到了。

但她偏偏要证明,她可以不可以做到!

点水、水果、果汁一样不差,苏苡沫就坐在顾衍白相隔的另一张沙发里。

苏苡沫平静地把果汁杯端起,手腕却猛地被顾衍白攥住。

他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他究竟向做什么?

苏苡沫顾不得思考这些疑惑,顾衍白紧接着她扯进自己的怀里。

“放开我!”苏苡沫挣扎,怒视顾衍白。

“什么时候有何王昱勾搭上了?”顾衍白冷冷讥诮。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苏苡沫的心坠入无尽的冰窟,每次顾衍白的话都是那么相似,同样的伤害、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

苏苡沫心头一片凄冷,自己在他顾衍白的眼里原来就是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形容,难道她认识的所有男性朋友,都和她有不正当关系?

“呵呵……”苏苡沫倏然一声冷笑,她不再挣扎,平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顾衍白的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冰冷。

这样的冰冷的目光,顾衍白微微一怔。

“顾衍白,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与你不相识!”

趁着顾衍白失神的空隙,苏苡沫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臂,转身从后门走出宴会厅。

苏苡沫不想留在这里一刻,不然不知会恶心到自己,还是连累朋友。

顾衍白双手紧紧攥成拳,要压着冲动,不去追苏苡沫。

……

女主角离开了,顾衍白与王昱则互看不顺眼,然而不知道谁用手机听本市区新闻,一则报道让在场有善心的人立刻关注。

一辆通往汽车站的公交车与五辆私家菜相撞,伤亡惨重……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