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插我里面了 趴下把腿张开 惩罚木马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208 次 收藏

宁溪听着沈鹤轩略带温柔的话语,一时陷入了恍惚。

在此之前宁溪其实都能感觉到这一丝异样,可却单纯的把这些当成了他为人处事的方式。直至看到沈鹤轩对许冰儿的态度,才让宁溪恍然大悟。

“这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宁溪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着。

其实沈鹤轩在看到那辆红色的私家车,就已经认出了来人是谁了。可是任凭沈鹤轩怎么猜测也想不到许冰儿会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对待宁溪。

面对宁溪的试探,沈鹤轩不由得想起了曲静。想当年曲静也同宁溪一样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随着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笑容,到看到宁溪嘴角的小酒窝后,沈鹤轩被现实无情的拉了回来。沈鹤轩清楚的知道自己眼前这个人不再是曲静,而且曲静的妹妹宁溪。沈鹤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站在一旁的宁溪知道自己刚刚问了一个越矩的问题,可是面对自己已经说出去的事实,宁溪也就只有在一旁静等。

就在沈鹤轩准备回答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喊声。

“沈先生,您刚刚没事吧!”男子一身黑色的西服,上衣口袋扯着一根黑色的钢笔,右手领着公文包,左手轻拂了一下眉眼之间的透明眼镜。随着男子走过来的方向望去,停靠着一辆黑色的宾利。

沈鹤轩朝着来人看了一眼,便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没事,我记得今日的行程之中已经没有别的事需要我处理了吧!”

虽然宁溪并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看此人的装扮和说话的语气便知道此人和沈鹤轩认识。

男子一步一步庄严的朝沈鹤轩走来。就在还差一百米的时候,男子突然改变了方向,径直朝宁溪走去。

“这人是?”宁溪看着男子突然改变的轨迹,心中隐隐不安。随着男子靠近所带来的气场,让宁溪想起了父亲被逼债时的场面。

沈鹤轩察觉到身旁女子的变化,朝着男子的方向说道:“你不用过来了,你先回去吧。我待会晚一点会回公司的。”

男子得到回复以后,毕恭毕敬的朝着沈鹤轩鞠了一躬,说道:“好的,那我现在就回公司准备好资料等您回来。”

随后男子便静静地站在一旁目光平和的盯着宁溪,用手轻轻抬了一下眉眼间的透明眼镜。

沈鹤轩知道男子此举的用意,便朝着名字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我们走吧,刚刚那个是公司里的人。我们不用管他。”

宁溪明知道那位男子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可是在临走之前宁溪还是忍不住看了那男子一眼。

此时那男子见沈鹤轩的视线转移之后,便朝着宁溪微微一笑。

不知为何宁溪看到男子的笑容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就像是心里发毛浑身不舒服一般。

沈鹤轩并没有看到最后那一幕,便还是像之前那样站在宁溪身旁静静的朝前走去。

随着两人越走越远,现在原地的男子,嘴角上扬,轻声笑到:“呵,沈鹤轩,如今许冰儿已经采取了行动,相比你身旁的这位朋友以后的生活不会那么简单了。”

男子朝着不远处的宾利走去。男子靠近的时候,驾驶座上的黑衣男子笔直的站在宾利的一旁,恭敬的说道:“乔总,您请。”

乔楚风轻抬了一下透明眼镜,看着黑子男子笑到:“在你看来我这副模样如何?”

黑子男子虽不明白乔楚风的意思,但毕恭毕敬的恭维着:“乔总在我们心中一直都是英俊潇洒的形象。在我们公司女生心中,您和沈总都是男神。”

乔楚风看着黑衣男子恭维的模样,便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了,便一言不发的上车了。

黑衣男子不知自己刚刚的回答有没有令乔楚风满意,便只有一个人木讷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乔楚风在车里用手机翻着通讯录,拨打了其中一个号码。“我需要沈鹤轩身旁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

说完,乔楚风抬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驾驶座,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怎么还不进来!”

站在外头的黑衣男子听到乔楚风的话,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好的,乔总。”

黑衣男子轻声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准备好一切坐等乔楚风的下一步指令。可是男子等了半天都没见指令下达,便从后视镜中看到乔楚风聚精会神的盯着手中的电脑。

随着“滴”的一声,乔楚风的电脑界面上就弹出一份名称为宁溪的邮件。

“原来那个女人叫宁溪,有趣。”乔楚风用手轻点了屏幕一下,邮件便打开了。

随之映入眼前的就是一张张宁溪的图片和宁溪的资料。

“宁溪,女,25岁,是一名私立幼儿园的幼教老师,工作2年,家中仅有父亲一人。多年前父母离异,曾有一孪生姐姐,姐姐自小便送去国外的舅母抚养,名为曲静。”看到这个终于解了乔楚风心中的疑惑。

“我就说怎么见你感觉无比眼熟,之前还以为是旧人,结果你和她却是孪生姐妹。这可真是老天助我啊!”乔楚风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嘴角上扬。

当乔楚风把关于宁溪的资料看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宁溪会与沈鹤轩在一起了。“沈鹤轩啊!沈鹤轩!想不到你也是一个痴情之人。可是任凭你再怎么痴情,你眼前这个人也不是曲静!你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想当年曲静还在的时候,乔楚风也是与之有过几面之缘的。那时的曲静就连乔楚风见了也是欣赏不已,可惜那一场事故,葬送了这一位佳人。

曾几何时乔楚风也派人查过曲静的起因,可是收集到的线索却是寥寥无几。不知为何那些重要的线索似是被什么人刻意掩盖了一般怎么也找不到。之后乔楚风也不愿身处这一摊浑水,便没有在调查此事了。

可现如今曲静的孪生姐妹出现了,恐怕当初的那个人又要开始采取行动了。

而此时此刻,沈鹤轩看着眼前的灰暗地带,一片规格老式,颜色陈旧的小区。小区主大门围满了卖菜的商贩,来往路过的人们,偶尔会上前询问两次,有些还在商贩面前讨价还价。

沈鹤轩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一切,即使是喜欢研究市场信息的他,少有看到眼前这种场面。

宁溪仿佛看出了沈鹤轩的尴尬,便解释道:“我们这个小区以前是西华工厂的分配住房,后来虽然西华工厂倒闭了,但是里面的工人还是照旧住在这里面。”

沈鹤轩听到“西华工厂”这四个字之后,心里瞬间有了想法。

“那个西华工厂是不是就是之前城西那家化石原料厂?”沈鹤轩略微偏着头看着宁溪,语气温和的问道。

虽然宁溪之前并不知道“西华工厂”具体做什么的,但是整个A城中宁溪只知道这一个西华工厂,而且宁溪知道的这个西华工厂刚好也是在城西,宁溪便就径直的点了点头。

沈鹤轩了解详情后,心里暗自想到:看来还是多亏了这个西华工厂,不然凭借宁溪的家庭情况,宁溪此时真是要无家可归了

宁溪没有在意沈鹤轩眼中的神情又或者在有意回避。宁溪就独自一人拿着自己手中的蔬菜往楼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介绍这附近和宁溪关系较好的邻居。

“我们这栋楼,总共8层,其中有6层都是有人居住的。但是很奇怪的是我们这一栋楼明明一层是4户人家,可实际上居住的每一层只有三户人家。”宁溪看着房门口的门牌号,背对着沈鹤轩念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