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里上了我妹妹 杨小落的能力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056 次 收藏

五湖随口说了几个菜名就把小二打发了,包厢里只剩下了他和陶唐二人。

“子舟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五湖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道,“鸿山上面发生了什么?”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陶唐给五湖的杯里续了茶。

五湖有个坏习惯,就是有时候会像审犯人一样盯着别人,叫人胆寒。

“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是你的战俘吗?”

“陶伯荣说你带上山的侍卫都没有回来。”

“嗯。”陶唐点头,却没有再说下去。

“黑面鸡后来招认了很多命案,而且交代了详情。”

“其实,她也没有传言中那么变态,不过生性残忍倒是真的。”陶唐握着茶杯,有些手抖。

“这我知道。”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我哥告诉你了?”

五湖点头,又摇头。

“什么意思?”

“他只说了那个人是谁,还有你上鸿山的事。”

“所以,你今日,是有话要问我?”陶唐说得断断续续的。

“不是问,只是想听你说。”五湖道。

“那你已经想好答案了吗?”

陶唐忽然觉得释然,五湖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意,但他还是选择了正面他,至少,他不会失去这个朋友。

五湖却摇头,“没有。”

“抱歉,让你困扰了。”陶唐低头。

“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不必介怀。”

陶唐抬起头来,眼中似有水光,又似日光的反射。

“这怎么会是你一个人的事?”

陶唐起身告辞。

陶唐觉得自己很无能,他能为五湖考虑到的东西有很多,却不能都一一为他做好。

要说不能断了范家的香火,他为四海娶妻;要说让范家人接受,他也做了很多思想工作。

可要说到五湖的前程,他只觉得无能为力。

世人对于断袖的看法也只停留在断袖分桃这两三个故事里,那些柔媚纤细的美少年不过是玩物,比□□还不如。

五湖心在魏阙,哪里能染上这样的污点?

陶唐走着走着就到了烟波阁,进了库房。那尊泥塑还在那里,他想起了之前的梦。

事如春梦了无痕,梦境之中有多欢愉,醒来便有多少倍的失落。

五湖跟了过来,便见到陶唐站在那尊泥塑旁边。

“就当我任性一回吧,虽然你还没有想好,但我还是告诉你。”

“我曾经梦到过,我们两个,就像这样交缠在一起。”

“我……我喜欢你……”

五湖看着陶唐的背影,他在颤抖,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惊恐,最后他终于承受不住,蹲了下来。

好一会儿,陶唐才站起来,转过身正面五湖。

“子舟不必在意,没有答案也无妨。”

陶唐上前抱住了五湖,最后在他耳边留下幽幽叹息。

五湖满脑子剩下的只有陶唐最后说的话,和他站在泥塑旁边的样子。

他分明是落泪了。

陶唐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梦境里头,他和陶唐曾经有过的所有肢体接触全部溶叠在一起,从去农庄的时候两人坐在同一辆马车上,到刚刚的拥抱,最后迷迷糊糊的,化成了那尊泥塑。

可那泥人分明是极为欢愉的,梦里的陶唐却泪如雨下。

五湖惊醒过来,苦楚满胸。

他也不知道自己对陶唐的心意如何,只觉得自己这般扭扭捏捏的倒像个姑娘家了。

喜欢?不喜欢?

五湖牵了马,只想逃到附近的山林里,泡个温泉。

却正好遇见了张道远。

见他又是鬼鬼祟祟地想摸进陶家,立刻一声喝断。

门房听到动静,出来一见是张道远,立刻去喊了家丁,张道远一看就灰溜溜地跑了。

“多谢军爷,这个没脸皮的见天的来缠着二少爷,实在是防不胜防。”

“无事,你可知道,他和仲卿……?”

“知道,陶家人都知道。当年二少爷为了他闹得可厉害了,被老爷打得差点就没命了,硬是扛了下来,也就缺了几天课。”门房说到这里,话里还带了几分对陶唐的敬佩。

五湖听了也没说什么,就策马走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