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青液把肚子都撑大了 里番番口工acg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550 次 收藏

“是谁惹了姐姐不高兴,发这么大的火气?”赵莘始终温婉得体,可谁又知道她的温婉中掺入了多少致人死地的毒药!

“赵莘,这里没有外人你就别装了!”能在采云厅当差的,全都是赵芷萱的亲信。她冲到赵莘的面前,一把将赵莘带来的礼物全扫到地上,“装模作样来送礼,好叫世人知道你赵四小姐是个知书识礼的人!如此虚情假意,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小喜生怕惊到了赵莘,紧紧地护在她的身前。赵莘却是不以为意的一笑,“恶心吗?可都是跟姐姐你学的呀!”

赵芷萱火气更盛,“好一张利嘴,看来你瞎了之后还真是长本事了!”她盯住赵莘蒙着白布的眼睛,声音阴冷如同地狱里的鬼魅,“你说当时太子怎么就只刺瞎了你的眼睛,没把你剁手剁脚呢?看你还怎么嚣张!”

赵莘不急不恼,淡淡的哦了一声,“姐姐是恼羞成怒了吗?明明带我进宫是想置我于死地,谁知到了最后我倒成了皇后义女、未来的世子妃,而你,却被罚给太后绣经幡!这种被脚下烂泥甩了一巴掌的滋味好受吗?”

“赵莘!你——”赵芷萱气得整个身子都颤了起来,在赵家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这个赵莘是吃了豹子胆吗?这里是赵家,是采云阁,是她赵芷萱的地盘!

赵莘的嘴角掠过讥讽的冷笑,“身后有人来了,你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还好意思说我是瞎子?你不是瞎了眼,你是泯了良心!”

“赵莘,小贱人!”赵芷萱的耳光就甩了过来,只可惜,与上次在宫里一样,没能打着赵莘,不过这一次却拽住了她的手臂。

“三小姐,你要干什么?快放手!快放手……”小喜一边护着赵莘,一边就想去推开赵芷萱。可是采云厅的丫头婆子们个个如狼似虎,一窝蜂冲上过来把小喜给扯走了,还捂住了她的嘴,“老实点!”

“赵莘,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到我的采云阁撒野!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赵芷萱狠狠地抓着赵莘的胳膊,恨不得用她的指甲扣进赵莘的肉里,抠出血来才解气。

“我要是你,就好好地绣经幡,好好地思过。”赵莘始终冷笑着,带着不屑的鄙夷,这令自视甚高的赵芷萱难以承受。她的另一支手拨了下金钗,在赵莘的脸上晃着,“上一次我因这支金钗被罚,这一次该轮到你了!”

小喜见了万分心急,三小姐这是要毁了她们家小姐的脸吗?小姐已经没了眼睛,不能再毁了容貌啊!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始终一人难敌四手。

然而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芷萱的金钗并不是去扎赵莘的,而狠狠地朝她自己的手指扎去!

“快扎!赶紧把你的手指扎破,好来栽赃到我头上,说是我忌恨你绣工超群故意伤了你!”赵莘一语就道破了赵芷萱的阴谋,可是她不但不阻止,还极力地鼓励着,“赶紧的,别犹豫!”

赵芷萱手中的金钗本来都要扎进自己的手指了,到底是因为第一次做伤害自己的事情,有些下不去手,这时又听到赵莘知晓了她的用意,却做出这样的反应,她以为赵莘是在耍花招。

“怎么?你害怕了?想向我求饶了?”这一次她可不会再着赵莘的道了!

只要赵芷萱的手指破了,就不能再绣经幡,耽误了太后的事情,可就全是赵莘的罪过。到时候,赵芷萱还要摆出她好姐姐的姿态,在太后面前为赵莘求情,实则是挑起太后的怒火,好把她彻底地推入深渊。

这可是一石二鸟的计策,赵芷萱相信只要太后看到了那幅即将完成的小样,就一定会重重惩罚破坏了这一切的赵莘!

赵莘冷笑着摇摇头,嘘了一声,“你听!”

赵芷萱满面愤怒,“死到临头还想耍花样!我真的很想知道,太后会怎么惩罚你呢?还有那燕世子还会不会娶你——”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大喊着,“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

着火了?哪里着火了?赵芷萱的心莫明的一惊,陡然生出了一种不祥之感,却听见赵莘沉冷地说道:“你的绣房着火了。”

“你胡说什么!?”赵芷萱怒喝一声,这正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事情。已经有丫头朝窗外望去,这一望不要紧,可是吓得不轻,“三小姐,确实是绣房方面在冒浓烟!”

“什么!?”赵芷萱一时呆愣住了。她已经来不及去想绣房为什么会着火了,她只知道如果绣房真的着火,小样就危险了,那她更需要嫁祸赵莘以防万一!

“还不快去救火?”赵莘的冷笑透出更彻骨的寒意,“要是大夫人被烧伤,你要怎么跟太后解释你母亲与小样都在你的绣房里。我也很想知道,太后会怎么处治违逆她旨意的人!”

比起不能按时呈交小样,大夫人不在自己房中闭门思过,才是真正的大罪!前者还能算是太后的要求,后者却是太后的旨意。要求达不到还可以找这样那样的托辞,可是旨意没做到,就是违逆!太后就是把大夫人给砍了,也只能算她倒霉!

赵芷萱当然分得轻孰轻孰重,纵然不甘心放弃赵莘主动送上门的大好机会,可到底害怕大夫人没有遵从懿旨的事情败露,终是一跺脚走了!

要不是赵芷萱想让自己这次的绣样尽善尽美,她也不会独留了大夫人在她的绣房。要知道当年贤妃娘娘嫁入宫中为妃所穿的凤袍就是出自大夫人之手,其绣技在整个京歌都是出了名的。可谁能想到,这竟成了今日赵莘从她眼皮底子溜走的借口!

实在可恼!

等赵芷萱急匆匆地奔到绣房门口,大夫人程氏已经紧紧搂着那绣样站到了安全的地方。赵芷萱看到一切安好,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不过出于关切,还是问了一句:“母亲,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程氏觉得非常奇怪,“傻孩子,我怎么会受伤呢?”

赵芷萱觉得不对劲了,“不是绣房失火了吗?”

“谁说的?”程氏诧异的摇摇头,“绣房好好的呀,是后头的大厨房失火冒烟了,我怕那烟薰着绣样,所以拿到这安全的地方来了!”

绣房没事,着火的却是与绣房隔了几个院落的大厨房,可是由于角度的关系,从采云厅看过去,直以为是绣房着了火!赵芷萱关心则乱,也不想想,采云阁一向措施严密,如今是重中之重的绣房又怎么可能轻易着火?

好个赵莘!在来之前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她是有备而来!

可恶,居然叫那小贱人给耍了!

赵芷萱气冲冲地往采云厅赶,可是厅里哪里还有赵莘的影子?人家早就带着一脸的讥笑离开了!赵芷萱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可发,大怒道:“大厨房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着火了?”

她身边的丫头当然知道,主子这是想把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大厨房的奴才身上!可婆子回禀的结果却是——

厨房并没有着火,是新来的厨子误用了湿柴,才致使浓烟滚滚,惊吓了众人,以为着了火。

厨子虽然有错,却也不是什么大错,毕竟没有造成任何实际的损失,更何况他是燕世子府的人,总不能在送过来的第一天就惩罚他,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呢。燕王世子可不是一个赵家能得罪得起的!

赵芷萱憋在肚子里的怒火纵是烧得再旺,今天也必须得咽下去!

程氏更是在一旁规劝,那赵莘就是故意来气她的,想害她不能安心完成绣样而被太后责罚。程氏劝赵芷萱务必以大局为重!

“赵莘,你给我等着!你给我好好等着!”赵芷萱阴狠的嘶喊震彻了整个绣房,惊得丫头婆子们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此时的赵莘却在自己的院子里,吹着傍晚的凉风,悠然地喝着茶。

今日小试一把,发现魏珣送过来的人果然好用,一个吩咐下去,就做到了令她满意的结果。至于赵府的格局,赵莘早就在这段时间内摸得一清二楚。别看她瞎了,赵府的地图已经刻进了她的脑子里。来到赵府以后,她就没有一天是闲着的!

以前,赵莘就算被赵芷萱打落了牙齿,也得和着血往肚子里咽,今天也让她尝尝这滋味!赵莘不仅要耍她,而还是在赵芷萱的地盘上狠狠地耍了她一把,她以为那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吗?可笑!以后只要有她赵莘出现的地方,就意味着危险!

这一夜,赵芷萱没有睡着。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懦弱胆小的赵莘怎么就突然变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在瞎了眼之后,那颗七巧玲珑心简直无人能及。难道像有些传闻所说的,人瞎了眼就会开了心窍吗?

赵芷萱想了一夜,第二天她听到了一个振奋的消息。皇后娘娘给赵莘的赏赐到了,大箱小盒的摆了满满一桌子,煞是好看,可是同时,负担教导赵莘的教习嬷嬷也到了。谁不知道这个周嬷嬷不仅是凌皇后的人,而且是出了名的严格,四妃以下那些宫嫔美人所生的皇子皇女,哪个见了周嬷嬷不是老鼠见了猫?

赵芷萱一阵冷笑:赵莘,我看你怎么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