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在我面前被摄影师 不要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675 次 收藏

我是女娲大神座下嫡传弟子上古神兽--白矖。

我死了,不,我活着……我还记得那魔君时幽冥和我师妹腾蛇联手把握我打得魂飞魄散,可我为何还活着,还能看到这飘飘的九重天……我起身看着那瑶池中经久不衰的菡萏,我下界时是这样,如今我回来了,它还是这般被仙雾围绕着。

呵呵,你问我吗?除了最后那混沌的痛楚我什么都忘了,忘了我自己,忘了那海誓山盟,忘了我的天下苍生……哦?你不信吗,是真的,是真的忘了。

恍惚间,我听见了那漾漾的笛声,是我的“忘忧曲”,是我亲自谱的曲子。寻着声音走过去,是她,那个与我生得一般无二的人拿着我的笛子,她们都说她是我的转世,可只有我知道,她不仅仅是我的转世而已,她心中没有天下的责任所以她是那般的洒脱……她的身边站着我曾经的爱人。

那画面突然一荡,时幽冥被狠狠一击,竟是被打回了本相,是他,数万年前徘徊在九重天的朱雀。他与我皆是上古神兽被他伤好在不那么丢面子,再加上我为留在凡世主动除去神籍,少了几成法力若是以前他还不是我的对手呢,今日他竟是被一个凡人打回本相,倒也不失为一桩笑事。

“白矖。”空灵的声音勾回了我飘远的记忆。

“女娲大神。”我也只是回头看着她。

“朱雀的命门已破,魔界即灭,天下已定,此时为师再问你,可愿意回归神籍。”她指着画面中朱雀在半空中颠来倒去的滑稽姿势。“白矖,你愿意掘弃仙乐的身份,忘掉滚滚红尘回归神籍吗?”

对了,忘了说,我在凡尘的几百年化身人间大祭司仙乐,那笛子便是我的法器。

“师傅,白矖贪念红尘,终是食得了这恶果,若不是我,那时幽冥也不会为祸人间,我说为天下苍生,可害的人间民不聊生的正正是我。”

“白矖,朱雀对你早已情根深种,在你还不是仙乐的时候,在他还未堕入魔道成为魔君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背影,没有出声,又听见:“他本就魔性未净,你又是本座的嫡传弟子,在你下界之后偷偷破了昆仑禁制,隐了他上古神兽的气息为祸人间。在人间重遇你后,没了我的阻碍,他在水月亭截住你与你表白,确被你以神女不属红尘,何况他是魔之由拒绝,彻底燃起了他对九重天的恨。他认为他是天界朱雀神君时守着这天规对你爱不得,此时他是魔界魔君又是因这天规得不到……说到底,他还是不够了解你,无论仙乐还是白矖,你对陈规教条一向都不屑一顾。”

看着画面中朱雀直直坠下,在平整的地上砸出诺大的一个坑,我心中只是庆幸,那美好的人间还在,我转过头看着她:“可是师傅,真的忘得掉吗?”

“忘得掉的,你有永生永世的时间去忘记,你放不下的人身旁有了那个比你勇敢洒脱的人,你的那一丝执念铸成她,她不是你,她是你留在人间的烟火味儿,是你爱的延续。”

“师傅,你痛过吗?”看着画面上紧紧相依的两人,那个怀抱曾经属于我,曾经只属于我。

“太久了,不记得了。”我看见她笑了笑,转而看向那一池菡萏。

我直直跪下,俯在她裙边:“师傅,白矖愿归神籍,永随女娲大神左右。”

我想那凡世的喧闹本就不属于我,就让那一丝执念化作另一个我轮回于尘嚣。

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喝了忘川水,睡了好久好久,醒来便看到腾蛇正挖着瑶池中的玉莲藕,见我醒了手也未洗便冲了过来,:“师姐,师傅说你今日会醒果然不假,师傅吩咐你醒后要你我随她下凡一趟。”

“好。”

我是女娲大神座下的嫡亲弟子上古神兽--白矖,我自小便跟着女娲大神长在九重天,看着这凡世为何如此熟悉,我想不起来了,或许是梦到过吧。

2017.5.22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