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语冰 冰奴 师傅不在睡了师娘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982 次 收藏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如钩。塞外翻腾的黄沙夜晚沉寂下来,都静静的卧在大漠上,月辉洒下来一层,染白了粗糙的沙砾,辽无边际的大漠孤寂如雪,不时有断断续续的萧声从烽燧传来 ,平添了几分萧瑟。

这鬼嚎似的萧声突然响起,惊得池昳在睡梦中打了个激灵,从土垛上跌了下来。池昳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随即抬头望了望那远挂在天空上的月钩,暗暗地叹了口气。他这人从小就审美大俗,做不来附庸风雅的事,没那个赏景观花的觉悟。也不明白那些个文人豪士称道的大漠奇观有什么好看的。反正他在边关驻扎这么多年,就觉着这鸟不拉屎,寸草不生的西北大防只有三点好,有烈酒,有兄弟,没人管。一边想着,他一边往回走去。

平常池昳绝不会大晚上没事跑到边城脚下来,感受大漠凛风的“爱抚”和守夜的将士无处安放只能靠萧声嚎出来的愁绪。他只是想着马上就回京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这里来,得抓紧时间,再多看几眼大漠景色。来的时候兴冲冲,刚到池昳脑子里面那滚烫的热情就被塞外的大风给吹没了。不过为了维持他冷面都尉的形象,他只好躺在城墙下的土垛上,孤独的看月亮,毕竟大半夜的出去观景结果被冷风吹回来这种事有点丢人。

京城那边来旨了,九边重镇驻守将领换防,遣各驻地将军进京。往年都是上京直接下达圣旨,各将领旨照例换防便可,如今上京有这样的动作,怕是又有一段时间不得安宁了。

池昳同驻守西北大营的卢瑟将军一起回京述职,领换防公文。近来时局不稳,部分地区多天灾,西域,草原诸部,和滇西一带都有不少匪寇作乱,多地一同爆发,使得各地人心惶惶,不过好在匪寇都是些流民构成的乌合之众,刚有些态势就被各部驻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镇压了下来。

池昳在这次平乱中有功,便和镇西将军与其他几个副将一同回京

时间紧迫,次日动身,池昳算着时间回了大营,见军中的酒宴差不多快结束了,一个个喝得烂醉如泥。不禁叹气,挨个把倒在地上的“软泥”扶进各自屋里

先帝为了防止镇守各方的将领拥兵自重,势力盘根错杂,便想了这么一个四年一换防的制度。四年一换防,代表着四年一分离,这事搁谁心里都不好受,谁知道经此一别,日后还能否相见。因此各地大营在换防之际都会办一场酒宴,既是饯行,也是惜别。

待池昳收拾完烂摊子回到屋中时,那催人的萧声又响了起来,呜咽的西风残卷一地支离破碎的萧声打在窗边,打在椅子上,池昳听着听着,有些不是滋味,沉默了好一会,回京后或许会被派往另一个地方,又或许留在京城,也不知道还有没机会回西北大营。

少年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只一会,池昳再抬头时,眼底再无忸怩伤感之态了。

悲伤完了,池昳就开始发神了,他就在想:“明儿个就走,苏舒那丫头应该还要过几日再动身,也不知道赶不赶得上我,唔…….等我下次再回西北边城,狗蛋差不多长到我这么高了吧,他那么大的孩子冲个子冲的厉害,几天就又长一截,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高,温朗还比我高半个头呢。”想到温朗,他眼神一暗“回京了,肯定会见到温叔叔和温朗吧”思至此,池昳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忐忑。

如此乱想了好一会儿,池昳终是想累了,准备去睡觉了。刚一躺在床上,那萧声又响起,不过他现在再也没啥愁思可触动了,听这萧声只想揍人。他想起来,今天胡亮那死小子说了要以一种雅致的方式为他饯别,说是缺啥补啥。

池昳左翻右翻,硬是被那上气不接下气的萧声吵到睡不着,刚一睡着,那夺命萧声又响起,他起身,去胡亮屋子,发现果然没人。

于是他提刀,奔向了烽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