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你好king先生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1189 次 收藏

风声袅袅,余音瑟瑟,吹过了树桠枝叶之间,奏出沉闷的音符,似乎告别,似乎绝望。在一张漆黑的夜幕中,墨色浓郁,仿佛将四海之水倾倒其中也难以浸开。

就在此时,远远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虚实有间,主人宛如将所有的心思都倾注在两腿之上,每每跨出尺许,都想将之遗忘。

如此夜色中行走,来者何人?

他一头黑发散乱不堪,如是杂乱的枯草,又恰逢了骤雨的暴打,有的黏成了一缕,有的飘成了飞絮,让人诧异的是,此人身着一袭妖异的红袍,慢慢观量,不是喜服么?

原来出现在这人迹罕至之处,鸟兽稀薄之地的正是白天意气风发的新郎官,巫童是也。

满怀希望的时刻,迎来的却是无尽的黑暗,他不知道是否比得过今晚的月色,但却知晓,错开今日,他巫童就是一个笑话,一只可怜虫,偌大的巫族部落内再难有其容身之地。

突然,脚下凌空一拌,他那被抽空一样的躯体,就像一堵废弃的土墙,砰然一声砸在了地上,顿时摔了一个七荤八素。

他愤然起身,跪在地上,随手抓起横在脚下的树藤,像在发泄着什么,嘴里絮叨骂着“连你们这些虫吃鼠咬的废料都来欺负于我”说着狠狠将其折了下来,用力甩向了无尽的黑暗中,可惜回应他的只有细微的一声罢了。

雨是天的眼泪,只有在伤心的季节才会悄然来临。

这也是巫童的写照,思量往日的种种,或许一生的快活早已在那个婚礼前就过完了,而后剩下的就是无休止的伤心雨季。

突兀间,他一拳重重地打在胸口之上,声线艰涩凄厉道“不……这件事绝不会就这样结束,伤心只会是你们的,苏聿……苏聿,终有一日,我要你尝尝这种滋味,必死在锦素之手。”这声声的呐喊,句句的嘶吼真的只是一种发泄吗?

就在其愤懑之余,悠然繁杂的远处,恍然间闪过了一点点明火,似流星坠落,虽只是刹那,在这漆黑中便是永恒。

巫童收起心弦,顺着亮光的方向寻摸而去,愈加靠近之时,那微弱光芒之处就愈加频繁,初始间隔少时,渐渐形成盏茶之势,再行靠近,蒙蒙然呈现出了丝丝黄色,就像是纱罩下油尽的灯芯。

昏黄的光点像萤火虫的跳动,宛若暗夜里的精灵,巫童步履紧凑,眼看着光源越来越近,脚下的路却是愈加艰难,原本多是树藤横杂,草茂径窄,到了后面,怪石嶙峋,蜿蜒北斗,犹如蛇行。

巫族的根基就在这里,他一直以此为傲,同时,这里也是令其最熟悉的地方,可是眼前的这幅光景倒是他十几年来从未见过的,哪怕是连听也未曾有过,曾几何时,这里有了如此景象?

近了,近了,拨开浓密的斑驳,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黑黝黝的洞穴,虽是夜阑如漆,但穴口滚动着静谧的光泽,似乎比夜色更加深沉,更像是一张滔天凶兽的巨口。

微弱的亮点正是从洞口处闪烁而出,忽闪忽闪的,倍添了十二分的妖异。

霎时之际,巫童顿觉一股冷风从中涌动而出,吹的他直直地打了几个颤动,宛如一双双从地狱伸出的手,撕扯着,纠缠着,向下撕拉着他的身体。

饶是他见惯了残躯断臂,看惯了血雨纷飞,仍旧是从心底翻上了三分冷俱。

稍过片刻,巫童横眉倒卷,咬着一嘴的牙齿蹦蹦作响道“我倒要瞧瞧其中有何玄机,哼,这部落如此待我,何故眷恋,真有奇宝定当顺手夺之”说完后当真循着洞口而入了。

其内甚为古朴,格局上略显了几分简陋,许是惧怕引起注意一样,庄严而厚重,四壁光滑,俱是覆盖着一层绿色的膜,余者便是光秃秃的石体,再无一物。

倒是地上颇为引人注目,乃是一方数丈宽许的池子,呈现着一个得体的字体,他仔细看了看,赫然是一个‘巫’。

‘巫’字通体见黑,横陈在顶上的一划,异常茁壮,像极了一片天空,高高在上,倒悬日月,地上的一笔厚实凝重,宛如无垠大地,撑山托海。而支撑在中间的就是两个小小的‘人’字,身处其间,大有磨平碾碎之势,独木强支,胜在顶天立地之志。

巫童早已被惊的呆了一呆,等稍稍缓解之后,正巧看见了一簇簇光芒从两个弱小的‘人’中偷偷冒了出来,缓缓然顺着洞口飘了出去,像是两只明眸,一眨一合,渐渐地消失在夜空中。

这一次,他更加吃惊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未及他思虑出结果,双手不禁抚摸其上,初始只觉丝丝冰凉,然而,就在这时,轰然爆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刹那之际,巫童只见天旋地转,头上脚下地被吸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将十指深深扣入肉中,深怕有一点点的眨眼,错过眼前这新奇的世界。

那是一条自上而下的通道,四周蒸腾着氤氲的绿气,如是将其置于一片绿色的花粉一般,美不胜收,只是往往越是玄妙之地必有危机之处,那么,此地呢?

随着砰的一声,巫童顾不得眼冒金星,骨肉分离的痛楚,心中暗暗放下了忧虑,他知道自己算是安全了。

然而,时间总是悄无声息,变化总在无意之间,似细雨润物,嫩芽探春。

就在他回转之际,一声幽幽长叹应声而来“世外幽幽隔人间,不忍凄凄乱世烟,莫道天地真无情?我自逍遥壶中仙。”

仿佛是低语的呢喃,又像是无心的吟唱,真真切切地响彻在巫童的心田,这一声不是从耳而入,却是从心而起。

霎时,巫童豆从皮肤起,汗从头颅浸,缩紧了嗓子眼,蹦出了一个又一个字符道“谁?是……谁在……说话。”

间隔少许,那声音又突兀般响起,只是显得更为贴近道“原来是一个羸弱的巫族,可惜啊,当真可惜,大道两边生,偏向壶中死。”

巫童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双手也在向下拉着衣服,惶惶然道“哪位前辈在此,还请现身一见”

那声音嗤笑一声道“可叹巫妖自诩强盛,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两两相亡的结局已然成真,比起那些家伙你倒是运气不浅,虽看不见本仙,却能在本仙肚子里苟活一时”

“什么?你说我现在正在你的肚子里?”巫童满脸骇然,夹杂着无比的难以置信问了一句。

继而传来了一声冷哼道“千万年来你是第一个闯进来的,不过却是第三个要充当养分的,本仙虽然不至于饥不择食,但也不喜浪费”

证实了对方的言语,又闻之要将其化作养分,巫童再也僵持不住,双腿一软便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说道“小辈修为浅薄,只是无意闯入贵地,还请前辈看在十二祖巫的面子上,饶恕一二”说完后匍匐在地,连着磕了几个响头。

待他再次起身之时,面前已然多出一道身影,碧绿色的发丝仿佛二月的春风吹醒的春枝,但又有谁知道勃勃生机之中蕴含了多少白骨森森, 一双灰白的眼眸散发着讥讽般的神采,全身上下也是一片翠竹之色。

尽管此刻见之令其耳目一新,但巫童反而更加小心了几分,故作镇静道“前辈既然屈尊相见,必是不会降贵见责,若是小辈有幸,能为您效劳,定会赴汤蹈火”说着几乎将身体贴到了地面之上。

绿色人影冷笑一声道“你倒是聪明,也识时务,眼下本仙正好有一件事要交代你办,若是办得安顺,必会厚赐于你,名声地位不在话下”

巫童闻之大喜,一来保住了性命,二则想起了受过的屈辱,休说只是办一件事,就算以身饲魔亦是在所不惜,只要能报苏聿二人的刻骨之恨。

那人将他的心里看的一清二楚,接着才说道“本仙自号壶中仙,而这壶乃是天地重宝,威名不在东皇钟先天之下,名曰‘炼妖壶’,可惜的是运道差了许多,盘古大神陨落之后,身体化作了洪荒万物,唯独将自己的欲望之念留了下来,这欲望包含了贪婪,黑暗等等的负面情绪,又担忧这些东西扰乱其创造的大千世界,便将之封印在壶内,同时派了两个护法看护,一为巴蛇,一为蛟龟。”

巫童没有听过炼妖壶之盛名,但对东皇钟却是耳熟能详,知道其威力无匹,显赫当下,既然此壶能与东皇钟相媲美,自是不凡。

壶中仙继而叹息一声“二位看护甚是尽责,千万年中没有丝毫的懈怠,然而就算如此,后来还是发生了变化,那些欲望终究是盘古之物,神异非凡,很快便修炼有成,直至吞噬了巴蛇与蛟龟之后,才勉强化成了人身之相。”

巫童木然道“原来您就是盘古大神的欲望所化”

壶中仙自傲道“不错,正是本仙,虽然化成了人生之相,但并不能持续太久就会溃散,本仙不同于妖族修炼,采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而是需要吸食生物的本身欲念,当然以灵魂为最佳”

巫童顿觉一阵后怕,变得有些蹑手蹑脚起来。

壶中仙不屑道“你的灵魂驳杂,凭得脏了本仙之口,再说事情办完之前,自会保你贱命”

巫童唯唯诺诺连忙称是。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