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四万年 掀起衣服吃我的奶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457 次 收藏

“呲呲呲呲……”

常劲峰等人后面就听不到后面的内容了。

“不是说是脑筋急转弯么?这是不是出故障了啊?都听不清楚了?”这个甜美声音的主人是由刘茜茜发出的,她听了那么多,还是很懵。

然后团魂常劲峰就给她解答了:“我觉得不太可能是事故,因为刚才郭远说了想让我听脑筋急转弯,而不是把他给解出来,这个应该就像是背景故事吧。”

果然,不久后,郭远的声音又出现了。

“现在你们可以摘下眼罩了。”

众人纷纷摘掉了眼罩。

这是一个理发铺,不,更准确的说,这是个荒废了的理发铺,因为里面的东西少得可怜,就只有几张椅子,还有在墙上贴着的那几面镜子。

靠疑似出口门的那边墙有三面镜子,对面是两面镜子。

那些椅子每个都很整齐地待在镜子面前,不过一共有六张椅子,有一个椅子前是没有镜子的,很明显,有一面镜子已经消失了。

除了这两样东西以外就只剩下头顶上的那盏灯了,那是一个非常华丽的灯,常劲峰上前按了一下,灯有两种颜色,暖黄色和白色。

这是一个正方形的房间,格局很明显,除了疑似出口的门口以外,那门口的对面是一大扇玻璃门,只不过那个玻璃门后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就算是开灯了,也看不见里面是什么。

这就让常劲峰产生了一个疑惑,那扇疑似出口的门会不会不是出口?

之所以他会那样想,是因为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十分肯定就是一般的那种门,因为他摸到了那扇门,绝对不会是玻璃门。

所以,会不会那大扇玻璃门才会是出口呢?

但是也不一定,按照记忆,刚才常劲峰一共走了两扇门。

可常劲峰不知道的是,他进密室之前走的其中一扇的门,是郭远房间门口的门。

“开始吧,我们先分别去搜,你们找到什么重要的信息之后再告诉我。”常劲峰开始发号施令。

“好。”其余三人回答道,然后就开始分开行动。

常劲峰先是走近那个没有镜子的椅子旁,因为这个是整个房间里最特别的东西,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果然,常劲峰在那里发现了一大把乌黑的黑发,这让他想到了刚才“脑筋急转弯”里说的那女孩乌黑的头发。

而且很神奇是那扎黑发不是散的,可以一把抓起来,一根都不会掉。

“我这里发现了一抓头发!你们那边有什么发现么?”常劲峰抓起头发高高举起,向他的小伙伴们问道。

“我也有。”

“我也是。”

“me,too。”

令常劲峰没想到的是,他们三个都找到了头发。

“什么?”常劲峰拿着头发,走向了离他最近的晓雯旁,仔细看了一下她手里的头发,让他有点欣慰的是,那头发是黄色的,这大概就是迷惑他们的手法而已。

果然剩余的两人的头发也是其他颜色的,甚至还有那种很短的头发,看起来像是男性的。

“这通往下一关的关键是不是在这些头发上啊?”大光头拿着手上那撮粉色的头发左看右看,但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你们还记不记得,刚才那男的说,在地铁上见到的那个女孩,是不是乌黑的长发?”常劲峰问道。

晓雯,刘茜茜仔细思考了一下,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

而大光头当然还在那快乐地研究自己手上的粉发。

常劲峰见到晓雯和刘茜茜点头之后接着说道:“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我手上的这个黑发,就是那个女孩的!”

这个说法让众人眼前一亮,好像这个逻辑并没有什么毛病。

大光头则是有些不开心,为什么他拿到的那粉色的头发不能是逃离这里的关键啊。

现在室内常劲峰开的是白色的灯光,晓雯也注意到了,那大扇玻璃门,是看不到外头的,只是她一直没有说出来。

现在看大家看着那几撮头发丝毫没有进展的时候,她终于能提出自己的发现了:“你们看那玻璃的后面,就算这里开着那么亮的灯,我们还是看不到里面,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么?”

其他几人向玻璃门的方向看去,常劲峰回她:“我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甚至我觉得这扇玻璃门才是真正的出口,”说着他指向了另外一扇门:“反倒是那扇门,我认为它是障眼法。”

刚才刘茜茜有去那扇门晃悠,她看到门是锁上的,有个钥匙孔,似乎只要插入钥匙就能离开。

于是这次刘茜茜走近玻璃门,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发现上面连把手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钥匙孔了,所以就有了以下的对话:

“可是那个只要钥匙就可以了啊,这个玻璃门连钥匙孔都没有咧。”

“这正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常劲峰说道,他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是这里真的不像有钥匙的样子。

“会不会还有其他的门啊?眼镜?上次我跟你去其他地方玩,有一间房间,那面镜子是一扇旋转门,你还记得么?”大光头依旧拿着他的粉发,他莫名地喜欢这个颜色,甚至还暗暗下决定,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一个粉色头发的,再不济,也要把她的头发染成粉色。

常劲峰仔细思考了一下,大光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于是吩咐道:“那我们先试试,能不能把镜子转过来。”

说完,常劲峰就随便找了一面镜子转了起来。

很可惜,转不动。

常劲峰继续试下一面镜子,还是转不动,之后把五面镜子全部试完了,没有一个是可以转动的。

大光头又开始有些失落了。

这里东西实在是太少了,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

郭远看着手中的黑发陷入了沉思。

接着郭远又从刘茜茜的手中接过她找到的全场唯一一撮短发。

这会不会是那个男生的头发?这个理发店和这个故事好像没有什么关联啊……

刚才故事里明明说的是,他们故事的开始,明明是从地铁里开始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