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粉腿抽搐 小杰和慧琳阿姨在车上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931 次 收藏

经过两年的赵辽战争,赵军最后把辽人赶出燕云十六州境内,辽军最后在通州正式投降,接受投降后,南易接到圣旨班师回朝。

一大清早的,黎良华刚开门就听到有人吆喝,赵军凯旋了,她跟着很多百姓一起跑到街上看,在排列整齐的军队中她要寻找她大哥的身影,可是找了好久也没有看到。

半年前老张家接到衙门的通知,衙门的捕快通知他们,他们的大儿子已经战死沙场,叫他们去衙门领三两银子的安抚金,黎良华整日提心吊胆的,生怕明天有衙差也通知她到衙门去领取安抚金,过了半年她还没有接到通知才能稍微放心。

现在,在凯旋的军队中她没有看到大哥的影子,她擦了擦眼睛想要看得真切些,再怎么擦亮眼睛看,还是没有看见,只看到那个大将军骑在马背上满脸倦容,从她的面前走过。

“儿子,那是我儿子!”

一位母亲的老眼终于在过往的军队中看到她思念已久的儿子,她急忙跑上去,不小心,不知道被谁绊倒,摔在地上,她儿子回头想要过去扶起她,可是她儿子现在还不能擅自离开队伍。黎良华上前扶起她,扶着她沿着军队前进的方向走去,去追她儿子去!

“儿子,儿子!”老母亲一直喊着。

她那脸上划了一道长长伤疤的儿子着急大声喊道,“娘你先回家,先回家!”

可是她没有听,一直追着军队,最后军队终于消失在她视线里,她还在巴巴地望着那个方向,黎良华也在巴望那个方向。

南易进大殿面见了皇帝,这次能把辽人从赵氏土壤上驱除,他很大的功劳,皇帝龙颜大悦,赏了他很多东西,可是他心里却开心不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虚名带来的空虚,他的功名是用别人的性命换来的,赵氏将士的生命甚至是辽人的性命,胜了是胜了,可是死了很多人,很多人,很多不得不入伍的百姓失去了生命!

南易之前总是以为天下兴亡匹夫是有责,保家卫国是每个大赵百姓的责任,也许他的想法一直都是错的,有贪生怕死之徒炸死做了逃兵,一开始他对这些人是愤怒的,可是时间长了,战争持续的时间久了,慢慢的,他发现了,发现了他们为什么要当逃兵!

天下一直都在那里,兴亡的只是某个政权,他终于承认了赵氏太软弱,软弱得即使胜还要赔钱给战败国!赔钱,哪里来的钱?增加赋税,光明正大地收刮百姓,而皇帝赏赐给他的这些东西也是从百姓那里抢来的!

“微臣听说这次皇上还要给辽人大量的黄金作为赔偿,微臣不明白战胜的是我们,为什么还要赔钱给他们?”南易在班师回朝的途中已经得到赵和辽人和谈又要赔钱的消息。

坐在金銮大殿上的皇帝脸色变了,站在殿上的众臣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皇帝祸及他们!

文博斗胆上前说道,“南将军这次击退辽人、收复了燕云十六州,是万民的福分,南将军久经沙场想必也已经是心身疲惫了,皇上不如退朝让南将军回家休息,等他养足精神,再给他开宴庆功。”

“好好!”文博出来解围,皇帝也赶紧退朝,“退朝!”

皇帝离开了大殿后,众臣也陆陆续续离开了,南易还站在那里,文博见此才提醒他下朝了,他心不在焉的,跟文博离去了。

在赵都街头的酒楼里,南易坐在文博的对面。

“每年进贡岁币十万两,丝绢二十万匹!”南易不敢相信他们胜了还要付出这么多代价,他看向文博,“文太傅就没有一丝异议?”

“寇相应该已经和你说过,现在只能这样,我朝边境不止有辽这头狼,西凉、西夏,哪个不在偷窥我朝疆土,连续三年的征战,国库早就空虚了,和辽结盟,这样百姓才可以暂时安居乐业。”

文博叹了一口气,“南将军千万不要再向皇上质疑什么,否则会招来祸事!”

“既然国库已空哪里来的银两丝绢献给辽人,难道又要从百姓身上收刮?”恍惚间南易明白了很多事。

“目前皇上也在为这件事着急,增加赋税是万万不可的,这样只能动乱民心。”皇帝想到了办法,让文博着手去办,现在文博还不知道怎么开口。

“哪来的银子和丝绢?”南易很关心这个问题,每年都要给给辽这么多东西,就算在百姓屋头上揭瓦拿去卖,也换不来这么多钱和丝绢。

“南将军放心,反正不会增加苛捐杂税,皇上已经想到法子,南将军就不要担心了。”

“什么办法?”南易想不出除了增加赋税还能有什么办法。

文家的家丁进来,向文博和南易行了礼,“太傅,礼物已经准备好。”

“老夫还有要事要办,改日再和将军详谈。”

文博匆匆忙忙地带着家丁走了。

南易喝了一杯淡酒,沉默一个时辰后,也离开了。

巫家客厅内。

巫金让人泡了一壶最难喝的茶来招待文博,有馊味,再难喝,文博也喝了一杯,他来巫家,是有求于巫家,明知道巫金父女有意为难他,故意给他上了一壶已经馊掉的隔夜茶,但他也得喝。

文博已经象征性的喝一杯,巫金叫忠叔又给他倒了一杯,“这茶是老夫亲自特意为文太傅挑选的好茶,之前还担心不对太傅的胃口,现在看来,是老夫多虑了!”

文博无奈地看了一眼杯子里满满的茶水,屏住呼吸,一口气把它给喝光。巫金就是要整整文博,谁叫文博上次硬逼他们巫家把米粮拿出来赈灾。

今早军队已经凯旋,巫桃云知道文太傅是为了那件事情而来,“文太傅光临寒舍有何事?”

巫桃云不用想也知道文博是为与辽人和谈的相关事宜而来,每年十万两岁币、二十万匹丝绢,这是要掏空他们巫家的前奏吗!

“巫姑娘快人快语,老夫也就直说了,想必巫老爷和巫姑娘也知道南易将军已经班师回朝,和辽人结盟的条件,我朝每年向他们交十万岁币、丝绢十万匹、、、”

文博的话还没有说完,巫金已经把茶杯摔在地上,巫金愤然而起,“想要我们巫家出钱出丝绢,赵氏皇帝他做梦,他做梦,巫金也不会出,你回去让他死了这条心!”

“巫老爷口出逆言,是要造反吗?”文博也站起来了,心里再虚也不能输了气势,“如果没有朝廷的保护你们巫家能富可敌国吗?现在正是国家最危难的时刻,作为赵子民出一点力是责任!”

“出力?那你们这群家产过万的官员怎么不出?我巫家有少交过一分税钱吗!我们是庶民,你们是官,皇帝就知道剥削我们这群商人,不敢拿你们这些收刮民脂民膏的官员来开刀,当我们庶民太好欺负了,还是当他自己太软弱,太无能!”怒气之下,巫金什么都说得出来。

文博指着巫金的手指都在抖动着,“你这等鄙夷的商人竟敢口出逆言,要造反吗?”

巫金可不怕他文博,想大喊道,反了又怎么样,换个皇帝说不定会更好!幸好巫桃云及时拦下,他才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文太傅息怒,我爹只是无心之言,从来没有要和朝廷作对的意思。”

巫桃云一边安抚文博一边叫忠叔把她父亲拉出去,要是父亲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那他们巫家可真要被抄家了!

忠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家老爷从客厅拉出去!

巫桃云给文博倒了一杯茶,“文太傅喝杯茶,消消气。”

“不喝!”文太傅的怒气还没消下去,闻到这股嗖味他都要吐了,还能喝得下去吗!

文太傅不喝,巫桃云只好给自己倒一杯来慢慢品尝,“这茶确实是馊了。”

文太傅没好气瞪着她,“巫姑娘也知道啊!”知道了还拿来待客,这就是巫家的待客之道吗?

“还请文太傅海涵。”巫桃云还是一脸的风轻云淡。

“巫姑娘还如此淡定,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怕本官把令尊的言行禀明皇上?大逆不道,可是要诛九族的!”文博好奇都这个时候这个商女怎么还能不动声色地饮茶,而且还是已经馊了的茶!巫家商女,谦谦公子!看来外面给她的这样评价是道理的。

“文太傅心胸广阔,自然不会把家父的一时气话说出去。”巫桃云笃定。

“喔,巫姑娘为何如此肯定?”文博是不会把巫金那些大逆不道的话上报皇帝。

“因为你有求于我们巫家,皇上他也怕落人口舌,怕背上抢夺子民财产的骂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的臣民谁敢议论皇上的不是!”文博那双锐利的眼睛一直盯着巫桃云看,那小小的巫家,朝廷会怕他们吗?

“要是皇帝不在意百姓的言论又怎会派文太傅来?”他怕,怕百姓说他是昏君,所以他要做好一个明君该有的样子。

“听巫姑娘的意思是愿意为皇上解忧了。”巫家没有别的选择,即使皇上随便找个理由抄了巫家,百姓也不敢议论什么,不能从巫家这里得到结盟需要的银两和丝绢,那么只能从百姓身上收刮,有人帮百姓出这些钱财,百姓当然乐意。

巫桃云知道文博心里在想什么,是,她承认文博想的都对,他们是庶民没有能力和朝廷作对,但想要取代赵氏的人,赵都里就有好几个,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他们巫家不介意来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捞到好处!

“为百姓解忧可以,不过有个小条件。”巫家会破财免灾,不过银两丝绢可不能白白奉上,“文太傅也知道我们巫家世代都是商人,□□还没有建立政权的时候我们巫家已经是商户,商人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文博沉住气,问道,“巫姑娘的条件?”

“给一天的时间让我跟家父商量,后天我会亲自登门拜访太傅,可能奉上银子和丝绢。”

“巫姑娘肯定皇上能答应的条件,想必也不是什么刁难的条件。”文博总算能放心了。

文博再和巫桃云废话几句也就离去,文博出去后,巫金又负气走进来了,拿起桌上的茶就喝,喝到嘴里才知道是馊了的茶,急忙吐出来。

“忠叔拿壶白开来!”巫金甩了甩衣服,坐了下来。

“文博那老东西,哼,气死我了!”

“爹都已经是秋天你还扇扇子,还热吗?”

“这不是被气热的吗!”巫金把扇子放在桌上,“小云你觉得皇帝会答应我们巫家的条件吗?第一个条件他可能会答应,第二个就有点悬。”

“允许商人子弟参加科考,爹想让阿介参与朝政?”巫桃云只能想到是这个原因让父亲提出这样的条件来。

“书生黎良卿战死了。”巫金派人去打探了黎良卿的消息,得到的消息不是什么好消息,要把扩大巫家的势力就必须借助官家的势力。

“阿介中进士去当官了,谁来继承巫家,这个问题,爹有考虑过吗?”

巫金真的没有想过,“我,那,哎,还真的没有想过。”

“那就不要提这个条件,省得他怀疑我们巫家居心不良想要谋反。”

巫金深思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开口,“算了,不提就不提了,阿介可是要继承我们巫家的。”

巫桃云开玩笑说道,“这次我们家都快要被掏空了,哪里还有什么家产来给阿介继承!”

“小云放心,他向我们家要去的,晚些我会叫他连本带利的还回来,想要欺负我们庶民,没有那么容易!”巫家相信只要成为皇商一定能控制赵氏的经济命脉,到那个时候看皇帝还敢不敢威胁他们巫家。

巫桃云沉默了,看着摆在客厅里一个青白两色交叉的花瓶!那是向他索要回来吗,是向他索要回来,但他会转嫁到百姓身上。

于青伞姑娘曾经问过她,人生来是不是就有贵贱三六九等之分,当时她还不太肯定,回答说,有!现在她可以万分肯定回答,人生来真的就分三六九等!她命好,能出生在好的家庭,很多人命不好,出生在贫苦人家,一辈子都要跟父母受苦,命好的能够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境况,命不好的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

政权压榨商人,商人会间接地从普通穷困百姓身上索取回来,政权增加赋税,商人就会提高东西的价钱,把赋税转移到百姓身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